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脸色变得阴寒之极,目光虚眯盯着那黑衣劲装男子,他好像根本就不认识此人,甚至之前连面都未曾见过。   .

    但此人张口闭口就是骂他卓文杂种,即使再好的脾气的人,都不太可能会接受这样的侮辱,而且此人还要求卓文跪下来行礼,以卓文的性格自然不可能接受。

    “你说什么?你这小杂种敢再说一遍嘛?”

    黑衣劲装男子不由得一愣,原本他以为卓文会照着他的话来做,却是没想到竟敢反驳,这卓文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如此大言不惭,仅仅只是低级城池的小家族子弟而已。

    卓文的名气在幕秦郡确实极大,但距离幕秦郡颇为遥远的皇都郡,却并无人听过卓文,以皇都郡里面势力的傲气,根本不屑于去探查其他郡域的情况。

    所以这也造成了,虽然卓文在幕秦郡内人尽皆知,但这四个来自皇都郡的人,压根就不晓得卓文丝毫的事迹,依然认为此时的藤甲城还是低级城池,而卓家则是微不足道的小家族子弟而已。

    “啧啧!倒是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是个贱骨头啊!明明被人骂成狗了,却还要再听一遍,还真是贱到骨子里了,你这模样恐怕连街头流浪狗都不如吧!”卓文却是摇头,嘴角满是冷笑。

    此话一出,现场再次寂静了一分,不仅卓向鼎和古越天等人愣住了,就连雷翅大鹏鸟上面的四人也都是愣住了,目光皆是怪异的盯着下方的青年。

    难道此子不知道他们乃是来自皇都郡的嘛?区区低级城池的小家族子弟,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竟敢如此反驳于他们。

    “好好!还真是口齿伶俐的小杂种,等本座此次拔光你的牙齿,看你如何在说话。”

    黑衣劲装男子额前青筋暴起,目光中充斥着滔天怒火,冷冷的凝视着卓文,一股如同火山爆发般的恐怖气势,猛地扩散开来,周围形成极为恐怖的飓风。

    “五轮皇极境中期?”

    感受着黑衣劲装男子体内恐怖气息,卓文瞳孔微缩,这皇都郡还真是人杰地灵,这看似那女子随从的黑衣劲装男子,修为居然也达到了五轮皇极境中期。

    怪不得,吕寒天曾说皇都郡的底蕴和势力远超其他八大郡域,在加上青皇榜前十的存在基本都是皇都郡的天才所获得,吕寒天的那句话不算夸大。

    默默调动体内的力量,卓文暗暗戒备着黑衣劲装男子的时候,那股恐怖的气息,忽然彻底的敛去,只见那为首的女子玉手一伸,阻止了欲要教训卓文的黑衣劲装男子。

    “秦穆!别忘了我来此地的事情,不要给我多惹事端。”女子冷冷地道。

    黑衣劲装男子闻言,目光闪烁一番,原本踏出的脚步,重新收回,默默站在女子身后,一言不发,不过他那阴狠的目光,却无时不刻盯着下方的卓文,犹如锁定猎物的毒蛇般,卓文当众辱骂于他,这笔账他是要好好算的。

    “卓家主!带我们去卓家大厅吧。”绿裙女子饶有深意的瞥了卓文一眼,淡淡地道。

    见绿裙女子阻止黑衣男子,卓向鼎轻吁一口气,连忙在前面带路。

    “卓文!那绿裙女子乃是格兰浩然二女儿,也是格兰百合的妹妹格兰水仙,你行事最好不要太锋芒毕露,格兰家并不是我们能够惹得起的。”

    卓文抬脚跟上去的时候,脑海中顿时传来卓向鼎的传音,不由得微愣,但还是点点头传音回道:“爷爷!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

    虽然这么说,卓文心中却并不以为意,卓向鼎并不知道吕寒天和他的关系,有着吕寒天作为后盾,卓文其实并不是特别忌惮格兰家。

    青玄皇朝地域辽阔,但达到帝权境的只有青帝一人,所以吕寒天的实力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站到了巅峰,即使是那格兰家家主格兰浩海实力也不过这种程度。

    而且卓文也并不怕这行人的刁难,因为他身上可还存在着当初吕寒天给他的传送符箓,只要他捏碎这枚符箓,吕寒天会感应到,瞬间抵达他的身边。

    格兰水仙四人走在最前面,卓向鼎在一边带领着,脸色极为恭敬,而格兰水仙四人却丝毫不领情,个个表现的高高在上。

    瞧见卓向鼎这等热脸贴冷屁股,卓文目光阴寒,对于格兰水仙四人没有丝毫的好感了。

    来到大厅之中,格兰水仙自然而然的坐到主位,左右边的位置也基本被另外三人占领,卓向鼎丝毫不在意,带着其他人坐在下方位置,而卓文则是冷笑连连的坐在末位,他倒是要看看这四人今日来卓家到底所为何事?

    “呵呵!不知道格兰小姐大驾光临,卓某有失远迎,不知道格兰小姐此次来卓家,是否是为了那二十年前的婚约之事。”

    卓向鼎满脸笑容,心中却颇为激动,虽然格兰水仙四人的态度让他颇为不喜,不过这婚约可是牵扯到卓文的大事,他不想因为个人情绪而坏了大事。

    不然以卓向鼎的性格,何曾如此委曲求全过?

    格兰水仙嘴角微翘,俏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淡淡地道:“当年寄放在你们卓家的那纸婚约还在吧?拿出来给我吧!”

    格兰水仙此话一出,卓向鼎嘴角笑意顿时淡了许多,眉头微蹙道:“格兰小姐此话何意?你们今日过来,不是想要兑现当年的婚约的吗?为何要我们交出婚约?”

    “兑现婚约?卓老头,我看你是真的痴心妄想吧?百合小姐那可是天之骄女,在整个皇都都是名列前茅的存在,更是曾被皇室关注过的妖孽天才!”

    格兰水仙还未说话,那黑衣男子骤然开口,目光扫视了坐在末位的卓文一眼,嗤笑道:“你觉得你们卓家这么个小杂种,有资格配得上百合小姐?我看这样的杂种和那些猪狗倒是挺配的。”

    咔擦!

    黑衣男子此话一出,卓向鼎猛地捏碎桌椅扶手,并未去看那黑衣男子,而是目光直直的盯着格兰水仙,淡淡道:“格兰小姐,请你管好你家的狗!这张狗嘴挺臭的,打扰了我们的雅兴。”

    “你找死!”

    黑衣男子噌的站起来,再次暴怒,欲要攻击卓向鼎,方才被卓文骂成狗也就忍了,现在这卓向鼎还在他伤口上撒盐,黑衣男子哪里还忍得了?

    “秦穆!给我坐下,你还有没有将我放在眼里了?”

    格兰水仙俏脸微沉,黑衣男子两次不经过她同意,擅自行动,让得她心中极为不爽,此刻冷喝出声,语气极为不客气。

    “二小姐,秦穆刚才冲动了!”

    名叫秦穆的黑衣男子心中一凛,连忙服软,虽说格兰水仙与他的修为差不多,可是那站在格兰水仙身后的老者,可是格兰家的长老,专门被格兰浩海派来保护格兰水仙的。

    这老者实力深不可测,杀他易如反掌,所以他见格兰水仙发怒,连忙低头服软,但心中却已经将卓家给恨上了。

    卓文和卓向鼎这两爷孙,两次让他在众人面前颜面无存,已经让的秦穆心中杀意沸腾了。

    “做事不经过大脑的家伙。”手持折扇,站在格兰水仙另一边的黄衫男子嗤笑道。

    秦穆没有反驳,心中却是越发的恼怒,直挺的站在格拉水仙右方,一言不发。

    “呵呵!卓家主不用生气,秦穆说话虽然难听些,但所说的确实是实话!虽说当初你们卓家和格兰家是世交,但那是以前!现在格兰家乃是皇都郡五大家族之一,早已今非昔比。”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卓家与我们格兰家差距太悬殊了,若是我们两家还联姻的话,那就真的有些不妥,水仙知道卓家主是明事理的人,应该不会在婚约上计较这些吧!”

    格兰水仙轻启朱唇,但说出来的话,却让整个大厅卓家族人心中沉重,他们知道,格兰水仙此次前来卓家,确实是因为婚约的事情,但不是兑现当年的婚约,而是悔婚。

    “格兰浩海也是这个意思?”卓向鼎手腕微抖,沉声道。

    “史老是家父亲自派遣给我的!”格兰水仙淡笑的指着身后那老者道。

    闻言,卓向鼎内心沉到了极点,格兰水仙此话无疑就说明了,此次毁约是在格兰浩海默许下的。

    “好好好!格兰家不愧是皇都郡五大家族之一,我们卓家确实是高攀不起,格兰浩海也好样的,不愧曾经是晓天的好兄弟啊!”卓向鼎拂袖而去,嘴角满是讥讽笑意道。

    格兰水仙琼鼻微皱,卓向鼎的态度让她有些不舒服,不过她也没计较太多,继续道:“水仙就知道卓家主是明事理的人,那么现在请卓家主交出婚约吧!”

    卓向鼎却是摇摇头,道:“婚约并不在我身上!”

    “卓家主!你可不要戏耍我等,虽说我们格兰家距离幕秦郡颇远,但灭你这样的小家族,还是游刃有余的。”格兰水仙俏脸微沉,冷声道。

    “好威风啊!好一个灭一个小家族游刃有余啊,你们格兰家果然不愧是皇都郡五大家族之一,嘿嘿,你们想要的婚约在我身上。”

    一道清越的声音缓缓响起,接着格兰水仙四人目光汇聚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