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悍的气息,犹如翻滚的巨龙般,在整个天际肆虐,一瞬间,天地异象齐出,电闪雷鸣顿生。

    “怎么回事?天空怎么出现这么恐怖的异象?”

    顿时间,整个郡都都是被许畅和吕南天二人的气息所吸引,等他们瞧见那虚空之上,巨龙般的江河和山岳般的巨门遥遥对峙的时候,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铠魂具象化?这是两名四尊境强者在战斗?”

    “那是幕秦侯府的封印之门,此人恐怕是幕秦侯府的主人吕南天了,另一人是谁?”

    “那条江河不是百川侯府传承铠魂海纳百川嘛?那人是百川侯府的主人许畅,什么时候许畅晋级到四尊境,铠魂具象化了?”

    唰唰唰!

    一道道目光皆是汇聚在那高空上,遥遥对峙的两人,顿时认出了吕南天和许畅的身份,当然更多人都是惊骇于许畅。

    人人都是知道,许畅只是九轮皇极境巅峰而已,却是没想到也能铠魂具象化,这可是四尊境强者才能办到的。

    嗖嗖嗖!

    顿时间,无数道身影从郡都各地掠来,停留在百川侯府百里之外,目光凝重的盯着上空遥遥对峙的两人,其实所有人都疑惑,吕南天和许畅是怎么对上的?

    同一时间,玉女星苑中的陨星苑主、御剑门的轩辕离、永盛侯府的秦聂三人也是感受到郡都上空那恐怖的气息,纷纷色变。

    “师傅!怎么了?”玉女星苑中,落星有些不解的瞧着脸色微变的陨星苑主,问道。

    “哎!百川侯府和幕秦侯府对上了,许畅和吕南天两人恐怕要有一场大战了。”陨星苑主低叹地道。

    “许畅和吕南天?吕南天可是四尊境强者,那许畅会是对手嘛?还有百川侯府和幕秦侯府有什么深仇大恨嘛?”落星有些疑惑地道。

    “这里面还有一段秘辛,此事你并不知道!我们现在先去百川侯府看看先吧。”

    陨星苑主摇摇头,袖袍一挥,无形的能量挟裹着落星,离开了玉女星苑。

    与此同时,御剑门的轩辕离和永盛侯府的秦聂两人,也都各自带着朱赤和秦霸天两人,离开了各自的势力范围,他们脸色皆是露出凝重之色。

    身为超级势力的首领,轩辕离和秦聂两人自然也知道百川侯府和幕秦侯府之间的秘辛,虽然幕秦侯府表面看上去远超过于百川侯府,但百川侯府可是有着那位的存在,即使是幕秦侯府,恐怕都不好招惹百川侯府啊。

    “若是真的打起来的话,郡都的势力格局恐怕要发生大变动了。”

    轩辕离和秦聂冲天而起,两人眉宇间都是带着愁云。

    嗖嗖嗖!

    三道流光,瞬间而至,静静悬浮在百川侯府上空,流光敛去,分别显露出六道身影,自然就是玉女星苑的陨星苑主、落星,御剑门的轩辕离、朱赤,永盛侯府的秦聂、秦霸天。

    “许畅居然也铠魂具象化了,这家伙什么时候突破的?”

    瞧着那被巨大江河环绕的许畅,秦聂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许畅实力一直与他在伯仲之间,平时两人谁也不服谁,但现在看见许畅铠魂具象化后,秦聂脸色阴沉。

    “不对!许畅身上的气息依然是九轮皇极境,这铠魂具象化恐怕是那位为许畅弄得,毕竟那位的实力可是极为恐怖啊!”轩辕离摇摇头道。

    “轩辕兄说得不错,许畅确实没达到四尊境,这铠魂具象化应该是那位弄得,这等手段果然强悍,怪不得连当年的幕秦侯府都不敢对那位不敬。”陨星苑主开口道。

    而三人的话语,却是让落星、秦霸天和朱赤三人颇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三人根本就不知道当初百川侯府和幕秦侯府的恩怨,所以听得云里雾里的。

    “我们是不是要劝劝许兄和吕兄?毕竟九郡大战也即将开始了,若是因此而两败俱伤的话,恐怕对九郡大战极为不利啊。”轩辕离犹豫地道。

    “恐怕很难!你也知道两家之间的血海深仇,以前没动手或许是时机不够,既然今日动手了,恐怕我们劝说是没用的。”陨星苑主螓首微摇道。

    ……

    乾宁宫外的空地上,一道道身影汇聚足有十多道身影,瞬间来到空地中许天良的身前。

    “大世子!出了什么事情?为何你突然使用了传唤玉牌?”

    十多人降落,为首一人,须发皆白,眸子锐利如鹰隼,精芒闪烁间,有着摄人心魄的奇异感觉。

    此人名为许忠,乃是内门长老之首,实力强大之极,据说已经达到六轮皇极境巅峰的恐怖程度,而在其身后,分别站着两名神色冷漠的老者。

    这两名老者气息虽然不如许忠,但远比一般五轮皇极境武者要强悍许多,应该是两名六轮皇极境初期的强者。

    这两名老者分别叫做许仓和许勇,乃是许忠的左臂右膀,正是这三名六轮皇极境强者,管理着百川侯府的所有内门长老。

    至于其余十多名长老,实力基本都在五轮皇极境左右,个个跟在许忠之后,一副唯命是从的样子。

    “许忠!你总算是来了,卓文那狗杂种没死,居然闯入了我乾宁宫的密室内,那些抓来的卓家族人,全部被这杂种救下来了。”许天良面色阴翳地道。

    “什么?卓文没死?他从血魔传承中逃出来了?”

    许忠等人不由得大吃一惊,经过元气塔之争后,郡都内基本没人不知道卓文这个名字,毕竟卓文在元气塔内的表现太轰动了,特别是此子最后选择了血魔传承,更是让所有人都是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

    “嗯!此子恐怕在血魔传承得到不少的好处,修为达到了五轮皇极境中期,但其表现出的实力却极为恐怖,恐怕已是能媲美五轮皇极境巅峰了,许攸都败在此子手中了。”

    想起密室中,卓文所表现出的恐怖实力,许天良面色就有些不好看,甚至夹杂着一丝惊惧。

    “许攸都败了?”

    许忠眉头一挑,许攸也是内门长老,可是货真价实的五轮皇极境后期,连许攸都败在那卓文手中,看来那卓文实力还真的不弱于五轮皇极境巅峰了。

    “大世子放心好了,我们内门长老这么多,实力最差的都是五轮皇极境初期,那卓文就算再逆天,恐怕也要陨落在此地,只是不知道,那小子现在在哪儿?”

    许忠脸上倒是浮现出自信之色,卓文的表现确实够天才,但毕竟还未成长起来,现在并没放在他眼中,现在这般多的长老汇聚在此地,那卓文算是插翅难逃了。

    许天良点点头,指着乾宁宫,恨声道:“那杂种已经被我困在密室中了,我们只需要进入乾宁宫,就能将其捉住,许忠长老,记住抓活的,我定要将其折磨致死。”

    “嗯!大世子尽管放心,此事我们必然办到。”

    许忠嘴角微翘,正要带着身后的众多长老进入乾宁宫的时候,上空蓦然爆发出让天地为之慑服的气息。

    顿时间,许天良、许忠等人纷纷抬头,随后他们就见到许畅和吕南天两人,在虚空之上,遥遥对峙,两人皆是施展出各自的具象化铠魂。

    “是吕南天?这吕南天想干嘛?难道是忍不住想要出手了?”

    许天良眉头微蹙,他还是隐约知道一点当年的秘辛的,而且他也知道,在他们百川侯府内,也是存在着一位实力滔天的先祖。

    当吕南天和许畅出现在虚空之上的时候,百川侯府深处,又是掠出了两道气息恐怖的身影,这两人一人白衣飘飘,一人黑衣飒飒。

    两人瞬间来到乾宁宫上空,默默注视着虚空上的吕南天和许畅,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参见两位太上长老!”

    许天良和许忠等人见到这两名老者后,皆是恭敬的行礼,这两名老者乃是太上长老,实力和地位皆是凌驾于他们这些内门长老,即使是许天良都不敢有丝毫怠慢。

    黑白两名老者,只是淡淡点头,随后不再关注下方许天良等人,而是目光紧紧的盯着上空。

    嗖嗖嗖!

    同一刻,郡都无数强者皆是汇聚在百川侯府的周围,目光同样一眨不眨的瞧着上空的许畅和吕南天,这可是四尊境级别的战斗,谁会轻易放过。

    “真没想到在这幕秦郡郡都中,竟会遇到两名四尊境级别的战斗,不过这两人气息都不够强啊,应该都只是玄尊境左右,凑活着看吧!”

    一名背负丈许大刀的青年,挟裹着恐怖刀气,停在百川侯府百里外,静静瞧着对峙中的许畅和吕南天,此人正是当初硬要和卓文比斗的战斗狂大刀青年。

    轰轰轰!

    当所有人的目光皆是汇聚在上空的时候,一道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在这一刻,忽然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旋即无数道目光汇聚而去。

    只见,在那百川侯府西北处的乾宁宫上方,一朵近千丈巨大的含苞待放的五色莲花,缓缓的在空中绽放开来,花瓣一朵一朵的展开,一股恐怖之极的气息,顿时流泻而出……

    乾宁宫,瞬间,化作了废墟,接着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一道背负丈许青棺,手持骨枪的青年,从废墟之中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