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光闪烁,卓文脸上露出迟疑之色,当初在百川侯府的时候,小黑提前龙魂具象化后,恐怕已经引起了吕寒天的注意。

    不过,龙魂事关重大,小黑的存在更是卓文心中最大的秘密,而且曾经小黑也千叮咛万嘱咐,万万不可将它的存在说出来,这也是卓文迟疑的原因。

    “呵呵!是我太唐突了,这应该是你的,是你大哥我多嘴了。”见卓文如此模样,吕寒天默默后脑勺,尴尬地道。

    “那确实是龙魂,至于具体是什么存在,我却是不能说!希望寒天大哥,你能够理解我的苦衷,并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卓文无奈耸肩道。

    “既然你有苦衷的话,大哥我也不会多问!不过我却是要提醒你,等你实力达到四尊境后,这龙魂最好轻易不要动用,特别是在皇都更加不能暴露。”忽然吕寒天语气凝重地道。

    卓文目光微凝,道:“为何?”

    “因为在整个东土,能够有资格拥有龙魂的,唯有青龙殿嫡系武者,而非青龙殿的武者拥有龙魂的话,一旦被青龙殿发现,必然会受到青龙殿的追杀。青龙殿是不允许其他武者,也拥有与他们一样的龙魂的。”

    “幕秦郡地理颇为偏僻,故而青龙殿并没有在此处设立势力,当时你体内龙魂出现后,并未引起青龙殿注意!但是在皇都却有着一座青龙殿分殿,这青龙分殿势力颇大,是皇都媲美皇室的恐怖势力。”

    “所以在皇都,你绝不能暴露你体内的龙魂。”说到这里,吕寒天脸色变得凝重许多。

    闻言,卓文目光中涌出一抹寒意,他自然知道青龙殿为何如此做?当初觉醒龙魂的时候,卓向鼎就已经向他诉说了当年龙家灭门的原因。

    虽说有着那万年前的浩劫有关,但大多数都是来自于青龙殿的侵袭,导致龙家血脉死的死,散的散,直到现在,龙家基本已经踪迹全无了。

    万年过去了,青龙殿依然不放过龙家遗脉,一旦发现,必然全力击杀剿灭,卓文甚至怀疑,当年他父亲卓晓天的失踪,恐怕和青龙殿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他们卓家虽说是龙家遗脉,可惜的是,体内龙家的血脉实在太少,基本很少有后辈能够觉醒出龙魂了,而他的父亲卓晓天算是卓家第一名觉醒龙魂的龙家遗脉,从此改姓为龙晓天。

    “此次前往皇都,必要查清楚父亲当年失踪的隐情。”卓文心中暗自嘀咕着。

    虽然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但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却还是无法割舍的,而且当初若不是卓晓天赠送给卓文的玉佩的话,卓文早就被人暗算致死了,说起来,卓文还欠卓晓天不少呢!

    “寒天大哥!多谢提醒。”

    卓文连忙对着吕寒天拱手,脸上满是感激之色,他知道吕寒天既然让他小心青龙殿,明显是站在他这边,再加上吕寒天多次替他出头,卓文知道吕寒天是真的把他当兄弟的,心中感觉暖暖的。

    “九郡大战只有两个月时间了,现在你随我先去幕秦侯府吧!一个月后,我们就出发去皇都了。”吕寒天淡笑道。

    闻言,卓文点点头,九郡大战临近,他确实要好好准备一下了,接着卓文和卓向鼎等人道别了一番,直接跟着吕寒天离开了藤甲城。

    回到幕秦侯府,吕寒天并没有惊动任何人,派发了一座豪华的阁楼给卓文,让他在剩下的一个月内,好好准备。

    “我就不打扰你了!现在你的修为也是达到了五轮皇极境巅峰了,还有一个月时间,或许你靠着镇魔青棺内的血魔力量,应该有希望晋级达到六轮皇极境的程度。”

    吕寒天说完此话,脚掌虚空一踏,直接消失在了阁楼内,只留下卓文一人。

    环顾四周,卓文发现吕寒天分配给他的阁楼,面积极为广袤,在阁楼前面竟有一座数十里大的花园,一片的鸟语花香,环境优美恬静。

    穿过院中的假山,卓文来到阁楼门前,一把推开房门,里面是极为宽敞的大厅,家具一应俱全,在大厅里间划分为书房、卧室以及客厅,摆设齐整肃穆。

    “卓文少爷!”

    大门两端,侍立着两名面貌清秀的侍女,见卓文进入,这两名侍女连忙恭敬的行礼,而且如水般的眸子,不断的打量着卓文。

    两名侍女皆是豆蔻年华,正是春意荡漾的年纪,她们两人是吕寒天专门派来侍奉卓文的,在得知所侍奉的主人是卓文后,两名侍女芳心雀跃。

    卓文的名气,在郡都可谓是如雷贯耳,不仅是武者之间,就连平民之间也是相互传开了,而卓文的事迹也是被许多人所耳熟能详,不少人都已经将卓文当做心中的崇拜偶像,幻想着以后能够成为像卓文这般的英年才俊。

    卓文虽说不算英俊潇洒,但黑发披肩,目光凌厉,略有些普通的面庞却是极为耐看,再加上卓文年纪不大,两名侍女第一眼瞧见卓文后,芳心皆是砰砰乱跳。

    感受着两名侍女的小动作,卓文则是无奈的摇头,道:“你们二人先出去吧!卓某修炼的时候,不习惯有人在房间之内。”

    两名侍女闻言,俏脸上皆是露出一抹黯然之色,不过既然卓文如此说了,她们自然也不好意思留在屋内。

    侍女离开后,卓文缓缓坐在屋内中央的蒲团上,先是默默调整体内悠长的气息,等气息彻底的平复下来后,卓文解开背后的青棺,横在他的身前。

    “一个月时间,希望能够晋级到六轮皇极境。”

    瞧着面前的青棺,卓文脸色变得极为凝重,现在他内心可是沉甸甸的,自从和郭胜切磋过后,他就认识到他与青皇榜前十的强者有多么大的差距了。

    即使现在的卓文,已经领悟了登堂入室的枪意,若是再次对上郭胜的话,卓文依然没信心能够在其手中撑过几招,两者实力相差太悬殊了。

    “格兰家,休书我卓文必定会让你们接受的!”

    想起和格兰浩海的赌约,卓文内心更加的沉重,格兰百合的排名比郭胜还高,实力更强,卓文若是想要在九郡大战中胜过格兰百合的话,必须要尽快提升实力才行。

    想到这里,卓文右手一抚,猛地轰在镇魔青棺中,顿时间,镇魔青棺直接被卓文打开了三分之一,恐怖的威压降临,压在卓文体内。

    哼!

    闷哼一声,卓文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而卓文动作不慢,右手捏成剑指,点在青棺表面,顿时间,一股股血色能量,从青棺中顺着卓文的剑指,涌入他的体内。

    偶然间,卓文发现在青棺的威压下修炼,效率比平时要快上许多,不过危险性也要高许多,若是一着不慎的话,很可能会因为承受不住威压,而遭到反噬。

    为了能够迅速提升实力,卓文只能兵行险招,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而且此次九郡大战也关系到,他是否能够拥有参加嘉神学院入门考核资格的关键,卓文身上的压力,无疑又变得沉重了太多。

    时间飞逝,如白驹过隙,一个月时间,悄然而过,微凉的清晨,缓缓洒下一缕微暖的阳光。

    幕秦侯府中央位置,有着一块巨大的广场,此时广场中央,已经汇聚了近百道身影,在广场之上,站着两道身影。

    其中一人目若朗星,眉若利剑,紫袍加身,显露出威严和贵气之色,此人正是幕秦侯吕南天;站在吕南天身边,正是身形邋遢的吕寒天。

    此刻,吕寒天靠在一边的石柱上,在不断尝试着各种姿势,好似在挑选哪种姿势比较帅,广场上近百名的天才,皆是对着那毫无节操可言的吕寒天,狂翻白眼,蛋疼不已。

    他们甚至已经可以想象,若是这吕寒天带着他们去皇都的话,那脸面必然要丢尽了,想到这种情况,不少天才面色开始难看起来了。

    “其他几人应该也快来了!”

    吕南天倒是不在意旁边奇葩的吕寒天,作为吕寒天的弟弟,吕南天从小就已经习惯了吕寒天这奇葩的行为和性格,早已见怪不怪了。

    嗖嗖嗖!

    吕南天此话一出口,顿时五道破空声,猛地从远方天际掠来,只是瞬间,五道流光停在了广场上空,光华敛去,显露出五道气息澎湃的身影。

    这五人正是在元气塔第四层获得过远古传承的五人,分别是吕逸涛、落星、清莲、秦霸天和凌无双。

    五人中气息最强的无疑就是吕逸涛,其次是落星,清莲、秦霸天和凌无双倒都在伯仲之间。

    “好强的气息啊!五人修为居然全部在五轮皇极境以上,远古传承还真是不可思议,短短半年不到时间,居然能够让武者修为提升这般快。”

    广场上,近百名天才,仰望着那上空的五道身影,目光中皆是露出震撼和艳羡之色,他们能够感觉到这五人的气息,远超他们。

    吕南天点点头,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吕逸涛五人获得远古传承后,实力皆是大进,修为皆是达到五轮皇极境左右,其中吕逸涛更是晋级达到了六轮皇极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