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三股血箭狂飙而起,原本停滞身形的许忠三人,双手捂住脖颈,双目凸出,布满血丝,那三股飚出的血箭,正是从他们三人脖颈处出现。

    砰砰砰!

    只是瞬间,许忠三人,竟是纷纷倒在地上,气息越加的微弱,最终了无生息!

    三名六轮皇极境,又是被秒杀!

    不仅黑袍老者愣住了,原本满不在乎的白袍老者也是怔住了,许忠三人可是代表着内门长老的巅峰战力,却是没想到直接被秒杀了。

    “怎么可能?卓文这小杂种怎么实力忽然增加了这么多?”

    许天良不由得惊呼出声,目光中充斥着浓郁的震撼之色,原本卓文瞬间秒杀十三名五轮皇极境长老,就已经算是极为逆天了。

    但现在许忠三人的死,却是彻底震慑住许天良了,这可是三名六轮皇极境强者啊,这样的强者他们百川侯府都不超过一掌之数。

    此刻,许天良瞧着卓文的目光,再也不是怨恨之色了,而是恐惧和惊骇之色,他开始怀疑眼前这少年实力是不是犹如深井一般深不可测,此子杀他实在太容易了。

    蹬蹬蹬!

    清脆的脚步声缓缓响起,此刻的卓文黑发乱舞,其手中的骨枪源源不断的爆发出极为恐怖的气势,更为诡异的是,在骨枪表面,不知何时,竟是布满了犹如人体经络的蓝色脉络。

    一股玄奥恐怖的意境,随着蓝色脉络的涌动,环绕着卓文四周,犹如上浮的气流般,将其彻底的笼罩进去,如魔似神,气势如虹。

    “这是……枪意?而且还是极为恐怖霸道的枪意。”

    黑袍老者瞳孔微缩,他竟然在此刻卓文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威胁之感,特别是卓文手中骨枪所爆发出的枪意,给他一种恐怖毁灭之感。

    原本慵懒的白袍老者,眉头微皱,第一次将目光放在了卓文身上,他倒是没想到,卓文年纪轻轻,居然就掌握了这种玄奥的意境。

    他很清楚意境的恐怖之处,这是一种可以极大提升武者实力的恐怖境界,虽然虚无缥缈,但毁灭性绝对远超同阶武者。

    掌握意境的武者,完全可以做到同阶无敌,并且越阶挑战,这是掌握意境的武者的特权,而能够掌握意境的无一不是天赋绝艳的恐怖天才。

    虽然白袍老者并没有领悟意境,但对于意境自然也略有耳闻,意境共分为初级、登堂入室以及登峰造极,一层比一层犀利恐怖,乃是极为恐怖的攻击方式。

    “这小子果然掌握了意境,枪意讲究霸王之道,此子够狂够犀利,难怪能够掌握枪意,不过可惜的是,仅仅只是初级枪意而已。”

    百川侯府外,大刀青年双手抱肩,瞧着卓文的目光有着一抹火热,他本身就掌握了登堂入室的刀意,对于意境有着独到的看法,此刻一眼就看出卓文身上的深浅。

    不过,大刀青年依然有些疑惑的是,他发现卓文手中的骨枪内,好似隐藏着一股更为霸道恐怖的意境,那股意境绝对远超初级枪意。

    “怪不得此子能够在钟灵山超越吕逸涛,打破记录,此子的悟性和潜力太恐怖了,连虚无缥缈的意境都领悟了,这卓文前途不可限量。”

    轩辕离也是目光火热的盯着卓文,意境乃是每一位武者梦寐以求的境界,他轩辕离一生精力全放在剑上面,为的就是能够领悟剑意,可惜的是,他的悟性不够,专研近百年,依然无法领悟剑意皮毛,由此可见,领悟意境有多么困难。

    但眼下的卓文却是办到了,轩辕离如何不激动,他很想瞧瞧,传说中的意境到底是怎样的,或许他能够因此而领略到一丝感悟也说不定。

    原本得意洋洋的许畅,此刻脸色略有些难看,他也是没想到卓文居然能够掌握枪意,这天赋和潜力果然恐怖。

    而卓文表现的天赋越恐怖,许畅对其的杀意也就越澎湃,此子必须除去,不然十年后恐怕能够成为威胁他百川侯府的绝世强者。

    “呵呵!许畅,看来你的如意算盘算是打错了,这卓文可不简单啊!”吕南天轻吁一口气,轻笑道,心中也是对于卓文掌握枪意而震动,但更多的是兴奋。

    “此子确实恐怖,不过凭借着初级枪意,你觉得会是七轮皇极境武者的对手?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那就真的大错特错了。”

    许畅摇摇头,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笑意,即使卓文掌握枪意又如何?他和黑袍老者的差距太明显了,最后依然必败无疑。

    闻言,吕南天眉头皱了皱,不过他倒不是太担心,他不相信吕寒天会就这样看着卓文陨落,里面必然有什么后手的才对。

    “怪不得能够被称为这一届元气塔之争最大黑马,天赋果然恐怖,不过仅仅只是初级枪意也想和老夫抗衡?那你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击杀你这样的妖孽天才,也算是个不小的成就啊。”

    黑袍老者先是一愣,旋即冷笑连连,步伐连动,化作一道难以捉摸的黑影,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已经来到卓文的额头上方,如枯枝般的手掌探出,周围空气猛地沸腾起来。

    “初级枪意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若是登堂入室的枪意呢?”

    卓文却是冷然一笑,要知道他的骨枪之中,可是灌注了吕寒天一部分的枪意威力,若是全部爆发出来的话,足以能够发挥出登峰造极的恐怖枪意威力。

    说着,卓文脚步微错,仰头,目光直直盯着上方黑袍老者,丝毫没有躲避的迹象。

    “这小子在干嘛?难道是找死嘛?”

    乾宁宫上空,白袍老者瞧着卓文那古怪的行为,眉头不由得皱起,不知为何,他竟然隐隐感到不安。

    “这小子仅仅只是五轮皇极境而已,虽说掌握了初级枪意,但也不太可能是老黑的对手,老黑应该能够轻松拿下此子的。”低笑一声,白袍老者觉得自己多虑了。

    黑袍老者的手爪,瞬间而至,眨眼间距离卓文眉心只有寸许距离,而黑袍老者嘴角也是露出森寒冷笑,此子必死无疑,这么近的距离,此子根本就没法躲。

    轰!

    忽然间,卓文手中骨枪一横,在骨枪表面的蓝色脉络,竟然纷纷脱离开来,化作了点点滴滴的蓝色水滴,一股玄奥神秘的感觉涌动,其周围地空间竟是猛地扭曲起来。

    黑袍老者的手爪,也是接触到周围的蓝色水滴,接着他脸上的笑容缓缓凝固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他的手爪在接触蓝色水滴的瞬间,竟然不听使唤的定在了那里。

    嗖!

    破空声猛地响起,接着黑袍老者瞳孔紧缩的发现,卓文的骨枪枪尖,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猛地飙射而来,泛着森冷寒光的枪尖,瞬间从他的手爪穿越而过。

    噗嗤!

    鲜血洒落半空,黑袍老者只觉得手臂一痛,然后他惊骇的发现,他的右臂竟然齐肩而断。

    “啊!我的手,我的手!”

    黑袍老者猛地倒飞而出,鲜血犹如雨幕般簌簌落下,只见他的右臂不知何时,已经空空如也。

    两人方才的交锋,竟是黑袍老者断臂而告终……

    嘶嘶嘶!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的倒吸凉气之声,黑袍老者可是百川侯府的太上长老啊,实力更是七轮皇极境强者,现在竟是被卓文断了一臂,这卓文是怎么办到的?

    “这家伙的枪意根本不是初级,而是登堂入室的枪意,这家伙年纪比我还小,怎么也能领悟登堂入室的意境呢?”

    百川侯府外,原本优哉游哉的大刀青年,此刻脸上也浮现出动容之色,这卓文方才使出的枪意绝不是初级的,而是达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不然不可能断掉黑袍老者一臂的。

    “有趣!原本以为这幕秦郡的小家伙,仅仅只是领悟了初级枪意,却是没想到竟是达到了与我一样的登堂入室的境界,看来青皇榜必有此子一席之地了。”大刀青年淡笑地自语道。

    当所有人处于震惊之时,卓文表现的极为冷静,脚掌虚空一踏,速度飙到极致,瞬间就追上了那断臂倒飞的黑袍老者,此老必须杀。

    “小杂种!尔敢,敢杀老黑,老夫就灭你九族。”

    一道大喝声汹涌而来,接着那原本慵懒的白袍老者仰天大喝,脸上又惊又怒,直接一掌朝着卓文背后拍去,想要阻止卓文。

    “好恐怖的气息,这白袍老者的修为居然比这黑袍老者还要恐怖,难道是一名八轮皇极境的武者不成?”

    感受着背后掠来的恐怖气势,卓文脸色大变,这白袍老者太恐怖了,不过现在乃是杀黑袍老者最好的时机,若是错过了的话,想要再杀这样的强者,恐怕变得很难了。

    而且卓文也知道,只要杀了这黑袍老者,百川侯府绝对会伤筋动骨,这可是七轮皇极境强者,这样的强者实在太稀有了!

    在百川侯府内,实力能够强过黑袍老者的,恐怕也就这白袍老者、许畅以及那神秘的许凌天了。

    “想阻我?没那么容易!”

    冷哼一声,卓文不再保留,瞬间就催发出骨枪内,吕寒天的全部枪意,顿时间,他周围的蓝色水滴凝聚,化作蓝色冰晶,环绕在他身边,而卓文则是余势不减的朝着黑袍老者掠去。

    寒光闪掠而过,一颗斗大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散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