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冷寒光闪烁,格兰水仙美眸虚眯,旋即她就感受到脖颈间的寒意,瞧着面前神色冷漠的青年,格兰水仙喉咙耸动一番,颤声道:“卓文!你最好不要乱来,我可是格兰家的二小姐。”

    上空,史老脸色大变,有着雷翼加持,卓文速度实在太快了,虽说他的实力在卓文之上,但比速度的话,卓文完爆他。

    “卓文!你胆子太大了,竟敢拿枪指着二小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嘛?”

    旁边的秦穆和穆林两人,眼见格兰水仙被骨枪指着,脸色大变,皆是释放出攻击,欲要阻止卓文。

    “两个废物,给我滚!”

    卓文冷喝一声,左手一提格兰水仙,右手骨枪一甩,秦穆和穆林两人,犹如凋零枯叶,口吐鲜血,倒飞而出。

    “卓文!快放了水仙小姐,你实在太胆大妄为了!”

    史老大喝一声,自半空之上坠落,直接对着卓文头顶轰去,气势如龙,威势如虎,卓文要挟格兰水仙,彻底惹怒了史老。

    感受到上方恐怖的威势,卓文面色大变,强大的力量涌出,彻底镇住了还在挣扎的格兰水仙,背后三对雷翼展开,瞬间就躲过了史老的攻击。

    脚掌虚空一踏,点在青棺之上,卓文冷冷地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轻举妄动,因为我手中的枪绝对比你的速度快,我完全可以在你来之前,杀了此女。”

    说着,卓文一紧手中骨枪,森寒枪尖横在格兰水仙,那洁白的脖颈上,丝丝寒意使得格兰水仙娇躯绷直,不敢丝毫妄动,她还真怕卓文乱来,结果了她。

    闻言,史老身体凝滞,冷漠地道:“你要如何才要放了二小姐?”

    “你们格兰家贵为皇都郡五大家族之一,我们卓家确实高攀不起,当然我也没兴趣和你们格兰家联姻,所以你必须接受我的休书,不然的话,这格兰家二小姐恐怕走不出卓家大门了。”

    再次紧了紧骨枪,卓文声音变得阴寒无比,犹如万年玄冰般寒冷。

    “你说呢?格兰家二小姐。”

    格兰水仙此刻早已吓得花容失色了,她也是没想到,这卓文如此胆大妄为,实力如此之恐怖,这一切都远远超乎了她的预料。

    “卓文!你这样做很不明智。我们已经不打算取回婚书了,为何你还要咄咄逼人,非要我们接受休书呢?”史老面色微沉地道。

    “咄咄逼人?我倒是要问问,一开始是谁咄咄逼人要我交出婚书?是谁咄咄逼人要废我修为,带我回格兰家的?是谁咄咄逼人,高高在上,拿格兰家来压我们卓家的?”

    “我告诉你!我卓家虽然是微不足道的小家族,但并不是没有尊严和地位的,你们格兰家虽然强大,但我们卓家也不是你们格兰家的奴仆,惹急了我们,就算死也要将你们格兰家咬下一块肉。”

    此言一出,史老顿时沉默了,卓文所说的没错,一开始确实是他们气势凌人,甚至也是他们一开始动手的,现在他们反而说卓文咄咄逼人,确实有些可笑。

    “要么接受休书,要么死!”

    卓文冷冷凝视着手中的格兰水仙,字字珠玑,语气森寒,杀气腾腾。

    格兰水仙娇躯颤抖,贝齿一咬,道:“卓文!是你逼人太甚了,你会后悔的。”

    说着,格兰水仙不知何时,竟是取过一枚金色符箓,马上将其捏碎,一时之间,金芒大冒,一股恐怖的气势涌出,卓文脸色大变,不由得连连后退,不由自主的放开了格兰水仙。

    “传送符箓?”

    卓文认得格兰水仙捏碎的符箓,这符箓和当初吕寒天交给他的传送符箓一模一样,他知道这必然是一位强者所留给格兰水仙的传送符箓。

    “该死!难道是格兰家家主格兰浩海嘛?”

    缓缓退到青棺身边,卓文暗中取出吕寒天的传送符箓,他知道若真的是格兰浩海的话,他只能召唤吕寒天了,不然以他的实力,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金芒敛去,一道威严雄壮的身影,自虚空黑洞中踏出,脚掌一踏,直接降落在格兰水仙身旁。

    一股至高至大的恐怖气势,从这道威严的身影中,猛地暴掠而出,此人举手投足间,居然都能够使得周围空间扭曲崩溃,太恐怖了。

    只见此人身材修长,目若朗星,长眉入鬓,嘴角含笑,意态风流洒脱,别有一番清雅,竟似飘然世外之人,不过体表无形释放出的气势,却极为的恐怖骇人,仿若无数日月星辰都为其倾倒。

    “水仙!为何使用传送符箓?这里是……卓家?”

    这名气质飘逸的中年男子,一出现在此地后,俊逸的面庞上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父亲!我差点就被杀了,就是这名叫卓文的小杂种。”格兰水仙顿时扑进中年男子怀中,美眸中满是委屈之色。

    “参见家主!”

    史老、秦穆和穆林三人,顿时恭敬的来到中年男子身边,脸上满是敬畏之色。

    “史老!到底怎么回事?”中年男子目光虚眯,瞧着怀中委屈的格兰水仙,冷声道。

    史老微叹一声,只得将方才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这史老倒是挺正派的,并没有添油加醋的抹黑卓文,而是实话实说。

    “秦穆和穆林都败了?连你都无法奈何卓文?”中年男子闻言,剑眉一挑,颇为诧异的瞧着不远处的那青棺旁边的青年。

    此刻,卓文呼吸急促,目光紧紧盯着那中年男子,他知道这中年男子应该就是格兰家家主格兰浩海,同时也是当年他父亲卓晓天的好兄弟。

    “你就是卓文?晓天的儿子?”

    格兰浩海上下打量着卓文,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轻声道。

    卓文点点头,沉声道:“听我爷爷说,你曾是我父亲的好兄弟,那么你应该知道当年我父亲为何而失踪的吧?告诉我当年的隐情。”

    “卓文!你可真大胆,格兰家主是你能够顶撞的,还不快快跪下来道歉。”秦穆忽然厉声对卓文喝道。

    现在有格兰浩海撑腰,这秦穆气焰再次嚣张起来,目光中更是闪过仇恨之意,这卓文让得他颜面尽失,他绝不能就这样算了。

    “闭上你的狗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若是再唧唧歪歪的话,我直接宰了你。”

    卓文猛地大声对秦穆喝道,使得秦穆一时间愣在当场,而卓文继续盯着格兰浩海,道:“当年的隐情,到底是什么?我父亲到底去哪儿了?”

    “家主!这小子一点都没将您放在眼中,这种不知礼数的小杂种,必须要除去,以免成为后患。”秦穆面色阴森地道。

    “对!父亲,这小杂种差点杀了我,你定要将他杀了,才能解我心头之恨。”格兰水仙连忙附和道。

    “够了!此事我会处理的,你们二人不用多管了。”

    格兰浩海淡淡的开口,顿时间,格兰水仙和秦穆两人噤若寒蝉,不敢言语。

    “卓文!你不愧是晓天的儿子,天赋不比当年的晓天差,某种意义上说,你比晓天还要优秀许多。伯父见你如此优秀,心中也是颇为欣慰啊。”格兰浩海忽然和颜悦色地道。

    格兰浩海如此态度,顿时使得格兰水仙四人摸不着头脑,格兰浩海平时的风格可不是这样的,哪里这般和颜悦色的对待别人过。

    卓文点点头,神色略缓道:“那你总可以告诉我,我父亲的事情吧?”

    哪知格兰浩海却是摇摇头,道:“其实你父亲的失踪我也不清楚,你问我也没什么用处。”

    “你也不知道?”卓文眉头微蹙,心中却是冷笑,这格兰浩海定是在撒谎。

    当初卓晓天和他一起去皇都打拼的,而卓晓天也是在皇都失踪的,他就不相信这格兰浩海会一点都不知道卓晓天为何失踪的,只是卓文不知道这格兰浩海为何要撒谎。

    “对于你父亲的失踪,我也感到极为抱歉!不过现在伯父看你如此优秀,若是晓天知道的话,应该也会极为欣慰的才是吧!”

    “卓文!当初你父亲天赋绝艳,天才妖孽,而且更是觉醒了独一无二的龙魂,你作为他的儿子,应该也是继承了他完好的血脉吧,恐怕也觉醒了龙魂吧!这龙魂可是极为强悍的,不知道你方不方便透露一下。”

    说到龙魂,格兰浩海脸色越发的和蔼可亲,态度也极为的温和,让人一看就极有好感。

    但卓文却是心中一冷,这格兰浩海居然知道龙魂,特别是此时格兰浩海的态度,使得卓文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对劲,这格兰浩海好像很迫切的想要得到他身上是否有龙魂的答案。

    “抱歉!我身上并没有龙魂,恐怕让你失望了。”

    出于谨慎,卓文还是不打算说出小黑的存在,这格兰浩海态度虽然很好,而且当初也是他父亲的好兄弟,但格兰家人的作风隐隐让他厌恶,所以他不可能会将小黑的存在透露给这第一次见面的格兰浩海的。

    “这样啊!那真的可惜了,若是你有龙魂的话,恐怕你的前途真的不可限量。”格兰浩海叹了一口气,颇为惋惜地摇头道。

    轰!

    忽然,一股恐怖的气势暴露而出,原本摇头叹息的格兰浩海,忽然脚掌一踏,对着卓文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