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傲雪懒得理会三名男子的咆哮,玉足虚空一踏,便是准备离开沼泽中心。

    轰隆!

    忽然间,整个沼泽之地,此刻竟是震动了起来,地动山摇,无数水花飞溅,接着一道极为宏伟的黑影,从沼泽深处,猛地冲天而起。

    哗啦啦!

    冲天的水柱掠去,倾洒下来,犹如狂风暴雨一般,淅淅沥沥,接着一只足足有数百丈巨大的黑影,赫然出现在沼泽水面之上。

    银色的鳞甲,森寒的利齿,眼前这数百丈的黑影不正是那些怪鱼的放大版么。

    嗷呜!

    巨大的怪鱼,赤红的双目,紧紧盯在问傲雪手中的紫极冰草,目光中充满了滔天的怒火,咆哮一声,竟然直接对着问傲雪直掠而去,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在沼泽水面形成一道道恐怖的水柱。

    “该死!”

    眼见巨大怪鱼掠来,问傲雪俏脸大变,玉足虚空连连踏出,速度飙升到了极致,朝着岸边掠去。

    巨大怪鱼的速度极快,瞬间便是抵达问傲雪身后数丈范围,尖锐的大嘴直接朝着问傲雪的腰身咬去,毫不留情。

    “问镜冰雨!”

    问傲雪娇喝一声,纤纤玉手伸出,顿时在她身后勾勒出一块椭圆形的冰境,寒气逼人,森寒彻骨。

    轰隆!

    可惜,巨大怪鱼的力量太恐怖了,冰境根本就没有阻碍怪鱼丝毫的速度,直接就被其蛮横的破碎成无数齑粉。

    此刻,问傲雪脸色难看之极,屈指一弹,从灵戒中取出一块晶莹剔透的手镯,在手镯表面,隐隐透露出一丝丝冰寒之意。

    问傲雪直接将手镯戴在手腕上,顿时间,在其周身散发出无数的冷气,冷气越来越密集,几乎犹如飓风般咆哮疯狂。

    轰轰轰!

    沼泽水面顿时冲出十道粗大的水柱,水柱在接触到这股冷气的瞬间,直接凝结化作了粗大的冰柱。

    砰!

    十道冰柱极为坚韧,随后赶来的巨大怪鱼,直接撞在冰柱上,竟然被恐怖的反震力,震得连连后退。

    “雪玉手镯可是师傅亲自炼制的灵宝,区区一头没有灵智的畜生,怎么可能破得了呢?”

    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问傲雪玉足一踏,欲要直接离开此地的时候,一道破空声猛地从后方掠来,使得问傲雪俏脸大变。

    玉手一挥,问傲雪顿时在身前布置一堵冰境,此刻,那道破空声已经如期而至,直接轰击在了冰境之上。

    问傲雪这才发现,在冰境之上,竟是一柄丈许长的骨枪,其锐利的枪尖,泛着森冷寒光。

    “这柄骨枪……”

    盯着冰境前的骨枪,问傲雪瞳孔微缩,她已经隐隐猜到,出手之人的身份了。

    “问傲雪!交出紫极冰草。”

    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一名神色冷漠的青年,蓦然出现在冰境之前,右手一抽,捏住了抵在冰境上的骨枪。

    “卓文!这紫极冰草乃是我先发现的,你现在趁人之危,难道你不觉得无耻嘛?”

    问傲雪银牙一咬,瞧着眼前的青年,美眸中满是忌惮之色,在揽月阁上的时候,当时的卓文擂响晨钟暮鼓十下,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所以她对眼前的青年真的很忌惮。

    “无耻?问傲雪,这句话在你嘴中怎么那么的没说服力呢?说到无耻,我应该还比不过你才对!同郡的伙伴被你当做垫脚石使用,而且还对其见死不救,你这样的人渣真的有资格说无耻么?”

    卓文嘴角微扬,瞧着问傲雪的目光充斥着浓郁的嘲弄之色。

    “你这混蛋,到底想要怎样?”问傲雪恼怒地喝道。

    “我只要紫极冰草,交出紫极冰草,我就放你走。”卓文持枪而立,淡漠地道。

    “紫极冰草对我作用太大,我是不可能答应你的。”问傲雪摇摇头,俏脸满是冰冷之色,果断拒绝道。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动手了!”

    卓文冷哼一声,右手枪柄一捏,骨枪犹如电钻般,高速旋转起来,森冷的枪尖猛地朝着问傲雪身前的冰境掠去。

    咔擦!

    冰境犹如纸糊般,直接被骨枪崩裂,碎成无数碎片,而骨枪则是势如破竹,对着问傲雪眉心掠去。

    “卓文!你真以为我怕你嘛?你最好不要逼人太甚。”

    问傲雪玉足一踏,瞬间躲过了卓文这一枪,俏脸布满阴寒之色。

    “既然不怕我,那么就下来与我大战一场啊!”

    脚掌一跺,一股恐怖的气势从卓文体内涌出,衣袂飘飘,黑发乱舞,腰杆挺直,此刻的卓文犹如一柄不屈的钢枪。

    “六轮皇极境巅峰?”

    感受到卓文此刻释放出的强大气势,问傲雪瞳孔紧缩成针,不由自主惊呼出声,她还记得当初在擂动晨钟暮鼓的时候,这卓文修为才六轮皇极境初期啊!

    现在才几个月时间,修为居然已经和她相若,都是达到六轮皇极境巅峰,这个家伙是怪胎嘛?怎么会提升这么快?

    “问傲雪!我都邀战于你了,你怎么还不滚下来?还是说你怕了?”

    微抬头,卓文盯着问傲雪,声音如雷,滚滚在沼泽上方响彻。

    当初卓文仅仅只是六轮皇极境初期的时候,所表现的实力就已经很恐怖了,现在达到六轮皇极境巅峰,实力恐怕比那时更强,此刻,问傲雪犹豫了。

    “怎么?不敢下来么?不敢下来,那我就上去。”

    卓文冷然一笑,脚掌一踏,瞬间来到问傲雪身前,右手一甩,骨枪化作无数枪影,朝着问傲雪轰去。

    “冰天雪地!”

    问傲雪脸色阴沉,右手轻摸手镯,顿时间,以她为中心,再次汇聚出恐怖的冷气,无数冷气释放,凝聚出四面厚达数丈的冰墙。

    “此枪有魂,名为枪意……”

    卓文也不墨迹,直接使出了最拿手的枪意,顿时间,无数枪影掠出,伴随着枪影,卓文的骨枪一往无前的刺出,轰在了冰墙之上。

    轰隆!

    骨枪在接触到冰墙的瞬间,停滞住了,但卓文低喝一声,周围无数枪影犹如无数小蝌蚪般,纷纷汇聚在骨枪之内,顿时间,骨枪威势达到了巅峰,释放着妖异的蓝色。

    咔擦!

    冰墙表面出现裂痕,旋即裂痕越来越大,最终冰墙直接崩溃化作无数冰屑。

    噗嗤!

    问傲雪美眸惊恐,虚空上连连后退,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眼前这卓文实力好恐怖,仅仅这么一交手,她问傲雪就处于绝对的下风。

    卓文余势不减,手持着骨枪,再次朝着问傲雪掠去,神色冷漠。

    “紫极冰草给你!”

    眼见再次掠来的卓文,问傲雪贝齿一咬,屈指一弹,直接将紫极冰草丢给了卓文,而问傲雪则是飞速的后退,朝着密林另一边逃窜而去。

    卓文给她的压力太大了,问傲雪知道,若是再战下去的话,她必输无疑,甚至连命都有可能丢掉。

    右手一抚,卓文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仔细观察着掌心的紫极冰草,在确认紫极冰草是真的后,点点头,重新回到了沼泽岸边。

    此刻,清莲和落星两女,早已出来站在岸边,方才卓文和问傲雪的交锋时间并不长,两女都看到眼中,脸上皆是充满震撼之色。

    卓文实力真的越来越变态了,明明问傲雪的修为与卓文一样,但两者交战,居然是问傲雪处于下风,甚至问傲雪被逼的主动交出紫极冰草。

    “落星!这紫极冰草你拿去吧,有了这个,你应该能够顺利晋级到六轮皇极境吧!”卓文右手一抛,将紫极冰草递给落星,笑道。

    “卓文此次多谢你了!”

    落星满脸喜色的接过紫极冰草,瞧着卓文的目光满是感激之色。

    “我们本就是同郡之人,相互帮忙也是应该的。”卓文摆手道。

    听得此言,落星美眸不由得露出一丝黯然之色,心中默默地叹息道:“仅仅只是因为是同郡之人么?”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方才的战斗很可能已经引起附近其他武者的注意,我们离开这里吧!落星需要炼化紫极冰草,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才行。”

    两女并没有反对,点点头,便是跟着卓文迅速的离开了沼泽之地。

    三人离开没多久,密林中掠出不少的身影,足足有着二十多人,这些人目光疑惑的望着重新恢复平静的沼泽之地。

    待到并没有什么发现之后,这些人警惕的盯着周围其他人,目光闪烁,脸上隐隐蕴含着杀意。

    青皇榜的名额只有一百个,想要得到名额,必须要得到足够多的印记才行,想要得到印记,那么久必须厮杀,所以此刻碰见后,这些武者个个目光警惕的盯着对方。

    “一群蝼蚁而已!”

    在这些人互相对峙的时候,一道淡漠的声音缓缓自密林深处传来,接着两道身影缓缓浮现在众人面前。

    “大皇子皇甫无道和二皇子皇甫无机?快逃。”

    在认出这两道身影的身份后,三十多人皆是倒吸一口气,纷纷做鸟兽散,皇甫无机和皇甫无道皆是青皇榜前十的妖孽。

    其中皇甫无道更是排名第一,两大妖孽在一起,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心,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逃。

    “逃?我想你们还是留下印记才好。”

    皇甫无道阴笑一声,脚掌一跺,顿时间,无数气刃自皇甫无道体内射出,接着林间响起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