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都城外,一道流光划过,在巨大的城门之前,无数刀气纵横,在这恐怖刀气围绕下,一道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

    此人外表身穿粗布衣服,裸露在外的肌肤,呈现小麦色,肌肉鼓胀,身材高大,不过其背后的大刀,比他人更大,看上去极为夸张,竟然正是当初那一根筋的大刀青年。

    “这幕秦郡的郡都倒是不小,不过比皇都郡的皇都却要差上许多,不知道那领悟枪意的小子是否在这郡都之中呢?”

    刀气之中,大刀青年呢喃一句,脚掌一踏,直接御空进入郡都之内,奇异的是,城门的守卫竟是丝毫未察觉到这大刀青年。

    嗖!

    乾宁宫在百川侯府的西北深处,卓文落入地面后,气息全部内敛,犹如影子般潜入周围的环境之内,以卓文的实力,只要不刻意暴露,基本不会被人注意到。

    当然,百川侯府内的守备确实森严,即使是卓文,也费了大量的精力,才避过不少强者的探查,来到西北深处的乾宁宫。

    避过一队巡逻的士兵后,卓文正抬脚欲要进入乾宁宫内的时候,脑海中却是传来小黑慎重的声音。

    “小心点,在这乾宁宫外面,还存在着一座阵法,若是你随意踏入其中的话,恐怕会被乾宁宫内的许天良发觉到的。”

    闻言,卓文悚然一惊,他倒是没想到乾宁宫外居然还存在阵法,连忙道:“为何我没察觉到丝毫阵法的波动?”

    小黑傲然一笑道:“本龙爷是什么人?岂是你所能比的,任何阵法都逃不过本龙爷的火眼金睛。”

    卓文无奈耸肩,并没理会自我感觉良好的小黑,而是继续道:“那你知道怎么破嘛?”

    “那当然了,看本龙爷的。”

    小黑高冷一笑,化作一抹黑光,消失在了乾宁宫之中,大约半个时辰左右,小黑才重新回到卓文识海内,道:“这阵法倒是挺厉害的,费了我不少时间,现在你可以进去了。”

    卓文古怪的瞧了小黑一眼,方才破阵的时候,他居然没发现任何阵法被破的迹象,在联想到方才他也没发现丝毫阵法的痕迹,卓文开始怀疑,小黑这家伙在他面前故意装逼,来显示自己的高能。

    “喂!小子,你这是什么眼神,还不快点进去?”小黑再次高冷地道。

    撇撇嘴,卓文点点头,脚掌一踏,如同清风一般,钻入了乾宁宫内。

    乾宁宫大门两边,分别站立着两名黑铁甲胄的士兵,只见一道寒光掠过,两名士兵哼都没哼一声,倒在地上,随后一道虚影,速度飞快的闪掠而过,进入了宫殿内部。

    入口内,是一道幽深的走廊,两边长明灯亮着,幽黑的走廊亮如白昼。

    卓文走得小心翼翼,没找到卓家族人之前,他是不敢打草惊蛇的,毕竟一旦打草惊蛇的话,恐怕许天良会直接对卓家族人不利也说不定。

    在小黑的帮助下,卓文气息收敛到极点,仿若光照下的影子若隐若现,穿过走廊,前面是一片宽阔的大厅,大厅周围有着根根石柱屹立,撑起整座大殿。

    大厅内,空无一人,万籁俱寂般的死寂蔓延在周围,冷清而恐怖。

    “没人?”

    环顾寂静四周,卓文眉头微蹙,这座大厅应该是乾宁宫的最深处了,若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许天良平时所在的地方,为何今日如此反常,空无一人?

    咯吱!

    机械转动的声音,骤然在整个大厅内响起,卓文顿时注意到,在大厅左边角落,有着一排不起眼的书架,此刻书架从中间部分,缓缓朝着两边打开,卓文甚至能够听到隐约的人声。

    嗖!

    卓文速度不慢,立刻躲到一块石柱后面,隐藏在阴影之内,在小黑的配合下,仿若融入黑暗中一般。

    书架彻底打开,走出两道身影,这两人年岁不大,皆是奴仆打扮,此刻一边出来,还一边交谈着。

    不过,这两人走路姿势有些不太对,一前一后,好像一起抬着什么东西一般,看起来颇为吃力。

    “大世子戾气好重啊!这是今天第几个人了?”

    “第十个了吧,真不知道大世子为何要折磨这些人?而且还那般阴狠的活活折磨致死,那场景我都有些受不了了。”

    “你管那么多干嘛?可能是这些人哪里得罪大世子了吧?这种话以后你不要再说了,不然的话,被大世子听见的话,有你好果子吃的。”

    滴答滴答!

    两人走过卓文那根石柱的时候,卓文清晰听见了水滴落地的声音,随后他发现,两人所走过的路途,竟是流满了樱红的血液,而血液正是从两人抬着的物体上面流出。

    当两人来到卓文这边的时候,卓文这才发现,两人抬着的竟是一具尸体,尸体是一名岁数和卓文差不多的青年,此刻七窍流血,双目瞪大,目光中满是怨毒之色。

    当卓文瞧见这具尸体的面貌的时候,瞳孔紧缩成针,心猛地一滞,这具尸体竟是卓家族人,而且此人他也认识,是卓家同辈子弟,名叫卓俊。

    当初卓文成为家族潜龙阁阁主的时候,这卓俊也曾给卓文送过礼,关系与卓文也算不错,但现在却已经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

    “你是谁?怎么进入乾宁宫的?”两人骤然发现了石柱背面的卓文,不由得声色内荏地大喝道。

    他们可从未在乾宁宫内见过此人,而且此人面貌极为陌生,方才他们竟没发现此人就在石柱背面,恐怕此人不简单。

    “放下他!然后带我进密室。”

    卓文脸色冰冷极点,从方才两人的对话中,那许天良好似丧心病狂的在折磨卓家族人,还折磨死了十人,此刻卓文心中焦急如焚,他必须要快点赶到密室中解救族人才行。

    “你果然不是百川侯府的人,竟敢擅闯百川侯府,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吧?今日我就抓你去见大世子……”

    站在前面的瘦高奴仆,双手叉腰,脸上挂满冷笑,瞧着卓文就犹如瞧死人一般,在他看来,卓文闯入百川侯府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噗嗤!

    寒光闪过,鲜血飚出,瘦高奴仆声音戛然而止,捂着脖颈满脸惊恐的瞧着眼前的神秘青年,缓缓软到在地。

    另一名矮胖奴仆,瞧着失去气息的瘦高奴仆,全身颤抖,牙齿打颤,扑通一声跪下,道:“大人饶命,不要杀小人。”

    那瘦高奴仆实力比他强,此刻一招被杀,矮胖奴仆自然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神秘青年的对手,第一时间跪下求饶。

    “带我去密室,否则死!”

    卓文目光阴寒到极点,瞧着那死不瞑目的卓俊,卓文心中对于许天良的杀意,也就更加的澎湃汹涌。

    “好好!小人这就带大人进入密室。”

    矮胖奴仆苦笑一声,只得连连答应下来,他知道只要他不答应的话,恐怕眼前这青年会直接一枪解决掉自己的。

    缓缓走到卓俊尸体旁边,卓文目光中有着一抹悲色,将卓俊怒睁的双目合上,卓文平静地道:“放心好了,今日许天良必死无疑。”

    矮胖男子听得此言,目光露出一丝震撼之色,这神秘青年竟是来暗杀大世子的,此子看上去才二十岁不到,怎么可能是大世子的对手?恐怕是过来送死的吧!

    想到这里,矮胖男子摇摇头,认为这神秘青年实在太不自量力了,竟然妄图挑战大世子。

    “前面带路吧,不要耍什么花招,我的枪永远比你跑的要快,不想死的话,最好把我带到许天良那里。”枪尖抵在矮胖奴仆后心,卓文目光森寒地道。

    “小人不敢,这就为大人你带路。”

    感受着后心传来的冰凉,矮胖奴仆身体冰冷,连忙带着卓文朝着那已经开启的书架而去。

    书架后面,是个幽深的地道,两边点着油灯,视线倒也算清晰,跟着矮胖奴仆,卓文缓缓进入了地道,但却丝毫不放松警惕。

    地道极深处,有着一块巨大的空间,空间四周岩壁打造,在上空悬挂着巨大的长明灯,仿若小太阳般,将这幽黑的空间,照的通体发亮。

    在这空间内,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刑具,此时这些刑具之上,或多或少都沾满了鲜血,血腥之味,充斥着整块空间。

    在空间的中央,竖立着足有数十个木十字架,这些十字架上皆是捆绑着人,若是卓文在这里的话,必然能够发现这些人都是熟面孔,都是卓家族人。

    爷爷卓向鼎、大伯卓悲天、二伯卓鼎天,以及卓文同辈的天才子弟也有不少,这些人大多数伤痕累累,伤口遍布全身,樱红的鲜血簌簌的滴在地上。

    十字架下,有不少奴仆打扮的人,手拿着鞭子,呼呼作响的对着十字架上的众人挥舞,在众人身上留下一道道新的伤痕。

    此刻,许天良坐在众人前方,目光戏谑的瞧着十字架上众人痛苦的表情,而在许天良身旁,站着一名气息恐怖,面色冷峻的蓝衣中年人。

    “嘿嘿!你们可不要怪我许天良啊,要怪的话,就怪你们卓家养出来的那个叫卓文的狗杂种,不仅杀我本座的二弟,还害得本座失去远古传承,现在死在血魔传承中也算是活该。”许天良缓缓开口道。

    “杀得好!你们百川侯府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现在真恨当初卓文怎么没将你也杀了呢?”

    一道平静的声音缓缓响起,却是让得许天良面色阴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