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唰唰!

    一道道错愕的目光,纷纷转移,落在了那从乾宁宫地下,冲天而起的青年,然后,周围气氛变得有些寂静下来。

    “那青年……是卓文?卓文竟然从血魔传承中出来了?”

    陨星苑主、秦聂和轩辕离,瞧着那名青年后,脸上皆是浮现出一丝错愕之色,都是认出了那名青年的身份。

    一边的落星美眸露出一抹错愕之色,不过很快被一丝欣喜取代,不知为何,在见到卓文没事后,她内心竟是有着一丝雀跃之色。

    朱赤面色阴翳,他可忘不了在传承之地,被卓文暴打的情景,此时再见那卓文,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儿去。

    “是卓文!那卓文不是进入血魔传承陨落了嘛?怎么现在出现在这里了?”

    百川侯府周围汇聚的无数郡都高手,也都是认出了卓文,他们很清楚血魔传承的恐怖,此子竟是能够从中活着出来,可见此子不简单啊!

    破开乾宁宫后,卓文也是没想到,周围竟是有这么多的人,脸上不由得露出错愕之色,当时在密室的时候,卓文尝试融合五色莲花,其威力之恐怖,着实出乎了卓文的意料,整座乾宁宫都被破坏了。

    嗖嗖嗖!

    乾宁宫废墟中,卓家族人也都是个个出现在空地之上,分别站在卓文身后,神色戒备的瞧着空地周围的百川侯府的一众高手。

    由于卓文的肉身强度,已经能够媲美地阶灵宝了,所以一般的地阶灵宝对卓文真的没什么用了,除非是青铜纸鸢这种坐骑类的灵宝,攻击和防御类的灵宝对他来说,确实是鸡肋般存在。

    红日宝钵护住卓向鼎等人后,卓文才稍微放下了心,接着缓缓抽搐森寒的骨枪,凝视着周围十多名长老,目光淡漠,丝毫不惧。

    “那卓文好像被百川侯府的内门长老围住了,此子擅闯百川侯府,百川侯府不会轻易放过此子,此子凶多吉少啊!”

    “百川侯府的内门长老,最弱也是五轮皇极境初期,如此多人联手,那卓文处境确实不妙了。”

    “……”

    百川侯府百里之外,众多郡都强者也都是注意到被内门长老围住的卓文,皆是摇头叹息,如此众多的五轮皇极境强者联合,此子根本插翅难逃。

    而且那内门长老之首许忠更是在一旁虎视眈眈,这卓文再逆天也不太可能是对手,所以没几个人看好卓文可以脱困。

    落星也是注意到卓文此刻的处境,柳眉微蹙,对着陨星苑主轻声道:“师傅!那卓文……”

    不过,陨星苑主却是打断道:“这趟浑水我们不可轻易踏入,本座已经帮助那卓文保住了其亲人好友不被杀,说起来,我们欠卓文的人情已经还掉了,而且百川侯府不简单,不要多管闲事。”

    闻言,落星美眸微闪,俏脸上露出一丝黯然之色,面对着百川侯府内门长老的联手,就连她都没任何把握脱困,那就更不用说是卓文了。

    虽说卓文出现在元气塔之外,很可能得到血魔传承也说不定,但即使得到血魔传承又如何?如此短时间,卓文又能消化血魔传承多少呢,实力顶多五轮皇极境左右。

    轩辕离旁边的朱赤,嘴角却是流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道:“这卓文还真能惹事,居然惹到百川侯府头上来,这根本就是自投罗网,看来不需要我出手,此子也要陨落了。”

    “咦?是那个掌握枪意的小鬼,这家伙还真是胆大妄为啊,居然敢闯入一座侯府内!区区五轮皇极境而已,不知道这家伙该怎么逃脱呢?”

    大刀青年披头散发,惊咦一声,顿时认出了百川侯府内的那卓文,脸上露出一丝感兴趣之色,他很清楚,能够掌握意境的武者,个个都不简单。

    不过,虽说大刀青年颇为看好卓文,但依然觉得卓文逃脱的几率很低,因为他发现在那乾宁宫空地上,除了十多名五轮皇极境长老外,还存在三名气息达到六轮皇极境的强者。

    这三人自然就是许忠三人,在大刀青年看来,若这三人不在的话,卓文还是有可能逃脱的,但现在这几率已经无限接近于零了。

    虚空之上,许畅和吕南天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遥遥对峙着,许畅此刻也是注意到乾宁宫的异状,目光虚眯,道:“竟然是卓文那小杂种?看来这小杂种闯入乾宁宫,应该有你在背后协助吧?”

    吕南天没有答话,眉头微皱,但并不是太担心卓文,毕竟有他大哥吕寒天在,卓文是不太可能出任何事情的。

    “嘿嘿!被内门长老围住,此子此次算是插翅难逃了。这愚蠢的小杂种,既然逃出血魔传承了,居然还敢闯本座府邸,根本就是找死。”许畅再次开口道。

    吕南天却是摇摇头,冷笑道:“找死?呵呵,我可不这么认为。”

    “看来你对这小杂种挺有信心的嘛!那我倒是要看看,这小杂种如何逃得了内门长老的围剿的。”

    见吕南天如此模样,许畅眼皮微跳,话语上却丝毫不服输,目光顺着吕南天,落在下方卓文身上。

    “卓文!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废修为,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我们可以考虑给你留一条贱命,不会轻易弄死你的。”许忠双手抱肩,高高在上的道。

    “看你这样子,好像是吃定我了?呵呵,派这么一群土鸡瓦狗过来,你觉得就能够拿下我?”卓文却是摇摇头道。

    周围成包围圈的十多名内门长老闻言,个个脸色不善,这卓文如此狂妄,竟说他们是土鸡瓦狗,实在太可恶。

    “哼!是不是土鸡瓦狗,可不是你说了算,待会儿被拿下后,你连跪地求饶的资格也没有!你可要想清楚了。”

    许忠眉头微皱,在他看来,这卓文仅仅只是五轮皇极境修为而已,拿什么和他们比,最后的结果根本就是注定了的,此子怎么还如此嘴硬?

    “你又不是狗?废话怎么这么多啊!”

    卓文摇摇头,右手轻拍背后青棺,只听咯吱一声,青棺直接被他打开了十分之一,恐怖的威压瞬间降临。

    周围十多名内门长老,距离卓文最近,所受的威压最为恐怖,竟然个个身形颤抖,实力几乎被压制了一半左右,脸上皆是露出惊骇之色。

    铿!

    与此同时,卓文动了,两对雷翼展开,整个人化作诡异的雷芒,在周围一闪而过,速度飙到了极致。

    瞬间,卓文掠到了最靠近的一名长老身前,右手一抖,骨枪穿梭虚空般,刺入了这名长老的眉心处。

    眼见那急速掠来的骨枪枪尖,这名长老满脸惊惧,连忙抬手欲挡,可惜的是,在血魔威压之下,他的实力下降太多了,急促形成了防御,犹如豆腐般被卓文破开。

    噗嗤!

    鲜血飚出,这名长老双目瞪得滚圆,在其眉心处浮现出寸许宽的血洞,气息全无。

    瞬间,一名五轮皇极境被秒杀,许忠等人皆是不由得呆愣住了。

    嗖!

    卓文身形不停,雷芒闪过,再次朝着下一名内门长老掠去,在血魔威压之下,这些五轮皇极境的长老,被压制的太狠了,此刻在卓文手中犹如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

    噗嗤!

    鲜血飞溅,又是两名长老,在卓文的骨枪之下殒命,双目滚圆,死不瞑目。

    死去三名长老后,许忠这才反应过来,目光变得血红起来,这些内门长老可都是百川侯府的巅峰战力,培养一个可都是需要花费巨大代价的,现在眨眼间就被灭了三个,许忠如何不怒。

    “给老夫住手!”

    大喝一声,许忠以及其身后的许仓和许勇,杀气腾腾的朝着卓文飞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