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头顶威势恐怖的鞭影,卓文脸色变了,格兰百合此次出手毫不留情,明显是打算置他于死地。

    “看来只能使用完整版的大无极剑阵了!”

    目光闪烁,卓文右手屈指一弹,一道道剑光掠出,竟是四品元阵无极剑罡。

    无极剑罡乃是大无极剑阵中的其中一座小剑阵,当初卓文早就已经修复了大无极剑阵的缺陷,使得大无极剑阵恢复了五品元阵的威力。

    五品元阵毕竟太稀有了,若是让人知道他身上有完整的大无极剑阵的话,恐怕会有不少奥术师会觊觎他手上的这元阵吧!

    现在格兰百合给他的压力太大,所以卓文不得不使出了完整版的大无极剑阵,不然他还真有可能栽在格兰百合的手中。

    嗖!

    无极剑罡化作一道流光,瞬间钻入大无极剑阵其中一处残缺的方位,顿时间,原本有些暗淡的大无极剑阵,容光焕发,散发出极为耀目的光芒。

    “大无极剑阵之泣血式!”

    大无极剑阵齐齐嗡鸣,恢复了五品元阵后,大无极剑阵的威力成千上百的增加,虚空之上,居然裂开无数的缺口。

    在无数缺口上,挥洒出无数的血滴,淅淅沥沥地,竟是在这片区域内,下起了密集的血雨,无数的血腥气在空间弥漫开来。

    大无极剑阵的化作无数血光,仿若周围飘洒的血雨般,形成了血色的飓风。

    轰!

    巨大的鞭影瞬间而至,轰在了血色飓风之上,接着那势如破竹的鞭影,如泥牛入海般凝滞了下来。

    “嗯?挡住了?这卓文的大无极剑阵的威力提升了。”

    鞭影被挡住,格兰百合美眸一凝,俏脸上露出一丝讶异之色。

    “不过凭借这一点,想要挡住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格兰百合美眸微闪,玉手一挥,手中的软鞭挥洒而出,漫天顿时出现密密麻麻的鞭影,犹如一条条灵活的蟒蛇一般,不断的游动着。

    “唤蛇鞭影!”

    娇喝一声,无穷的鞭影幻化成无数的蟒蛇,破空声响起,鞭影所化的蟒蛇对着下方的大无极剑阵掠去。

    轰隆!

    无数蟒蛇轰击,即使是大无极剑阵,居然抵挡的都有些吃力,竟是连连后退。

    “卓文!受死吧。”

    踏着无数的蟒蛇虚影,格兰百合犹如妖媚的蛇女般,猛地对着大无极剑阵内的卓文掠去,手中软鞭再次挥去,对着卓文胸口掠来。

    “大无极剑阵!给我收。”

    既然大无极剑阵无法阻挡格兰百合,卓文立马将其收入灵戒之中,接着一拍背后的镇魔青棺。

    砰!

    镇魔青棺掠出,横在卓文面前,与此同时,卓文更是将镇魔青棺打开了三分之一的缝隙,恐怖的威压流泻开来。

    轰!

    软鞭掠来,击打在镇魔青棺表面,只听咣当之声响起,无数火星飞溅,格兰百合目光虚眯的发现,她的软鞭竟然无法在镇魔青棺表面留下丝毫的痕迹。

    “好坚硬的棺材!”

    格兰百合俏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她的软鞭可是地阶极品灵宝,威力绝伦,轰在这奇怪青棺上面,居然无法留下丝毫的痕迹。

    还有镇魔青棺内所释放出的威压,使得格兰百合娇躯微沉,体内元力涌出,顿时抵消这股威压。

    “底牌倒是不少,可惜即使这样,你也难逃一死!”

    格兰百合冷哼一声,软鞭再次挥动,连绵不绝的击打在青棺之上,咣当之声连续不断的响起。

    而卓文则是躲在青棺之后,连连后退,口中溢出鲜血,脸色阴沉到极点,格兰百合比他强太多,现在他根本就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镇魔青棺若是再打开一丝缝隙的话,流泻出的威压应该能够暂时镇住这臭婊子。”

    目光闪烁,卓文盯在镇魔青棺之上,现在他底牌尽出,但依然不是格兰百合的对手,若是还不离开此地的话,唯有败亡一途。

    “卓文!说你是个懦夫,还是便宜你了,如此没骨气,还想与我们格兰家联姻,还真是痴心妄想。”

    格兰百合冷笑连连,手中软鞭不断挥出,镇魔青棺虽说极为坚硬,但每一次击打的余波力量都会透过镇魔青棺传到卓文体内。

    以卓文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承受太多次的攻击恐怕就要重伤而亡,她格兰百合就要用这种蠢办法慢慢磨死卓文。

    “不能在这么坐以待毙了,不然后果必死无疑。”

    又是一次鞭影击出,镇魔青棺带着卓文再次倒飞而出,而卓文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此刻他仿佛能够感受到五脏六腑犹如火烧般的痛苦,他知道再继续下去的话,他必然要撑不住,必须要找机会逃命才行。

    “镇魔青棺!给我开!”

    后退的过程中,卓文大喝一声,再次一拍镇魔青棺棺盖,原本已经打开三分之一的棺盖,在卓文此次拍击下,又是打开了几分,竟是直接打开了二分之一。

    轰隆!

    一股比方才更为恐怖的威压,忽然从青棺内涌出,一股股诡异的血气从青棺缝隙内透露出来。

    透过这二分之一的缝隙,卓文甚至能够从幽暗的棺内,看见一双摄人心魄的诡异血瞳。

    这双血瞳卓文太熟悉了,这是属于血魔的眼睛。

    “小鬼!放我出去,我帮你把周围这些人全部杀了,如何?”

    一道沙哑的声音在卓文的心中响起,这是血魔的声音,这血魔生命力还真顽强,被卓文戴在身上吸收了近一年的能量了,居然还生龙活虎的。

    “不需要!我只需要借助你的威压,脱离这臭婊子的追击就好了!”

    卓文没有去看棺内的这双血瞳,他很清楚远古血魔实力比他强太多,若是直接与其对视的话,很有可能会被其蛊惑住。

    “小子!放我出去,本魔可以赐予你无上的力量,助你直接突破达到帝权境,如何?”

    血魔没有放弃,沙哑而充满诱惑的声音,依然在卓文心中缓缓响起,蛊惑着卓文的内心。

    “滚!”

    卓文低喝一声,直接一拍青棺,将开启的青棺拍入地面,顿时间,恐怖的威压在这片空间数十里范围扩散。

    骤然扩散的恐怖威压,使得原本追击而来的格兰百合,娇躯一颤,竟是直接落在地上,无法踏空而行。

    这股威压比方才强大太多了,连她都无法完全保持御空而行。

    “好恐怖的威压,卓文这小杂种身上这青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释放出如此恐怖的威压。”格兰百合美眸露出震撼之色。

    此刻,卓文状况极为糟糕,由于格兰百合方才的攻击,已经使得他受了不弱的内伤,现在又是强行打开镇魔青棺二分之一,其反噬力已经超越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

    现在,每时每刻对他来说,根本就是煎熬,遍体犹如万蚁啃食一般的痛苦。

    “走!”

    落在镇魔青棺旁边,卓文将其扛在背上,朝着密林深处逃窜而去。

    “该死的卓文!我看你往哪里跑?”

    眼见卓文欲要逃窜,格兰百合银牙一咬,玉足一抬,也是朝着卓文追去。

    由于镇魔青棺的威压存在,格兰百合根本无法御空追击,不过她的实力极强,靠着体内深厚的元力,硬扛着这股威压,在地面快速闪掠倒是能够办到。

    所幸卓文身受重伤,速度同样不快,所以格兰百合倒是能够跟上卓文,甚至速度比卓文还快上一分。

    很快,一追一逃的身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该死!居然逃了。”

    皇甫无机还在与七彩凤凰纠缠着,现在眼见格兰百合和卓文两人消失在视野之中,不由得露出焦急之色。

    大喝一声,虚空上,三柄山峰般的紫刃齐齐轰向下方的七彩凤凰,只见七彩凤凰悲鸣一声,竟是被三柄紫刃切割成三段,化作无数七彩火星洒落。

    嗖!

    七彩凤凰一被灭,皇甫无机脚掌一踏,也是朝着方才卓文和格兰百合离开的方向掠去。

    一时之间,空地周围只剩下那些汇聚而来的武者,卓文、格兰百合和皇甫无机三人一走,这群武者皆是默契的各自分开,警惕的凝视着对方。

    这里可是桃花源图内,只要不是同郡之人,基本都是敌人,他们可不会把后背交给敌人的。

    嗖!

    就在这些武者各自警惕对方的时候,皇甫无机去而复还,脸色阴沉到极点。

    卓文和格兰百合两人速度虽然不快,但也不慢,等他破去七彩凤凰再去追的时候,早已失去了两人的踪迹。

    “哼!即使我不追过去,那卓文也死定了!”

    目光闪烁,皇甫无机知道,有着格兰百合的追击,那卓文有死无生,因为格兰百合实力比他还要强,而且还强上不少。

    虽说如此,但皇甫无机依然十分不爽,原本在他看来,对上卓文应该是压倒式的优势的,但他却是使出了绝招紫极破杀,居然都没杀掉卓文,这对他来说是个耻辱。

    想到这里,皇甫无机目光中充斥着怒意,瞧着前方的武者满是不善之意,他必须要发泄一下。

    “正好本座还缺少一些印记,那就到你们身上讨些过来吧!”

    说着,皇甫无机双手出现两柄紫色气刃,脚掌一踏,便是对着前方的武者掠去,接着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开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