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微凉的清风拂过,和煦的阳光透过云层,洒落大地,使得凉意的早晨变得温暖柔和。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卓文缓缓睁开双目,在目光中掠过一丝精芒,朗声道:“进来吧!”

    咯吱!

    房门打开,身着绿色罗裙,身材火辣的绿儿,端着一盆热水,进入房间。

    “公子!洗漱一番吧,昨日休息的可好?”脸盆放在桌上,绿儿瞧着卓文笑嘻嘻地道。

    “还不错!”

    嘴角微翘,卓文接过绿儿递来的毛巾,随意洗漱了一番,道:“绿儿!今日带我去那鉴宝阁吧,现在我挺需要灵石的。”

    “嘻嘻!公子莫急,绿儿先为你整理下衣裳,然后就带你去鉴宝阁。”绿儿笑嘻嘻的来到卓文身前,很是细心的为卓文整理衣裳。

    卓文微愣,脸上露出一丝别扭之色,他独来独往惯了,还真不习惯被人服侍的感觉,不过他也是知道绿儿的职务就是服侍他的起居,所以也没拒绝。

    “公子!你好像有点紧张,是不是以前没被人服侍过?嘻嘻。”绿儿眸子中露出一丝狡黠之色,嬉笑道。

    闻言,卓文无奈的摇头,这绿儿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完全没有一点心机,不过这样毫无心机,所以卓文对这绿儿倒是颇为好感。

    整理完衣裳后,绿儿便是带着卓文出了厢房,朝着皇都内的鉴宝阁走去。

    鉴宝阁距离醉春阁并不是很远,绿儿和卓文只花了半柱香时间,就抵达了鉴宝阁的面前。

    瞧着面前这巨大的塔状建筑物,卓文目光中也是露出一丝震撼之色,从绿儿口中,他也是听说过,这鉴宝阁共有四层,却是没想到会这般雄伟。

    鉴宝阁门口,人流如龙,熙熙攘攘,大多数都是气息强大的武者,其中更是不乏皇极境强者,瞧着周围如此众多的皇极境强者,卓文有种如坠梦境的感觉。

    在幕秦郡郡都,是不太可能见到如此多的皇极境强者,而且还都是成群结队的在外面闲逛购物,整个青玄皇朝恐怕也就只有皇都能够达到这种规模吧!

    鉴宝阁门口,站着两名铁塔般的壮汉,两名壮汉目光森冷的盯着进进出出的人流。

    “站住!鉴宝阁可不是谁都能进的,这位小兄弟,你身上可有阁内鉴宝大师的邀请函?”走到门口,一名壮汉顿时伸手拦住卓文,淡淡地道。

    “进入阁内一定要邀请函嘛?”眉头微蹙,他倒是没想到进鉴宝阁还需要邀请函,他可是第一次来此地,怎么可能会有邀请函呢!

    “若是没有邀请函的话,只要你的实力达到五轮皇极境以上,也是能够拥有资格进入,你年纪轻轻……”

    壮汉摇摇头,瞧着卓文如此年轻,下意识的认为,卓文不太可能境界达到五轮皇极境,所以才果断阻拦。

    闻言,卓文微怔,怪不得进出鉴宝阁内的全是实力强大的皇极境,原来还有这么一个规定,摇摇头,卓文正想展示体内的气息的时候,一道讥讽的笑意却是缓缓响起。

    “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乡下小子,连鉴宝阁的规矩都不懂,也敢过来丢人现眼。”

    这道声音一响起,卓文目光虚眯,旋即转头望去,顿时瞧见在后方,出现了两道亭亭玉立的倩影。

    其中一道倩影年约二十二岁左右,青萝绸缎,云髻盘起,吹弹可破的肌肤犹如白雪般无暇,眉宇间蕴含着一抹冰冷之色,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而另一道倩影,站在冰冷女子身边,年纪和卓文差不多,姿色比冰冷女子差许多,长相颇为普通,此刻这年纪小些的女子,嘴角含着一抹讥讽笑意,正好整以暇的盯着卓文。

    卓文知道,方才那句话应该是这长相普通的女子所说的。

    不过让得卓文诧异的是,这两名女子所穿着的外衣竟是奥术师长袍,其中那面色普通的女子,胸口处绘制着三颗星星,代表着此女是三品奥术师。

    此女天赋倒是不错,年纪不到二十岁,精神力就能达到三品,倒也算是个天才。

    让得卓文惊讶的是,那神色冰冷的女子,身着白色长袍,犹如一朵无暇的白莲花,在其胸口处竟是绘制着四颗星星,此女竟是一位四品奥术师。

    “真没想到,皇甫小姐和静芸小姐居然会来这鉴宝阁,还真是我们的荣幸!两位小姐快请进。”

    原本冷漠的两名壮汉,态度来了个大转变,原本还冷漠阴寒的神色完全被热情所取代,甚至还露出一丝谄笑。

    “皇甫?”

    听到皇甫这个姓氏,站在卓文身边的绿儿一颤,卓文感受到绿儿的异样,眉头微蹙,目光放在绿儿身上。

    “公子!皇甫乃是皇室嫡系子弟的姓氏,那位皇甫小姐恐怕是皇城皇室之人,我们还是尽量不要得罪的好。”绿儿有些担忧地道。

    两名女子缓缓与卓文错身而过,那神色冰冷的女子,自始至终都未曾瞧上卓文一眼,可能在他看来,卓文根本就不值得她留意。

    “两位小姐,你们快快请进!”两名壮汉连忙热情的做了个请的动作,态度恭顺到了极点。

    “我说她们两人也没有邀请函或者实力达到五轮皇极境吧?你们就这样放她们进去么?那么鉴宝阁的规矩岂不是形同虚设了?”

    两名女子正想进入的时候,卓文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使得两女动作微僵,美眸同时凝聚在身后,那神色冷漠、背负青棺的青年身上。

    “果然是个无知小子。”

    面色普通的女子,双手抱胸,美眸戏谑的盯着卓文,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而那冷漠女子,则是冷眼旁观,美眸中也浮现出一抹嘲弄之色。

    “小子!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皇甫小姐和静芸小姐可是你能够比的?她们二人都是皇都奥术公会的天才,还有忘了告诉你了,奥术师是可以自由出入鉴宝阁的!”

    “你说说!你一修为不够,二没有邀请函,三更不是奥术师,你觉得自己还有这个资格进入鉴宝阁么?奉劝你,若是不想吃苦头的话,趁早滚,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两名壮汉顿时凶神恶煞盯着卓文,心中暗道眼前这青年还真是不知好歹,非要吃些苦头才甘心嘛?

    此刻,站在卓文身边的绿儿轻颤,双手紧紧抱住卓文臂膀,躲在其身后,两名壮汉长得凶神恶煞的,绿儿年纪也不大,自然升起恐怖之心。

    “修为不够?不是奥术师?你哪只狗眼看出我没资格进入,还是说你们两只狗眼都是瞎的,还没认证就认为我没资格进入?”卓文腰身挺直,冷然道。

    此话一出,两名壮汉皆是一怔,旋即脸上更是露出暴怒之色,顿时间,两人体内恐怖的气息爆发开来,两人竟都是五轮皇极境武者。

    “小鬼!若是你是来鉴宝阁捣乱的话,奉劝你最好还是滚,不然我们二人真的会不客气的,到时候你会后悔的。”两名壮汉目光阴厉,冷冷盯着卓文道。

    “后悔?”

    卓文却是冷笑连连,右手轻拍青棺,顿时间,棺盖打开了一条缝隙,一股恐怖的威压,犹如万丈高山般,在鉴宝阁门口降临,周围空气瞬间凝滞了下来。

    扑通!

    两名壮汉脸上的凶神恶煞早已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惊恐之色,他们在这股威压下,直接跪在了地上,奋力挣扎都无法摆脱。

    “怎么可能?居然有这么恐怖的威压?此子到底是什么修为?”跪在地上的两名壮汉,此刻满脸惊恐和悔恨之色,他也想不出,卓文竟然能够释放出这般恐怖威压出来。

    而站在壮汉身后的两名女子,脸色也终于是变了,虽说这股威压并不是冲着她们来的,但即使是威压的余波,竟然也让得两女心惊肉跳。

    特别是那面相普通的女子,此刻娇躯摇摇欲坠,竟是站立不稳,欲要倒地,好在那冷漠女子及时出手,彻底稳住了那女子身躯。

    “你们说,我现在有资格进入鉴宝阁嘛?”卓文脚掌一踏,嘴角微撇,淡漠地问道。

    两名壮汉此刻勉强支撑身体,嘴角溢出鲜血,艰难开口道:“这位公子,方才是我们有眼无珠,不知道公子您深藏不露,多有得罪之处,还见海涵,放过我们吧!”

    闻言,卓文冷哼一声,右手轻拍,背后的青棺的那丝缝隙缓缓闭合,那股恐怖的威压也是彻底的消失。

    威压消失,两名壮汉这才轻吁一口气,此刻连忙低下头,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眼前这青年太恐怖了,单单那释放而出的威压,居然都有一种让他们窒息的感觉。

    此刻,卓文身边的绿儿,美眸瞪大的盯着卓文,虽然她清楚卓文是从其他郡域过来的天才青年,实力肯定不弱,但没想到会强大到这种程度。

    鉴宝阁的这两个守门壮汉,她可是听说是五轮皇极境的强大武者,没想到在卓文方才那股威压下,连动都不敢动。

    卓文淡漠地点点头,旋即带着绿儿跨入鉴宝阁,压根就看都不看旁边的两名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