蹬蹬蹬!

    沉重的脚步声,在虚空中连续响起,一道身影狼狈后退,直至数百米开外才稳住身形,格兰水仙四人瞧着,脸上顿时露出惊骇之色。

    这狼狈后退的,竟是格兰浩海,而那邋遢老乞丐,挺直腰杆,站在虚空之上,身形竟是纹丝不动。

    “怎么可能?这老乞丐怎么会这么强大?连父亲大人都要退避三舍?”格兰水仙美眸瞪大,俏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可置信。

    现在战况极为明显,那邋遢老乞丐实力明显比格兰浩海要强,而且还强不少。

    “这卓文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认识这么恐怖的强者?”史老倒吸一口凉气,喃喃自语道。

    而秦穆和穆林则是噤若寒蝉,他们现在不敢再说半句话了,这卓文真的是一次次出乎了他的意料,竟是能够请来如此强者,连格兰浩海都要退避三舍。

    “你到底是谁?”稳住身形,格兰浩海面色阴沉到极点道。

    “幕秦侯府吕寒天!”吕寒天冷冷一笑道。

    “吕寒天?”

    格兰浩海闻言,瞳孔紧缩到极点,虽说身为皇都郡的势力,格兰浩海很少关注其他郡域的事情,不过两个月前幕秦侯府所发生的轰动事件,他还是略有耳闻的。

    幕秦郡五大超级势力之一百川侯府被灭了,而且还是被幕秦侯府给灭了的,当然百川侯府这样的势力,在格兰家看来,根本犹如蝼蚁一般,不值得一提。

    但格兰浩海却是知道,百川侯府内隐藏着一位先祖,名为许凌天,此人也是天尊境初期的强者。

    但是在两个月前,他听说不仅百川侯府被灭了,百川侯府的老祖许凌天,更是被斩去一臂,施展血遁狼狈逃窜,而将许凌天弄得如此狼狈的正是吕寒天。

    得知此人是吕寒天后,格兰浩海脸皮一抽,只得强颜欢笑道:“原来是吕兄!”

    “卓文是我兄弟,你为何要动他?”吕寒天冷冷地道。

    格兰浩海眼皮一跳,无奈道:“此时说来话长,此次我前来只是想拿回当年的婚书的,可惜的是,卓贤侄性子倔强,偏偏不给,在下只能出手抢夺!”

    “婚书?原来你们格兰家和卓家居然还有婚约,据说你们格兰家的那格兰百合乃是天之骄女,更是青皇榜前十的存在,倒是勉强配得上我兄弟卓文!”

    “还有你是眼瞎嘛?老子英俊潇洒,丰姿俊朗,我兄弟卓文虽然姿色比我差些,但也是一等一的俊男,娶你女儿是你们格兰家的荣幸,你居然还来取回婚书,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还是有病啊?”

    吕寒天大大咧咧,此话一出,格兰浩海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格兰百合在这吕寒天口中,居然是勉强配得上卓文,而且这家伙居然还有脸说自己是俊男,这是需要何等的自恋,才能将自己这般形象想象成俊男之姿。

    虽然吕寒天看上去很欠揍,但格兰浩海却根本不敢动手,这吕寒天太恐怖了,他实在不想和这样的人物拼命。

    “卓文!此事你是主角,你来决定吧!那格兰百合倒是不错,你娶了那女子倒是不亏。”忽然吕寒天对着卓文挤眉弄眼道。

    卓文却是苦涩一笑,耸耸肩道:“既然对方无意这门婚事,我卓文也不是死皮赖脸之人,自然也不会热脸贴冷屁股,只要格兰家主接受这封休书就好,以后我们卓家和你们格兰家算是两清了。”

    “休书?哈哈,卓文你可真有个性,这格兰百合怎么说也是皇都郡有名的美女,更是格兰家的天之骄女,据说在皇都名气都不小,你居然就这么休了,难道不觉得可惜嘛?”

    吕寒天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对着卓文竖起大拇指,一副你牛逼的表情。

    “不可惜!未曾见过面,何言感情之说,一纸冷冰冰的婚书,还真的难以让我感到丝毫的意义。而且格兰家高高在上,我们卓家也高攀不起啊。”

    说到这里,卓文意味深长的瞧了一眼,不远处面色逐渐阴沉下来的格兰浩海。

    “说的也是!再美的花,若是带刺的话,未必是好事。”吕寒天点点头道。

    说着,吕寒天指着格兰浩海,大大咧咧道:“格兰浩海,你也听到了!我兄弟说你们家那格兰百合配不上他,所以要休了,你不会有意见吧?”

    休书?配不上?

    格兰浩海越听,心中越恼怒,冷声道:“若是本座接受这休书的话,那我们格兰家颜面何存?吕寒天,不要以为你实力够强,就以为吃定了我!我格兰家之所以能够成就五大家族,可不是偶然的……”

    说到这里,格兰浩海袖袍一抖,在其掌心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枚不断跳动的诡异果实,仿若心跳一般,咚咚咚的响个不停。

    “圣心丹果?”

    瞧着格兰浩海掌心那诡异果实,吕寒天面皮一抖,不由得惊呼出声。

    就连卓文也是瞳孔紧缩,虽说他的年纪不大,但有着小黑的存在,他的阅历远超同辈,这圣心丹果他自然也知晓。

    圣心丹果,七品灵药,据说在服用后,可以瞬间增强武者的潜力,发挥出远超自身的实力。

    格兰浩海原本就是天尊境初期,若是服用这圣心丹果的话,恐怕就连吕寒天对付这格兰浩海都会变得极为棘手。

    “不愧是皇都郡七大势力之一,这格兰家的底蕴果然不凡,比幕秦侯府要恐怖许多。”

    目光虚眯,卓文心中却颇为惊诧,格兰家底蕴果然恐怖,连圣心丹果这样的七品灵药都拥有,幕秦侯府是不太可能拿得出这种灵药的。

    “吕寒天!我只要婚书就行,一拿到婚书,我们格兰家和卓家就两清,到时候我自会离开,这条件不过分吧!”

    格兰浩海此刻也有点紧张,这圣心丹果在他们格兰家也就唯此一株,一旦用了就没了,他其实也不想这么给消耗掉。

    吕寒天眉头微皱,脚步一踏,冷冷道:“有种你就用,老子奉陪到底。”

    “这可是你说的!”

    格兰浩海声音阴测测,目光越加阴沉,气氛顿时变得凝重了许多……

    就在两人针锋相对,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候,卓文缓缓走来两人之间,清越的声音缓缓响起。

    “格兰家主!不如我们打个赌吧!如何?”

    卓文的到来,顿时让得吕寒天和格兰浩海两人的气氛,缓解了许多。

    格兰浩海轻呼一口气,冷冷道:“打赌?你倒是可以说说看,你也不要怀有侥幸心理,婚书我格兰家是定要拿回来的。”

    嘴角微翘,卓文淡漠地道:“两个月后,就是九郡大战了!此次九郡大战,也是青皇榜的排名之战,此次的排名,若是我卓文能够超越格兰百合,那么你们格兰家就要接受我的休书。”

    “反之,若是我无法超越的话,婚书我会双手奉上,如何?格兰家主,你敢不敢赌?”说到这里,卓文脊梁挺直,眸若星光,耀耀生辉。

    格兰浩海闻言,眉头一挑,冷笑道:“呵呵!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百合的实力远在你之上,你居然还妄图挑战百合,根本就是找死。”

    “格兰家主,我在问你敢不敢赌?而不是听你在那里放屁。”卓文目光一寒,冷冷的道。

    格兰浩海闻言一滞,冷哼道:“既然你想赌,那本座就跟你赌!此次青皇榜你若是输了的话,婚书必须交出来。”

    “那是自然,此次我若是赢了,我也会带着休书,亲自前往你们格兰家的。”卓文煞有介事的点点头道。

    “哼!你倒是挺自信的,不过你这自信在我看来只不过是镜花水月,我们走!”

    格兰浩海最终还是不敢使用圣心丹果与吕寒天对决,圣心丹果太重要了,他其实根本就不舍得用。

    说完,格兰浩海带着格兰水仙四人,直接破空而出,瞬间就消失在天际。

    “卓文!你是怕我赢不了这格兰浩海么?”格兰浩海等人一走,吕寒天眉头微皱地道。

    卓文的举动,他又怎么看不出来,显然是担心那格兰浩海服用圣心丹果后,实力会变得太强,对他会有些不利。

    卓文却是摇摇头,道:“寒天大哥,你完全没必要因为婚书的事情,和格兰浩海拼死拼活,根本不值得,这份债我卓文会亲自讨回来的。”

    吕寒天闻言,饶有深意的瞧了卓文一眼,拍了拍卓文肩膀,忽然严肃道:“有骨气!不过你还是要小心点,那格兰百合可不好对付,其实力可比郭胜还要强上一些。”

    卓文瞳孔微缩,这格兰百合果然不好对付,居然比郭胜还要强,那郭胜有多恐怖,卓文可算是领教过了,这格兰百合居然比郭胜还要强,卓文顿时感觉内心沉甸甸的。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你的天赋不比那格兰百合差,九郡大战过程需要不少时间,你还有机会赶上那格兰百合。”吕寒天微笑道。

    卓文点点头,旋即他就发现,吕寒天目光闪烁,好似有难言之隐,好奇道:“寒天大哥!怎么了?难道你有什么话说吗?”

    轻叹一口气,吕寒天迟疑道:“卓文!你身上是否具有龙魂?”

    卓文一怔,瞳孔顿时紧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