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

    白袍老者全身瘫软,倒在了地上,鲜血飚出,溅了身边许天良一脸,使得许天良整个人呆滞在了原地。

    死了?白袍老者居然也死了?

    这一刻,许天良顿时崩溃了,竟然毫无风度的瘫坐在地上,目光惊恐的盯着前面,持枪走来的青年。

    太恐怖了,这卓文太恐怖了,连两位太上长老都被其斩杀了,这还是人嘛?

    此刻,许天良毫无战意可言,有的只是深切的恐惧,他知道他与卓文差距太大了,根本不可能战胜他的。

    “卓文!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你的卓家族人不是都没死绝嘛?我只求你放过我,我愿意付出所有。”

    强烈的恐惧,使得许天良全身无力瘫软在地上,全身颤抖不已,竟是直接开始求饶了,卓文的强大,犹如万丈高山般,狠狠压在他的心头。

    甚至许天良开始后悔了,后悔招惹卓文这么个煞神,他知道以卓文这种成长速度,恐怕早已不将他放在眼中了,但是他却自作聪明,偏偏要捉拿卓文的族人,这根本就是找虐啊!

    蹬蹬蹬!

    来到许天良面前,卓文掐着许天良脖颈,缓缓将其提起来,面无表情,冷漠之极。

    “卓文!你这小杂种,快放了天良!不然本座要你好看。”

    虚空之上,注意到这边动静的许畅,终于是忍不住了,特别是瞧见卓文提起许天良的时候,心乱如麻。

    现在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若是就这样惨死掉的话,那就真的后继无人了,他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卓文目光微冷,都到了这种程度了,这许畅居然还在他面前摆架子,冷哼一声,卓文缓缓转过身,右手提着许天良,面对着许畅,清越的声音静静响起。

    “许畅老狗!你觉得现在的你,有资格与我说这句话嘛?当初你没脸没皮的多次算计于我,若不是我命大的话,恐怕早已死于非命,但那时候你可曾想过要放过我?”

    “这样也就罢了!你们对付我,我也不怪你们,毕竟我确实杀了你们百川侯府的人,可惜的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的是,就是对付我的家人和朋友,既然动了,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我卓文的家人和亲人可不是那么好动了,既然动了,那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说到这里,卓文右手猛地一用力,接着手中的许天良彻底的停止了挣扎,头颅呈现不规则的扭曲,歪在了一边,双目滚圆,死不瞑目。

    许天良一死,顿时间,整个百川侯府周围,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卓文所带给众人的表现太震撼了。

    百川侯府,派出全部内门长老围剿卓文,但却全被卓文反杀,无一人生还,甚至连两名神秘的太上长老,竟然也在卓文手中陨落。

    一瞬间,百川侯府的精锐高手,基本已经死伤殆尽了,此次百川侯府算是元气大伤了,而许畅唯一的儿子,许天良此刻也最终被卓文斩杀。

    这样的结果,不由得让所有人都感觉有些不可置信,百川侯府杀气腾腾的围剿卓文,最终却是落了个这么下场,倒还真是戏剧化。

    “朱赤!你还想招惹卓文嘛?记住,以后此子不准招惹了,不然的话,你就不要指望我来拯救你。”轩辕离忽然对着身边的朱赤道。

    他很清楚,朱赤和卓文之间也有一定的恩怨,现在看到卓文这般恐怖的战力,即使是轩辕离,也不得不慎重对待了。

    朱赤猩红的目光微闪,卓文方才那惊人之举,确实震撼到他了,即使轩辕离不说,他也不打算招惹这卓文了,不然的话,许天良的下场很可能在他身上重演。

    陨星苑主美眸微闪,低叹道:“这卓文果然是天纵之才啊,看来当初清莲交好此子是对的选择。”

    落星点点头,如同夜空星辰的眸子,直直盯着卓文的身影,美眸之中,竟是有着一丝异样之色。

    那道手持骨枪,黑发乱舞,挥手间,瞬杀百川侯府内门长老的青年,在这一刻,仿佛拥有着奇异的魅力,在吸引着落星的目光,使得她不由自主的沉沦进去。

    “卓文!你是第一个让我钦佩的男子……”低声喃喃着,落星美眸中流光闪烁。

    此刻,大刀青年却是眉头微皱,喃喃自语道:“方才那股恐怖枪意,好似并不是从此子身上涌出,而是从其掌心骨枪内涌出的,那股枪意不像是此子的枪意,难道是某个强者将自己的枪意灌入此子骨枪中么?”

    大刀青年来历神秘,对于意境的了解远超其他人,此刻一眼就看出了卓文体表的枪意有所不对,他不相信,卓文这么点年纪,居然就领悟出登峰造极的枪意,这实在太逆天了。

    而大刀青年所猜测的也不离十,卓文身上那股恐怖枪意,确实不是他自身的,而是吕寒天用自身的枪意灌注入骨枪内的。

    若是没有吕寒天的这股枪意的话,卓文的实力顶多媲美六轮皇极境初期而已,恐怕那内门长老之首的许忠,就能彻底的解决掉卓文了。

    “卓文!你这个小杂种,你竟敢杀天良,今日本座定要灭了你,不仅是你,就连你的亲人和朋友都要灭族。”

    一道震天动地的吼声,在整片天地间响彻起来,接着许畅赤红双眼,直接催动着虚空的那条巨大江河,朝着卓文掠去,速度快到极致,天空顿时被庞大江河笼罩。

    “许畅!有我在,我看你怎么杀卓文。”

    吕南天冷笑一声,双手十字合起,其背后的三重封印之门,猛地从天而降,竟是直接将那条恐怖的江河镇压在虚空之上,让其无法动弹分毫。

    “吕南天!你可真是好样的,你以为今日你能够灭掉我百川侯府嘛?我看你太天真了,原本我不想打扰先祖他老人家的,但你却逼我这么做,今日你们幕秦侯府必定要灭门了。”

    许畅咆哮一声,竟是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牌,直接捏碎,然后一股惊天动地的气息,从百川侯府深处涌出,仿佛在那极深处,隐藏着恐怖的洪荒猛兽一般。

    吕南天眉头一挑,嘴角却是浮现出一丝冷笑,这许畅总算是要将许凌天唤出来了,方才内门长老都被卓文击杀,这家伙都未曾叫唤那许凌天,恐怕那许凌天还在闭关之中。

    靠着一丝细节,吕南天顿时想到了一些可能,他知道许凌天迟迟不出现,很可能还在闭关之中。

    “好恐怖的气息,这股气息甚至比吕南天还恐怖,百川侯府内难道还存在着一名四尊境强者不成?”

    侯府深处,当那股恐怖气息爆发出的时候,周围众多围观的郡都强者,脸上皆是露出动容之色,这气息之强大,竟是有让他们颤抖的冲动。

    嗖!

    一道身影,从百川侯府深处掠出,其周身气息涌动,空气逆流,空间塌陷。

    这是一名老者,目光凌厉,满头银丝,黑色长袍加身,无风自动,猎猎作响,其所散发出的气势,犹如浩瀚的大海般,凌厉无比。

    这名老者一眼就瞧见了不远处虚空,落入下风的许畅,目光精芒闪烁,冷喝道:“吕南天!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冒犯我百川侯府,难道你打算步吕浩然的后尘不成?”

    说着,这名老者屈指一弹,强悍的力量凝聚成拇指弹头,猛地射出,顿时间,吕南天的三座封印之门,竟是直接寸寸崩溃了下来。

    吕南天更是闷哼一声,连连后退,嘴角溢出鲜血,目光阴沉的瞧着这名老者。

    “此老是谁?一招就破去了吕南天的封印之门,更是让其受伤后退。”

    围观的强者,个个震惊,这忽然出现的老者强大的有些离谱啊,吕南天怎么也是玄尊境强者,但在这老者手中,一招都撑不下来,此老实力绝对在玄尊境之上。

    “许畅!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者虚空一踏,来到许畅身边,瞧着乾宁宫周围一片狼藉,眉头微蹙。

    “先祖!内门长老全死了,连两位太上长老和天良也都死了。”许畅满脸悲色地道。

    “什么?内门张来和太上长老都死了?谁干的?”

    老者闻言,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内门长老可是百川侯府的中流砥柱,几乎是百川侯府的近半底蕴,而两名太上长老更是百川侯府的底牌,都是支撑着百川侯府强大的根本。

    但现在许畅却说内门长老和太上长老都死光了,怎么不让老者惊怒交加,愤恨不已。

    “是卓文那个小杂种!”

    许畅顿时指着乾宁宫空地上,那道持枪的青年,脸上满是怨毒之色,他知道许凌天既然出来了,那么吕南天和卓文都要死,甚至连幕秦侯府都要完蛋,所以他变得有恃无恐起来。

    “什么?是被这小子杀掉的?你确定内门长老和太上长老都是这小子杀的嘛?”

    老者闻言,脸色顿时不太好看,觉得是许畅在耍他,这卓文看上去连二十岁都不到,怎么可能拥有击杀内门长老和太上长老的实力。

    “确实是他,晚辈真的不敢欺瞒先祖您啊!”许畅有些着急地道。

    “罢了罢了!既然如此,此子我就先铲除掉吧,敢杀我百川侯府的人,根本就是找死。”

    老者摇摇头,旋即右手虚空压下,顿时间,空气逆流形成巨大手掌,朝着卓文拍下,以他的实力,这一掌足以杀死卓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