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堵火墙!

    炎火大师最终的成绩是七堵火墙。

    周围众人先是愣住,旋即便是爆发出剧烈的哗然之声,炎火大师能够冲破第六堵,已经是众人感到厉害了,但炎火大师却是势如破竹,连第七堵火墙也都是一并破去。

    所有人都是知道,第十长老的位置,非炎火大师莫属。

    因为除了炎火大师之外,在场的其他奥术师,没一人能够超越五堵火墙,更不要说炎火大师的七堵火墙的记录了。

    此刻,炎火大师缓缓后退,傲然站在十拳火墙数十米之处,目光环视着周围众人,脸上的傲意越加的浓郁。

    七堵火墙,对于四品奥术师来说,确实已经很不错了,炎火大师也知道,此次第十长老非他莫属。

    不过,炎火大师更期待的,还是成为第十长老后,所能够得到的奖励化境诀。

    若是拥有化境诀的话,炎火大师自信,能够在短时间内,从四品大圆满过渡到五品的程度,到时候他的第十长老的位置也就名副其实了。

    “哈哈!炎火,你果然没让为父失望。”

    高台之上,琉璃长老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布满周围的脸庞,犹如盛开的菊花般缓缓绽放着,此刻看上去极为丑陋。

    其余七位长老,纷纷对着琉璃长老拱手道贺,使得琉璃长老脸上的笑意越加的浓郁。

    缓缓站起身来,琉璃长老朗声道:“炎火大师轰碎七堵火墙,这样的成绩,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吧?”

    “长老大选本就是公平的,唯有轰碎火墙数量多者,才能最终获得长老之位!当然,若是诸位觉得自己能够超越炎火的记录的,尽管上来尝试。”

    琉璃长老笑眯眯的盯着周围众人,使得不少人心中无奈至极,炎火大师的这成绩实在太变态了,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达到,只能望洋兴叹啊!

    瞧着周围忽然寂静的人群,琉璃长老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右手一抚,道:“既然如此,此次第十长老最终人选就是……”

    “等下!”

    琉璃长老话语还未完全落下,一道清越的声音缓缓响起,使得琉璃长老的话语僵在了那里。

    “嗯?”

    忽然的打断,使得琉璃长老颇为不悦,循声而去,目光顿时放在了人群中,一道年纪不大的青年身上。

    周围众人的目光,也是被方才那句插话所吸引,目光皆是汇聚在发话的青年身上,特别是瞧见青年胸口三颗星的标志,皆是议论纷纷。

    “此子还真是找死,居然敢在琉璃长老发话的时候插嘴,是不想活了嘛?”

    “看此子的样子,也就三品奥术师,难道他发言是想要挑战炎火大师不成?”

    “不太可能吧!此子只不过是三品奥术师而已,恐怕连三堵火墙都很难轰碎,妄图挑战炎火大师,根本就是找死啊!”

    十拳火墙之前,炎火大师也是回过头来,目光注视着那说话的青年,脸色一怔,随即瞳孔微缩。

    因为眼前这说话的青年,他不陌生,正是当日鉴宝阁的时候,与他竞价大无极剑阵的卓文。

    “这位小友,你的意思是?”琉璃长老略微有些不悦地道。

    卓文抬起头,淡淡的瞧了琉璃长老一眼,目光便是放在了炎火大师身上,淡淡地道:“炎火大师,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此言一出,周围众人皆是愕然,看眼前这青年的话语,好像与炎火大师认识。

    炎火大师目光阴沉,冷冷地道:“真没想到,你这小杂种居然敢来白杨镇,我还真是佩服你的勇气和胆识。”

    “呵呵!为何不敢来?那日在鉴宝阁门口,我就已经说了,那日之仇我已经记下,改日必定登门拜访,今日便是履行那日的承诺的时刻。”嘴角微扬,卓文淡淡地道。

    “哦?你是打算直接动手?”

    眉头一挑,炎火大师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瞧着眼前的卓文,这里可是奥术公会,高台之上更是有着他的父亲琉璃长老,卓文若是动手根本就是找死。

    而且当初卓文就在他手下狼狈逃窜,他可不认为现在的卓文,也会是他的对手。

    “动手?此事迟点再找你算账,现在我是来竞选第十长老的。”

    卓文摇摇头,抬脚便是朝着十拳火墙走去,目光平淡若水。

    “此子居然真的打算挑战炎火大师,不过是个三品奥术师,怎么可能会在十拳火墙之中轰碎超越七堵火墙的记录呢?”

    “此子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我们倒是可以好好看看此子,到底如何收尾?”

    周围众人,掀起一阵的哗然,不过其中大多数人都是抱着嘲弄和看笑话的心态,区区三品奥术师,能够在十拳火墙上,有什么作为呢?

    “哦?你也打算竞选第十长老?不是老夫打击你,而是你的精神力修为太低了,根本就是白费功夫,老夫劝你还是不要自取其辱。”

    高台上,琉璃长老面色极为不悦,原本他已经打算宣布炎火大师是第十长老的结果的,现在却是被一名乳臭味干的小鬼给打断,而且这小鬼还仅仅只是个三品奥术师。

    所以,此刻琉璃长老心中极为不爽,若不是想要保持他第二长老的风度的话,刚才卓文打断他的时候就已经出手了。

    “我倒是想要问问琉璃长老,方才你不是说长老大选公平公正的么?谁出手都可以不是么?怎么在下想要尝试,你反而推拖起来了呢?还是说你是怕炎火这废物不如我,被我夺取了第十长老的位置?”

    卓文微抬头,目光直视着高台上的琉璃长老,一字一句地道,言语之中,满是不客气。

    “你说谁废物呢?”

    炎火大师瞳孔微缩,脚掌猛地一踏,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卓文。

    这卓文说话太放肆了,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扬言他是个废物,以炎火大师的高傲性子,如何不愤怒?

    “想动手?是狗急跳墙么?看来你们父子都心虚了,不敢让我去试试这十拳火墙。”卓文摇摇头,讥讽地道。

    琉璃长老眉头微蹙,眼前这青年年岁不大,口气却是不小,而且还多次言语顶撞他,使得琉璃长老心中微有些恼怒。

    “哼!长老大选本就是公平公正,既然你想要尝试的话,本座自然不会阻拦!”

    说到这里,琉璃长老话锋一转,冷冷地道:“不过,方才你多次话语顶撞老夫,此次你若是不能超越炎火的成绩的话,那你就不要怪老夫以扰乱之罪治你。”

    琉璃长老此话一出口,周围不少人包括炎火大师皆是目光戏谑的瞧着卓文,他们都是知道,卓文已经彻底的惹怒了琉璃长老了。

    若是此次他的成绩无法超越炎火大师的话,琉璃长老是不会放过卓文的,而且在他们看来,卓文此次是必输无疑。

    因为炎火大师乃是四品大圆满的奥术师,而眼前这青年仅仅只是三品奥术师,两者差距那般的悬殊,这青年的成绩怎么可能超越得了炎火大师。

    在众多人怜悯的目光之中,卓文缓缓走向十拳火墙,淡淡地道:“那是自然!”

    此话一出,周围众人皆是露出古怪之色,眼前这青年有毛病吧?居然还真的答应下来,欲要尝试着十拳火墙。

    “难道此子真的这么自信,能够超越炎火大师?”

    话锋一转,卓文忽然道:“不过,若是我成绩超越了这废物的话,我只要这废物的一只手臂,当初我与他可还有一笔账没算呢。”

    “嗯?你要炎火一只手臂?”琉璃长老目光虚眯,声音冷漠地道。

    “怎么?不敢赌?”卓文目光忽然放在炎火大师身上,淡淡地道。

    此刻,炎火大师目光闪烁,眼前卓文如此有恃无恐,倒是让得他有些犹豫起来,心想这卓文难道有什么后手不成?

    炎火大师这般犹豫的态度,尽皆被众人看在眼中,顿时引起了一阵阵的窃窃私语,甚至不少人脸上皆是露出疑惑之色。

    “哼!如何不敢赌?你若成绩超越我,我断一臂;不过若是你无法超越的话,我要你的命。”忽然,炎火大师恶狠狠地道。

    “可以!反正你的手臂,我要定了。”

    在众人古怪的目光中,卓文很是干脆的答应了下来,如此干脆的态度,使得炎火大师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妙。

    高台上的其他长老,此刻脸上也都是浮现出古怪之色,这忽然冒出来的青年,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难道真的有什么依仗不成,还是故弄玄虚?

    “哼!倒是看看此子会弄出什么花样出来。”琉璃长老冷哼一声,便是重新坐在座位上,淡漠的凝视着卓文的身影。

    炎火大师也是退到一边去,双手抱肩,冷漠的瞧着前方的卓文,嘴角满是冷笑。

    在万众瞩目之下,卓文缓缓走向十拳火墙之前,一股恐怖的精神力,猛地暴涌而出,直接在他的身体周围,形成无穷无尽的精神风暴,撕扯着四周的空间。

    卓文右手一挥,顿时间,恐怖的精神风暴瞬间抵达火墙之前,一时之间,无数火星四溢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