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息间,许畅恐怖的掌印,在一片叹息声中轰了下来,而许畅目光中,也是浮现出一丝快意之色,他知道眼前这可恶的小子,必死无疑了。

    轰隆!

    在掌印降临的刹那,一股墨黑色雾气,猛地沸腾而起,旋即许畅惊愕的发现,卓文周身不知何时,被浓郁的墨黑色雾气包裹。

    咔擦!

    墨黑色雾气极为恐怖,粘稠犹如实质,掌印轰在这股墨黑色雾气之上,竟是瞬间崩溃下来。

    “什么?这股雾气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直接破开本座的掌印?”

    许畅目光一瞪,瞧着崩溃的掌印,他脸上露出一丝惊诧之色,他的这一掌几乎使出了全力,九轮皇极境巅峰的攻击,竟然在这股诡异雾气下,居然如入泥沼般,毫无动静。

    “哼!我倒是要看看,这诡异雾气能否挡得住本座的海纳百川!”

    许畅目光冷漠,手掌猛地击出,虚空中的那条匹练般的江河,长虹贯日般散落,顿时轰在下方的墨黑色雾气之上。

    轰隆!

    惊天般的爆炸响起,接着许畅惊喜的发现,那股墨黑色雾气,竟是在江河轰击下,直接溃散。

    嗷呜!

    不过,当雾气溃散的瞬间,一道嘹亮震天的龙吟,在整片天地响起,在天际连绵不绝回荡,接着所有人都惊愕的发现,那被江河击溃的雾气,竟是不断的融合重组……

    嗖!

    破空声响起,一条数千丈巨大的黑龙,从墨黑色雾气之中,猛地钻出,森冷寒牙,黑鳞如林,在那庞大的龙脊之上,三对黑色龙翼迎风而展,乘风而来,御风而立。

    轰!

    这条黑龙一出现,一股震慑天地的龙威,犹如无数万丈大山洒落,瞬间让整片天地凝固了一般,虚空扭曲,大地震裂。

    这条恐怖的黑龙出现的瞬间,时间仿佛停止了般,无论是虚空上战斗的吕寒天和许凌天,还是下方无数围观的无数郡都强者,皆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汇聚在这条黑龙之上。

    “龙?”吕寒天目光精芒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黑龙暗金色的目光,布满了寒霜和无情,盯着不远处的许畅,使得许畅脊背生寒,这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黑龙,竟然给他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仿佛他在此龙面前是一只蝼蚁一样微不足道。

    嗷呜!

    黑龙仰天咆哮,龙翼展开,竟然朝着许畅直掠而去,强大的龙威碾压而来,竟让得许畅全身颤抖不已。

    “太恐怖了,这黑龙是怎么出现的?难道是那卓文不成?”

    许畅满脸惊骇,这恐怖黑龙一出现就朝他扑来,如何不是他内心恐惧,毕竟单单此龙所散发的龙威,就如此恐怖,若是战斗的话,恐怕很悬。

    “海纳百川,川流不息!给我挡住。”

    许畅大喝一声,虚空上的庞大江河铠魂,犹如匹练般,将许畅周围团团围住,欲要挡住这条神秘的黑龙。

    黑龙嘴角露出一丝嘲弄之色,瞬间划破虚空,数丈巨大的龙爪,轻轻一挥,顿时间,强悍的力量撕裂空间,而许畅周围的江河也是直接崩溃。

    噗嗤!

    许畅吐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出,脸上布满了惊惧之色,这黑龙太恐怖了,简直就是虐杀啊,他的铠魂海纳百川具象化后,居然在这黑龙龙爪面前不堪一击。

    嗖!

    龙爪划破虚空,瞬间穿过了许畅的身体,接着许畅哼都没哼一声,直接化作了一团血雾消失。

    嗷呜!

    许畅一死,黑龙目光中露出一丝疲惫之色,崩碎化作了无数墨黑色雾气,全部钻入了卓文体内,而此刻的卓文单膝跪在地上,整个人变得虚弱之极,险些昏迷过去了。

    许畅太强了,卓文根本不是对手,仅仅掌印所催生的威势,卓文都几乎耗光全身力量,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

    若是卓文现在骨枪内还有吕寒天的枪意的话,或许就不会这么狼狈,可惜的是,吕寒天的枪意已经被他全部用完了。

    “小子!本龙提前龙魂具象化了,耗损太多本源,现在恐怕要陷入一段时间的沉睡,以后你自己好好保重吧!”

    脑海中骤然传来小黑虚弱的声音,铠魂具象化本就是四尊境才能使用的,现在卓文才皇极境,但小黑为了救卓文,不惜耗损本源之力,提前具象化,这样损伤无疑要雪上加霜。

    “小黑!小黑!”

    脑海中,卓文不断呼唤着小黑的名字,可惜的是,并无人回应,他知道小黑恐怕是已经沉睡了。

    “我实力还是太弱了,亲人朋友无法守护,到头来还要小黑耗损本源来救我,还是太弱了。”

    单膝跪在地上,卓文拳头微微攒起,目光中浮现出一抹迷茫之色,然后他便是眼皮一黑,直接昏迷了过去。

    经过一系列的战斗,卓文其实早已力竭,能够撑到现在,其实已经算是不错了。

    嗖!

    吕南天瞬间而至,瞧着地上昏迷的青年,低叹一声,对着不远处还有些发愣的卓家族人道:“你们不用担心,卓文只是昏迷过去了,快过来将他抬到幕秦侯府去吧!”

    卓向鼎等人闻言,立即手忙脚乱的将卓文抬起,朝着幕秦侯府方向走去。

    此刻,百川侯府剩余的其他武者,没一人敢阻拦这些卓家族人,方才卓文的表现太恐怖了,在他们眼中乃是高高在上的内门长老,在此子手中犹如屠狗般不堪一击。

    甚至连太上长老这样的存在,都是陨落在此子手中,原本他们以为许畅会杀掉此子,但最后的结果却是,许畅陨落了。

    此刻,所有人心中对卓文的定义就是,此人根本就是个煞星,万万不能招惹,一旦招惹必然血光之灾。

    此刻,虚空之上,吕寒天和许凌天的战斗也到了尾声,虽说许凌天也是天尊境强者,可惜仅仅只是晋级天尊境没多久,只是天尊境初期的强者。

    但吕寒天却不同,他可是天尊境巅峰的高手,距离帝权境都只差一步了,两者的实力差距还是有不少的,吕寒天甚至连铠魂都不需要具象化,单枪匹马就轻松的将许凌天压制住。

    “给老子破吧!许老狗,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吕寒天仰天大笑,手中血枪一甩,顿时间,无数枪影遍布整个天际,仿佛天空在这一刻染成了血色般,瞬间就将许凌天周围那百条江河,纷纷碾压成齑粉。

    叮!

    清脆的鸣声,源源不断的响起,接着血枪仿若穿梭虚空,血光掠过,瞬间就抵达许凌天的眉心处,恐怖的枪意爆发,使得血枪的速度,在这一刻,飙到了极致。

    许凌天老脸上满是惊恐之色,不过此老战斗经验极为封侯,双掌猛地侧面一击,整个人竟是位移了几分,然后那柄血枪从他的右臂掠过。

    噗嗤!

    鲜血洒落,许凌天的右臂直接飞起,竟是被吕寒天斩落。

    “吕寒天!你给我记住,我许凌天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许凌天怨毒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只见许凌天猛地打出一道印诀,口中吐出一大滩鲜血,然后他的速度仿若瞬移般,消失在了天际,连吕寒天都未曾反应过来,这许凌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血遁?这老家伙身上秘法倒是不少,连血遁这等副作用奇大的秘法都有!不过,即使这老家伙逃了又如何?使用血遁之后,这老家伙的修为就要跌下天尊境了,恐怕以后都不可能达到天尊境,此人不足为惧。”

    目光闪烁一番,吕寒天丝毫不将那许凌天放在眼中,血遁的副作用极为巨大,那是要消耗体内精血来获得恐怖速度的秘法。

    武者的精血乃是武者的精华,极为珍贵,消耗一滴都要元气大伤,这血遁所要消耗的何止一滴,恐怕要几十滴,那许凌天必然要修为大退。

    而修为一旦跌落,以后想要修炼回来的话,那就难上加难了,这也是吕寒天认为许凌天不足为惧的原因。

    许凌天逃脱后,吕寒天脚掌虚空一踏,来到吕南天身边,眉头微蹙的问道:“南天,卓文呢?”

    “卓文在方才的大战中,耗损太多的心神,再加上那许畅最后竟然偷袭卓文,所以昏迷过去了,现在已经送去幕秦侯府了。”

    说到这里,吕南天脸上有着一抹惭愧,原本他是负责许畅的,却是因为太投入观看吕寒天和许凌天两人的战斗了,被许畅钻了空,偷袭卓文。

    “嗯!没事就好!方才那只黑龙你看见了嘛?”

    吕寒天点点头,忽然对着吕南天问道,眸子中有着一缕不易察觉的精芒。

    “看见了!那条黑龙好像是从卓文体内出来的,出现的方式好像铠魂具象化?据我所知,能够拥有龙形铠魂的只有青龙殿传承之人才对……”

    说到这里,吕南天眉头蹙起,脸上有着一抹疑惑之色,龙形铠魂被称为龙魂,而龙乃是凌驾于一切生灵的恐怖种族,拥有得天独厚的天赋。

    而拥有龙魂的武者,实力也将凌驾于其他的武者,拥有极为强大和恐怖的潜力。

    “你错了!在东土不仅仅只有青龙殿传承之人才拥有龙魂,万年前的龙家后裔也拥有龙魂……”吕寒天目光虚眯,说出了让吕南天震撼的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