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诡异般的寂静,绿裙女子脸色彻底的凝固了下来,美眸含煞的凝视着桌前那名神色冷淡的青年。   .

    方才说出滚这个字的,正是眼前这可恶的青年,她没想到的是,当她亮出月家身份后,眼前这青年居然还能说出这种侮辱性的字。

    周围的众人,脸上的表情也都是颇为古怪,月家乃是君王之家,国都最为恐怖和强大的势力,绿裙女子亮出月家身份后,一般人的表现应该是毕恭毕敬才是,但眼前这青年的态度,真的大跌所有人的眼镜。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绿裙女子俏脸涨红,声音变得如同寒冬腊月般寒冷,还从没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无礼过。

    “我让你滚,难道你听不懂人话嘛?”

    卓文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眼前这绿裙女子实力太弱了,仅仅只有地王境初期而已,他根本没兴趣和此女浪费口舌。

    至于此女身后的月家,卓文更加不在意了,在他眼中,即使是边海国的国都君王,实力也不会强大到哪儿去,他的目的仅仅只是通过断刃天涯,进入黑暗之心。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月尘公主面前,如此放肆,到底是谁给你这样的狗胆的。”

    绿裙女子俏脸越加难看,本想有所动作的时候,一道清越的声音,骤然从客栈之外传来。

    众人目光汇聚,只见一名年纪二十多岁,面白如冠,束发而立的俊逸青年,缓缓的从外面走进来,在此人身边紧紧跟随着一名神色冷漠的中年男子。

    这名男子体内显露的气息隐晦,仿若在其体内隐藏着一只蓄势待发的猛虎,极为不简单。

    卓文一眼便是看出,这名中年男子竟是一名半步皇极境的强者,在这边海国内,能够有着一名这样的强者守护在身边,此人身份不一般。

    “居然是月尘公主!听说月尘公主可是国都君王月无方最疼爱的女儿,地位高贵,风头无两。”

    “这三人要倒霉了,居然得罪现在风头正劲的月尘公主。”

    青年此话一出,客栈众人也都是引起一片哗然,显然都是认出了绿裙女子的身份。

    青年缓缓来到绿裙女子身边,目光却是被卓文身边的清莲和落星所吸引,两女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丝毫不比绿裙女子差,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犹有过之。

    “这种齐人之福,竟是被一名卑贱之人所享受,还真是浪费啊!”

    随意瞥了卓文一眼,青年嘴角嘲弄之色越加浓郁,在他看来,眼前这卓文根本是无名之辈,以他的身份,弄死这样的无名之辈,根本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于浩!你不在你们于家待着,怎么来这里了?难道是跟踪我而来的。”月尘柳眉微蹙,略有些不悦地道。

    显然,月尘对着名叫于浩的青年,极其不感冒,态度不冷不热,甚至有些厌恶。

    “此人是于家大公子于浩?于家势力虽说不如月家,但财力极为雄厚,隐隐是国都第二势力,而这于浩更是于家不世出的天才,短短二十年间,实力便达到了天王境的恐怖程度,可谓极为强大。”

    于浩的身份一被拖出,周围其他人也都是露出惊讶之色,这于浩的身份地位同样不同凡响。

    “月尘!何必对我如此见外呢?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啊!”于浩嘴角含笑,平静地道。

    月尘柳眉紧蹙,冷哼道:“一家人?于浩你想的倒是挺好的,这婚约对我来说可做不得数,还想要与我联姻,你还没那等资格!”

    于浩却是丝毫不愠怒,淡淡地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使公主你反对,那也是徒劳,因为月无方殿下已经同意这门婚事了。”

    闻言,月尘脸色越加阴沉,这于浩脸色极为深厚,而且作风也极为不检点,月尘对他根本没一丝的好感,可偏偏他父亲却要与于家联姻,这让得月尘内心极为不舒服。

    “此事暂且先不说吧!我先为你出出气,这小子刚才态度可是极为恶劣,算是罪不可恕。”

    于浩摇摇头,虽说话题的主角是卓文,但目光却根本没放在卓文身上,而是放在卓文身边的落星和清莲两女身上。

    “两位姑娘!跟在这样的卑贱无用之人身边,只会害了你们两人,若是两位姑娘不嫌弃的话,可以到我们于家做客,于浩必然好生招待。”于浩风度翩翩的笑道。

    “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让我们两人跟随你?”落星秋眸清冷,淡淡地道。

    此言一出,于浩眉头微皱,他倒是没想到他都已经显露出于家大少的身份了,眼前这两女居然还敢用这么一副态度对他。

    不过于浩明显还想在两女面前保持风度,目光很快放在了卓文身上,淡漠地道:“我想你应该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吧?现在让出座位,立马滚出客栈,我不会追究你任何事情的。”

    卓文眼睑微垂,压根就没理会于浩的话语,或者说,在卓文心中,这于浩根本就是个跳梁小丑一般可笑,他根本就没必要理会这种人。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卓文无视的态度,终于惹怒了于浩,只见于浩右手成爪状,直接对着卓文脖颈处轰去,这一击他使出了全力,必然能够一击致命。

    卓文依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当于浩的攻击如期而至的时候,一只纤纤玉手忽然伸出,一抹寒光掠过。

    “啊!”

    高亢的惨嚎声响起,于浩捂着手腕撕心裂肺的惨叫,众人目光汇聚,惊骇的发现,于浩的手腕不知何时,竟然整个断掉了。

    目光微移,众人视线再次放在了桌子上,只见清莲神色冷淡,右手握着一柄森冷的长剑,在那剑刃处,还有这一丝丝的鲜血,划过剑尖滴落在地面。

    于浩的手腕,毫无疑问,便是眼前这女子所斩断的。

    “信口雌黄,有的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要用你那高高在上的态度看我们,因为有的时候,有些人不是你所能惹得起的。”清莲缓缓坐在卓文身边,长剑入鞘。

    “好快的剑!”

    众人瞳孔微缩,方才清莲出剑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看清楚,速度太快了,根本就捕捉不到。

    现在只要是个傻子都知道,眼前这三人绝不是普通人,那于浩好歹也是天王境的武者,一剑就被斩掉手腕,两者差距太大了。

    月尘美眸虚眯,不由自主的退后几步,方才她也没看清那女子到底是如何出剑的,只是觉得寒光闪过,于浩的手腕就已经断掉了。

    “于谦!给我杀了他们三人,我要他们都死无葬身之地。”

    于浩捂着手腕,面色扭曲,声音变得恶毒之极,站在他身后的中年男子脸色略有些难看,他能够感受到,那持剑女子的不一般,因为他看不透那持剑女子。

    “少爷!这三人不简单,我们还是不要惹的为好。”犹豫片刻,中年男子还是没勇气上去。

    中年男子这样的态度,使得于浩神色大怒,怒吼道:“我是你少爷,你听不听我的话?若是不听的话,回去我就禀告祖爷爷去,到时候你将生不如死。”

    闻言,中年男子不寒而栗,想起于家的那位的残忍,中年男子心砰砰的乱跳,最终还是踏步向前,低沉道:“三位!少爷乃是于家大公子,你们不该得罪他的,既然得罪了,那你们后果将会变得很严重。”

    说着,中年男子半步皇极境的气息涌出,整个人犹如猛虎般,朝着清莲掠去,气势如虹,声势浩大。

    “杀!”卓文静静饮了一杯,缓缓吐出一个字。

    清莲点点头,不再留手,玉手一挥,出剑,刺目的寒光再次掠过,接着那中年男子身形骤然停在了半路上,仿若时间静止了一般。

    “于谦!你还在搞什么?快点杀了这三人。”

    眼见中年男子身形停滞,于浩不悦的嘶吼出声,不过此话一出口,于谦再次动了,只见于谦身形颤动几下,缓缓的仰倒在地上,在他的脖颈间,有着一道平整的血痕。

    半步皇极境,依然只需要一剑!

    这一刻,无论是月尘还是周围众人,瞧着那持剑女子的目光,都是变得不一样了,秒杀半步皇极境武者,恐怕也唯有皇极境武者才能办得到。

    “这三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这随意出来的女子,居然是皇极境武者。”

    月尘美眸虚眯,目光却是越过清莲,放在了那如磐石般,坐在桌上斟酒的青年,她能够看出来,这两名实力强大的女子,是以这神秘青年马首是瞻的。

    能够让实力达到皇极境的女子,如此听命于此人,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此人的实力绝对在那持剑女子之上。

    想到这种可能,月尘放心紧张的砰砰乱跳,心中却在庆幸方才没有与卓文三人冲突,不然的话,后果不会比于浩和于谦好到哪里去。

    “于谦死了?怎么可能?”

    于浩一屁股坐在地上,在其胯下竟然留下一滩黄色液体,在这一刻,于浩居然吓得失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