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所及之处,许天良顿时瞧见位于十字架首位,满头银丝的精壮老者,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

    “你应该就是卓向鼎吧?卓文的爷爷,嘿嘿,脾气还真是和卓文那杂种差不多,不过本座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脾气。”

    缓缓起身,许天良来到卓向鼎身前,瞧着面前伤痕累累,但依然不肯屈服的老者,许天良目光中露出一丝厌恶,这表情与当初的卓文何曾的相似。

    “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小狗就有什么样的老狗!看来先前本座对你的特殊照顾还不到位啊!来人,拿来青铜烙柱,我要好好招待这老家伙。”许天良嘿嘿冷笑道。

    此言一出,在场不少人纷纷变色,这青铜烙柱是一种极为恐怖的刑具,据说青铜烙柱通向地底深处岩浆,然后将犯人背负捆绑在青铜烙柱之上。

    岩浆恐怖高温,足以将青铜烙柱烧的通红,温度达到近千度,在如此恐怖高温下,即使是皇极境武者,困在青铜烙柱内也要痛不欲生。

    “许天良!你这个杂种,有本事对我来,对我父亲算是什么本事?”

    卓悲天和卓鼎天睚眦俱裂,齐声怒喝出声,卓向鼎在方才的刑罚下,已经身受重伤了,若是被捆绑在青铜烙柱上的话,恐怕真的撑不了多久就要陨落了。

    “你们两人也不用太着急,很快就轮到你们了,不用急着找死。”

    许天良冷笑一声,不理会后方疯狂的众多卓家族人,而是接过一名奴仆递过来的青色铜棒,双手一捏诀,小小的铜棒疯狂的涨大,竟是化作了数千丈巨大,直接被许天良拍入地底深处。

    顿时间,恐怖的热浪袭来,整片空间的温度极具飙升,犹如热炉一般,里面不少人都是大汗淋漓,而插入地底的青铜烙柱,瞬间就变得通红无比。

    瞧着那通红柱子,在场不少人为之色变,所有人都可以预想到,若是被捆缚在这柱子中的话,必死无疑。

    卓向鼎却是面不改色,并没有理会青铜烙柱,而是直直的盯着许天良,其实早在听到卓文身陨的消息后,他心已死了。

    卓文乃是他们龙家遗脉中,最为杰出的天才,是比卓晓天还要逆天的妖孽,卓晓天在十年前失踪后,卓向鼎已经将复兴龙家的希望全放在卓文身上的。

    可惜的是,卓文竟然也陨落了,卓向鼎如何不悲痛?如何不愤恨?现在的他,已经将生死看淡了太多了。

    “押这老东西过来,本座要亲自将其绑在青铜烙柱上。”站在青铜烙柱身旁,许天良满脸戏谑的瞧着卓向鼎道。

    两名奴仆不敢怠慢,连忙押着卓向鼎,来到青铜烙柱前面。

    “老家伙!还有什么遗言嘛?现在你可以直接说出来,或许本座心情好的话,会帮你达成也说不定。”许天良冷笑道。

    “我的遗言很简单,那就是你许天良和百川侯府,总将会被覆灭掉的,杀我卓家族人的你,也将不得好死。”卓向鼎脊梁挺直,不卑不亢地道。

    “哼!果然是倔脾气,不过你一个将死之人,我也不会去计较的。”

    许天良冷哼一声,右手一抚,强悍的力量涌出,卓向鼎直接退后靠在了背后的青铜烙柱之上。

    呲呲呲!

    烧焦的声音响起,卓向鼎双目圆睁,脸上满是痛苦之色,不过却不吭一声,只是死死的盯着许天良。

    “好戏还在后面呢!你也不用瞪着我,嘿嘿。”

    许天良阴笑一声,掌心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卷铜链,右手一挥,铜链犹如灵蛇般,向着卓向鼎缠绕而去,想要将卓向鼎紧紧的捆缚在青铜烙柱之上。

    铿!

    只听清脆金铁交鸣声音响起,半空中寒光急速掠过,那欲要缠绕向卓向鼎的铜链,竟是直接崩碎成齑粉,随后一柄骨枪静静的屹立在青铜烙柱前面。

    “谁?”

    许天良面色阴沉,连连后退,不过当他瞧见前方的骨枪的刹那,瞳孔紧缩成针,这把武器他太熟悉了,当初就是这柄骨枪,贯穿他的肩胛骨,使得他不得不放弃远古传承的。

    “龙鳞霸骨枪?卓文?”许天良不由得惊呼出声。

    唰唰唰!

    此话一出,空间内所有人皆是视线凝聚在那骨枪之上,百川侯府的人个个面沉如水,而卓家族人却是露出惊喜之色。

    卓文居然没死,真的没死,这一刻,所有卓家族人心中都只有这个念头。

    “卓文!”

    卓向鼎瘫倒在地上,瞧着龙鳞霸骨枪,却已经是老泪纵横,这个对青铜烙柱面不改色的老人,竟然因为一柄骨枪而真情流露。

    嗖!

    一道身影闪掠而过,脚底生雷,电芒纵横,一名黑发青年单脚站在骨枪之上,脊背之后,两对雷翼展开,无数雷电弥漫,整个空间仿佛成了雷之世界。

    “卓文!”

    “卓文!”

    “……”

    黑发青年一来,一名名被捆缚在十字架上的卓家族人,脸上纷纷露出希冀之色,所有人都笑了。

    卓家上下,早已将卓文当成龙家复兴的希望,只要卓文不死,那么无论是卓家和龙家必然能够崛起,但若是卓文死了,那么一切都没希望了。

    所以,当卓文出现的刹那,所有卓家族人脸上皆是露出开怀的笑意,因为他们心中的英雄终于在最后关头到来了。

    轰轰轰!

    脚掌一跺,卓文面色冷峻,瞧着瘫倒在地上的卓向鼎,以及那些捆在十字架中伤痕累累的卓家族人,卓文目光充斥着滔天怒意。

    无尽的雷电,自卓文雷翼内涌出,仿若最为锋锐的刀刃,瞬间就崩解了卓家族人身上的束缚,随后所有卓家族人皆是汇聚在卓文身边。

    卓文缓缓来到卓向鼎身边,轻轻扶起眼前这满头银丝的老者,目光中满是愧疚之色。

    “爷爷!对不起,孙儿没能保护好您和族人,真的是罪该万死。”卓文声音低沉道,心中满是自责之色。

    当初他若是不选择留在血魔传承之地,直接离开的话,或许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对此卓文心中一直有愧。

    “没事!你能归来就好了,就好了。”卓向鼎神色激动,喜极而泣道。

    “卓文!真没想到你这杂种居然能够从元气塔内出来,看来运气不错,不过你的好运气也到头了,敢闯入我百川侯府,你实力再强大也要死在这里。”

    许天良心中虽然颇为震撼,不过依然对着卓文放出冷话,神色戒备的瞧着卓文。

    让得许天良错愕的是,卓文竟然自始至终都未曾瞧他一眼,而是取出一株株珍贵的灵药,递给卓家族人,这些灵药都是卓文从血魔传承之地内得到的,储量极为丰厚。

    “四品灵药!卓文你身上怎么有这么多四品灵药。”

    “天哪!居然是五品灵药,这股浓郁的药气只能是五品灵药了!”

    “……”

    卓家族人时不时响起一片哗然之声,皆是目光错愕的瞧着卓文拿出的一株株灵药,这些灵药基本都是四品灵药,而那五品灵药则是被卓文递给了卓向鼎。

    如此众多的四品灵药,里面甚至还有五品灵药,不仅卓家族人震惊了,连周围的百川侯府的人都震惊了。

    虽然百川侯府家大业大,但四品灵药储量可不是很多,特别是五品灵药连他们百川侯府都是比较罕见的,但这卓文居然直接拿了出来,看上去还极为随意,不放在心上的样子。

    “卓文!这五品灵药太珍贵了,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卓向鼎却是有些犹豫了起来,五品灵药珍贵之极,他都不舍得用了。

    “爷爷,你放心好了!灵药我并不缺,既然我从血魔传承中出来了,那就说明我得到了血魔传承,以血魔传承的名头,您觉得会缺这些灵药嘛?”卓文摇摇头道。

    卓文此话一出口,现场顿时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是愣愣的瞧着那手持骨枪的青年。

    血魔传承真的被卓文得到了?

    许天良也是愣住了,原本在他看来,卓文活着出来应该是运气好,侥幸逃出来的,而不是得到血魔传承出来的,但现在卓文的话语让他镇住了。

    血魔传承那可是传承之地最恐怖的传承,卓文竟然真的得到了,那可是百年前吕寒天都未能做到的事情啊!

    不过,许天良很快脸上露出冷笑之色,他不相信卓文能够得到血魔传承,在他看来,卓文这般说,应该是为了震慑他们这些人的。

    “卓文!你的这种把戏还真是幼稚,你觉得得到血魔传承的这种谎言能够震慑住我们,不要说你没得到血魔传承,就算你得到了又如何?今日你照样不能活着走出这里。”许天良嘿嘿冷笑道。

    不过,卓文依然没去理会许天良,而是默默为卓家族人疗伤,完全无视许天良。

    “你这杂种,竟敢无视本座,别以为在传承之地侥幸打败我,你就能够在我头上蹦跶,现在本座已经晋级到了四轮皇极境中期,恐怕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

    不过,许天良此话再次被卓文无视了,顿时间,许天良胸口气闷之极,怒喝一声,直接朝着卓文掠去。

    今日他定要这嚣张的卓文好看,敢无视他许天良,这卓文算老几?

    卓文眉头微蹙,感受到背后的劲风,卓文反手就是一拳,金芒闪烁,然后气势如虹的许天良,犹如断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砸落在十几米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