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你真的是吕寒天又如何?你天赋确实够强,不过短短百年时间,你修为又能够达到怎样的程度呢?恐怕至尊巅峰已经算是极限了吧!”

    许凌天嘴角微撇,浮现出一丝冷笑,脚掌一踏,犹如洪荒猛兽般的气息,暴涌而出,周围空间更是寸寸崩裂扭曲,气势如虹,如帝如皇。   .

    “百年时间,老夫已经迈过最后一步,达到了天尊境了!哈哈,以老夫现在的实力,即使是青帝恐怕也会重用我,到时候覆灭你们幕秦侯府取而代之,恐怕青帝不会多管的。”

    说到这里,许凌天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笑意,近百年时间,他都没去动幕秦侯府,因为他知道时机还未成熟。

    而现在他顺利晋级天尊境了,这样的修为即使是在皇都郡都算是一方强者了,必将能够得到青帝的重视,区区郡域之主,恐怕青帝还不会太与他计较。

    “天尊境?许凌天居然晋级天尊境了,怪不得如此狂妄,扬言要覆灭幕秦侯府。”

    “吕寒天虽然归来了,但实力应该不会太强,能够达到至尊境巅峰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但这样的修为和现在的许凌天差距太大了。”

    “……”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唏嘘之声,虽然不少人都是对于吕寒天的出现,感到意外和惊诧,但现在许凌天表露出天尊境的修为后,皆是摇头叹息,认为幕秦侯府完蛋了。

    “嘿嘿!区区天尊境初期,也敢在老子面前拽?许老狗,你还真是有出息啊!”

    哪知吕寒天嘴角冷笑,同样一步迈出,一股比许凌天更为恐怖的气势,在整片天地间笼罩碾压下来,顿时间,天地变色,雷霆横生,乌云似龙,翻滚如海。

    许凌天的气势,竟是被吕寒天的这股气势,死死的压制下去,顿时间,许凌天脸上的笑意凝固,脸颊憋得通红无比。

    蹬蹬蹬!

    让人惊骇的是,原本气势如虹的许凌天,竟是在吕寒天这股气势下,连连后退,脸上难看到了极点。

    “你居然也达到了天尊境?”

    许凌天脸上满是惊怒交加,他发现他的气势在吕寒天那股气势下,毫无反抗之力,很显然,吕寒天的修为竟还在他之上。

    帝权境有多么难以达到,许凌天自然清楚,他可不认为吕寒天达到帝权境,所以他认定这吕寒天必然在天尊境之上,大概在天尊境后期或巅峰左右。

    想到吕寒天修为竟然超越他,许凌天脸色沉到了极点,内心却惊涛骇浪般翻涌,这吕寒天修为怎么提升这么快,仅仅百年时间,就从皇极境达到了四尊境的巅峰天尊境,这种速度太快了。

    “嘿嘿!许老狗,你很惊讶吧?血魔传承之地虽然危机重重,但有时候,危机是和收获相伴的,血魔传承里面的能量比外界浓厚太多了,在里面修炼根本就是事倍功半。”

    吕寒天话语再次响起,语气之中满是讥讽之色,好似在讽刺许凌天坏事做成了好事。

    许凌天却是目光阴翳,吕寒天此话未必不对,淡淡地道:“还真是祸福相依!吕寒天,你能够达到天尊境确实不错,不过我们同是天尊境,虽说你境界比我高,但也杀不了我。”

    “不如这样吧!我们二人各自退后一步,而且我们百川侯府也愿意做出相应的补偿,你只要将你身后那小杂种交给我们,此事我们就当做没发生过,让我们共同去准备接下来的九郡大战。”

    “而且若是让青帝殿下知道,我们幕秦侯府出了两名天尊境至强者,恐怕会特殊照顾我们幕秦郡的,那样对于幕秦郡的发展有着极大的好处,你觉得怎么样呢?”

    目光闪烁一番,许凌天忽然和颜悦色了起来,语气变得柔和了许多,仿佛是和多年未见的老友说话一般。

    卓文却是脸色微变,这许凌天脸皮还真是够厚的,方才还扬言要覆灭幕秦侯府,现在见吕寒天也是天尊境强者后,这脸变得比天气还快,真的有些恬不知耻。

    “哦?你想让老夫交出卓文?”吕寒天嘴角翘起,双手抱胸冷然道。

    “呵呵!吕兄你也知道,这小杂种杀了我们百川侯府不少人,只要你交出这小杂种,老夫可以对你们幕秦侯府补偿损失,如何?”

    此刻,许凌天表现的颇为热情,连对吕寒天的称呼都变成了吕兄,这老脸之厚,即使是卓文都有些汗颜。

    “交你马勒戈壁!卓文是老子兄弟,也是你这只老狗能动的?你这老狗除了欺软怕硬还能干什么?简直就是丢幕秦郡的脸面。”吕寒天双手抱肩,破口大骂道。

    “你……吕寒天,你可不要太过分了!做人还是留一线的好。”许凌天目光虚眯,冷冷地道。

    “真是聒噪的老狗,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直接给我死来。”

    吕寒天嘴角嘀咕一声,脚掌虚空踏出,顿时间,乱发飞舞,衣袂飘飘,右手虚空一抓,一柄丈许血枪抓在手中,直接对着许凌天直掠而去,丝毫不讲风度。

    “这可是你自找的!”

    许凌天脸色难看,脚掌一跺,顿时间,滔天的水流声,从四周空间弥漫肆虐,然后一道道犹如巨龙般的江海,自虚空深处哗哗流出,足有百条江河环绕周围。

    百川侯府的铠魂:海纳百川!

    许凌天的铠魂具象化的威势,比许畅要恐怖厉害太多了,不仅江海数量达到近百条,每一条江河都比许畅使出的江河要澎湃壮大太多了。

    “来得正好!老子倒是要看看,你的海纳百川到底有多么厉害。”

    吕寒天大笑一声,右手一旋,血枪猛地旋转起来,澎湃的枪意,犹如无形的力量,扩散开来,爆发出极为恐怖的威势,万里高空的无数霞云,都是席卷化作虚无。

    轰轰轰!

    顿时间,百条江河犹如巨龙般,将吕寒天渺小的身躯环绕笼罩,而吕寒天却凛然不惧,手中血枪犹如刁钻的毒蛇般,每每以刁钻的角度,破开周身江河的袭击。

    一时之间,两者竟是在虚空之上,打得旗鼓相当,不可开交。

    战斗余波蔓延开来,周围空间崩碎扭曲,化作无数黑洞隐现,恐怖的爆炸更是在天际,源源不断的响起,威势仿若末日景象。

    郡都下方,无数强者,皆是震撼的瞧着那虚空之上,那堪称恐怖的战斗,这可是两名天尊境强者的战斗啊,每一击每一式都有着莫大的威势,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想象的。

    “好恐怖!不愧是天尊境强者的战斗,仅仅逸散开来的余波,竟然就让我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陨星苑主、秦聂和轩辕离三大巨擘,站在一起,仰视着虚空上那惊世之战,脸上皆是露出震撼之色,天尊境强者的战斗已经是远超了他们所能够的认知。

    吕南天和许畅,此刻也都是神色紧张的仰望着虚空上的战斗,他们都知道,吕寒天和许凌天两人的战斗至关重要,几乎决定着两大超级势力的存亡,两人不得不慎重。

    “先祖不会败的!现在我必须要先将卓文这小杂种解决掉先,杀了我百川侯府那么多的高手,连天良都被这杂种杀了,此子必须死死死!”

    趁着吕南天的注意放在虚空之上战斗,许畅目光闪烁,身形缓缓下降,当他即将接近乾宁宫所在处时,顿时间,无穷威势爆发开来,环绕在他周身的江河也是捕食的毒蛇般,猛地直掠而出。

    “卓文,死吧!杀我百川侯府的人,没人能够安稳的活下去,你也不例外。”

    许畅大喝声响起,身形纵身一跃,借着江河的力量,瞬间降临在卓文头顶上方,右掌仿若山岳般,猛地朝着下方轰击过去。

    “什么?许畅你这个卑鄙的家伙。”

    许畅气息爆发开来瞬间,原本惊醒了注意力放在吕寒天和许凌天战斗上的吕南天只见吕南天脸上满是惊怒交加之色,猛地朝着卓文所在处掠去。

    可惜晚了,他距离许畅太远了,全速赶去也要五个呼吸时间,这么短时间内,许畅足以灭杀掉卓文了。

    “该死!在这种时候,许畅这老东西居然还想着报仇。”

    空地上,卓文脸色大变,瞧着许畅那越加接近的手掌,不由得心砰砰跳,许畅可是九轮皇极境巅峰的存在,而且靠着具象化的海纳百川,即使是玄尊境武者都能够斗上一斗。

    这样的存在,卓文根本就不是对手,两者差距太悬殊了。

    “不行!我不能死,决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还未做,怎么能够死在这里。”

    死亡恐惧笼罩,卓文第一次心慌了,他想起了卓家族人,想起卓向鼎的期盼,更想起了对慕辰雪的承诺,一切的一切,犹如锁链般捆缚着卓文,使得卓文根本无法割舍。

    噗嗤!

    恐怖手掌瞬间而至,恐怖的威势碾压,使得卓文单膝跪在地上,膝盖鲜血直流,嘴角溢出鲜血,单单威势就如此恐怖,若是完全击中的话,卓文必死无疑。

    “我……不想死!”

    单膝跪在地上,卓文仰天大吼,双目赤红如妖,犹如疯魔,然后一股股墨黑色雾气,将卓文团团围住,接着在那墨黑色雾气中,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