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一道恐怖的爆鸣声响起,第一堵火墙瞬间被破。

    与此同时,恐怖精神风暴,势如破竹,长虹贯日般,朝着第二堵掠去。

    轰轰轰!

    再次响起三道爆鸣声,眨眼间,精神风暴,居然连破三堵火墙,抵达第五堵火墙之上。

    三道同时响彻的爆鸣声,犹如动人心魄的爆竹,在众人心中涌动,一道道目光不由自主的汇聚在火墙之前的身影。

    让得他们惊愕的是,眼前这青年,看上去没有丝毫吃力的样子!

    连破四堵火墙,居然能做到如此轻松,此子不简单啊!

    站在不远处的炎火大师,此刻眉头微蹙,心中浮现出一丝波澜,卓文连破四堵火墙,隐隐让他感到一丝惊愕。

    “三品精神力能够破掉四堵火墙,此子倒是不错,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炎火大师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笑容,他绝不相信卓文能够依靠三品精神力,破掉第五堵火墙。

    轰!

    果然,原本势如破竹的精神风暴,在抵达第五堵火墙之前的瞬间,顿时停滞了下来。

    呲呲呲!

    无数火焰触手,自火墙之中衍生而出,齐齐轰在精神风暴之上,使得精神风暴不由自主的退后。

    “卓文!连第五堵火墙都破不了,你还想妄图破掉我的记录,还真是痴人说梦。”

    精神风暴被阻挡,炎火大师顿时出言讥讽,目光中爆发出一丝杀意。

    之前他们可是有过赌约的,卓文成绩不如他,那么卓文的命就归他。

    此子多次挑衅于他,甚至当初还与他竞价大无极剑阵,致使他错失了大无极剑阵的机会,他早已对此子充满杀机。

    今日便是个绝好的机会,卓文不知好歹的出现在长老大选,他正好借助方才的赌约,将此子彻底的解决掉。

    “谁说我破不了第五堵火墙的?你哪只狗眼看到的?”

    卓文冷然一笑,脚掌猛地一踏,更为恐怖的精神力暴涌而出,原本被抵挡在外的精神风暴,居然分化出三道更为恐怖的精神风暴。

    咔擦!

    第五堵火墙应声而破,风暴速度极快,再次抵达在第六堵火墙之前,依然犹如碾压般的破碎第六堵火墙。

    瞧着瞬间增强的精神风暴,以及连续被破的第五堵和第六堵火墙,周围众人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四品奥术师,此子居然是四品奥术师!”

    寂静之后,众人响起一片热潮,能够突破五堵火墙,轰碎第六堵火墙,可不是三品奥术师可以办到的。

    炎火大师瞳孔微缩,内心狠狠的震颤了一下,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他也是没想到,卓文的精神力,竟会忽然增强。

    “四品奥术师?此子居然隐藏的这么深。”

    炎火大师眉头微蹙,心中正在暗自思忖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咔擦声,骤然响起,顿时引起了炎火大师的注意。

    当炎火大师目光所及之处,脸上露出一丝不可思议之色,因为此刻,十拳火墙第七堵火墙,此刻居然被破了。

    “此子竟也是四品大圆满的奥术师,第七堵火墙居然也被破了。”

    “隐藏的好深啊!此子明明穿着三品奥术师长袍,竟然隐藏着四品精神力的实力,真是恐怖的小子!”

    第七堵火墙一被破,周围所有人都无法淡定,议论声犹如风暴般,在整个空间弥漫开来。

    “什么?这小子?”

    高台上,八位长老也都是露出诧异之色,特别是琉璃长老,眉头紧锁,右手微微用劲,竟是将扶手给捏碎了。

    “难怪此子敢出来挑战炎火,原来也拥有四品大圆满的精神力。”琉璃长老目光闪烁,心中暗道。

    这样一来,十拳火墙的成绩炎火和卓文平局,不过以琉璃长老的手段,依然可以将炎火大师弄到第十长老的位置。

    至于卓文,琉璃长老目光虚眯,其中已经充斥着浓郁的阴寒之色。

    卓文多次挑衅于他,琉璃长老早已对卓文很不爽了,再加上此子居然也能轰碎第七堵火墙,与炎火成绩齐平,所以琉璃长老心中已经将卓文彻底判了死刑。

    轰隆!

    忽然,又是一道咔擦之声,响彻开来,第八堵火墙,骤然间,应声而破,化作无数纷乱的火星。

    站在火墙之前,卓文缓缓收回精神力,目光淡淡的凝视着不远处的炎火大师,淡漠地道:“八堵火墙,这样的成绩已经超越你了,现在你可以自断一臂了。”

    静,死寂般的静,广场周围,所有人都是陷入了寂静之中,他们的目光,皆是死死盯在卓文身上,以及那已经破碎的第八堵火墙。

    在这寂静的氛围之中,卓文的声音,犹如滚滚雷霆般,在所有人耳畔响彻开来,使得众人产生一种耳鸣般的错觉。

    炎火大师也是愣住了,目光死死盯着那已经被破的第八堵火墙,脸上阿玛尼石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这卓文是怎么破碎第八堵火墙的?他乃是四品大圆满奥术师,都无法轰碎第八堵火墙,但卓文是怎么办到的?

    难道说,眼前这青年是一名五品奥术师不成?

    在第八堵火墙破碎的瞬间,这是炎火大师脑海中所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被他排除,卓文太年轻了,这样的年纪怎么可能是五品奥术师。

    “是巧合,绝对是巧合!”炎火大师喃喃自语地道。

    腾腾腾!

    高台上,八位长老纷纷站起身来,瞳孔微缩的凝聚在卓文,以及被破碎的第八堵火墙之上。

    他们也吃惊于卓文竟能够突破第八堵火墙,而让得他们更吃惊的是,方才卓文突破第八堵火墙的瞬间,好像也没什么吃力的样子。

    也就是说,第八堵火墙,还远不是卓文的极限。

    更重要的是,卓文他还如此的年轻,仅仅只有二十岁左右,这样的年纪,能够达到这样的成就,只能说此子根本就是个绝世妖孽。

    “炎火大师!我想你应该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吧,现在该自断一臂才是。”

    卓文再次朗声出口,清越的声音,在整个广场之中,显得那般的突兀而清脆。

    唰唰唰!

    一道道目光,顿时间,汇聚在不远处,脸色阴沉的炎火大师身上。

    卓文所说的可是实话,一开始的时候,炎火大师可是很爽快的答应卓文的赌约。

    现在卓文赢了,炎火大师也是到了兑现承诺的时刻了,只是炎火大师真的敢兑现赌约,自断一臂么?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哼!卓文,你轰碎第八堵火墙,绝对是侥幸,我根本就不信你靠着自己实力轰碎的,你绝对是使用了某种我未知的手段。”

    炎火大师目光阴沉,声音低沉而沙哑,竟是打算狡辩。

    此话一出,周围众人也都是议论纷纷,目光汇聚在炎火大师身上,不少人目光露出不屑之色。

    明明当时炎火大师信誓旦旦的答应赌约,现在输了竟然狡辩,使得不少人对于炎火大师的好感大降。

    炎火大师自然也听见周围众人的议论,脸色略有些难看,他以前积累的威信,在今日算是彻底的败落了,一切原因都是眼前这忽然冒出来的卓文。

    “你说我是侥幸?”

    卓文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冷冷的盯着眼前的炎火大师,声音越加的冷漠。

    “哼!侥幸就是侥幸,你也不过是四品奥术师,我就不相信,你是靠自己实力轰碎第八堵火墙的。”炎火大师依然狡辩地道。

    “你说我不是靠实力轰碎火墙的?”

    说着,卓文再次脚掌一踏,更为恐怖的精神力暴掠而出,周围空间,在这股精神力作用下,几乎崩碎塌陷,恐怖之极。

    轰隆隆!

    恐怖精神力涌出,在虚空上汇聚出万千席卷的精神飓风,猛地对着下方的第九堵火墙碾压而出。

    咔擦!

    清越的碎裂声再次响起,第九堵火墙应声而裂,飞溅出无数的细密火星。

    嘶嘶嘶!

    第九堵火墙破碎,广场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脸上终于露出惊骇之色。

    第九堵火墙,就这样被卓文给破了?

    “这还是侥幸么?你倒是说说看。”

    破碎第九堵火墙,卓文脚掌向前一踏,目光森冷的凝视着炎火大师,其中满是无情之色。

    炎火大师沉默了,瞳孔一缩再缩,竟是直接缩成了针状,第九堵火墙被卓文轰碎,现在他再次狡辩也无济于事。

    事实摆在面前了,他炎火大师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输了!

    “不说话么?还是不服气么?那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卓文冷哼一声,顿时间,无数精神力汇聚,虚空上的万千精神风暴熄灭,竟是凝聚出了万丈长枪,这是精神之枪,威力恐怖,威势浩荡。

    嗖!

    犹如离弦之箭般,万丈长枪划破虚空,瞬间抵达第十堵火墙之上。

    “他打算轰碎十拳火墙最后一堵壁垒,好恐怖的家伙。”

    精神之枪一凝聚,所有人都是猜到了卓文的意图,一片哗然之声响起。

    轰隆!

    精神之枪抵在第十火墙之上,顿时间,无数火海弥漫,竟是欲要将这精神之枪彻底的抵挡住。

    “挡得住么?”

    卓文喃喃自语,一股意境之力,加持在精神之枪上,顿时间,精神之枪周围环绕无穷无尽的枪影,威力剧增。

    咔擦!

    最终,碎裂的声音,在周围悠扬响起,众人的心灵也同时震颤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