其实在猜到眼前这青年就是卓文后,这面色和蔼的老者心中也是颇为的震动,他也是没想到这卓文居然真的从血魔传承中出来了。

    黑袍老者和那冷漠老者闻言,纷纷瞳孔微缩,两人都是没想到这卓文真的没陨落,不由得让得两人惊讶,不过更多的是杀意。

    这卓文可是杀了许良,更是害得许天良错失一座远古传承,让得百川侯府在元气塔之争中成为了笑柄,百川侯府上下所有人都对卓文没什么好感。

    “那脸色和蔼可亲的老者名叫许生,而那脸色冷漠的老者名叫许名,这两人在百川侯府的名气颇大,被称为阴阳双煞!”

    “卓文,你要小心点,这两人虽说实力是五轮皇极境中期,但两人好似修炼了某种联合之技,名叫阴阳雷霆诀,据说可以运用出阴阳双雷,使之融合化作恐怖的特殊雷霆,这阴阳双煞曾联合大战过五轮皇极境后期武者而不败,是可以媲美五轮皇极境后期武者的存在。”

    裘仇忌惮的瞧了前方的两名老者,低声对卓文介绍道,显然这阴阳双煞应该名气极大,不然裘仇也不可能这般的慎重。

    “能够媲美五轮皇极境后期武者的组合嘛?”见裘仇这般慎重,卓文也不敢丝毫大意。

    “原本我们以为卓文你会陨落在血魔传承中的,看来是我们太小看你了,不过今日你主动送上门来的话,那也刚好给我们一网打尽的机会!若是我们提着你的人头带到百川侯府的话,大世子和侯爷恐怕都会高兴吧!”

    面色冷漠的许名,舔了舔嘴唇,语气中满是残忍之色,方才黑袍老者和卓文之间的战斗,他们自然也看见了,在他们看来这卓文实力确实不错,不过也就媲美五轮皇极境中期而已。

    而他们阴阳双煞联合起来,连五轮皇极境后期武者都不惧,拿下这卓文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许生!你也不用和这小杂碎废话了,我们一起出手拿下这小子就行了!据说大世子最喜欢将人活活折磨致死,我们将这卓文擒下废了修为,然后交给大世子恐怕功劳更大。”

    许名嘿然一笑,目光中对卓文满是不屑一顾,在他看来,拿下这卓文仅仅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说的也对!将这卓文和裘仇拿下,那么人数就都凑齐了,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回去交差了。”许生也是点点头笑道。

    两人一问一答,丝毫不将卓文放在眼中,或许在他们两人看来,卓文虽然实力不错,但对上他们可能还不够,所以并不是太在意卓文。

    卓文只是静静的瞧着许生和许名的对话,脸上满是冷笑,这两人还真是够自信的,居然在他面前堂而皇之的讨论抓住他后,如何为许天良想阴狠的折磨方法,这让卓文越加的对百川侯府感到反感了。

    摇摇头,卓文脚掌一踏,瞬间开启雷蛇翼和雷蛟翼,整个人化作了一团雷电,速度飙到了极致,竟然直接掠到了许生和许名身后。

    许生和许名两人正聊得兴起,压根就没怎么在意卓文的行动,此时雷鸣声大作,顿时引起了两人的注意,特别当他们注意到卓文不知何时来到他们身后的时候,顿时大吃一惊。

    此刻,站在许生和许名两人身后的黑袍老者,满脸惊恐的瞧着直掠而来的卓文,不由得大喝道:“两位长老,快来救我!”

    “尔敢!”

    许生和许名两人同时大喝出声,手掌猛地朝后方轰出,想要阻止那胆大妄为的卓文,可惜的是,卓文的速度太快了,开启了两对雷翼的卓文,速度可比一般皇极境武者要快不少。

    半空雷芒闪过,顿时躲过了许生和许名两人的攻击,瞬间抵达黑袍老者面前,右手一伸,想要直接将黑袍老者提起。

    “想要杀我,可没这么容易!”

    黑袍老者目光中闪过一丝冷色,他知道只要挡住卓文这一次攻击,那许名和许生两人就能抵达救下他。

    “五轮金刚爪!”

    黑袍老者再次使出了他的底牌铠技,巨大的金色巨爪破空而下,对着卓文覆压而去。

    “同样的一招,对我并没有丝毫的作用!”

    卓文冷笑一声,全身三百六十个穴窍同时打开,顿时间,遍体充斥着炽烈的金芒,正是施展出了大日涅盘。

    “破!”

    金色拳芒挥出,清脆咔擦声响起,金色巨爪直接崩碎,而黑袍老者闷哼的吐出一口鲜血,连忙求饶道:“卓文,饶过我!我并不是有意带你来这里的,只要你饶过我,我就带你去真正的俘虏关押的地方。”

    “你觉得我还会再相信你嘛?原本我是打算放过你的,可惜的是,你并没有把握住机会,现在后悔有用吗?”

    卓文声音冰寒,犹如万年玄冰,金色拳芒轰下,黑袍老者直接被轰成血雾,彻底身陨。

    “该死!好你个卓文,居然敢在我们眼皮底下杀人,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给老夫死吧!”

    此刻,许生和许名两人也是赶到,齐齐出掌,强烈的力量暴涌而出,对着卓文当头轰下,威势强大,空间崩碎。

    卓文面色微变,脚掌一跺,借助两对雷翼化作一道雷影,恰好躲过了这道恐怖的攻击。

    “跑的比耗子还要快!”许名双目怒睁,冷哼的道。

    雷影一闪,卓文重新回到了裘仇身边,瞧瞧传音给裘仇道:“裘仇前辈!你先离开这里找找真正监狱所在处,这两人就交给我解决了。”

    裘仇闻言一怔,略微迟疑道:“卓文!你确定能够对付这两人嘛?许名和许生两人联合的话,实力能够媲美五轮皇极境后期武者了,可不是那黑袍老者可以比拟的。”

    “放心好了!血魔传承都弄不死我,你觉得这两个老不死的能够弄死我?你还是快点去找我爷爷他们吧,我怕这两人会留有后手,将我爷爷他们转移掉,到那时候,恐怕不好找了。”

    卓文语气有些焦急,现在他可是极为担心卓向鼎等人,以许天良对他的恨意,恐怕卓家族人要备受折磨才是,他只求卓向鼎等一众亲人不要出事就好。

    “行!那你小心点,若是敌不过的话,最好逃走,不要拼命。”

    裘仇也是知道卓文的心思,而且他也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留在卓文身边也是个累赘,故而很果断的答应了下来。

    说着,裘仇脚掌一踏,直接反身朝着后方通道掠去。

    “哪里走?今日你们二人都别想走出这里,给我死来。”

    许名目光一瞪,手掌猛地拍出,就欲要直接阻拦那离开的裘仇背后。

    “有我在,你觉得会得逞嘛?”

    卓文冷笑一声,手中骨枪一摆,直接使出了亢龙式挡下了许名的这一击,而许名也是因此而连连后退,瞧着卓文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了。

    “这小子不简单!许名你小心点。”

    许生眉头微蹙,卓文气息虽然只有五轮皇极境初期,但这表现出的实力却是完全不同凡响,竟然能够一招击退许名。

    “嗯!这小子确实有些诡异,我们联手吧!”

    许名也是点点头,心中也是开始忌惮眼前这卓文了,看来此子在他们眼皮底下杀了黑袍老者,也不是什么侥幸,而是有真材实料的才对。

    “阴阳雷霆,造化天下!”

    只见许生和许名低喝一声,两种不同颜色的雷电从两人身上涌出,其中许生体内涌出白色雷霆,许名体内涌出黑色雷霆。

    黑白雷霆交汇,化作了一轮太极旋转圆盘雷霆,一时之间,黑白雷霆在整片空间肆虐,强大的力量,几乎崩裂了四周的铜墙铁壁,威力恐怖之极。

    “卓文!让我们阴阳双煞使出阴阳雷霆的可不多,当初我们可是斩杀过不少同阶武者,甚至还重伤过五轮皇极境后期的武者!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你自断双臂,那我们就饶你一命,带你会百川侯府,怎样?”

    许生依然一脸笑眯眯,语气和蔼可亲,不过这说出来的话语,却是极为的恶毒,让他自断双臂,跟他们会百川侯府,这和自杀无异。

    “你们两个是猪嘛?自断双臂,跟你们回百川侯府?就算是猪都不可能答应这条件吧,还是说你们脑子连猪都不如?”

    卓文却是一脸看傻逼的模样,瞧着那笑眯眯的许生,说出了让许生差点憋过气的话语,这卓文嘴巴太毒了,居然直接骂他们两人是猪。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那我们只能带着你的尸体回去了,可惜了,本来想多让你活一阵的,是你自己找死啊!”许名冷笑道。

    两人对视一眼,双手再次捏出复杂印诀,其上空的阴阳太极雷霆,划破虚空,直接对着卓文直掠而去。

    “找死?我看未必吧!”

    瞧着那气势汹汹掠来的太极阴阳雷霆,卓文嘴角挂着一抹冷笑,右手轻拍背后青棺。

    咯吱!

    只听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青棺缓缓开启了一条缝隙,然后一股恐怖到极点的威压,猛地在这片空间产生,仿佛在这一刻,整个空间都是凝滞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