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九郡大战只有四个月时间了,郡都的气氛也是变得凝重许多,所有人都是清楚,九郡大战关系着幕秦郡的荣誉,也是展示幕秦郡强大的一种方式。

    卓文并没在幕秦侯府待太久,只是待了三天左右,就启程返回藤甲城,有着青铜纸鸢的坐骑,藤甲城路途虽远,但对卓文来说并不在话下,几天就能到达。

    青影闪过,卓文停在了藤甲城上空,瞧着下方大兴土木的城池,卓文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知道吕南天果然是准备将藤甲城打造成超级城池,他甚至在下方感受到不少气息强大的武者。

    这些武者应该是吕南天从幕秦侯府调来,目的是加快藤甲城的建设。

    让得卓文诧异的是,在藤甲城城门处,竟然竖立着巨大雕像,而那雕像的形象竟是他自己。

    “看来我也成大名人了!”

    摇头失笑一声,卓文一拍座下青鸟,一道嘹亮啸声响起,青鸟在上空盘旋一周后,缓缓落入藤甲城内。

    此时,藤甲城内不少人都是注意到降落下的青鸟,特别是青鸟背上的那名青年,竟然给他们一种熟悉之感。

    降落后,卓文收起青铜纸鸢,直接朝着卓家掠去,瞬间就消失在众人眼中。

    “那青年面貌好熟悉啊!我好像在哪里看过?”

    原本在散落四周建设城池的武者,皆是目光迷惑的瞧了那消失的青年身影,他们总感觉这名青年极为眼熟。

    “你们看!方才那青年面貌不就和城门外的那座雕像很像嘛?那人会不会是传说中的卓文啊?”

    不知是谁,指着城门外的那座雕像,脸庞兴奋的说了一句,顿时间,吸引了不少人将目光投向雕像之上。

    果然,他们发现方才那青年面庞,与雕像竟是有着九成相似,雕像看上去要稚嫩一些,方才那青年略微成熟些,不过两者的面庞却是一样的。

    “对!那人一定是卓文。”

    认出卓文后,周围不少武者皆是一片哗然,他们脸上都是流露出崇敬之色,卓文的事迹不仅仅只在郡都扩散,几乎蔓延到整个幕秦郡范围了。

    一名从微末中崛起的天才,一步步成长,败尽幕秦郡无数天才,连百川侯府的覆灭都与卓文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可以说,卓文的事迹充满了奇迹和精彩。

    正是这么多轰动的事迹,使得卓文在幕秦郡中所有武者心中,犹如神话了一般,许多武者都将卓文当做榜样,而藤甲城的武者对卓文更是狂热,甚至不少以身为藤甲城人民而自豪。

    卓文自然不知道现在他在其他武者中的分量和地位,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因此而兴奋或者高兴。

    他很清楚,这片大陆的法则便是强者为尊,弱肉强食,这是亘古以来的唯一法则,他卓文有今时今日的成就,不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是一次次拿命换来的。

    虽然也有机缘在里面,但若是没有强大的意志和艰苦的努力的话,即使机缘摆在面前,都不一定能够被得到。

    强者从来不是一蹴而就了,而是带着无尽辛酸泪走过来的,卓文自己是很清楚这个道理,所以他从未感到自豪或者飘飘然,而是理所当然,因为这是你努力所得来的。

    而且卓文的目标,可不仅仅只是成就一方强者,他需要变得更强,强到只手遮天,强到碎裂星河,强到永恒不灭。

    或许在别人看来,卓文的目标是遥不可及的梦,但卓文自己知道,他所需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他需要给自己定一个这样的遥不可及的梦,不然的话,连梦都没有的话,人就会变得迷茫而无所适从。

    回到家族后,卓文将血魔传承中所获得的大部分资源,全部都交给了卓向鼎,他知道若是家族要崛起的话,资源很重要。

    从血魔传承中所得到的资源,足以媲美超级势力一半的底蕴,卓文知道,有了这些资源,只需要十年时间,卓家将会发展到空前强大的地步,虽说不可能比得上超级势力,但超越大部分超级城池,倒是没问题。

    当卓文拿出数量恐怖的资源后,卓向鼎则是直接愣住了,旋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这些资源对于卓家来说,犹如及时雨般至关重要。

    现在卓家小辈中,出现了不少天赋不错的苗子,想要将这些苗子培养成精英的话,无疑需要庞大资源,而卓文的这些资源足够他们卓家发展成大家族了。

    将手中的资源交给卓向鼎后,卓文就欲要会潜龙阁闭关,却是被卓向鼎拦住了。

    “爷爷!还有什么事情吗?”瞧着卓向鼎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卓文不由得疑惑问道。

    “你先跟我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卓向鼎好似下定决心了一般,忽然拉着卓文走向里间,然后卓文就看见,卓向鼎在里间书房里翻找了一番,仿佛在寻找什么。

    “找到了!”

    卓向鼎惊喜的道,旋即从一处书架角落拿出一个有些破旧的锦盒,甚至锦盒表面都布满了蛛网,看上去年代略有些久远。

    “爷爷!这是……”卓文不解地问道。

    卓向鼎将锦盒递给卓文,笑道:“你打开就知道了,原本老夫以为你永远都用不上这个,不过你的天赋和表现让得你爷爷我都有些吃惊,这东西你应该能用上。”

    怀着疑惑之色,卓文最终打开锦盒,在锦盒中静静躺着巴掌长的卷轴,看起来极为小巧。

    卷轴表面的纸质有些泛黄,这是时间久远的表现,取过卷轴,卓文将其展开,里面写着密密麻麻黑色字迹,每个字迹都只有拇指大小。

    卓文一行行浏览下来,脸色却越加的古怪起来,看完后,卓文目光放在卓向鼎身上,道:“爷爷!这是……婚约?”

    “呵呵!没错,这确实是一纸婚约!而且与你有婚约的乃是皇都郡,五大家族之一格兰家家主之女格兰百合!”说到这里,卓向鼎声音有些轻颤。

    “格兰家?”

    皇都郡共有七大极为庞大的势力,除了皇室势力、皇都青龙殿分殿,还有分散在皇都郡五大方位的五大家族,这五大家族势力滔天,个个底蕴雄厚,幕秦郡第一势力幕秦侯府的底蕴都不一定比这皇都郡五大家族强。

    皇都郡毕竟是九郡之首,郡域范围都远超过其他八郡,而这五大家族乃是皇都郡顶尖势力,掌控着皇都郡一部分命脉,底蕴甚至比一般的郡域之主还要恐怖。

    而格兰家身为五大家族之一,底蕴自然十分恐怖,而那格兰百合卓文也曾听说过,乃是格兰家的天之骄女,天赋十分强悍,据说也是青皇榜前十的存在,实力高深莫测。

    他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与那样的天之骄女有婚约,这有些不切实际啊。

    格兰家高高在上,贵为皇都郡五大家族之一,而卓家却仅仅只是低级城池内微不足道的小家族,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婚约是怎么出来的?

    好似看出卓文的疑惑,卓向鼎摇摇头道:“此事说来话长啊!卓文,二十年前的时候,皇都郡其实并没有五大家族,只有四大家族,那格兰家是近二十年内崛起的。”

    “二十年前,格兰家与我们一样,都只是藤甲城内的小家族,当初格兰家与我们卓家是世交,所以关系极好。”

    “后来格兰家出了个绝世天骄,名叫格兰浩海,也就是现在格兰家的家主,此人天赋极为恐怖,当初是与你父亲卓晓天并成为藤甲双雄,两人年龄差不多,天赋都恐怖,修为也差不多,所以两人也是至交好友。”

    “二十年前,格兰浩海的女儿出生了,那时候你还未出生,你是一年后出生的!当初格兰浩海就与晓天打趣,若是晓天的后代是男孩的话,那就定下娃娃亲,而这婚约就是那时候签订下来的。”

    听到这里,卓文略有些无语,这婚约还真是有些儿戏啊,当时他还未出生,若是拖个好几年的话,岂不是他要娶一个比他大好几岁的女人不成。

    “后来,格兰浩然不想让格兰家就这样泯然众人,所以毅然决然的将格兰家迁移向皇都郡,而晓天与格兰浩然感情颇深,也是帮助格兰家迁移家族。”

    “而后格兰家就定居在皇都郡领域内,而格兰浩然和晓天两人,则是前往皇都打拼,欲要在那里闯出一片天地出来。”

    “一年后,晓天从皇都回来,而且抱回了一名婴儿,而那名婴儿就是你!他将婴儿交给我后,没说一句话就再次离开了家族,而正是此次的离去,晓天的消息就犹如泥牛入海般,全部消失了!”

    “晓天消失后,格兰家却在皇都郡快速崛起,其崛起速度之快,几乎达到骇人听闻的程度,短短二十年时间内,格兰家就从籍籍无名的小家族,变成了现在的五大家族之一。”

    “而你这婚约也就留了二十年,二十年来,格兰家并没有提起婚约的事情,也未曾回藤甲城,恐怕早已将这个小城池给忘了吧!”

    说到这里,卓向鼎犹豫地道:“当初我不拿出这婚约,是因为我们卓家对格兰家来说实在太微不足道了,但卓文你不同,你的天赋比你父亲还要强,你这样的天才,若是带着这纸婚约去格兰家的话,绝对会被格兰家接受的,甚至重用。”

    说到这里,卓向鼎双目精芒闪烁,甚至有些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