噌!

    卓文缓缓站起身来,目光中却隐含着一抹恼怒,他恼怒的并不是格兰水仙悔婚,毕竟他根本就不认识那格兰百合,悔婚他倒是挺赞同的。

    但格兰水仙四人对待他们卓家的态度,却让卓文极为恼怒,特别是格兰水仙那高高在上的态度,仿若他们卓家在他们眼中是蝼蚁般微不足道。

    而他爷爷卓向鼎姿态已经放得那般低了,但这四人却觉得理所当然,言语中丝毫不客气,卓文如何不怒。

    “原来在你身上,想来你也看过婚约吧?以你们卓家,以你这样小家族子弟,是根本配不上百合姐的,我想你应该有自知之明的吧?”

    格兰水仙美眸淡淡瞧了卓文一眼,嘴角浮现出一抹讥讽笑意,区区卓文还真没放在她眼中,所以这话说得很是理所当然。

    “这纸婚约乃是格兰浩海和我父亲卓晓天,二十年前共同签下的,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篡改婚约嘛?”目光虚眯,卓文冷然道。

    “你说什么?我算什么东西?你一个区区小家族子弟,也敢在我面前如此说话,你们卓家家主都不敢如此放肆,你个乳臭味干的小鬼,又有什么资格反驳我?”

    格兰水仙俏脸阴沉下来,她本是格兰家的金枝玉叶,从小到大事事顺心,何曾有人反驳过她,此刻卓文竟然出言顶撞,格兰水仙心中自然极为不舒服。

    “二小姐!此子狂妄自大,嚣张自负,明明只是个小家族的小杂种,也敢在我们面前如此放肆,让秦穆为你教训教训此子吧?”

    原本沉默不语的黑衣男子,顿时站起身来,面对着格兰水仙拱手,目光却直直盯着卓文,其中蕴含着阴寒之色。

    格兰水仙却摇摇头,凝视着卓文道:“卓文!我想你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人吧?此次我们过来只要婚约,当然也不会白要婚约了,我们也带来了不少东西用于补偿。 ”

    说着,格兰水仙屈指一弹,一道流光露出,落在了大厅中央。

    “灵戒?”

    卓文目光诧异的瞧着格兰水仙手中的戒指,内心微有些触动,这灵戒可是只有四尊境强者才能制造出来,这格兰家果然底蕴不差,这格兰水仙居然也能拥有一枚灵戒。

    “此次我带来了两本皇阶铠技,十株四品灵药,一柄地阶下品灵宝,我想这些东西应该足以补偿你们的损失吧!”

    格兰水仙的话语,缓缓在空间内响起,旋即在大厅中央位置,果然出现格兰水仙方才所说的那些物品。

    瞧着地上的两本铠技,十株四品灵药以及一件地阶下品灵宝,卓文脸上满是冷笑。

    若是以前的卓家的话,这些东西确实算是极为珍贵,但现在不同往日,卓文在血魔传承中所获得的资源,远超格兰水仙拿出的这三件东西。

    不说是卓文了,卓向鼎等人,恐怕都不太瞧得上这些东西了。

    眼见大厅内卓家高层无动于衷,格兰水仙柳眉微蹙,这些东西对他们格兰家虽说微不足道,但对于卓家这种小家族来说,却犹如珍宝般。

    原本格兰水仙以为,这些东西足以令卓向鼎等人震惊,却没想到事实并非她所预料的那样。

    “怎么?难道还不够嘛?”格兰水仙冷声道。

    卓向鼎等人并没说话,而是目光放在卓文身上,现在卓家的主心骨就是卓文了,而且此事也是与卓文有关,自然卓文拿主意了。

    瞧着卓向鼎等人竟个个凝视着年纪轻轻的卓文,一副以卓文马首是瞻的样子,这倒是让格兰水仙颇为疑惑,偌大的卓家,难道是以这卓文主导的嘛?

    “或许是因为这纸婚约关系到这卓文吧,所以卓向鼎等人才如此作态吧!”心中暗道,格兰水仙对于卓向鼎等人的举动并不太在意。

    此刻,卓文目光越发的阴寒,这格兰水仙自始至终都未曾将他们卓家放在眼中,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实则目的就是悔婚。

    缓缓从怀中取出婚书,卓文淡淡地道:“婚书确实是在我身上,而且对于这门婚事,我也不怎么感兴趣。”

    “你果然识时务!你们卓家是不可能配得上我们格兰家的,而你更加配不上百合姐,早点拿出婚书不就好了么?”格兰水仙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卓文却摇摇头,冷笑道:“真以为我们卓家稀罕你们格兰家?你也太自以为是了点吧!”

    说着,卓文屈指一弹,手指上的灵戒光华闪烁,顿时拿出了一纸一笔。

    格兰水仙四人也注意到卓文指间的灵戒,瞳孔皆是一缩,灵戒他们自然认得,这等灵戒唯有四尊境强者才拥有,他们格兰家能够拥有灵戒的,不超过两位数。

    但眼前这他们未曾放在眼中的卓文,手上居然拥有这般珍贵的灵戒,这怎么不让格兰水仙四人惊诧呢!

    没有理会四人脸上的异样,卓文取过笔,顿时在花白的宣纸上笔走龙蛇的书写着。

    这小子在干什么?

    卓文此刻的行为,顿时引起了格兰水仙四人皱眉,不过他们并没有出声询问,而是冷眼旁观,他们倒要看看此子到底想干嘛!

    五个呼吸时间,宣纸中写满了字体浑圆的黑字,卓文深吸一口气,收笔,提纸,一切一气呵成。

    右手一挥,宣纸顿时被卓文递到了格兰水仙手中,随后卓文的声音缓缓响起:“婚约你们就不用拿去了,这乃是我亲手所写的休书!既然你们格兰家看不起我们卓家,我们卓家自然也不会热脸贴冷屁股,这休书就此终结我们两家的这纸婚约吧!”

    “休书?”

    格兰水仙结果宣纸,浏览了里面的白纸黑字,俏脸却缓缓阴沉下来,此次她过来可不是为了要休书,而是暗下销毁婚约的。

    毕竟他们格兰家贵为皇都郡五大家族之一,若是让别人知道他们格兰家竟然与卓家这么个籍籍无名的小家族有婚约的话,足以被人当做笑柄的。

    他们此行目的,自然是销毁婚书,只要婚书一毁,关于格兰家和卓家的婚约,自然就无人知晓,再加上他们给些卓家好处,让卓家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那么一切就变得神不知鬼不觉了。

    不过,卓文当众写出休书,却彻底的打乱了格兰水仙的节奏了!

    格兰水仙很清楚,若是他们真的接受卓文的休书的话,那么他们格兰家的颜面将毁于一旦。

    不仅他们格兰家与卓家的婚约会被抖出来,而且他们格兰家的天之骄女却被一名小家族子弟休了,这样的丑闻对他们格兰家的声誉有着极大的损害。

    “卓文!你的胆子真够大的,原本我想给你们卓家一场好处的,但你真的太狂妄无边,愚蠢之极!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交出婚书,自断一臂用以赎罪,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们对你们卓家不客气了。”

    撕拉!

    格兰水仙撕碎休书,俏脸阴沉之极的盯着卓文,美眸中蕴含着深切的愤怒,卓文一次次的顶撞终于让得她无法平静了。

    格兰水仙此话一出,卓向鼎等人脸色顿变,他们倒是没想到格兰水仙如此以势压人。

    “哈哈!你们格兰家真是好威风啊!一开始你们前来,我们卓家族人好生相待,但你们却是高高在上,冷眼相待;你们一过来,就直接要去婚纸,恐怕是欲要销毁吧?那我倒是要问问你们,这婚书上面可有格兰浩海的指印?”

    说着,卓文摊开婚纸,在婚纸下方有两块指印,这两个指印分别是卓晓天和格兰浩海的。

    格兰水仙面色阴寒,冷冷的道:“确实是家父的指印,但那又如何?你觉得你们卓家配得上我们格兰家,告诉你,那根本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真以为我卓家很稀罕你们格兰家嘛?方才我也说了,这门婚约我也不太喜欢,所以解除婚约有何不可?你们目的不正是这个,既然是这个那么为何不接受休书?”

    卓文目光直直盯着格兰水仙,冷声质问道。

    此话一出,格兰水仙顿时哑然,卓文所说的并没错,他们过来正是为了解除婚约,卓文也很配合,只不过以休书的形式,明显会让他们格兰家颜面倒地,格兰水仙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休书?卓文,你觉得你有资格写休书嘛?百合姐是天之骄女,更是青皇榜前十的存在,犹如仙女般的存在,就你这卑微的蝼蚁,有资格休了百合姐?”

    “此次我过来确实是为了解除婚约,此事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休书就免了,我们只要销毁婚书,那样我们格兰家和你们卓家就两清了。”格兰水仙淡淡地道。

    “此事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你们口口声声说要解除婚约,我们卓家已经给你们足够的尊重了,并没有死皮赖脸的抗拒,但你们有给过我卓家尊重?想要毁掉婚书休想,既然要解除婚约的话,那就接受我的休书。”

    卓文心中满是冷笑,他也是隐隐猜到格兰水仙心中的想法,恐怕此次婚约他们想要私了,只要将婚书毁掉,那么他们卓家与格兰家的婚约就完全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这样的做法,他们格兰家的名誉确实得到了保障,但他们卓家呢?被女方气势汹汹的上门悔婚,还要接受这么不公平的条件,难道他们卓家就要忍气吞声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