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无方这般恭敬甚至小心翼翼的态度,顿时让得周围众多武者目瞪口呆,堂堂边海国君王,居然对待一名岁数不大的青年,如此毕恭毕敬,甚至小心翼翼,这在众人心中是不可想象的。

    周立峰在内的五老,也都是瞧见了月无方那恭敬的态度,目光不由得全部汇聚在卓文身上,他们知道,之前月无方一直等待的应该就是此人。

    只是,卓文造型独特,身上气息又极为隐晦,根本看不出虚实,不过卓文实在太年轻了,周立峰可不相信,眼前这平平无奇的青年会是什么高手。

    只是月无方的态度,却是让得周立峰隐隐感觉有些不太对。

    “或许是此子的身份不一般,所以月无方才这般对待吧!”随意在心中找了个理由,周立峰并没有将卓文三人太放在眼中。

    “月殿下,现在该开启断刃天涯了吧?”周立峰有些阴阳怪气地道。

    他们都已经在此地等待了这么久了,早已不耐烦起来了,此刻既然月无方所等的人出来了,那么自然要催促月无方开启断刃天涯。

    听得周立峰如此不客气的话语,月无方眉头微蹙,这周立峰越来越放肆了,现在在他面前,言语居然丝毫不顾忌他这个边海国君王。

    “周立峰,你说话还是注意点,我毕竟是边海国的君王,哪里容得了你如此放肆?”月无方目光中冷光闪烁,淡漠地道。

    “月殿下,原来你也知道你是边海国的君王啊!我还以为你忘了呢,我们可都是边海国你的子民,但你现在却当着我们的面,对着一名乳臭味干的小子,卑颜屈膝,低声下气,不知当时月殿下你心中是否知道自己是边海国的君王呢?”

    周立峰缓缓步出,目光先是放在月无方身上,旋即转移凝聚在卓文身上,语调提高了数倍,讥讽地道。

    周立峰此话,不可谓不毒,不仅狠狠搓了月无方的锐气,同时连卓文都被他拉下水去。

    堂堂边海国君王,却是对卓文这样的陌生人卑躬屈膝,他们这些边海国的武者会如何想?心中难免会有些芥蒂,甚至对卓文的态度也变得极为不友善。

    眼前这青年,看上去平平无奇,有何德何能,竟然可以受月无方如此接待?

    感受到周围武者的敌意,卓文眉头微挑,目光却是凝聚在不远处,满脸冷笑的周立峰身上,他知道挑起这事端的就是眼前这老者。

    “你是觉得月无方如此态度对我是不恰当么?那你倒是说说,月无方该以何种态度对待我?”卓文偏头,盯着周立峰,目光中满是冷漠之意。

    眼见卓文如此质问他,周立峰目光虚眯,脸上的冷意逐渐浓郁,眼前这青年或许身份不低,但毕竟实力不行,居然敢在他面前说三道四,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你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有何资格与老夫这样说话?现在老夫给你一个机会,立马跪下来,低头认错,老夫不会计较你方才的态度。”周立峰高高在上俯视着卓文,冷冷地道。

    此话一出口,周围众多武者脸上,皆是露出意味深长的戏谑之色。

    方才月无方对眼前这青年低声下气,态度恭敬之极,现在周立峰竟是要这青年跪下道歉。

    若是这青年真的跪地道歉的话,月无方的脸面真的要丢尽了,可以说是变相的打月无方的脸面。

    周立峰双手抱胸,脸上也满是戏谑之色,他的目的其实就是要月无方难看,既然这月无方对着青年这般恭敬,那他偏偏就要反其道而行之。

    所以周立峰现在很想看看月无方的表情,不过当他目光最终汇聚在月无方的脸上时,却是一下子怔住了。

    因为此刻月无方脸上的表情,与周立峰的想象完全是不同的,他想象中的惊怒交加的表情并没有在月无方脸上出现,他所看到的却是怜悯和古怪之色。

    对,月无方此刻脸上的表情就是怜悯和古怪之色,仿佛他周立峰做了某种蠢事一般。

    “在我面前惺惺作态么?”

    眉头微凝,月无方的表情使得周立峰有些不安,不过他并不相信眼前这青年会有什么能耐,以他皇极境的修为,难道还怕一名乳臭味干的小子不成。

    “跪下来,向你道歉?”

    微抬头,卓文嘴角微翘,目光中满是森冷之色,卓文还从未惹到眼前这老者,却是没想到这老者却偏偏要惹他,这使得卓文心中冷笑连连。

    周立峰眉头微蹙,点点头道:“若是你想活命的话,那就跪下来,向我道歉。”

    “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让我跪下来向你道歉,难道你的面子比月无方还大?就连月无方都不敢对我这么说话,你这头蠢猪是怎么有胆子提出这种愚蠢的条件的。”

    卓文摇摇头,声音变得越加的冷漠,这周立峰实在太看得起他自己了,而且连一点脑子也没有,既然月无方都低声下气的对待他了,只能说明他卓文不一般。

    但即使如此,这周立峰为了想要搓搓月无方的锐气,竟然想要将他卓文的当做软柿子来捏,真是可笑之极。

    “嗯?你敢再说一遍么?小子,有些人可不是你一个小家伙惹得起的,我想你最好想清楚后果才好。”

    周立峰眼皮一抽,卓文的话语彻底激怒了他,瞧着卓文的目光,更是充斥着森冷寒意,这股寒意犹如寒冬腊月般,极为的渗人和恐怖。

    “对啊!有些人确实不是你能够惹得起的。”卓文点点头,极为认真地道。

    “好好!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魄力,老夫不得不佩服你的胆气,可惜的是,有时候胆子太大,往往死的最快。”

    周立峰声音越发的低沉,声音中有着浓浓的冷漠之意,卓文彻底激怒了他。

    “那你可就别怪老夫手下无情了,哼!”

    说着周立峰脚掌一踏,恐怖的气息暴涌而出,整个人犹如影子般消失在了原地,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浮现在卓文的背后,枯枝般的手爪探出,直接对着卓文头颅轰去。

    这一击,周立峰没有留手,卓文若是被击中的话,必死无疑。

    周立峰一出手,周围便是响起一道道的戏谑以及嘲弄之声,众人都在嘲笑卓文的不自量力,居然愚蠢到招惹周立峰这样的皇极境强者。

    铿锵!

    金铁交鸣的声音,顿时凭空炸起,接着周立峰瞳孔微缩的发现,卓文后脑勺竟是浮现出一丝金芒,然后他手爪轰在这后脑勺的瞬间,竟是犹如击打在岩石一般。

    “怎么可能?此子的怎么会这么坚固,老夫居然无法在其身上留下丝毫痕迹?”周立峰心中不由得惊呼道。

    “我都站在原地让你打了,你怎么都对我造成不了丝毫伤害呢?你这样的废物留在这世上还有什么用?”

    卓文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接着右手一探,瞬间捏住周立峰的手爪,五指猛地一用力,顿时间,周立峰的右手在强大力量之下,呈现不规则的弯折。

    “啊!”

    凄厉的惨叫声猛地响起,周立峰捂着已经变形的右手,连连后退,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眼前这青年怎么会这么恐怖?他的全力一击,居然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丝毫痕迹,这是需要怎样的肉身强度才能达到啊!

    卓文身上的大日涅盘在凤凰精血的作用下,已经突破达到了下一层次灭度的程度,足以崩碎所有的地阶灵宝,区区三轮皇极境的周立峰,还真的难以对卓文造成丝毫的伤害。

    从周立峰出手,到周立峰后退,仅仅只是眨眼之间,旋即周围众人便是不可置信的发现,那背负青棺的青年丝毫无损,但周立峰却是被废了右臂。

    “怎么回事?周立峰可是三轮皇极境中期的强者,怎么一下子就被废了右手,那青年有这么恐怖嘛?”

    周围众人都是沸腾起来,瞧着卓文的目光也是变了,变得不可思议起来,这小小年纪的青年,果然不一般,怪不得连月无方对其都那般的恭敬。

    “周老!你没事吧!”

    其余四老纷纷汇聚在周立峰身边,瞧见周立峰右臂被废,四老脸上都是露出愤怒之色。

    “我没事!此子身上好像有着威力极为不弱的防御灵宝,我刚才就是吃了此子那防御灵宝的亏,此次我们五人一起出手,定能破了此子那防御灵宝。”

    周立峰武者右手,目光中满是怨毒之色,虽说他隐隐猜到卓文可能不一般,但也只是以为卓文可能身上有着强悍的防御灵宝,根本不相信卓文的能够那么强,也不相信卓文实力真的那么强。

    只要他们五人联合在一起,眼前这青年还不一样要死翘翘。

    “周老说得对,我们一起出手解决掉嚣张狂妄的小鬼。”

    其他四老皆是点点头,目光不善的盯着卓文,四股恐怖的气势爆发出来,皆是三轮皇极境的气息。

    “上!杀了此子。”

    说着五人极为默契的掠出,直接对着卓文轰击而去,他们自信五人联手必定能够彻底留下卓文。

    “还在自欺欺人么?既然你们真的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吧!”

    卓文摇摇头,右手轻拍背后青棺,顿时棺盖打开一丝缝隙,恐怖的威压倾泻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