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却是摇摇头,此次他必去百川侯府,那许天良他早已不放在眼中,但这家伙千不该万不该,居然敢动他们卓家,卓文又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裘前辈,你就无需担心我了!此去百川侯府我不会意气用事的,不过卓家族人我也不会管的,你还是先安顿周围的伤员吧。 ”

    对着裘仇嘱咐一声,卓文右手一招,取出吕寒天所给的青铜纸鸢,青芒闪烁,化作数丈之大的青色巨鸟。

    一跃而上,卓文默默看了下方众人后,化作青影消失在天际。

    裘仇只能无奈点头,卓文倔强的性子他可是清楚的很,而且现在卓文的实力比他恐怖许多,就算他想要阻拦,恐怕也拦不住。

    青影闪过,卓文的速度飙到了极致,眸子中布满了恐怖的血丝,满是杀气腾腾,许天良已经彻底的触及卓文的底线,此次卓文必杀此人。

    “嗯?”

    忽然,卓文眉头微蹙,他竟是在背后感受到一股凌厉的劲风掠来,连忙手掌按在青铜纸鸢背上,控制着青鸟扭转方向。

    砰!

    劲风从青鸟旁边直掠而过,卓文这才发现,这股劲风竟是一道数十丈巨大的刀气。

    刀气纵横,轰在了下方茂密的森林上,顿时间,惊天动地,数百里的密林崩溃湮灭,化作了巨大的光秃秃的深坑!

    “是谁?竟敢拦我?”

    瞧着那恐怖的刀气,卓文眼皮一跳,停在百米开外,目光阴寒的瞧着后方,只见一道背负丈许大刀的壮硕男子,步步踏空而来。

    而且此人踏空而来的过程中,身体周围竟是自主形成无数刀气,刀气肆虐,化作团团刀气风暴,环绕着此人身体周围。

    此人绝对是高手,而且还是个极为恐怖的高手,竟然举手投足间,就能在体表催发出如此恐怖的刀气,这是刀法练到极致的表现。

    而且更让卓文惊骇的是,他竟然有些看不透眼前这背负巨刀男子气息,而这样也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此人修为绝对远在卓文之上。

    “此人至少也是六轮皇极境武者!”

    瞧着那踏空而来的壮硕青年,卓文越发的忌惮起来了,此人年纪看起来也就和吕逸涛差不多,但表现出来的气势,竟是比吕逸涛还要恐怖,此人绝对是比吕逸涛还要恐怖的天才。

    什么时候幕秦侯府出现了这么个恐怖天才了?

    “你是谁?为何要阻拦我?”卓文低沉地道。

    百米之外,这背负巨刀的青年缓缓停下,卓文这才仔细观察此人的外貌。

    此人外表身穿粗布衣服,裸露在外的肌肤,呈现小麦色,肌肉鼓胀,身材高大,不过其背后的大刀,比他人更大,看上去极为夸张。

    大刀青年双手抱肩,瞧着卓文的目光竟是有着一抹炽热,朗声道:“真没想到,小小的幕秦郡竟然也能出现你这样一位妖孽天才,十九岁就达到五轮皇极境,你的天赋很不错,可以媲美皇族的天才了。”

    此人声音粗犷,狂放不羁,卓文听得却是连连皱眉,听此人的话语,这家伙好像不是幕秦郡的人,而且还提到皇族,难道此人是皇都郡的天才?

    众所周知,青玄皇朝最大的势力无疑就是皇都郡的皇族,而青帝更是皇族的守护者,皇族的地位无疑是极为稳固和强大的,而此人口中提到皇族还一脸理所当然,恐怕应该是皇都郡大势力的天才才是。

    只是卓文疑惑的是,这样的天才为何要来幕秦郡?而且还出手阻拦他!

    “我说,为何要阻拦我?”卓文不想和大刀青年废话,冷声道。

    “你掌握了枪意吧?方才你在那断岩城废墟战斗的时候,我就在不远处观看,你是一个掌握意境的武者,而且还是以攻击为主的枪意!”

    说到这里,大刀青年目光变得炽热无比,仿佛找到某个心爱玩具一样,让得卓文有些头皮发麻。

    不过,大刀青年的话语,却是让卓文悚然一惊,此人果然不简单,当时在断岩城废墟居然他没发现此人在附近。

    “是又如何?你到底是想干嘛?难道是百川侯府派你来杀我的?”暗暗警惕着,卓文冷冷道。

    哪知大刀青年却是摇摇头,道:“你口中的百川侯府我并不认识,我无意中路过断岩城废墟,看见你竟然掌握了枪意,所以手痒想要和你讨教讨教。”

    说到这里,这大刀青年搓了搓手,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

    闻言,卓文不由得满头黑线,敢情此人是个武痴啊,竟然因为这点事来向他讨教,卓文竟有些无言以对。

    “我现在有急事,需要赶着回郡都,所以现在无可奉陪!”

    卓文一抱拳,右手一拍青鸟就欲要离开此地,不过一道刀气虚空闪过,竟是阻挡住卓文的去路。

    “我不管你有没有急事,今日我是必须要向你讨教讨教的,不然你就别想走了。”大刀青年摇摇头,脸色平淡如水地道。

    “不让我走?就凭你?”

    瞧着这大刀青年三番四次的阻拦于他,卓文也是心中恼怒,现在他们卓家族人被许天良带走了,他若是晚去一步的话,那么他的族人就多一分危险,他怎么可能在这里耽搁时间呢。

    “呵呵!就凭我,拿出你的枪意吧!我很久未曾看见皇都郡以外也有人掌握这种意境,让我开开眼界吧?”

    大刀青年目光炽热,或许是因为兴奋,所以周围那恐怖的刀气,竟是开始变得紊乱密集起来,若是实力弱些的武者被卷入这些刀气中的话,必然死无葬生之地。

    轻吁一口气,卓文算是知道眼前这大刀青年根本就是个武痴,另一种说法就是个一根筋的家伙,和这样的人多说任何话,都是白费力气。

    右手一拍背后青棺,卓文直接打开十分之一缝隙,一股恐怖的威压暴涌而出,仿若万丈山岳般,直接朝着大刀青年碾压而去。

    “这股威压……怎么会怎么强?”

    感受着忽如其来的威压,大刀青年瞳孔微缩,惊呼出声,这股威压强得不像话,根本不是人类武者能够散发出来的。

    不过很快他却是笑了,笑的很开怀,道:“就是这种感觉,你这家伙果然不一般,虽然实力弱了点,不过这底牌倒是不少,我喜欢,哈哈!”

    大刀青年大笑,脚掌一跺,更为恐怖的刀气从其体内涌出,竟是直接盖过了血魔威压。

    “好强!”

    十分之一的威压,连五轮皇极境中期都承受不了,此人竟是直接破开,而且看上去还极为轻松,此人到底有多强。

    “不能和他耗了!必须快点赶去郡都才行。”

    冷哼一声,卓文再次一拍青棺,此次他直接打开了五分之一的缝隙,顿时间,周围的威压竟是暴涨了数倍,瞬间就破开了大刀青年身周的恐怖刀气。

    “咦?有些意思,居然还能增强,真是有意思。”

    大刀青年身躯一沉,不过却笑得更为开心,直接拔出背后的巨刀,一股玄妙恐怖的意境,随着刀气席卷而来,竟是直接挡住了那增强了数倍的威压。

    “意境?这家伙也掌握了意境,方才他所使出的是刀意?”

    大刀青年拔出巨刀的刹那,卓文眉头蹙起,这大刀青年很强,竟然给他一种如临山岳的感觉,此人绝对是个妖孽天才,远超吕逸涛的妖孽天才。

    “痛快!痛快!”

    大刀青年右手一抖,手中大刀如雨幕般倾洒而出,竟然隐隐有压过威压的趋势。

    卓文也是脸色骤变,暗道:“不能和此人拖下去了,必须快走。”

    想到这里,卓文直接控制青铜纸鸢,嗖的一声化作青影,消失在天际,速度几乎飙到了极致。

    “给我破破破!”

    与此同时,大刀青年手中大刀连斩十刀,一刀比一刀凌厉,虽然看上去好似普通攻击般,不过在玄妙的刀意加持下,威力恐怖到了极点。

    咔擦!

    周围形成的威压,顿时被这股恐怖的刀势破开,大刀青年冲天而起,狂笑道:“有趣有趣!明明只是五轮皇极境的小鬼,居然能够发挥出如此恐怖的威压,我们继续来比划比划!咦?人呢?”

    破开威压后,大刀青年笑得很畅快,正想和卓文多讨教讨教几招的时候,顿时发现周围空空如也,卓文早已失去了踪影。

    “那小子方才说去郡都有急事,难道还真的是去郡都了?不行,我一定要再去找他,难得遇上这么个对脾气的对手,可不能错过啊!”

    说着,大刀青年收起巨刀,脚掌一踏,无数刀气纵横,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也是消失在了天际。

    若是卓文知道这家伙像个牛皮糖一样,粘着他不放的话,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心情?

    两天后,乘坐着青铜纸鸢的卓文,总算是抵达了郡都,他知道想要闯入百川侯府的话,靠他一人是不可能的,此事他只能求助于吕寒天。

    而且这两天以来,卓文若有所悟,又是靠着镇魔青棺的力量,实力突破达到了五轮皇极境中期。

    抵达郡都后,让得卓文无语至极的是,吕寒天这贱人居然这五日都待在百年酿酒楼,而醉翁老人则是犹如最听话的狗一样,随时伺候着吕寒天这位大爷,其珍藏的美味佳酿基本都被吕寒天搜刮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