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凄厉的惨叫声,犹如夜宵般,在整个庭院响彻开来,接着众人愕然的发现,气势如虹的南宫虚度,此刻,犹如枯败的落叶,倒飞而出。

    鲜血飘洒而出,南宫虚度气息萎靡到极点,狠狠砸在十多米开外,瞳孔的抽搐着,瞧着卓文的目光满是惊恐之色。

    一招!

    卓文不仅一招击败南宫凌天,连南宫虚度也一招击败了,此人到底是怎样的怪胎。

    南宫虚度好歹也是天王境巅峰的恐怖强者,这样的强者居然在眼前这卓文手中撑不到一招。

    “皇极境强者,此人绝对是皇极境强者。”火修仙子身边的一名老者,目光凝重地低沉道。

    此话一开口,顿时间,周围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皇极境武者对他们来说,那根本就是存在传说中的存在。

    这样的强者即使是边海国,也根本没多少,一般武者别说见了,就连听都很少听过这样的武者,但眼前这戴着青铜面具的卓文,很有可能就是这样的强者。

    “南宫世家要倒霉了!得罪了这样的强者,恐怕是吃不了兜着走了。”老者低声在火修仙子耳畔说道。

    火修仙子美眸闪烁,直勾勾的盯在那睥睨天下的身影上,从卓文的体型看来,这卓文年纪不会太大,竟能够达到皇极境,此人绝对是个妖孽天才。

    “若是此人能够协助我火修城的话,我们火修城实力必然大涨,将会达到如日中天的程度。”

    瞧着卓文那挺拔身姿,火修仙子美眸中,浮现出一丝丝涟漪,自古美人爱英雄,即使是火修仙子也不例外,虽说眼前的卓文戴着青铜面具无法看清真容,但其透露出的那股睥睨天下的霸气,却是深深吸引着火修仙子的目光。

    “什么?居然是皇极境武者,怎么可能?这卓文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强者?我不相信。”

    此刻,院落之外,吴曦早已呆若木鸡,当卓文一招击败南宫虚度的瞬间,她就内心砰砰乱跳,目光中充斥着浓郁的不可思议之色。

    南宫虚度可是青火城城主,高高在上,地位尊崇,这样的存在对她来说,仅仅只能够仰望的存在。

    但现在,她所仰望的南宫虚度,此刻,竟是被卓文狠狠的踩在脚下,这卓文还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废物嘛?

    特别是周围众人的议论声,认为这卓文是皇极境武者的时候,吴曦俏脸早已煞白无比,嘴角自嘲一笑。

    瞧着那道挺拔的背影,吴曦忽然觉得自己多么的可笑,现在她终于相信,拯救她和吴霞的人,根本就不是南宫凌天,而是这个自己一直以为是废物的卓文。

    想起当初自己的冷言冷语,吴曦忽然想要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当初的卓文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吧!

    吴霞却是满脸惊喜,虽然她知道卓文很强,但没想到会这么强,瞧着卓文那如神似魔的身姿,吴霞俏脸不由绯红。

    嗖!

    卓文脚掌一踏,瞬间来到南宫虚度上方,右脚抬起,毫不客气的踩在南宫虚度胸前,使得后者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目光怨毒的盯着卓文。

    “现在该老实了吧?”俯视着下方的南宫虚度,卓文淡漠地道。

    “卓文!你这个该死的畜生,居然敢杀凌天,我的儿子,你会不得好死的。”南宫虚度嘶吼地道。

    “不得好死?就凭你现在这样说说,我就会不得好死么?真是可笑。”

    卓文冷冷一笑,脚掌一踏,南宫虚度顿时咳出一口鲜血,目光变得恐惧了起来,眼前这卓文太狠辣了,他根本惹不起。

    “卓文!我们南宫世家可不仅仅只有我是最强者,惹了我们南宫世家,即使你是皇极境武者又如何?”

    南宫虚度目光闪烁,手掌心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枚金灿灿的符,捏碎,顿时虚空在一股诡异的作用下,裂开一道缝隙,一道人影从那缝隙中缓缓踏出,凌空虚渡。

    此人长发狂乱披在肩上,瘦骨嶙峋,活像一具毫无血液的干尸一般,充满了邪气和诡异。

    “老祖!快救我,此人打算灭掉我们南宫世家,胆大妄为,罪大恶极!此人差点连我都要杀。”南宫虚度连忙对着虚空上的人影喝道。

    “南宫世家的老祖,难道是南宫浩天?这可是当年的绝世天骄啊,据说百年前达到半步皇极境境界,后来踪迹全无,原来还藏在南宫世家里面。”

    瞧着那干尸般的人影,火修仙子美眸流转,俏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他也是没想到南宫浩天居然还活着好好的。

    “百年前这南宫浩天就是半步皇极境强者,现在过去百年了,南宫浩天恐怕已经晋级到皇极境了吧!同样是皇极境,不知道两人到底谁厉害点。”

    火修仙子,此刻美眸中蕴含着浓郁的期待之色,皇极境武者这样的存在,在平时可是见都见不到,现在不仅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且还一下子出现两名,足以使他们大饱眼福。

    “一轮皇极境中期而已!”

    仰头,凝视着虚空上,那犹如干尸般的南宫世家老祖,卓文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笑意,这南宫世家老祖这样的修为放在青火城的话,或许是巅峰的存在,但在卓文眼中,却根本不值得一提。

    “敢灭我南宫世家,你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现在老夫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立马跪下来,自断一臂,老夫可以饶你一命。”南宫浩天目光虚眯,盯着卓文冷冷地道。

    南宫浩天此话一出,周围众人也都是颇为诧异,他们大多数都是知道南宫浩天的作风的,心狠手辣,斩草除根。

    况且眼前这卓文可是大闹他们南宫世家,居然仅仅只是让其自断一臂,就放过这卓文了,这样的惩罚算是极为轻的了。

    “自断一臂?你算什么东西,居然让我自断一臂,还放我离开南宫世家?现在我给你一息时间,若是立马离开此地,不管此事,我或许就会饶你一条狗命。”

    卓文眼睑微垂,说出的话语,顿时让得周围所有人都是愣住了,众人甚至都认为自己耳朵出现毛病了。

    要知道,南宫浩天也是一名皇极境武者,眼前这卓文实力恐怕也不可能比这南宫浩天强到哪儿去,竟敢如此口无遮拦,放浪形骸。

    虚空之上,南宫浩天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下方的这戴着青铜面具的神秘青年,实在太狂妄自大了,虽说此人能够击败南宫虚度,使得他颇为忌惮,但也仅仅只是忌惮而已,若是动真格的话,那南宫浩天又怎么会怕此人。

    “是你自己找死!那就不要怪我了!”

    南宫浩天冷然一笑,他达到皇极境多年了,还真没见过有人实力能强过他的,有也只有边海国国都那几个老怪物而已。

    眼前这神秘青年年纪不大,实力绝对不会超过他,南宫浩天倒是颇为自信。

    “虎魔练骨拳!给老夫死去吧!”

    南宫浩天双手合十,接着双手一分,五指紧捏成拳,猛地一拳轰出,顿时间,震天般的虎啸山林的吼声响起,一道巨大的拳势如同山岳般,从上空轰下。

    在巨大拳势周围,环绕着道道黑虎虚影,这些黑虎虚影影影憧憧,遍布整个虚空,仿若密集乌云般,覆压下来。

    “好恐怖的拳势啊!这南宫浩天的虎魔练骨拳真的太恐怖了。”

    拳势未到,气浪逸散,一股股余波之力,竟是让得周围众人不由得连连倒退,目光惊骇莫名。

    火修仙子美眸直勾勾盯着上空的那虎魔练骨拳,目光中满是向往之色,这就是皇极境武者的实力么,实在太强大了。

    “不知道那卓文是否接得下这虎魔练骨拳。”

    火修仙子美眸微转,目光汇聚在下方的卓文身上,她倒是很期待,眼前这神秘青年,能否接得下这般恐怖的拳势之力。

    缓缓抬头,卓文嘴角讥讽笑意越加的浓郁,全身的金芒爆涌到了极致,接着又是轻飘飘的击出一拳,金芒犹如最为耀眼的太阳,猛地爆裂开来。

    轰隆!

    震天动地般的巨响,上空那气势如虹的虎魔练骨拳,轰在卓文身上,接着周围数里范围的地面,全部崩溃化作无数的碎石,偌大的庭院中央,竟是凹陷,化作了一块巨大的拳印。

    “嘿嘿!不自量力的家伙,非要找死!”虚空之上,南宫浩天冷然笑道。

    “不自量力么?这句话应该我说比较恰当些!”

    一道淡漠的声音,忽然从南宫浩天背后传来,使得南宫浩天脊背发寒,连忙转过身去,只见卓文不知何时,居然已经静静站在他的身后,其掌心持着一柄寒光凛凛的骨枪。

    嗖!

    毫无征兆,骨枪瞬间穿梭虚空,抵达到南宫浩天的身前,使得南宫浩天瞳孔缩到了极点。

    “给我挡住!”

    南宫浩天大喝一声,双手合十,在其周围形成一堵数丈巨大的元力之墙。

    “挡得住么?”

    卓文摇摇头,骨枪瞬间而至,抵在元力之墙上,只听清脆的咔擦碎裂声响起,接着元力之墙顿时碎裂成齑粉,骨枪穿梭,鲜血挥洒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