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绵不绝的碎裂声,在整个广场中,滚滚响起,直冲云霄。

    第十堵火墙,此刻,在所有人眼前,彻底的崩裂,化作无数火星!

    寂静,无论是广场下众人,还是高台上的八位长老,都极有默契的陷入了沉默。

    十拳火墙,共分十层,一层比一层坚硬恐怖,炎火大师乃是奥术公会最为杰出的天才。

    即使是炎火大师,也仅仅轰碎第七堵火墙。

    但眼前这个名叫卓文的青年,成绩不仅超越炎火大师,现在更是连续轰碎了第八、第九甚至第十堵火墙。

    十拳火墙被卓文轰穿了!

    “天啊!第十堵火墙也被破了?这青年到底是谁?怎么会这么恐怖?”

    “此子绝对是五品奥术师,不然不可能轰穿十拳火墙的。”

    “五品奥术师?此子才二十多岁吧,如此年纪就已经是五品奥术师了?好恐怖的天赋啊。”

    长久的寂静过后,便是一片的哗然喧闹之声,在周围广场之中,滚滚袭来,犹如闷雷般,响彻整个广场之中。

    高台上,八大长老也都是目光紧紧盯在卓文身上,目光中有着一抹狂热的炽热。

    眼前的卓文,绝对是个天才,而且是个妖孽般的天才,这种天才成为他们奥术公会的长老,绰绰有余。

    琉璃长老眉头紧凝,特别是注意到其他七位长老以及周围众人的神色,他的脸色也是阴沉下来。

    不过,现在十拳火墙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他身为此次的东道主,自然要发话。

    “你名字叫卓文吧?天赋很不错,能够轰穿十拳火墙的年轻人可不多啊,你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

    “按照此次长老大选的规则,你赢得最终胜利,以后你便是奥术公会的第十长老。”

    说到这里,琉璃长老忽然对着另一边呆愣住的炎火大师,喝道:“炎火,回来吧!此次你输了,为父也不怪你,你回去好好修炼,等晋级到五品,依然能够成为长老。”

    琉璃长老此言一出,卓文目光虚眯,内心却满是冷笑,这琉璃长老打得倒是好算盘,他和炎火大师的赌约还没清算呢,这琉璃长老竟是让炎火大师先行离开。

    此举,明显是打算赖账。

    周围众人也都是明白琉璃长老的做法,皆是议论纷纷,不过却没人出言反驳。

    琉璃长老乃是奥术公会第二长老,位高权重,实力强大,他们可不敢得罪,自然不可能有人为了卓文而出声。

    炎火大师闻言,顿时轻吁一口气,如释重负般的对着琉璃长老拱拱手,竟真的打算走向琉璃长老。

    嗖!

    一道破空声猛地掠来,使得炎火大师脸色微变,猛地转身,无数黑炎从他体内掠出,在身前形成一片黑炎之墙。

    轰隆!

    破空声瞬间抵达黑炎之墙,炎火大师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脚步连动,不由得后退数十步,目光恼怒的凝视着不远处的卓文。

    此刻,卓文缓缓走来,手中握着丈许骨枪,目光森冷无比。

    “想走?还是先留下一臂再说吧!”卓文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

    “放肆!在本座面前,你居然敢公然动手,你是否没将本座放在眼中。”

    琉璃长老猛地大喝出声,目光冷冷的盯着卓文,额前青筋暴起,这卓文实在太放肆了,居然在他的眼皮底下动炎火。

    “放肆?我哪里放肆了?炎火大师公然赖账,才是真正的放肆!还有你,我凭什么将你放在眼里?”

    卓文转头同样大喝出声,言语丝毫不顾忌,这琉璃长老一开始便是针对于他,他卓文自然不会对其有丝毫的好脸色。

    此话一出,周围众人皆是神色震动,这卓文太胆大妄为了吧,居然敢当面顶撞琉璃长老。

    “好好好!已经好久没人敢在老夫面前这么说话了,小子,你真是找死。”

    琉璃长老怒叱一声,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狰狞之色,他身为奥术公会第二长老,位高权重,从来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现在不仅有人说了,而且还是个后辈如此说他,这让琉璃长老的老脸往哪儿搁?

    此子不除,他第二长老的威严何在?

    “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个老匹夫也不是个好东西!今日你儿子的手臂断定了。”

    卓文冷哼一声,脚掌一踏,直接朝着炎火大师掠去,速度快到极致。

    “小畜生,尔敢?”

    琉璃长老冷哼一声,竟是直接对着卓文出手,枯瘦般的右手探出,恐怖的精神力对着卓文拍去。

    “哼!”

    面对着琉璃长老碾压而来的精神力,卓文根本就不躲不避,依然朝着炎火大师掠去。

    “此子在找死嘛?居然不理会琉璃长老的攻击。”

    瞧着卓文疯狂的举动,周围众人都是目露奇异之色,琉璃长老可是五品大圆满的奥术师,精神力极为恐怖,这卓文此举根本在找死啊。

    在琉璃长老的精神力临近的瞬间,卓文腰身一扭,同样五品大圆满的精神力倾泻而出。

    轰隆!

    两股精神力相撞,顿时爆发出无数的火星,接着同时湮灭,而卓文身形不停,继续朝着炎火大师掠去。

    “什么?琉璃长老的精神力被破了?此子的精神力也达到五品大圆满不成?”

    当半空中,相撞的两股精神力同时湮灭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

    卓文,一个在他们眼中名不经传的青年,居然将琉璃长老的精神力挡住,并且湮灭掉,太恐怖点了吧!

    此刻,炎火大师脸色苍白,目光中满是惊恐之意。

    在卓文击穿十拳火墙的时候,他就知道卓文精神力已经达到五品,再加上方才湮灭琉璃长老的精神力,他更加确定,眼前的卓文就是五品奥术师。

    这样的存在,他根本没有信心与之对抗。

    “炎火大师!当初我说过,改日我会登门拜访的,今日我卓文来了,你为何一退再退。”

    卓文瞬间而至,声音如雷,滚滚袭来,充满了讥讽之色。

    “卓文!不要以为我真的怕了你。”

    炎火大师目光阴沉,顿时间,无数的黑炎暴掠而出,这些黑炎汇聚,化作无数的黑炎之箭。

    “黑炎爆空!”

    黑炎之箭一形成,顿时间,化作无数黑色的雨幕,朝着前方的卓文掠去。

    “黑炎爆空威力确实恐怖,但今日的我不同往日,你这黑炎爆空对我已经没有太多用处了。”

    卓文淡然一笑,七轮皇极境巅峰的气势,犹如火山爆发般,从体内暴涌而出,在体表形成无数恐怖的气旋。

    接着,卓文右手骨枪一抖,恐怖的枪意爆发,形成无穷无尽的蓝色枪影,这些枪影犹如蠕动的蝌蚪一般,朝着前方掠来的无数黑炎之箭冲去。

    轰轰轰!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气势如虹的黑炎爆空,竟是彻底的被卓文的枪意压制,瞬间,无数的黑炎之箭,彻底的湮灭。

    嗖!

    卓文脚掌一踏,瞬间与炎火大师错身而过,一根断臂猛地冲天而起,带着淋漓挥洒的鲜血,簌簌而下。

    惨嚎声瞬间响起,炎火大师捂着已经断掉臂膀的右手,仰天惨嚎,声音极为凄厉,目光瞧着卓文更是布满了怨毒之色。

    惨嚎声引起了周围众人的注意,当他们瞧见炎火大师真的被断一臂后,皆是心中震动。

    好狠的人,说断炎火一臂,还真的出手将其断掉了。

    眼前的青年年纪不大,但手段却极为狠辣无情,这种人最不好招惹了,一旦招惹,下场恐怕会很惨。

    “啊!父亲,救我,杀了这个杂种。”

    炎火大师捂着空空如也的右臂,不断的惨嚎,鲜血犹如水龙头般,从断臂处涌出,连忙对着琉璃长老求救。

    身处在半空的琉璃长老,听得炎火大师的惨嚎,虎躯一震,目光中满是滔天怒火,卓文太可恶了,竟敢真的断了炎火大师一臂。

    “小杂种!我要你死,要你死的很难看。”

    琉璃长老大喝一声,猛地朝着卓文掠去,瞬间就抵达在卓文头顶上空,枯瘦的右手,再次下沉,恐怖精神力幻化成无数精神风暴,碾压下来。

    卓文满脸冷笑,脚掌一踏,瞬间就捏住了倒在地上痛的翻滚的炎火大师,猛地将其举了起来,面对着上空琉璃长老的攻击。

    噗嗤!

    精神风暴速度极快,瞬间就抵达下方,炎火大师惨嚎声戛然而止,一团血雾猛地爆开。

    炎火大师,竟是在这股精神风暴之下,彻底的身陨。

    炎火大师一死,卓文手印一捏,三对雷翼展开,瞬间化作一道雷芒,消失在了原地。

    轰隆!

    那股恐怖的精神力,则是狠狠的轰在了卓文方才所站的地方,地面崩裂,无数碎石上浮,看上去颇为壮观。

    “啊!你居然杀了炎火,你这个小杂种,小杂种!”

    琉璃长老根本没想到,卓文居然会拿炎火大师当做挡箭牌,攻击根本没有丝毫留手。

    在精神风暴抵达炎火大师身上的时候,想要抽手已经不可能了,就这样,琉璃长老,眼睁睁地看着炎火大师,就这样死在他面前。

    “是我杀的么?那炎火大师明明是死在你的攻击之下,杀你儿子的凶手,其实是你自己。”

    雷芒闪烁,卓文出现在广场另一端,满脸冷笑的盯着前方的琉璃长老,声音满是戏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