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忠、许仓和许勇三人可是六轮皇极境武者,而且许忠更是六轮皇极境巅峰,虽然惊骇于这股恐怖威压的作用,不过对他们影响并不是太大。

    “六轮皇极境果然不是五轮皇极境可比,十分之一的威压居然对其并没太大的影响。不过,青棺的威压可不仅仅只是这么点……”

    眉头微挑,卓文再次一拍青棺,棺盖打开了五分之一,比方才恐怖数倍的威压,以卓文为中心笼罩在数百米范围,地面竟是开始浮现出恐怖的皲裂,无数碎石悬浮。

    轰轰轰!

    更为恐怖的威压降临,许忠三人面色微变,只觉得身体一沉,竟然有些身形迟钝缓慢,仿若龟速。

    “好恐怖的威压,居然还能增加,这小杂种怎么办到的?”

    许忠脸色微变,浩瀚如海般的恐怖气息,暴涌而出,无数气旋在其体表覆盖,竟是彻底的抵挡住了周围的恐怖威压。

    噗嗤!

    又是三道鲜血飚出,许忠三人在努力抵抗这股威压的时候,卓文再次化作嗜血修罗,雷芒闪烁,又是三颗人头掠起,三名内门长老就此陨落。

    从卓文出手到现在,仅仅只有五个呼吸时间,但十多名内门长老,就已经死去了近半,现在只剩下七名内门长老,在威压之下,颤颤发抖,目光中满是惊惧之色。

    这青年太恐怖了点吧?如此短时间内,同为五轮皇极境的其他内门长老,竟然皆是被其秒杀,这对于他们所造成的冲击,极为的轰动和震撼。

    “卓文!你这小杂种该死。”

    眼见有近半的内门长老,纷纷陨落在他眼前,许忠双目顿时赤红无比,脸上愤怒到了极点,这些内门长老可都是他多年的跟班和心腹,更是百川侯府辛苦培养出来的人才,就这样陨落在他面前,怎样不让他愤怒。

    轰!

    许忠毫无保留的爆发出六轮皇极境巅峰气息,强烈的气势,竟然隐隐抵挡住了周围威压的侵蚀,犹如雷霆般朝着卓文直掠而去,翻手就是恐怖的掌印轰下。

    “哼!这还远远不够呢。”

    卓文却是冷哼一声,脚掌一踏,脊背两对雷翼展开,速度飙到了极致,犹如滑溜的泥鳅,躲过了许忠的攻击,随后继续朝着其他被压制的内门长老掠去,气势如虹。

    “该死!该死!”

    瞧着躲过攻击的卓文,许忠暴躁不已,以他的修为追上卓文其实并不难,但卓文释放出的这股威压,却是犹如万丈高山般,无时不刻压在他身上,使得他实力无法完全发挥出来。

    嗖嗖嗖!

    破空声再次响起,代表着又是一名内门长老的陨落,卓文犹如冷血无情的毒蛇,完全不留情,出手就致命。

    他很清楚,若是他不狠点的话,这些百川侯府恐怕会比他更狠,既然已经结下死仇了,卓文自然不手软,唯有斩草除根才行。

    砰砰砰!

    重物落地的声音,连绵不断响起,然后剩下的七名内门长老,无一例外,全部殒命在卓文的三尺青锋之下,潺潺的水声,在寂静的空地上,幽幽响起……

    百川侯府,总共只有十六名内门长老,现在十三名却全部死在卓文手中,这不可不谓是死伤惨重啊!

    “死了?十三名内门长老全被杀了?这卓文太恐怖了点吧?”

    百川侯府四周,默默关注着乾宁宫的所有强者,顿时掀起一片滔天哗然之声,他们都没想到,原本应该是实力相差悬殊的战斗,竟是发生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一幕!

    原本在他们看来,在十多名内门长老围剿下,那卓文必然难逃此劫,但现在却是没想到,此子不仅没死,还反杀了十三名内门长老。

    整个百川侯府,就只剩下许忠、许仓和许勇三个光杆司令了,因为内门长老除了他们三人,基本都被卓文杀光了。

    “怎么可能?这家伙实力怎么这么恐怖?”许天良嘴巴微张,颤巍巍地道。

    就连陨星苑主、秦聂、轩辕离,以及虚空上遥遥对峙的吕南天和许畅也都是震动了,瞬杀十三名五轮皇极境实力的内门长老,这卓文的举动太骇人听闻了吧!

    “这个小杂种!”

    许畅面目阴翳,脚掌一踏,虚空上那恐怖的江河,顿时分化出一缕,欲要朝着下方的卓文掠去,此子威胁太大了,必须要除去。

    “许畅!有我在,你可别想动卓文丝毫。”

    吕南天却是大笑一声,屈指一弹,指尖涌出一缕拇指粗细的光华,竟是直接将那一缕江河破碎崩裂。

    卓文瞬杀十三名百川侯府内门长老,吕南天心中也极为震撼,但更多的是快意,能够搓搓百川侯府的威风,他自然求之不得。

    “黑白二老!你们二人还要看戏到什么时候,速速杀了卓文这杂种。”

    许畅顿时对着那乾宁宫上空,身着黑白两色衣袍的老者喊道,这两人乃是他们百川侯府的太上长老,实力极强,皆是七轮皇极境强者,两人联手,足以媲美八轮皇极境。

    他已经感受到卓文的威胁了,能够瞬杀十三名五轮皇极境,此子太恐怖了,恐怕许忠三人还不一定能够拿得下此子。

    乾宁宫上空,黑白二老闻言,皆是点点头,方才其实他们也是注意到下方卓文的战斗,原本他们二人并不是太在意。

    因为在他们看来,十多名五轮皇极境长老,围剿一名同是五轮皇极境的青年,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但现实却跟他们开了个大玩笑,这青年竟然反杀了那十三名长老。

    反杀过程太快,快的连他们两人都来不及出手!

    “十三名内门长老全部陨落,对于侯府来说,也算是极大的损失了,此子必须死!”黑袍老者高高在上,眸子阴冷的盯着下方的卓文,缓缓开口道。

    “老黑!你出手吧,此子虽然有些古怪,但绝不是你的对手。”白袍老者双手抱胸,慵懒地道。

    黑袍老者点点头,脚掌虚空一踏,瞬间降落在空地之上,目光直直盯着卓文,道:“还真是英雄自古出少年,小小年纪,竟然能够拥有这样的实力,确实不凡。”

    说到这里,黑袍老者的话语,顿时变得阴冷之极,道:“不过,你不该杀他们的!既然杀了他们,那你就要有死的觉悟了。”

    许忠、许仓和许勇三人,见黑袍老者下来,皆是恭敬一拱手,喊了一声太上长老后,自觉的退到黑袍老者的身后。

    他们三人知道,既然太上长老出手了,那么卓文就死定了,自然不需要他们多此一举的插手了。

    许天良此刻也是毕恭毕敬的站在后面,这太上长老的地位,可比他还要超然,即使是他面对这黑袍老者,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放肆。

    “太上长老出手,卓文必死无疑!”许天良心中暗道。

    “还有什么遗言嘛?尽管说出来吧!”黑袍老者目光冷冽,淡淡地道。

    卓文却是摇摇头,淡笑道:“遗言?或许是你想多了吧,我可不准备给自己留遗言,应该做此事的应该是你才对。”

    闻言,黑袍老者瞳孔微缩,气极反笑道:“好好好!真是好样的,小子,真不知道是谁给你这般大的胆气的,死到临头还敢口出狂言。”

    “事实而已!”

    说着,卓文体内竟是迸发出澎湃的战意,他知道七轮皇极境确实恐怖,但拥有镇魔青棺的他,或许有可能与七轮皇极境武者战上一战也说不定。

    “既然你这么想找死的话,那老夫就成全你吧!”

    黑袍老者阴森一笑,体内气息如同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空气上浮形成倒漏斗形状,瞬间激起万千劲浪。

    强悍的气势弥漫扩散,遍布整个空地周围,许忠、许天良等人在这股气势之下,纷纷后退近百米之外,这才勉强稳住身形,神色惊惧的盯着黑袍老者。

    不愧为他们百川侯府的太上长老,单单表现而出的气势,竟然也让得他们胆战心惊,不敢反抗。

    恐怖的气势碾压下来,即使是卓文都是不由得闷哼一声,连连后退,这黑袍老者的大部分气势是针对卓文的,所以卓文所受的影响是最大的。

    “大日涅盘!”

    低喝一声,卓文全体金芒爆涌,与此同时,卓文再次一拍镇魔青棺,咣当一声,棺盖掀起了五分之一,强悍的威压涌出,欲要抵挡黑袍老者的这股气势。

    “卓文!你的这股威压可抵抗不了老夫的气势,别白费力气了。”黑袍老者哈哈一笑,更为恐怖的气势涌出,顿时压过了镇魔青棺的威压。

    “哼!镇魔青棺,开启三分之一!”

    冷哼一声,卓文毫不犹豫的打开了三分之一的棺盖,也是卓文能够最终承受的临界点,他知道不全力以赴的话,仅仅黑袍老者这气势,他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七轮皇极境实在太强大了,以他的实力挑战黑袍老者,确实极为勉强。

    轰!

    镇魔青棺棺盖开启三分之一,一缕缕带着血色的威压,从棺盖缝隙滚滚袭来,竟然瞬间就挡住了黑袍老者的恐怖气势。

    “什么?威压又增强了?这家伙……”

    感受到忽然增强的血色威压,黑袍老者瞳孔紧缩成针,不可思议的瞧着面前,那黑发飞舞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