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才说什么?”两名卫兵显然有些不相信方才的话语,再次问道。

    “我说,让你们南宫世家的主人,南宫虚度给我滚出来!”卓文云淡风轻地道。

    “该死!你这家伙是来捣乱的吧?好好好,真是不知好歹的家伙,给我去死吧!”

    两名卫兵也是知道,眼前这戴着面具的青年,恐怕是来捣乱的,怒喝一声,持着长矛便是对着卓文扑去。

    “不自量力!”

    卓文摇头,袖袍一挥,一股恐怖的力量暴涌而出,两名卫兵,毫无抵抗之力,直接化作两团血雾。

    “卓文!我劝你最好不要闯南宫世家,不然的话,你只会死的凄惨无比!做人贵在自知,不然的话,迟早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卓文随手击杀两名卫兵,倒是让得吴曦颇为动容,不过在她心中,这可不算什么,那两名卫兵实力低微,她也能轻易灭掉。

    “我还需要你来教嘛?”卓文淡淡瞥了吴曦一眼,便是直接朝着南宫府邸深处踏去。

    “这个白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南宫虚度可是天王境巅峰的强者,在南宫世家里面,更是有好几名天王境强者的存在,此子闯进去,根本就是送死。”吴曦神色微沉,冷哼道。

    “曦姐!你太小看卓大哥了,实话和你说吧,当初击杀黄家族人的就是卓大哥,根本就不是那南宫凌天。”吴霞柳眉微蹙道。

    吴曦却是摇头,道:“小霞,你还太小,根本就不知道江湖险恶,这卓文随意捏造的谎言,难道你也相信?以后还是离这种人远点吧!”

    “曦姐!你为何对卓文这般偏见呢?既然你不相信的话,我也不勉强,但我要进去看看,我相信卓大哥既然闯南宫世家,应该是有一点把握的,我要进去看看。”

    吴霞颇为失望的瞥了眼吴曦一眼,她发现自己的这个姐姐,越来越陌生了,特别是从南宫世家出来后,性格变得太多了。

    瞧着吴霞那进入南宫府邸的背影,吴曦美眸闪烁,脑海中想起南宫凌天当初的甜言蜜语,一咬银牙,也是进入了南宫府邸,她一定要亲自问问,南宫凌天是否真的抛弃了她。

    南宫府邸内,卓文闲庭信步,优哉游哉,一路上倒是出现了不少的卫兵,可惜的是,这些卫兵在靠近十米左右,皆是诡异的爆裂成一团血雾。

    一时之间,南宫府邸几乎化作了修罗地狱,而卓文仿若地狱内归来的魔王。

    跟在后面的吴霞和吴曦两女,此刻越看越吃惊,一路上的血腥场面,实在太震撼眼球了,乃是她们平生仅见,实在太恐怖了。

    轰!

    终于,卓文来到了会客大厅所在的阁楼前,目光凝视着面前的偌大建筑物,卓文声音洪亮地道:“南宫虚度,还不快快给我滚出来。”

    声音如雷,在整个大厅上下,滚滚袭来,原本在大厅内,觥筹交错的南宫虚度,在听到这道声音后,脸色僵住,变得阴沉之极。

    会客大厅的众人,脸上纷纷露出诧异之色,他们也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让南宫虚度滚出来,这句话太狂了,狂的没边。

    “哼!到底是何人?竟敢在我南宫世家撒泼,今日我南宫虚度定饶不了你。”

    冷哼一声,南宫虚度袖袍一抚,带着南宫众多高层,朝着会客大厅之外走去。

    而坐在一边的火修仙子,美眸微闪,露出一丝兴趣之色,也是跟在南宫虚度等人后面,她倒是很好奇,到底是谁有这么大胆子,竟敢挑衅南宫世家,根本就是雄心豹子胆。

    会客大厅众人出来,顿时注意到在院落前方,一道修长身影,静静地站立着,此人带着一堵诡异的青铜面具。

    或许是注意到会客大厅众人的出现,此人目光微转,盯在众人身上,淡淡地道:“哪个是南宫虚度?滚下来,我有些事情找他问问。”

    此言一出,南宫虚度脸色阴沉之极,其他人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南宫虚度可是青火城城主,乃是青火城的象征,现在南宫虚度被此人如此呼来喝去,如何不使得众人恼怒不已。

    “卓文?”南宫虚度身边,南宫凌天死死盯着卓文,冷冷地道。

    微仰头,卓文也是注意到南宫凌天,淡淡地道:“原来是你这个废物啊!你老子在哪儿?我找他有事情,你一边凉快去。”

    闻言,南宫凌天面庞涨红,脸色阴沉到极点,盯着卓文的目光,更是怨毒之极,这卓文实在太狂妄嚣张了,在这么多人面前,居然敢这么对他说话。

    南宫虚度目光虚眯,凝视着眼前的卓文,淡淡地道:“阁下是否太狂妄自大了点,居然敢擅闯我们南宫世家,我看你是嫌命活的太长了嘛?”

    此刻,火修仙子也是走出会客大厅,美眸颇为好奇的盯在前方,那带着青铜面具的卓文,此人身上的气息极为隐晦,根本没有丝毫元力波动。

    若说此人是个毫无修为的废人的话,火修仙子根本就不信,她知道能够闯到会客大厅,此人绝对不简单。

    “父亲!让我来收拾此人如何?”

    南宫凌天也是注意到身后出来的火修仙子,主动请缨,现在正是他在火修仙子面前表现的机会。

    虽说当初卓文释放出的意境之力,他曾被惊吓过,但他只以为那是他的错觉,并不是太在意,在他眼中,卓文顶多就是地王境初期的武者而已。

    南宫虚度也是明白南宫凌天的想法,不过他总觉得眼前这青铜面具的男人不简单,蹙眉道:“凌天,那你自己要小心点,此人恐怕不简单。”

    “父亲放心好了,此人我会好好收拾一番的。”

    南宫凌天并没太在意南宫虚度的话语,脚掌一踏,地王境巅峰的气息涌出,右手猛地拔出腰间长剑,猛地一抖,顿时间,无数元气纷飞,化作无数元气刀刃,密密麻麻的朝着卓文笼罩而去,看去分外华丽。

    “雨落花洒!卓文给我去死吧。”南宫凌天冷笑一声,低喝道。

    “华而不实的招式,居然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卓文摇头,全身鼓胀,金芒暴涌而出,整个人化作了金人一般,与此同时,那无数元气刀刃,如期而至,轰在卓文身上。

    铿铿铿!

    金铁交鸣的声音骤然响起,接着南宫凌天惊骇的发现,他的雨落花洒所制造的元气刀刃,轰在卓文躯体上,居然擦出无数火星,竟对他没造成丝毫伤害。

    “怎么可能?”南宫凌天尖叫一声,不可思议地道。

    “我说过,你在我眼中,不过就是个废物小丑一般,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卓文冷喝一声,脚掌一踏,瞬间欺进南宫凌天身上,右手一抚,南宫凌天犹如小鸡仔般,被卓文捏在手中。

    一招,南宫凌天一招就被卓文擒拿下,这样震撼的事实,使得南宫虚度等人都呆愣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吴霞和吴曦两人,也是赶到了会客大厅之前,此刻恰好瞧见了南宫凌天被卓文犹如小鸡仔般捏在手中的场景。

    吴霞倒是没感到特别的不妥,卓文的实力她是见识过的,能够杀掉黄约兴等人,卓文至少也是天王境的强者,南宫凌天又怎么可能是卓文的对手呢?

    “怎么可能?卓文这废物实力居然这么强?连南宫凌天都不是他对手?”吴曦有些不相信的自语道。

    “曦姐!我说过,击杀黄家族人,救下我们的就是卓文,那南宫凌天根本就是个无耻之徒,妄图将功劳揽在自己身上,真是可恨呢!”吴霞笑道。

    吴曦脸色煞白,她也是隐隐猜到了实情,但她不愿承认,银牙一咬道:“这卓文恐怕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才将南宫凌天擒拿下来的。”

    “曦姐你……”

    吴霞有些愤恨,她实在想不通吴曦为何卓文那般的有偏见呢!

    “放开凌天!不然今日你走不出南宫世家!”

    南宫虚度脸皮一抖,厉声大喝,瞧着那被捏在卓文手心的南宫凌天,他内心紧张到极点,这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啊,可不能就这样死掉。

    “这种废物儿子留着干嘛?还不如干脆死掉的好!”

    卓文冷然一笑,右手猛地一捏,咯吱骨裂声响起,南宫凌天脖颈不规则的扭曲,双目瞪得大大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南宫凌天一死,现场都是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中,谁也没想到卓文居然真的敢杀南宫凌天,此人到底是哪里来的胆量?

    “你这个混蛋,居然敢杀凌天!今日我要亲自杀了你。”

    南宫虚度双目血红,大喝一声,脚掌犹如虚空摆渡,猛地朝着卓文掠去,右掌毫不客气的对着卓文额前拍去。

    “南宫虚度亲自出手了,这卓文死定了!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敢杀南宫凌天。”吴曦冷冷笑道。

    南宫凌天的死,她丝毫都不伤心,她已经知道南宫凌天抛弃了她,她自然对南宫凌天没有丝毫的感情,甚至心中还有着一丝快意。

    至于卓文,她更加没好感,现在她也巴不得卓文也能死在她面前。

    “你儿子不自量力,你这个做老子的也很不自量力啊!”

    卓文目光平静,依然是普通的一拳轰出,金芒一闪而过,接着一道惨叫声凄厉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