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镇中,人流如龙,熙熙攘攘,而且卓文发现,大多数都是身穿长袍的奥术师,武者很少。

    奥术师公会就在白杨镇的中央位置,在那里伫立着一座火焰形状的巨大建筑物,而且在建筑物顶端,甚至还燃烧着一股温度恐怖的火焰。

    “两个时辰后,长老大选就要开始了,现在那些四品大师应该都已经摩肩擦掌了吧!”

    “不知道此次第十长老的归属会在谁手中?”

    “我觉得应该是炎火大师,毕竟炎火大师乃是第二长老的儿子,本身拥有四品大圆满的精神力,再加上黑炎爆空这等恐怖秘技,在四品奥术师内,难逢敌手。”

    走在街上,卓文倒是发现,街上的众多奥术师,皆是朝着一个方向,急匆匆涌出,并且议论纷纷。

    从周围的议论声,卓文也是知道前方就是长老大选的举办之地。

    早在决定要得到化境诀的时候,卓文就打算来这长老大选看看,那化境诀卓文是必定要得到的。

    想到这里,卓文便是随着人流,朝着前方走去,不一会儿,便是来到一处巨大的广场之中。

    此处广场极为诡异,地面绘制着各种各样的符文,一股股诡异的精神波动,在广场之内扩散开来。

    广场最上方,共有九个高高在上的座位,此时九个座位,除了第一个座位,其余八个座位基本都坐着年纪颇大的老者。

    这九个座位正是为奥术公会的九大长老准备的,第一长老始源长老行踪神秘,所以未出场也是情有可原,所以此次的长老大选,基本都由第二长老琉璃长老主持。

    在广场正中央,伫立着数十丈的火墙,而且这种巨大的火墙总共有十堵,而且一堵比一堵恐怖,整个广场的温度都是上升到极为恐怖的地步。

    围绕在广场周围,数量不少的奥术师,也都是感受到火墙中恐怖的温度,脸色纷纷变了。

    此刻,坐在第二座位的琉璃长老,缓缓站起身来,目光环视周围的众人,淡淡的开口道:“今日乃是长老大选,诸位能够前来,老夫颇为欣慰。”

    “此次长老大选的规则很简单,诸位也是瞧见广场中央的这十堵火墙了吧?此火墙名为十拳火墙!”

    “此次想要竞选长老的诸位,完全可以用精神力来试试这十拳火墙的威力,破墙者越多者,将会成为此次的第十长老。”

    说完,琉璃长老微微一笑,便是重新坐在了座位之上,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瞥向广场另一边,那里站着一道身影,双手抱肩,神色自信。

    那道身影仿佛也感受到琉璃长老的目光,点点头,嘴角露出自信的笑意,此人正是当初与卓文有仇怨的炎火大师,也是琉璃长老的儿子。

    琉璃长老此话一出,广场周围倒是引起了不小的哗然之声,即使是卓文脸上也是露出诧异之色。

    此次长老大选的规则出乎意料的简单,不过卓文也是知道,那广场中的十拳火墙必然不简单,恐怕大多数的奥术师都很难轰破太多的火墙。

    广场周围先是陷入了一片寂静,随后在众多人群中,走出一名年纪轻轻的奥术师,此人岁数二十七八,不过却已经是一名二品奥术师了。

    此人先是对着八位长老恭敬鞠躬,随后面色凝重的来到十拳火墙之前,大喝一声,泥丸宫内的精神力凝聚,化作了巨大的拳头,猛地轰在了第一堵火墙之上。

    轰隆!

    精神拳头与火墙碰撞,飞溅出无数的火花,两者竟是一时之间,僵持在了那里。

    青年额前青筋暴起,大喝一声,泥丸宫所有的精神力都是倾泻而出,那精神拳头又是硕大了许多,顿时间,压过了火墙。

    咔擦!

    火墙应声碎裂,而青年脸色却已经苍白无比,汗如雨下,气喘吁吁,显然达到了极限了。

    “还要尝试第二堵火墙嘛?”琉璃长老淡淡的道。

    青年目光闪烁,一咬牙道:“禀告长老,在下还想尝试第二堵。”

    “有决心!不过你最好还是量力而行。”琉璃长老点点头,淡淡的回道。

    “多谢长老提点。”

    青年恭敬的点点头,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目光紧紧盯着第二堵火墙。

    不一会儿,青年再次动了,恐怖的精神力凝聚在头顶上空,化作更为庞大的精神拳头,朝着第二堵火墙掠去。

    轰隆隆!

    如闷雷般的巨响升起,当精神拳头落在火墙的刹那,竟是直接遭到了火墙激烈的反击,那股精神拳头,竟是瞬间被火墙吞噬化作虚无。

    嗖!

    火墙吞噬精神力的瞬间,竟是衍生出触手般的火焰,猛地对着青年掠去,骇得青年连连后退,脸色苍白无比。

    可惜的是,这触手般的火焰速度太快了,瞬间就追上了青年,毫无意外的将青年全部包裹进去。

    “啊!”

    惨叫声响彻开来,那青年瞬间成为了火人,不一会儿,彻底化作了灰烬,就这样在众人眼中陨落了。

    嘶嘶嘶!

    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周围围观的奥术师,皆是目瞪口呆的瞧着那已经化作灰烬的青年。

    好恐怖的十拳火墙,居然还有反噬力,一旦承受不了,最后的下场恐怕就是和这青年一样了。

    一时之间,广场周围的众多奥术师,皆是踌躇不定起来,特别是一些精神力不强的奥术师,原本踏出的脚步,基本都缩了回去。

    不过,这种寂静并没有持续太久,又是一道身影掠向高台,这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胸口绘制着三颗星星,乃是三品奥术师。

    “是流觞大师,他可是三品大圆满的高手,应该能够轰破第二堵火墙,甚至第三堵也有可能。”

    此老一出,周围顿时引起一阵的哗然,所有人目光盯着流觞大师,脸上都有着期盼之色。

    “流觞拜见八位长老。”流觞大师毕恭毕敬的对着高台拱手。

    这样恭敬的态度,也是引起了八位长老的好感。

    “流觞!你的精神力不错,不过最好还是量力而行。”

    琉璃长老微微一笑,袖袍一挥,广场中的十拳火墙被破坏的第一堵墙,重新恢复原样。

    “多谢琉璃长老提醒。”

    流觞大师点点头,随后目光虚眯,静静凝视着前方的十拳火墙,一股恐怖之极的精神力暴涌而出,在其周围化作精神风暴。

    “破!”

    精神风暴瞬间掠出,轰在火墙之上,第一堵火墙毫无意外,瞬间被破。

    流觞大师毕竟是三品大圆满的高手,比方才那身陨的青年,实力强大不知道多少倍,第一堵火墙还真阻挡不住他丝毫。

    轰轰!

    又是两声咔擦声,第二堵和第三堵火墙顿时崩裂,精神风暴很快就抵达在第四堵火墙之上。

    砰!

    两者瞬间碰撞在一起,无数火星爆发飞溅,流觞大师眉头微缩,脚掌一跺,更为恐怖的精神力掠出,使得僵持的精神风暴又是壮大了几分。

    不过,第四堵火墙威力也极为恐怖,竟是爆涌出无数的火焰触手,狠狠的轰在了精神风暴上,轰击的频率极快。

    噗嗤!

    流觞大师,顿时口吐鲜血,眼见着前方的精神风暴越加的暗淡,他脸色大变,心知不妙,连忙退出十拳火墙范围。

    轰!

    流觞大师退出的瞬间,精神风暴彻底的湮灭,不过由于流觞大师提前退出,那火墙的反噬并没有追击流觞大师,而是缓缓恢复了平静。

    “这十拳火墙好恐怖啊!连流觞大师都只能轰碎三堵。”

    瞧着败兴而归的流觞大师,周围不少人都是目露惊讶之色,三品大圆满的奥术师,居然仅仅只能轰碎三堵,那么那些实力比流觞大师还弱的,基本都不太可能超过三堵了。

    在流觞大师之后,又是上去了好几名三品奥术师,不过成绩皆是不太理想,甚至连三堵都破不了。

    甚至还有一名倒霉的三品小成的奥术师,因为来不及退出火墙范围,也是被火焰吞噬,化作了灰烬。

    至此,周围的三品奥术师都噤若寒蝉,不敢在上去尝试了,因为他们很清楚,三品奥术师根本就竞争不过那些四品奥术师的。

    “我来吧!”

    一道沧桑的声音响起,又是一道身影掠出,只见此人双鬓花白,长袍飘动,目光炯炯,竟然是仓木大师。

    人群中,卓文瞧着那站在火墙之前的仓木大师,微微点头。

    仓木大师的进境相对于其他奥术师来说,算是挺快了,现在的精神力修为已经达到四品大成,卓文相信仓木大师应该能够轰碎五堵火墙。

    “终于有四品奥术师出手了,此人名叫仓木,好像是第八长老的人。”

    仓木大师一上去,顿时引起周围众人的围观,而且还有不少人都是认出仓木。

    端坐在第八位置上的第八长老,目光凝视着仓木大师的身影,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微笑。

    “老八!你手下的这仓木天赋很不错,现在也才年过半百,精神力便能够达到四品大成,以后若是好好培养的话,定然有机会突破到五品。”琉璃长老对着第八长老开口道。

    “琉璃老哥过奖了,与炎火相比,仓木还是差了很多的。”第八长老颇为谦逊地道。

    “呵呵!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仓木的表现吧!”

    第八长老的赞美,显然让得琉璃长老颇为受用,点点头,嘴角满是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