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

    瞧着上空坠落的恐怖掌印,卓文脸色苍白,目光中露出一丝绝望之色,这可是帝权境强者的攻击啊,虽说并不是裘老的全力一击,但也不是卓文能够抗衡的。

    恐怖的威压倾泻而下,促使着卓文单膝跪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神色狼狈。

    单单这股威压,卓文便有些难以承受,太恐怖了!

    嗖!

    在掌印即将抵达地面的瞬间,一朵青芒猛地从后方掠来,横在卓文面前,青芒飞溅,绽放出数百丈巨大的青莲。

    轰隆!

    掌印瞬间而至,轰在青莲之上,顿时间,恐怖的爆炸响彻开来,环状的气浪,层层叠叠的在虚空中升起。

    这朵青莲十分坚韧,竟是硬生生的承受住那恐怖掌印的攻击。

    与此同时,一道倩影站在了单膝跪地的卓文身前,目光冷漠的凝视着上方的裘老。

    此人正是从后方急忙赶来的慕血,此刻,慕血正极力控制着上空的青莲,阻挡着那威力恐怖的掌印。

    倾世的容颜上,满是煞白之色,樱唇边更是流出一丝血痕。

    “小姐!”

    裘老脸色大变,他也是没想到,慕血竟会出来替卓文挡住这一击,右手一抚,虚空上的恐怖掌印,顿时烟消云散。

    脚掌一踏,裘老瞬间降落在慕血身前,老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嗖!

    与此同时,原本被裘老击退的吕寒天,此刻也是踏着一柄血枪,来到了卓文身边,目光忌惮的盯着裘老。

    眼前这戴着青铜面具的男子,实力深不可测,乃是货真价实的帝权境强者,这样的强者,即使是吕寒天都无可奈何。

    “卓文!你没事吧!”吕寒天颇为担忧的瞧着卓文道。

    卓文摇摇头,站起身来,目光极为复杂的凝视着前面的倩影,此女竟是会为了他,硬抗此老的攻击,那可是帝权境强者啊,若是一着不慎的话,恐怕都有陨落的危险。

    卓文知道,除了慕辰雪以外,没有哪个女的会为他挺身而出。

    “你是……慕辰雪?”

    卓文忽然一步踏出,目光牢牢的盯在眼前慕血的身影,声音清越而笃定,他越发的肯定,眼前的慕血就是慕辰雪。

    此言一出,背对着他的慕血,娇躯一颤,却是摇摇头道:“你认错人了,我是慕血,不是慕辰雪!”

    “你就是慕辰雪!”

    卓文再次踏出一步,目光依然放在慕血身上,声音变得越加的高亢。

    “身为堂堂焚天宗圣女的你,我能够看出,你对我的态度与其他人不同,甚至多次提醒我!还有这七彩精魄石,如此珍贵的东西,你也能拱手送我。”

    “若你不是慕辰雪,那我们非亲非故,你为何如此对我,甚至连七彩精魄石都愿意送我?”

    再次踏出一步,卓文的声音越加的肯定,语气也变得有些波澜起来,嘴唇有些哆嗦,他也是没想到眼前的慕血,竟然就是他朝思暮想的慕辰雪。

    她为何要遮掩轻纱,为何不敢与他相见,这些疑问一瞬间在卓文脑海中浮现,但也一一被他推翻,但他可以肯定,眼前的慕血就是慕辰雪。

    慕血沉默了,她不在开口,但有些颤抖的双肩,却是彻底的暴露了她此刻内心的情绪。

    “卓文别过去!”

    身后吕寒天对于慕辰雪自然不认识,看样子卓文似乎与这焚天宗圣女是认识的,但那裘老可还在慕辰雪身边,吕寒天担忧卓文过去就是自投罗网。

    此刻,卓文早已完全忽略了吕寒天和裘焰,他的眼中只有眼前的倩影,因为眼前的女子就是慕辰雪,是他朝思暮想的挚爱。

    “慕辰雪,此次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因为你是我的女人。”

    说着,卓文再次踏出一步,目光中满是坚毅之色,上次卓文自知自己的修为不足,所以没资格留下慕辰雪。

    但现在,虽然他也知道他与慕辰雪的差距依然很大,但已经没有当初在远古洞府的时候,那般巨大,此次卓文不允许慕辰雪从他面前离开。

    “大胆!竟敢对我家小姐这般说话。”

    当卓文说出慕辰雪是他的时候,裘老看不下去,怒喝一声,恐怖的气势涌出。

    噗嗤!

    卓文胸口一阵气闷,吐出一口鲜血,但却没后退,他的目光依然放在慕辰雪的身上,目光中满是坚毅之色。

    “无论你有多么大的背景,也无论我卓文现在多么的微不足道,但我卓文以前对你承诺过,而且对天发过誓言,我卓文必娶你为妻。”

    轰!

    卓文大喝一声,背后青棺猛地开启二分之一,在青棺缝隙之中,一双诡异的血瞳浮现,恐怖的威压碾压而出,竟是隐隐抵抗着裘老的气势。

    蹬蹬蹬!

    卓文缓缓步去,犹如老牛拉车,他目光始终放在慕辰雪身上,脸上满是不屈之色。

    瞧着卓文这般的行为,裘老脸上露出一丝复杂之色,却并没有出手,而是默默看着卓文走向慕辰雪。

    终于,卓文来到了慕辰雪的面前,抬头,清澈的目光,凝视着眼前的轻纱女子,他看见了一双美若星空的眸子,以及眸子下方晶莹的泪痕。

    轻纱逐渐褪去,一张绝世的容颜缓缓呈现在卓文的眼前,卓文笑了,眼前的绝美女子,不正是他魂牵梦萦的慕辰雪嘛?

    缓缓伸出不算宽厚的手掌,卓文轻轻擦拭这慕辰雪脸颊上的泪痕,温柔笑道:“对不起啊!是我榆木脑袋,发现的太迟了,你怪我嘛?”

    不过,当卓文的手掌接触到慕辰雪的脸颊瞬间,他所感到的,竟是极为恐怖的阴寒,随后他发现,他的手掌竟是出现一层冰霜。

    一股彻骨的冰寒,由手遍及全身,卓文全身不由颤抖。

    好冷!

    这是卓文现在,唯一的感觉,而他此刻也发现了慕辰雪的不对劲。

    因为慕辰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苍白如雪,脸颊的泪痕竟是不知不觉间,化作了两条坚硬的冰痕。

    “小姐!”

    裘老也发现不对劲,一步跨来,右手按在慕辰雪的手上,他也是感到一股彻骨的阴寒。

    “该死!寒毒发作了。”

    裘老脸色难看到极点,右手双指并作剑指,猛地点在慕辰雪的眉心处,一股股雄厚的能量,自裘老体内,传输入慕辰雪体内。

    “寒毒?”

    卓文退后几步,为裘老腾出空间,目光中充斥着惊疑之色,这寒毒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小子!这慕辰雪体内的寒毒了不得啊!若是本龙爷没猜错的话,恐怕是黑暗寒毒,这种寒毒乃是神兽玄武的手段,极为恐怖和难缠,属于天阶寒气。”

    小黑的声音,骤然在卓文脑海中响起,声音中满是震撼之色,显然这黑暗寒毒极为恐怖,即使是小黑都感觉到棘手。

    “什么?天阶寒气?”

    闻言,卓文瞳孔微缩,他也没想到,慕辰雪体内,竟是隐藏着黑暗寒毒这种天阶寒气,这可是媲美天火的恐怖能量,一般人触之必死。

    “我终于知道,那戴着青铜面具的老头非要杀你了!你身上的七彩精魄石,对于压制着黑暗寒毒有着奇效。”

    “原本有着七彩精魄石的话,这慕辰雪应该能够压制寒毒十年,现在送你了,根本压制不久,顶多只能维持半年,而且这还是这慕辰雪利用修为压制的。”

    “但方才她为你挡了那老头的攻击,受了不轻的伤势,再也无法压制体内的黑暗寒毒,所以陷入了这等境地。”

    说到这里,小黑颇为复杂地道:“此女对你的情意还真深啊!居然能为你做到这种地步,恐怕是为了你能够进入青皇榜前五吧!”

    闻言,卓文脑海犹如五雷轰顶般的炸响,不由得后退数步,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他也是没想到,慕辰雪居然会为他做出如此牺牲,他根本就未曾想过的。

    “那我把七彩精魄石重新交给慕辰雪,是不是就能重新压制住黑暗寒毒了?”或许是抓到救命稻草,卓文连忙问道。

    “七彩精魄石仅仅只能起到压制作用,现在黑暗寒毒爆发,对于慕辰雪来说,根本就犹如废石一般。”小黑摇摇头道。

    卓文再次后退几步,脸色煞白无比,喃喃自语道:“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嘛?”

    瞧着那因为黑暗寒毒失去意识的慕辰雪,卓文的心缓缓的下沉,一种刀绞般的痛苦,在卓文心中缓缓的升起。

    他的心很痛,很痛,痛的让他想要仰天大吼,痛的撕心裂肺!

    “小子!你别冲动,还有一个办法。”察觉到卓文情绪不对,小黑连忙说道。

    听得小黑此言,卓文终于平静了下来,连忙问道:“有什么办法?快点告诉我。”

    “你身上拥有七种地火,而且还拥有融火诀这种奇特的精神秘技!只要你能够收集九种地火,使用融火诀,便是能够融合出传说中的天火。”

    “黑暗寒毒乃是天阶寒气,若是你融合出天火的话,就能彻底祛除慕辰雪体内的黑暗寒毒。”小黑忽然道。

    “你也看到了,我身上只有七种地火,距离九种还差两种。而且慕辰雪这种状态显然不妙了,现在根本来不及啊!”卓文苦笑道。

    “天火可以彻底祛除黑暗寒毒,但你的七彩凤凰的威力,远比一般的地火要强大,虽说不能祛除黑暗寒毒,但能够将黑暗寒毒压制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