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星三人目光中露出绝望之色,他们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早早的被淘汰出局。

    “看来只能抛弃印记了!”

    瞧着那越加接近的蓝衣青年三人,落星轻叹一声,正想要将掌心的龙形印记丢弃的时候,一道恐怖的破空声从天而降。

    轰隆!

    破空声如影随形降临,蓝衣青年三人脸色微变,竟是不由自主的虚空连踏后退,神色满是惊惧之色。

    黑影闪过,静静的伫立在地面,蓝衣青年三人瞳孔微缩的发现,这道黑影竟是一座丈许巨大的青铜棺椁,此刻,棺椁表面被打开一条缝隙,一股难掩的恐怖威压倾泻出来。

    蓝衣青年三人脸上惊疑不定,而落星三人却是满脸惊喜之色,互相对视一眼,皆是认出了这青铜棺椁的主人。

    “是他!”落星和清莲颇为激动地道。

    秦霸天脸上也是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不知不觉间,他们竟是将那道并不算宽敞的身影,当成了他们的依赖,只要他出现,就一定能摆平事情。

    “是谁?竟敢破坏我们离火郡的好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蓝衣青年冷喝一声,目光中有着一抹凝重之色,他能感受到眼前这青铜棺椁的不简单。

    “离火郡很了不起么?如此堂而皇之的追杀我幕秦郡的天才,而且还以多欺少,你们离火郡的作风还真的是让人佩服啊。”

    一道清越的声音缓缓响起,接着在后方虚空上,一道修长的身影踏空而来,目光森冷,黑发乱舞,其手中更是持着一柄丈许骨枪。

    嗖!

    瞬间,卓文跃到了青铜棺椁之上,目光冷冷地盯着蓝衣青年等人。

    “卓文!小心点,这些人可不简单。”落星忽然提醒道。

    “我知道!”

    卓文回答一声,目光再次冷漠的盯着蓝衣青年等人,方才蓝衣青年追杀落星三人的场景,卓文自然都看在眼中。

    蓝衣青年明显是没有丝毫留手,欲要直接将落星三人抹杀掉,然后在夺取其身上的龙形印记,手段可谓是极为残忍,这让得卓文内心的杀意越加的澎湃起来。

    “你就是卓文么?原本我们还想找你呢!却是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蓝衣青年阴冷的目光凝聚在卓文身上,低沉地道。

    “你们认识我?”卓文略有些诧异地道。

    “不认识!不过烈云公子和禽火大人,可是特意提起过你,让我们对你进行特殊照顾。”蓝衣青年嘿然一笑道。

    闻言,卓文点点头,看来那禽火和烈云公子对他的怨恨,远超他的预料啊,居然吩咐下手下众人对他特殊照顾。

    可惜的是,卓文可不是他们眼中的普通天才,只见卓文嘴角冷笑道:“这可是你们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分毫。”

    “我们自己找死?哈哈,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凭你就想要我们死,我看你是痴人说梦。”蓝衣青年哄然大笑,仿佛遇见了极为有趣的事情。

    “那你们可以过来试试!”卓文虚空一踏,冷冷地道。

    “我来会会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站在蓝衣青年左侧的黑衣青年,冷冷一笑,脚掌一踏,直接对着卓文扑出。

    此人实力不错,竟是达到了五轮皇极境中期,可惜,这样的实力,在卓文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急着来送死么?”

    卓文骨枪一挑,虚空掠过,在空间印出道道的虚影,黑衣青年原本脸庞上的冷笑,顷刻间凝固下来,接着他只觉得胸口一痛,骨枪不知何时,竟是穿透他的胸口。

    “怎么回事?你的骨枪怎么会这么快。”黑衣青年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软到在地上,失去生命气息。

    “不是我的枪快,而是你太慢了!”

    卓文摇摇头,骨枪一甩,黑衣青年的尸体犹如飘零的柳絮般,从虚空跌落下来,轰在地上,砸出巨大深坑。

    “你们……可以一起上!”骨枪一横,卓文狂傲的道。

    蓝衣青年等人瞳孔同时猛缩,他们也是没想到,卓文实力竟然这么变态,黑衣青年好歹也是五轮皇极境中期,一枪就解决掉了。

    “一起上!此人定要杀掉。”

    蓝衣青年眉头微皱,虽说卓文展现的实力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但毕竟他们人多势众,根本就不惧卓文一人。

    嗖嗖嗖!

    顿时间,蓝衣青年带着二十多人,团团将卓文围住,目光森寒的盯着卓文,一副欲要择其而食的样子。

    “人多有时候可不一定有用!”

    卓文淡淡一笑,脚掌虚空一踏,脊背后顿时衍生出三对雷翼,雷翼一张合,整个人的速度飙到极致,化作虚无缥缈的雷霆。

    “好快!人呢?”

    蓝衣青年众人脸色大变,施展了三对雷翼的卓文,速度快到一种极为恐怖的地步。

    噗嗤!

    鲜血伴随着惨嚎声,骤然在队伍中响起,蓝衣青年瞳孔微缩的发现,在队伍最后方的五人,竟是瞬间被斩杀,但卓文的身影却根本未曾见到。

    “可恶!都给我警惕点,释放出各自的防御灵宝,只要挡住此人一时,我们就能够群起而攻之。”蓝衣青年咆哮道。

    此话一出口,顿时周围众人皆是祭出各自的防御灵宝,一时之间,光华遍布在众人身上,看上去好不耀眼。

    “有用么?”

    淡淡的嘲弄声音,在众人耳畔犹如滚滚雷音般袭来,接着又是一道雷霆虚空闪过,最外围的五名武者身上的防御灵宝,竟是瞬间崩碎,接着他们都是双目瞪大,双手捂住脖颈,彻底失去气息。

    雷霆闪烁,杀戮如影随形,只要是雷霆所过之处,几乎必定死人。

    一刻钟的时间,蓝衣青年所带来的二十多人,竟是全部被卓文屠戮殆尽,即使他们都提前祭出防御灵宝挡在身前。

    但是,在实力远超他们,而且掌握了枪意的卓文面前,根本就犹如土鸡瓦狗般不堪一击。

    蓝衣青年孤零零的站在原地,瞧着周围已经化作尸体的同伴,浑身冰凉,瞧着眼前那如同地狱归来的煞神,他竟是感到一股彻骨的恐惧。

    “你怎么会这么强?难道你也是六轮皇极境武者?”

    蓝衣青年缓缓后退,卓文方才的表现实在太彪悍了,彪悍的让他生不出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

    烈云公子当初不是说过,幕秦郡实力最强的不是吕逸涛么,那吕逸涛实力达到六轮皇极境初期而已。

    即使吕逸涛在此,恐怕也不可能做到眼前这卓文的程度吧,眼前这青年绝对是六轮皇极境武者,而且比一般的六轮皇极境武者还要恐怖许多。

    卓文沉默不语,脚掌虚空一踏,瞬间从蓝衣青年身边掠过,骨枪挥动,寒芒凛凛,一根断臂冲天而起。

    “我也不杀你!回去和烈云那杂种说说,若是想要报仇的话,随时来青火城,我卓文就在青火城等着。”

    卓文淡然的声音响起,右脚揣在蓝衣青年背后,使得蓝衣青年口吐鲜血,朝着后方倒飞而去。

    “卓文!我记住你了,烈云公子定会为我们报仇的,你等着瞧吧!”

    蓝衣青年怨毒的留下一句话,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卓文眼前,卓文并没有追击,他现在正想要引蛇出洞呢,那烈云公子如此针对他们幕秦郡,卓文心中也是有些不爽。

    嗖嗖嗖!

    与此同时,一道道龙形印记,从下方众多尸体上面窜出,没入卓文的掌心深处,卓文顿时发现,他掌心的印记变得极为耀眼,并且在印记旁边显示出二十五的数字,显然现在他收集到二十五枚龙形印记了。

    一次性收获了二十五枚龙形印记,卓文心情也是大好,脚掌一踏,来到落星三人身前。

    “卓文!你为何放那蓝衣青年离开?烈云公子可不好对付,让那蓝衣青年回去通风报信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落星有些不解地道。

    秦霸天和清莲两人脸上,也同样是露出疑惑不解之色,他们同样不理解卓文的做法。

    烈云公子可是青皇榜第十三名的天才,实力比吕逸涛强悍太多了,据说达到了六轮皇极境中期的实力。

    卓文虽说也是六轮皇极境,但仅仅只是初期而已,况且烈云公子手中还有不少的离火郡手下,若是到时候烈云公子带着一堆的手下前来攻打青火城的话,他们岂不是危险了么?

    “放心好了!烈云公子我自会应付的。”卓文摇头淡淡地道。

    见卓文如此说,落星三人则是摇摇头,心想若是真的不敌的话,抛弃印记就好了,心中也没那般的芥蒂了。

    “先去青火城吧!你们三人的伤势不轻,先去修养一段时间。”

    说着,卓文屈指一弹,巨大的青铜纸鸢出现在四人面前,四人踏上青铜纸鸢背上,接着青铜纸鸢双翼一展,化作一道青影消失在了天际。

    三天后,蓝衣青年带着断臂,总算是赶回了珠海城,当蓝衣青年狼狈降临珠海城后,着实让得珠海城其他离火郡天才震撼莫名。

    蓝衣青年实力极强,乃是五轮皇极境巅峰的存在,在离火郡仅次于烈云公子,此刻居然变得如此狼狈,到底是何人将其弄成这副模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