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确实有些实力,不过你们不会认为,拥有一点实力,就能够在国都这里肆无忌惮嚣张么?”于禁冷笑地道。

    “肆无忌惮嚣张?”

    卓文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瞧着于禁,淡淡地道:“这应该是我来说才对吧!肆无忌惮嚣张的应该是你们于家吧?不分青红皂白,诛杀清心客栈无辜之人,你们也算是人中之渣滓,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跟屁一样毫无信服力。”

    此言一出,周围汇聚围观的人,也都是目光古怪的盯着于禁,卓文所说的没错,真正肆无忌惮,嚣张妄为的不正是他们于家军么?

    于禁目光虚眯,冷冷地道:“嚣张也是需要资本的,我们于家乃是国都第二家族,实力直逼月家,杀一些蝼蚁不是很正常么?”

    “实力差的蝼蚁,被杀也算是活该,因为他实力差的连自己性命都保不住,这样的废物死了也是活该。”

    于禁此话一出,周围不少武者,都是怒目而视,于禁这话太嚣张了,难道弱者就没有生存的权利么?在于禁嘴中,实力比他弱被他杀掉,根本就是咎由自取,这种奇葩的想法,着实激怒了不少人。

    可惜的是,于禁实力强大,没人敢出来反驳,他们知道一旦开口,以于禁的性格,必然要付出血的代价。

    “简直一派胡言!于禁,国都乃是我们月家所统领的,你们于家好像管的太多了点吧!”

    忽然,一道洪亮的声音,从远处轰隆传来,密密麻麻的铁蹄声,犹如雷霆般滚滚袭来,只见在街道尽头,又是掠来一队气势如虹的骑兵。

    在队伍最前方,器宇轩昂的月无方,骑着白色骏马,意气风发,在月无方身边,跟着正是容貌艳丽的月尘。

    “月家的人,那是月家禁军!真没想到月无方连禁军都带来了,难道是为了帮助那三人的不成?”

    “那三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月无方可是国都君王,居然亲自带领着禁军前来救援,这太不可思议了。”

    周围众人,一眼便是认出了前方那滚滚掠来的骑兵身份,不正是月家的秘密军队禁军,实力比于家军有过之而无不及。

    蹬蹬蹬!

    禁军速度飞快,瞬间就抵达清心客栈门外,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恰好挡在了于家军之前。

    “月无方!你是什么意思?这三人应该不是你们月家之人吧,为何前来横插一脚。”

    瞧着挡在面前的月无方和禁军,于禁脸色阴沉到极点,目光中满是忌惮之色。

    月家禁军比他们于家军还要恐怖,而且月无方实力也比他强上一筹,若是月无方真的插手的话,他于禁想要杀卓文三人,那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月无方却是摇摇头,淡淡地道:“于禁,吾乃边海国君王,有权利稳定国都秩序!现在你大张旗鼓的在清心客栈捣乱,难道我维持秩序你也有意见么?”

    于禁瞳孔微缩,脸色越加阴冷,他知道月无方是管定此事了,不由得眉头微皱。

    “月无方!你能救得了这三人一时,无法救得了他们一世,只要我于家不灭,这三人我于禁必杀之。”

    于禁冷冷的瞪了卓文三人一眼,便是打算离开清心客栈,他知道有着月无方出面,他是不可能杀得了卓文三人的,所以就不打算在清心客栈待下去了。

    “你们气势汹汹的过来清心客栈,杀了人之后,就想这么拍拍屁股走人么?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呢?”

    忽然,一道冷淡的声音,在清心客栈外面的空地响起,顿时间,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待到众人看清此人后,皆是怔在原地。

    因为说出此话的不是别人,居然是于禁此次前来清心客栈的目标卓文。

    “这家伙是疯了吗?好不容易于禁要离开,这家伙还嫌事情不够多嘛?”月无方身边,月尘柳眉微皱,有些嗔怒的低语道。

    月无方也不由得皱眉,眼前这卓文到底怎么回事?他好不容易将于禁打发走,此人居然还偏偏再次惹那于禁,这行为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中啊!

    “嗯?”

    于禁目光虚眯,转头,冷漠的凝视着空地中央,那道修长的青年,冷漠的道:“你是真的想找死么?”

    月无方眉头越皱越深,目光汇聚在卓文身上,略微有些不悦地道:“这位小兄弟!给我一个面子,此事就此作罢吧!毕竟于家可不好惹,得罪死了的话,对你没什么好处。”

    “给你面子?你的小把戏以为我看不出来么?恐怕是想要借助此次机会,招揽我们三人吧!可惜的是,即使你今日不来,这于家军都要灭亡!”

    “所以你来不来,对事情的发展根本没什么丝毫的作用!而且一名四轮皇极境初期的你,面子能有多大?”

    缓缓走向于禁,卓文淡漠的声音也是响彻起来,来到月无方身边,卓文淡淡瞥了眼月无方,便是直接与他错身而过,径直走向于禁。

    无论是月无方还是于禁,卓文都未放在眼中,因为月无方仅仅只是四轮皇极境初期,而于禁应该是三轮皇极境巅峰,这两人根本对他造成不了丝毫的威胁。

    现在卓文担忧的是,那些因为于家军而吸引而来的,隐藏在暗处的恐怖武者,卓文知道,隐藏在国都的众多其他参赛者,已经因为于家军的缘故,来到了清心客栈周围。

    原本卓文不想这般早暴露身份的,因为他知道边海国的幕秦郡天才只剩下他、落星和清莲了。

    因为一旦有着同郡之人在附近的话,他掌心的印记必然会有异动,但现在没有,所以边海国国都没有幕秦郡天才,恐怕被随机分配到另外两大国度中了。

    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卓文在进入国都后,才那般的谨慎小心翼翼,不敢张扬,就怕其他郡域天才,会联合起来对付他们三人。

    现在,一切都晚了,因为于禁的于家军,所以卓文的行踪已经彻底的暴露在国都其他天才的目光之下。

    以卓文现在敏锐的五感,他能够清晰的发现,清心客栈十里内,已经汇聚了足有近百位的参赛者,而且这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

    虽然卓文表面看上去平静之极,但心中却已经充斥着滔天怒火,这于禁大张旗鼓的行为,彻底暴露他的位置,让得他陷入腹背受敌的地步,所以这于禁该死。

    月无方脸色越加阴沉,卓文的话语极为不客气,根本就没顾忌他的面子,使得月无方心中升起一丝恼火。

    “你这家伙怎么能这样?我父亲亲自出来帮你解围,你怎么没有丝毫感谢之意,反而冷嘲热讽。”月尘看不下去了,娇喝道。

    “帮我解围?就凭这个废物能奈我何?你父亲在我眼里也不过是废物,居然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自以为是的帮我大忙一般,真是可笑之极。”

    卓文指了指大马之上的于禁,脸上满是嘲弄之色,这样的态度,顿时使得于禁目光虚眯,杀意沸腾。

    “你……”

    月尘还想说些什么,却是直接被月无方拉住,只见此刻月无方脸色冷静的可怕,淡漠的盯着卓文道:“看来小兄弟胸有成竹啊,我们算是帮倒忙了。”

    说着,月无方袖袍一挥,前面的禁军,极为齐整的分开一条道路,让卓文畅通无阻的通向前方的于禁所在的于家军。

    月无方倒是要看看,眼前这青年,到底有什么资格如此狂妄自大,连他这个边海国君王都不放在眼里。

    “因为你这个蠢货,我们三人的行踪暴露了,所以你今日必须死!”

    道路一分开,卓文右手一挥,一柄泛着森冷寒光的骨枪,出现在他的掌心,一丝丝澎湃的杀意,从卓文体内暴涌而出。

    卓文这句话,使得于禁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也没过多理会,他早就想杀这卓文了,要不是月无方的关系,他哪里会等到现在。

    现在眼前这青年,愚蠢的得罪月无方,正好是他击杀此子的时机。

    “给我围住这小杂种!我要慢慢将其折磨致死。”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笑意,于禁嘿嘿冷笑道。

    嗖嗖嗖!

    顿时间,剩余的于家军,驾驭着高头大马,将卓文团团围住,裸露在面具之外的目光,满是阴冷杀意。

    “不过是送死的而已!”

    卓文脚掌一踏,仅仅开启雷蛇翼,整个人化作虚无缥缈的雷霆,瞬间消失在原地,一时之间,周围空间闪烁出无数道寒意凛冽的寒光。

    轰隆!

    雷霆闪过,显露出卓文的身影,此刻卓文,闲庭信步的走出于家军的包围圈,一步步走向前方的于禁。

    噗嗤!

    数十道血柱冲天而起,只见呈现包围圈的于家军,竟是在这一霎那,全部头颅仰天,在其脖颈处,一道恐怖的血痕显露,如同喷泉般的血水涌出。

    扑通!扑通!

    无声无息,数十名于家军,在这一瞬间,全部身陨,化作一具具冰冷的尸体,气息全无。

    “老狗!接下来该你了。”

    清晰的脚步声缓缓响起,卓文微抬头,目光寒芒闪烁,冷冷的盯着那大马上,目光震撼的于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