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皇极境强者?边海国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皇极境强者的。 ”

    瞧着那出现在清心客栈上空的众多身影,月无方瞳孔紧缩成针,目光中早已充斥着浓郁的震撼之色。

    在他的视线之中,那上空浮现的身影数量,就已经达到一百多了,而且月无方还发现,在暗处还隐藏着不少的气息恐怖的强者。

    他们边海国国都,居然隐藏着这么多的皇极境武者,月无方根本就无法想象,而且他发现在这些皇极境武者中,还有不少气息比他还要强大,至少是四轮皇极境初期以上的存在。

    “这些人的目的是他们三个。”

    目光微移,月无方也察觉到,清心客栈上空,忽然出现的这些武者,好像目的就是下方的卓文三人。

    月无方越发的觉得卓文三人身份的神秘,能够让如此众多皇极境武者围攻,这三人绝对不简单。

    空地之上,卓文仰头,凝视着上空接近两百名的皇极境武者,目光中变得森寒无比,终于,这些隐藏在暗处的参赛者忍不出出手了。

    虚空上,众多武者面前,三道气息最为强大的身影,双手抱胸,静静俯视着下方的卓文,目光中满是戏谑之色。

    仰头,盯着那三道身影,卓文目光虚眯,顿时认出了这三人的身份,竟分别是甘蒙郡、南枫郡和川桂郡这三大郡域的第一天才,甘宁、刘一峰和邵杰天。

    很显然,周围的这些众多天才,应该就是这三大郡域的天才,看这样的趋势,恐怕对卓文三人的态度可不是怎么友善。

    甘宁、刘一峰和邵杰天三人在青皇榜排名都不算高,其中甘宁排名最高,排在第二十名,另外两人的实力都和落星伯仲之间,甚至还略有不如。

    “幕秦郡的卓文、清莲和落星?”甘宁俯视着下方,虽说是问句,但语气极为肯定。

    “甘宁、刘一峰和邵杰天你们三人,这是什么意思?”落星螓首微抬,冷然喝道。

    “什么意思?我们在暗处观察你们三人很久了,你们出来这么久了,好像并没有其他同伴跟随,嘿嘿,是不是说明在边海国国都,你们幕秦郡天才就只有你们三人?”刘一峰阴阳怪气地道。

    “你们打算对付我们喽?”

    脚掌一踏,卓文仰头,冷漠的目光凝视着甘宁三人,声音如雷般滚滚袭来,在这片天地响彻开来。

    甘宁三人脸色微变,颇为忌惮的凝视着卓文,当初卓文在醉春阁内的强悍表现,他们可都看在眼里。

    眼前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青年,体内蕴含的力量十分恐怖,此人实力远比吕逸涛强,乃是幕秦郡当之无愧的第一天才。

    虽说甘宁三人忌惮卓文,但毕竟现在他们人数足足拥有两百之多,而卓文一方只有三人,人数差距太悬殊了,即使卓文实力再强又如何?以他们的人数,足以灭杀卓文一人。

    “卓文!我知道你的实力不错,但是你们却只有三人,而我们足足有两百人!我想你们是聪明人吧?现在交出掌心的印记吧,我们也不为难你们三人。”甘宁高高在上,冷漠地道。

    他们人数足有两百,而卓文只有三人,在甘宁心中,这根本就是毫无悬念的战斗,卓文他们三人必然会乖乖交出印记才是。

    想到能够淘汰掉像卓文这样的强者,甘宁三人心中就有一种变态的快感。

    “你们三人算什么东西?让我们交出印记?”卓文嘴角上扬,冷冷嘲弄地道。

    “什么?你不打算交?”甘宁脸色凝固,有些怪异的俯视着下方的卓文道。

    轰!

    卓文屈指一弹,隐藏在灵戒内的镇魔青棺,顿时被其取了出来,旋即双手托着青棺,卓文猛地一驻地,青棺静静屹立在卓文身前。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事实!两个月前,离火郡烈云公子,率领五十名离火郡天才,欲要围剿我,结果被我全灭。我想你们在作出决定好,最好想清楚,不然的话,到时候会付出惨重代价的。”

    “毕竟现在我们还未进入黑暗之心,这么早碰撞的话,对我们并没有丝毫有益。”

    立于青棺之前,卓文目光清冷,黑发飞舞,声音如雷。

    “什么?烈云公子被你杀了?你将离火郡天才都淘汰了?”

    甘宁三人闻言,瞳孔微缩,颇有些不可置信的凝视着卓文,烈云公子可是青皇榜第十三的存在,而且还是带着五十名离火郡天才,居然都杀不了卓文,反而被反杀了?

    顿时间,虚空上,近两百人脸上都是露出惊疑不定之色,连离火郡都无法收拾这卓文,他们恐怕更难了,到时候连命都有可能搭进去。

    “一派胡言!烈云公子岂是那么好对付的,而且那烈云公子还是带着五十名离火郡天才,这样的阵容都能够挑战问傲雪了,你卓文虽强,但还不至于强到这般地步,这根本就是你自己捏造的谎言而已。”

    甘宁冷哼一声,盯着卓文,目光充斥着森寒冷意,他压根就不相信,卓文能够凭借一人,灭掉离火郡众多天才,里面甚至还包括烈云公子。

    “随你们信不信!现在我只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退去者,我卓文绝不追究。但若是不退去者,我卓文必杀之,绝不姑息!”

    说着这里,卓文猛地一拍青棺,顿时间,青棺棺盖开启一条缝隙,一股如同山岳般恐怖的威压透露出来,卓文仰头,乱发飞舞,目光冷漠。

    虚空上,近两百人都是瞳孔微缩,这卓文太嚣张了,明明他们人数远多于后者,这卓文居然还敢如此嚣张,扬言若是不退去,皆要杀之。

    不过,也确实有不少的武者,竟是在卓文这股气势下,暗暗的退后,脸上露出胆怯之色,关于卓文的一些传言,不少武者也是听说过的,所以下意识地对卓文有些恐惧感。

    甘宁三人也是发现,身后不少武者,竟是被卓文唬住,冷哼一声道:“这卓文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他们三人,我们却有两百人,如此悬殊的差距,他们怎么可能挡得住。”

    “若是此次有人敢退,我甘宁决不饶他!在我们所在的郡域内,我们三人可是能够左右各位背后势力的分布的,若是不像牵连家人的话,最好遵从我们的命令。”

    甘宁此话一出,顿时那些本欲退缩的武者,皆是怔住了,这甘宁此话不可谓不狠,竟是直接用家人来威胁,实在够狠的。

    “虚张声势?”

    卓文嘴角上扬,目光中满是讥讽之意,这甘宁实在太小看他了。

    甘宁三人所率领的武者数量确实多,但无论是实力还是质量,都比烈云公子所带着的离火郡天才差远了,这样一群土鸡瓦狗,数量再多又有何用?

    “很快,你们就知道我卓文,是不是真的虚张声势了!”

    说着,卓文再次一拍镇魔青棺,棺盖掀开三分之一,以卓文为中心,数十里化作了一片重力领域,周围地面更是碎裂化作无数上浮的碎石。

    身处在无数碎石浮空之间,卓文如魔似神,意气风发。

    清莲和落星两人并没有插手,自从卓文一人屠灭烈云公子等五十名离火郡天才后,她们知道,卓文实力远超她们想象。

    “哼!装神弄鬼,我们一起上,杀了这卓文!”

    甘宁冷哼一声,顿时随着身边的刘一峰和邵杰天两人,带领着近两百名天才,犹如飞蛾扑火般,猛地朝着下方的卓文飞掠而去。

    密密麻麻地人群,仿若无数坠落的陨石般,几乎遮天蔽日,恐怖的气息扩散在整个国都上空,实在虚空破碎化作无数的碎片。

    轰隆隆!

    整个国都,都是响起了如雷鸣般的恐怖巨响,顿时间,国都内所有武者,都是被这股恐怖的动静吸引,皆是出来望着清心客栈上空的异象。

    当他们瞧见那上空密密麻麻的踏空而行的恐怖强者,犹如飞蛾扑火的朝着清心客栈下方坠落的时候,集体呆愣住了。

    他们何曾见过如此众多的皇极境强者,这些强者在平时都只是传说中的存在,但现在却犹如蝗虫般,出现在众人眼前,使得所有人都有些目不暇接。

    “那三人完蛋了!两百名的皇极境武者同时攻击,这根本就不是三个人可以挡得住的威势。”

    远处,屹立在禁军之前的月无方,瞧着那密密麻麻的诸多皇极境出手,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无比,即使他是边海国君王,也未曾见过如此众多皇极境。

    而且如此众多的皇极境武者,还联合在一起攻击,这种情景根本就是月无方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虽然卓文方才表现的极为强势,但如此众多的强者一起出手,月无方实在无法想象,那卓文到底该怎么应付才能活下来,甚至连活下来的机会都不可能有。

    空地上,仰视着上空如同蝗虫般扑下来的无数身影,卓文面沉如水,双手猛地一捏,顿时间,六种不同颜色的地火再次暴涌而出,环绕在他的身体周围。

    刺啦!

    下一刻,恐怖的精神力狂涌而出,六种地火在精神力的撮合下,最终融合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