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间,大厅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卓向鼎等人并没有插嘴,他们只是盯着卓文,现在卓文乃是卓家主心骨,他们一切都听卓文的。

    而坐在主位的格兰水仙,柳眉蹙起,他倒是没想到,眼前这卓文居然如此倔强,宁愿得罪他们格兰家,也不愿拿出婚书,想要解除婚约,只能接受休书。

    但是他们格兰家是何等地位,格兰百合又是何等天才?若是被人传出去格兰百合被眼前这籍籍无名的小子休了的话,他们格兰家的脸面就要丢尽了。

    接受休书,他们格兰家脸面无存;不接受,只能与卓家联姻,但却门不当户不对。

    无论哪一种,格兰水仙都是无法接受的,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彻底销毁婚书,让这段陈年过往的旧事,彻底失去凭证。

    “原本本小姐还想和你们卓家和平处理此事的,可惜的是,是你们不识时务!”

    格兰水仙螓首微摇,美眸渐渐冰冷,对着身边的黑衣男子道:“秦穆!给你一个机会,将这小子手中的婚书抢过来,然后此子就随你处置了。”

    秦穆闻言,先是一怔,旋即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视线放在卓文身上,阴笑道:“小杂种,真不知道你是哪来的底气拒绝二小姐的条件,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反正你很快就是死人了。”

    先前卓文几次三番的当众羞辱于他,秦穆早已对卓文暗含杀机了,现在得到格兰水仙的允许,秦穆如何不惊喜,此次他必要让卓文这小杂种生不如死。

    “格兰小姐!你……”

    卓向鼎面色一沉,欲要站起身来发作,可惜站在格兰水仙后方的那名老者,冷哼一声,一股恐怖的气势,自其体内暴涌而出,顿时间,整个大厅都是被浩瀚如海般的气势笼罩。

    虽说这样的存在在格兰家并不算罕见,但在藤甲城这样的低级城池,算是凤毛麟角,甚至不可能存在的强者。

    但现在史老的恐怖气势,竟是被挡住了,而且还是那他们瞧不起的卓文挡住的,这种剧烈的反差,顿时让得格兰水仙俏脸难看之极。

    “史老!到底是怎么回事?此子实力难道这么强,居然可以散发出这么恐怖的威压来?”格兰水仙沉声对身后的史老问道。

    史老目光虚眯,顿时注意到卓文身后的那被打开三分之一的丈许青棺,低声道:“这股威压不是这小子身上释放出来的,而是他背后的那古怪青棺内所散发出来的,恐怕那青棺内封印着极为恐怖的生物。”

    “是那古怪青棺?看来这卓文有所奇遇,身上竟是有这等宝贝。”格兰水仙美眸虚眯,冷声道。

    “这股威压老夫可以抵挡住,此子身上的气息并不强,应该在一轮皇极境左右吧,秦穆你尽快解决掉此子吧!”史老淡淡的道。

    卓文身上拥有吕寒天所给的隐息神玉,这东西不仅可以隐匿灵宝的真实气息,连卓文的修为气息也能掩盖的极为微弱,实力未达到吕寒天那样的程度的话,恐怕很难看出在隐息神玉下的卓文真实气息。

    秦穆脸上的惊惧之色,缓缓敛去,方才卓文暴涌而出的那股恐怖威压,即使是他也不由得吓了一大跳,以为这卓文修为极为恐怖。

    现在得到了史老的解释,心中自然也放心了不少,冷冷道:“区区低级城池的小杂种,居然也能达到皇极境,看来你身上拥有不少奇遇啊,可惜的是,仅仅只是一轮皇极境而已,在我手上根本不够看。”

    “废话说够了嘛?既然说够了,那就不要像狗一样在那里乱叫,放马过来咬我啊。”卓文嘴角微翘,冷然道。

    “什么?你这个小杂种,很好,几次三番的激怒我,我定要你死。”

    秦穆额前青筋暴起,死字一吐出,五轮皇极境中期的气势彻底涌出,瞬间就来到卓文上空,右手成爪状,猛地按了下去,顿时间,四周元气席卷开来,化作数十丈巨爪,对着卓文当头落下。

    “死?真是可笑。”

    卓文冷然一笑,右手轻轻抬起,一股金芒暴涌而出,直接迎着那上空的巨爪而去,竟是想要直接相抗。

    “真是不知死活的小杂种,居然敢以接我的全力一击,根本就是找死。”秦穆嘿然大笑,嘴角讥讽之意越加浓郁。

    咔擦!

    清脆的声音响起,秦穆脸上的讥讽笑意顿时凝固,瞳孔却是缩成针状,只见卓文那朴实无华的一拳,轰在巨爪之上,不仅丝毫无损,反而那巨爪犹如玻璃板,寸寸碎裂开来。

    金芒半空闪掠而过,瞬间抵达秦穆胸口,接着秦穆只觉得胸前一痛,口中飚出鲜血,犹如枯败落叶,从半空跌落在地面,地面皲裂,化作巨坑。

    一招,秦穆竟然就败了!

    “什么?这小子怎么这么强?秦穆一招就被击败?”格兰百合粉拳一捏,美眸凝成细线,低呼道。

    此刻,秦穆躺在坑内,犹如死狗般不断抽搐,口中甚至吐出白沫,两眼翻白,整个人虚弱之极。

    “死吧!”

    卓文面无表情,一跃而起,身体下沉,犹如泰山压顶般形成千斤坠,布满金芒的膝盖,直接对着坑内的秦穆落去。

    这一击,卓文所使用的力量,比方才还要恐怖数倍,秦穆若是被击中,必死无疑。

    深坑内的秦穆,也是感受到上空,那太阳般耀眼的身影,目光中早已布满恐惧,他没想到的是,这自己从未瞧得起的青年,竟然拥有这般恐怖实力。

    嗖!

    一道黄影闪过,原本躺在地上抽搐的秦穆,顿时被这道黄影带走。

    轰隆!

    卓文直接落在地面,金芒闪烁,强悍的力量伴随着金芒,以卓文为中心席卷开来,化作螺旋飓风,无数碎石流星雨般四处飞射,而整座大厅,终于在这股力量之下,彻底崩塌下来,化作废墟。

    格兰水仙在史老的护持下,瞬间就撤离了大厅,而救走秦穆的那名手持折扇,风度翩翩的黄衫青年,脸色微变,也是连忙离开了大厅。

    大厅之外空地上,格兰水仙四人,身形狼狈的落在这空地上,而卓家偌大的会客大厅,顿时塌陷化作了废墟。

    “此子……为何如此恐怖?这真的是低级城池中的小家族子弟嘛?”黄衫青年扶着秦穆,面色忌惮的道。

    一旁的格兰水仙闻言,俏脸顿时难看了几分,她也是没想到,事情竟是会发生这般转折性的变化。

    原本在她看来,此行来卓家解除婚约应该是顺利之极才是,但没想到的是,这冒出来的卓文,居然这么难缠,居然连秦穆都一招而败。

    秦穆乃是他们格兰家的附属家族秦家的第一天才,实力达到五轮皇极境中期,在格兰家管辖的那块区域,也算是颇有名气。

    而她格兰水仙的修为,与这秦穆在伯仲之间,连秦穆都败得如此彻底,若是她对上此子的话,恐怕结果也不言而喻了。

    轰隆!

    惊天动地的响声传来,只见前方大厅废墟内,一道金色身影猛地破开而出,伴随着无数碎石乱舞,一步步的朝着空地走来……

    清脆的脚步声,仿佛踏在格兰水仙四人心中般,让得他们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