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

    两道破空声响起,只见密林之中,一追一逃两道身影,从林间掠过,激起一地的枯叶。

    此刻,卓文面沉如水,目光转向后方,瞧见越来越近的格兰百合,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格兰百合就犹如牛皮糖一样,居然一直粘着他不放,太可恨了。

    “卓文!还想逃么?”

    格兰百合冷漠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只见其玉手一挥,顿时软鞭犹如灵蛇般,对着卓文后心掠来。

    “这个臭婊子,只要我卓文不死的话,以后定要十倍百倍的奉还给你。”

    感受到后方掠来的鞭影,卓文低骂一声,脚掌一踏,强行扭转身躯,将背后的青棺扛在前面。

    轰隆!

    软鞭击打在青棺之上,响起雷鸣般的声音,恐怖的余波蔓延开来,狠狠轰在卓文胸口。

    噗嗤!

    卓文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目光中充斥着惊怒交加,这格兰百合实在太可恨了,今日竟然直接和他干上了。

    两人一追一逃,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卓文面色忽然大变,因为在前方,不知何时,居然出现了一处悬崖。

    蹬!

    脚步一蹬,卓文停在了悬崖边上,转过身来,目光冷漠的盯着后方同样速度变慢的格兰百合。

    “卓文!看来老天都要你死。”

    数十米外,格兰百合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笑意,缓缓走向卓文,脸上满是胜券在握的神情。

    她也是没想到,前方居然会出现悬崖,这卓文此次算是插翅难逃了。

    要知道,黑暗之心的悬崖极为诡异,里面的重力比其他地方要恐怖许多,即使是皇极境武者,都无法在黑暗之心的悬崖之上踏空而行。

    此处悬崖足有万丈之高,皇极境武者无法踏空而行,跌入这万丈悬崖下,必然会死无葬生之地。

    “卓文!乖乖交出灵戒,自废修为!我格兰百合承诺,饶你不死。”

    格兰百合一步步走向卓文,声音清冷而高傲,美眸凝视着卓文,目光中有着一丝炽热,一路追击,她很清楚卓文身上好东西不少,所以他不想放过卓文的灵戒。

    “哼!真以为你吃定我了?”

    卓文冷笑一声,镇魔青棺猛地朝地上一驻,无数血气从缝隙中掠出,一双血瞳在缝隙中凝视着前方的格兰百合。

    猝不及防间,格兰百合犹如着魔般,深深的凝望着青棺内的那双血瞳,整个人呆愣在了原地。

    “好机会!”

    目光中精芒闪烁,卓文朝着格兰百合掠去,手中紧握骨枪,对着格兰百合雪白的脖颈刺去。

    当骨枪枪尖即将抵达格兰百合脖颈的瞬间,原本双目迷离的格兰百合顿时清醒,感受到越加接近的骨枪,格兰百合娇喝一声,腰身侧面一扭。

    呲!

    骨枪枪尖,瞬间划过格兰百合发梢,一缕乌黑的发丝,犹如风中柳絮般落下,同时在格兰百合左边脸颊上,浮现出一丝血痕,一丝丝血液流下。

    “嗯?反应好快。”

    一击不中,卓文脚掌一踏,连忙后退,格兰百合实力比他强许多,既然这一击不中,卓文自然不可能与格兰百合有任何的纠缠。

    “卓文!你该死,居然敢偷袭我。”

    轻轻抹了抹左边脸颊,格兰百合惊叫一声,这卓文居然敢划破她的脸蛋,虽然仅仅只是一丝血痕,但对于爱美的女子来说,这根本就是比杀了她还要严重。

    嗖!

    在卓文退去的瞬间,格兰百合也动了,玉手再次一甩,软鞭犹如灵蛇般瞬间缠绕向卓文的右脚。

    砰!

    右脚被缠,卓文直接狠狠砸在地上,胸口不由得憋了一口闷气,猛地吐血而出。

    “卓文!我要你死。”

    格兰百合几乎疯狂了,脸颊被划破已经触了她的逆鳞,玉手再次一甩,卓文直接被甩了出去,竟然朝着后方的悬崖倒飞而去。

    此刻,卓文几乎没什么多余的力量了,他的伤势太严重了,连动一根手指都无法做到,只能任由身体飞向后方的悬崖。

    格兰百合好似还不解气,再次挥动软鞭,狠狠的轰在了卓文的胸口上。

    卓文只觉得五脏六腑,犹如被火烧了一般,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犹如陨石般,朝着悬崖底部急速坠去。

    嗖!

    悬崖边上,原本开启的青棺,忽然猛地紧闭起来,随后镇魔青棺竟然自主的坠入悬崖之下,朝着卓文掠去。

    站在悬崖边上,格兰百合捂着左脸颊,俏脸上冰冷若寒霜,对于她来说,卓文死不足惜。

    “废物终究是废物。”

    右手一抹左脸颊,那道血痕立即被其抹除,格兰百合不再关注悬崖底部,玉足一踏,便是朝着后方的密林直掠而去。

    卓文既然已死,她自然不会在此地久留。

    嗖!

    无尽悬崖之下,卓文如同无力的蝴蝶般,不断的朝着下方坠去,此刻,卓文身受重伤,全身无力,动弹一下的力气恐怕都没有。

    瞧着上方越离越远的悬崖,卓文缓缓睁开双目,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平静之色,不知道为何,现在的他面对死亡,竟是显得如此平静。

    微偏头,卓文目光凝聚在右手掌心的印记上,他知道现在他唯一活命的机会,便是抛弃手中的印记,到时候,青帝自然会将他传送出桃花源图之外。

    但是,他不甘心,他曾经对慕辰雪承诺过,他要进入嘉神学院去找她。

    九郡大战乃是他唯一的机会,一旦他失去了此次机会,那么他以后想要进入嘉神学院这样的庞然大物的势力中,根本就不可能。

    “不甘心啊!”

    目光闪烁,卓文还是极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右手捏了捏掌心,这一刻,卓文犹豫了。

    嗖!

    就在卓文即将跌落崖底的瞬间,一道青芒从上方掠来,横在他的下方,卓文只觉得背部一阵冰凉,他下坠的速度竟是变缓了许多,直到停止。

    “嗯?镇魔青棺?”

    这道青芒正是方才自主从悬崖上,飞掠而下的镇魔青棺。

    不过,让得卓文疑惑的是,他身受重伤,根本已经没力量再控制着镇魔青棺了,怎么这镇魔青棺自动飞来护主?

    “血魔?”

    目光闪烁,卓文顿时想到了镇魔青棺内的血魔,除了他可以控制镇魔青棺,被封印在里面的血魔也拥有一部分的控制权。

    “小子!你还是挺聪明的嘛!”

    沙哑的声音在卓文脑海中响起,正是血魔的声音。

    目光虚眯,卓文颇为疑惑地道:“你居然会出手救我?还真是稀奇啊!要知道,当初在血魔传承之地,可是我带来镇魔青棺交给寒天大哥镇压你的,你居然这么好心?”

    “哼!你以为本魔愿意救你?吕寒天那杂碎,将本魔的命与镇魔青棺牵连在一起,而你现在又是镇魔青棺的主人,若是你死了,那么镇魔青棺将会元气大伤,到时候本魔也跟着遭殃。”

    血魔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极为不善,显然对于吕寒天的怨气极大。

    闻言,卓文点点头,终于是明白了血魔为何要出手救他了。

    “寒天大哥有心了!”

    低叹一声,卓文心中对于吕寒天的感激之情越加浓郁,他知道吕寒天是刻意将血魔的性命与镇魔青棺牵连在一起的。

    这样,血魔不仅不敢反噬他,而且在他危机的时刻,恐怕不得不救他性命。

    “小子!我们做个交易吧!如何?”

    忽然,血魔的声音在卓文脑海中响起,声音中颇有些蛊惑之意。

    “交易?你是想我放你出去?”眉头一挑,卓文饶有兴致地道。

    “放心!本魔知道这要求你不会答应的,所以我不会提这要求。”血魔淡淡地道。

    “哦?那你的要求是什么?”卓文颇为好奇地道。

    “哼!你也知道本魔乃是远古圣级生灵,本魔脑海中更是有无穷无尽的远古秘法,这些秘法对于你来说可是极为宝贵的东西!若是你能答应我的要求,本魔可以助你修炼如何?”血魔傲然地道。

    “助我修炼?”

    “对!对于你们人类来说,或许修炼突破四尊境和帝权境很艰难!但是对于本魔来说,其实并不难,本魔可以助你快速突破。”

    血魔脸上满是傲然之色,它乃是远古圣级生灵,从远古存活到现在,无论是见识还是经验都比卓文要深厚许多。

    “那你的要求是什么?”

    略微沉吟片刻,卓文并没有直接答应,血魔的条件确实极为动人,有着这样的恐怖生灵辅佐,他卓文必然修为能够突飞猛进。

    而且现在卓文身受重伤,全身无力,想要迅速恢复的话,还得靠血魔的力量才行。

    “本魔的要求很简单,等你实力达到帝权境后,解开本魔的封印!到那时候,你的实力应该不惧本魔了,即使本魔出来,对你的威胁也不大,你觉得如何?”

    血魔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希冀之色,它血魔虽然高傲,但也不想永远被封印在镇魔青棺内,所以只得向卓文妥协。

    “帝权境后解开你的封印么?”

    目光闪烁,卓文心中也有些意动,若是他能够顺利抵达帝权境,确实不用惧怕血魔,而且他身上还有这镇魔青棺这极为克制血魔的灵宝,他知道若他真的进入帝权境的话,血魔根本无法奈何得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