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七彩精魄石?”

    就在卓文疑惑手中的七彩晶石的时候,脑海中顿时响起小黑震撼的声音。

    嗖!

    一缕黑芒从卓文眉心掠出,化作小黑狗模样,小黑站在卓文掌心,仔细端详着掌心的七彩晶石。

    卓文没有打扰小黑,从小黑的表现看来,恐怕小黑对这七彩晶石颇有些了解。

    “果然是七彩精魄石!”

    小黑一屁股坐在卓文的肩膀上,黑黝黝的小脸上,充斥着惊喜之色。

    “小黑,七彩精魄石是什么东西?”卓文疑惑地问道。

    “小子!此次你真捡到宝了,这七彩精魄石可是好东西啊!据说七彩精魄石乃是天铠大陆开天辟地时,从九天虚空上洒落的奇特石头。”

    “这种石头在很久远的年代,倒并不是很稀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七彩精魄石的数量也是越来越少,即使是在远古时代,七彩精魄石几乎不曾出现过了。”

    听得小黑所说,卓文也是知道,这所谓的七彩精魄石极为稀有,只是让他疑惑的是,这七彩精魄石具体功能又是什么呢?

    或许是瞧见卓文脸上的疑虑之色,小黑嘿嘿笑道:“七彩精魄石内,蕴含着极为浓郁的精气,这股精气对于武者的精气神有着极为强大的裨益。”

    “对武者来说,七彩精魄石仅仅只是壮大精气神而已;但对于奥术师来说,这七彩精魄石的精气,可以在短时间内,将你的精神力境界突破一个大层次!可以说,乃是奥术师眼中的至宝啊!”

    说到这里,小黑目光中也是显露出一丝炽热精芒。

    “突破一个大境界?这不会是真的吧!”

    听得此言,卓文瞳孔微缩,脸上露出惊容,小黑所说的可是大境界,而不是小境界。

    也就是说,卓文现在精神力已经达到四品大圆满的程度,但若是将七彩精魄石内的精气全部吸收,他的精神力可以直接突破到五品大圆满,这是直接跳了一个大境界啊!

    怪不得小黑说,这七彩精魄石对于奥术师乃是至宝,这东西居然可以帮助奥术师直接突破一个大境界啊!

    精神力的修炼比武道修炼要艰难太多了,那些高阶的奥术师,哪一个不是年过半百,甚至头发花白,年轻的高阶奥术师是很少的。

    卓文能够在这年纪,精神力达到四品大圆满,已是极为逆天了,若是靠着七彩精魄石直接突破到五品大圆满的话,恐怕绝对会惊呆无数人眼球吧!

    “这七彩精魄石居然这么珍贵?”

    听了小黑的介绍,卓文也是意识到这七彩精魄石有多么的珍贵,如此珍贵的至宝,那焚天宗圣女居然拱手相让交给他,这让得卓文颇有些摸不着头脑。

    “小子!看来那焚天宗圣女对你有意思啊,不然不可能把这七彩精魄石送给你的,嘿嘿!”

    此刻,小黑颇有些促狭的盯着卓文,样子分外猥琐,卓文恨不得直接给这家伙一个巴掌。

    “那焚天宗圣女名字叫慕血,也姓慕,慕辰雪也姓慕,两人必然有些关系!这东西或许是慕辰雪托这慕血交给我的?”

    说到这里,卓文心中一动,越发的坚定这慕血与慕辰雪有着不一般的关系。

    “你说的倒是挺有道理,恐怕那慕血和慕辰雪关系不菲,或许这慕血可能是慕辰雪的化名,或许这慕血根本就是慕辰雪。”小黑摩挲下巴,随意地道。

    咯吱!

    卓文瞳孔微缩,拳头不由自主的攒紧,心中犹如激起千层浪般,极为的不平静。

    而在卓文脑海中,多次浮现出慕血望向他的眼神,那眼神似曾相识,再加上那慕血几次三番对他与众不同的态度。

    慕血就是慕辰雪!

    连忙收起七彩精魄石,卓文猛地推开房门,一步踏出房外。

    “小子!你去哪儿。”眼见卓文火急火燎的模样,小黑有些诧异地问道。

    “找寒天大哥!”

    “找那老乞丐干嘛?”

    “让他带我去皇城,我要去见慕血。”

    卓文一边飞奔,一边回答着卓文的问题,慕血就在皇城之中,而皇城戒备森严,根本不允许擅自进入皇城之内。

    卓文知道,唯有吕寒天有资格进出皇城,不仅仅因为吕寒天实力强大,还有青帝对吕寒天极为看重,若是吕寒天带他进入皇城的话,青帝应该不会责怪。

    ……

    皇城之内,一处颇为豪华的阁楼内,一道曼妙的轻纱女子,静静的站在窗前,如星空般美丽的眸子,静静的望着繁星满天的夜空。

    嗖!

    一道身影划破虚空,瞬间落在轻纱女子身后,此人带着青铜面具,颇为恭敬的单膝跪在女子身后。

    “裘老!七彩精魄石送到了么?”慕血美眸微闪,轻声道。

    “送到卓文手里了!可是小姐,那七彩精魄石可是压制你体内寒毒的宝贝啊!就这样送给那卓文,那你怎么办?”裘老眉头皱起,颤声道。

    “以我现在的修为,能够压制寒毒半年,若是在半年内,寻找到天火的话,便能解去这寒毒,不急。”慕血淡淡地道。

    “小姐!天火的稀有,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在远古时代,或许还有可能寻到天火,但现在希望太渺茫了!若是你的寒毒不解的话,你会死的。”

    裘老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他很清楚慕血体内的寒毒有多恐怖,若是一着不慎,足以致命。

    七彩精魄石乃是焚天宗宗主亲自交给慕血,为的就是压制住其体内的寒毒,有着七彩精魄石的压制之效,寒毒至少也要十年后才能有所异动。

    但现在,慕血居然直接将七彩精魄石交给卓文,无疑是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卓文,半年内,寒毒必定发作,那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为了这个卓文值得吗?”

    瞧着慕血那淡漠若水的眸子,裘老心仿佛在滴血,眼前这个一直冷漠如霜的小姐,今日竟会为了一个男子,做出如此牺牲,裘老心中复杂莫名。

    “值得!七彩精魄石只能压制十年的时间,裘老你不是说过嘛?现在天火已经几乎寻不到踪迹了,你觉得十年时间就一定能寻到嘛?到最后我的结局都一样,我只不过是将这个结局提前了而已。”

    慕血的声音依然平静,甚至平静的可怕。

    裘老沉默了,他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只能悲哀的瞧着眼前轻纱掩面的美丽女子。

    “有了七彩精魄石,卓文的精神力就能提升到五品大圆满!加上其身上的大无极剑阵,卓文进入青皇榜前五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说到这里,慕血伸出纤纤玉手,在其洁白无瑕的皓腕上,绑着一串铃铛,玉手轻挥,铃铛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

    嗖!

    一道火红色的影子,自上空猛地掠来,停在了窗口处,竟是坐骑朱鸟。

    “裘老!我们也该走了!”慕血淡淡地道。

    “哎!”

    裘老无奈的摇摇头,只得跟着踏上朱鸟之上,接着一道尖锐的鸟鸣声响起,朱鸟犹如小太阳般,猛地上升,竟是打算离开皇城。

    金銮殿内,独自端坐在大殿中央的青帝,若有所觉的抬头,深邃的目光透过屋檐,仿佛能够看穿外面的景象。

    “慕血和裘焰要离开了?”

    喃喃自语,青帝目光闪烁,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慕血和裘焰两人来青玄皇朝到底是何目的,甚至在他看来,两人的出现有些莫名其妙。

    此刻,皇城之外,两道身影正急速的朝着皇城掠去,其中一人年纪轻轻,脸庞清秀,背负奇怪的青棺,另一人脏兮兮,衣衫褴褛,油头垢面,活像个老乞丐。

    两人自然就是赶向皇城的卓文和吕寒天。

    卓文找到吕寒天,便是不由分说的将吕寒天拉着赶往皇城,搞得吕寒天有些莫名其妙。

    一道高亢的鸟鸣声,顿时从皇城内响彻开来,接着犹如小太阳般的朱鸟,猛地展翅高飞,朝着皇城之外掠去,速度快到了极点。

    “朱鸟?寒天大哥,快带我追上那朱鸟。”瞧着那渐行渐远的朱鸟,卓文颇为急切地道。

    “那是焚天宗圣女的坐骑啊!小子,你是打算追那焚天宗圣女啊,志向真是远大。”吕寒天也是认出了那朱鸟的身份,不由得对着卓文竖起大拇指,猥琐笑道。

    卓文现在根本顾不上吕寒天的想法,连忙道:“寒天大哥!快点带我追上去,不然的话,真的来不及了。”

    “既然是兄弟看上的妞,老子怎么也要帮你追到手,你小子先委屈一下。”

    吕寒天也不耽搁时间,直接提着卓文的后颈衣领,脚掌一踏,速度飙到了极致,瞬间朝着那渐行渐远的朱鸟直掠而去。

    对于被吕寒天提在手里的方式,卓文不由得狂翻白眼,这种姿势也太憋屈了吧。

    不过卓文也是知道,想要不妨碍吕寒天赶路的话,这种方式是最好的,所以也只能放下心中的不适,任由吕寒天提在手中。

    朱鸟的速度极快,瞬间就消失在了皇城,朝着天际掠去,不过吕寒天速度也不慢,只见其脚掌虚空一跺,一柄巨大的血色长枪凝聚,犹如离弦之箭般,紧紧跟在朱鸟后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