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上空张牙舞爪的真龙之魂,琉璃长老脸上的笑容,犹如菊花般绽放开来。

    蛟龙蜕变成的真龙,威力绝对比九蛟之殇要恐怖许多,即使是只有一条真龙,那也比九蛟之殇要强大很多。

    “卓文,此次你死定了!”

    凝视着前方的卓文,琉璃长老目光中满是阴狠之色,卓文不仅对他不敬,而且还杀他儿子,此子不除,他于心不安。

    广场上的众人,也都是纷纷摇头叹息,他们也都是知道,真龙之魂的强大,卓文根本难以与之抗衡,即使后者是个五品大圆满的奥术师。

    嗷呜!

    虚空之上,金光灿灿的真龙之魂,淡漠的凝视了卓文一眼,咆哮一声,便是直接朝着卓文直掠而去。

    悬浮在对面的卓文,静静的站着,没有丝毫的动作,眼睑微垂,仿佛根本就不在意那直掠而来的真龙之魂。

    “那卓文是在找死嘛?”

    瞧着无动于衷的卓文,广场众人脸上皆是露出疑惑之色,虽然真龙之魂确实强大,但也不至于被吓得动都不敢动吧?

    “哈哈!还真是懦夫?这样就被吓到了?”琉璃长老脸上满是嘲弄之色,冷笑地道。

    嗷呜!

    正当所有人认为,卓文即将被真龙之魂吞噬掉的时候,一缕墨黑色光芒,猛地从卓文眉心处掠出,朝着真龙之魂掠去。

    接着,一道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在虚空中响起来。

    众人仰头望去,愕然的发现,原本气势如虹的真龙之魂,忽然停止了动作,接着竟是在虚空中剧烈翻滚起来。

    看起样子,好似极为痛苦一般。

    若是有人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在真龙之魂的表面,遍布着密密麻麻的细密的墨黑色丝线,这些丝线很细也很密,根本不易察觉。

    而且这丝细密的黑线,还在不断的扩散,好似在吸收着真龙之魂的力量,在不断的扩大一般。

    “怎么回事?真龙之魂怎么会忽然翻滚起来?”

    琉璃长老面色一僵,目光阴沉的盯着那不断翻滚嚎叫的真龙之魂,方才他想要控制真龙之魂的时候,竟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挡住了。

    “难道这股力量是那卓文释放的?”

    抬头,琉璃长老的目光终于放在了,那悬浮在半空,眼睑微垂的青年身上。

    方才,真龙之魂即将吞噬卓文的时候,便是忽然发生这种诡异的状况,琉璃长老可不相信,真龙之魂发生这种事情,会与卓文无关。

    “卓文!你到底对真龙之魂干了什么?”琉璃长老不由得怒吼出声。

    卓文淡漠的瞥了琉璃长老一眼,便是淡淡的道:“你若想知道,那就上来自己看啊。”

    此言一出,琉璃长老顿时沉默了,目光紧紧盯着卓文,却是不敢上去。

    真龙之魂如此强大,却发生这般诡异的状况,他又怎么可能敢上去呢?

    “怎么?不敢?还真是个懦夫,你和炎火那废物又有什么区别呢?让你上来都不敢,不愧是奥术公会第二长老。”

    卓文嘲弄的话语,在上空滚滚袭来,使得琉璃长老脸色难看到极点。

    而且广场众人,目光古怪的盯着琉璃长老,他们也没想到,琉璃长老居然害怕了。

    更让他们惊异的,还是上空不断翻滚的真龙之魂,现在傻子都看得出来,这真龙之魂的异状绝对和卓文脱不了丝毫的关系。

    嗷呜!

    忽然,真龙之魂仰天长啸,接着竟是金灿灿的身躯,被无数的墨黑色雾气所笼罩,瞬间就被腐蚀干净,连尸体都不存在了。

    墨黑色的雾气在虚空翻滚着,接着化作一缕黑光,重新钻入了卓文眉心之内。

    自此,真龙之魂,彻底的陨落在了卓文面前。

    “真龙之魂就这样被干掉了?”

    广场众人到现在还有一丝不真切之感,他们实在无法想象,方才还气势浩大的真龙之魂,就这样简单的被干掉了,实在大跌眼镜。

    “小黑!怎么样?”小黑一回到识海,卓文连忙问道。

    “哈哈!好饱,这真龙之魂的能量比那兽灵还要充裕,倒是补充了不少本龙爷的本源。”小黑嘿嘿笑道。

    闻言,卓文点点头,小黑表现的如此兴奋,恐怕确实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现在该找那琉璃长老算算旧账了!”

    说着,卓文目光便是放在下方,已是呆愣的琉璃长老身上,嘴角露出一丝阴寒笑意。

    真龙之魂被破,琉璃长老整个人显得有些失魂落魄,目光中甚至还有着一丝悔意。

    他也是没想到,眼前他一开始未放在眼中的青年,居然有着这么恐怖的实力。

    若是当时他选择让炎火自断一臂,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不堪回首的事情吧!

    嗖!

    瞬间,卓文来到了琉璃长老,恐怖精神力倾泻而出,环绕在他的身体周围的大无极剑阵顿时化作一道道寒光,朝着琉璃长老飙射而去。

    “该死!”

    瞧着无数寒光掠来,琉璃长老脸色大变,袖袍一抖,恐怖精神力涌出,在前方形成一座厚达数丈的精神之墙。

    叮叮叮!

    清脆的声音响彻开来,接着无数寒光落在精神之墙上,倒是一时之间,僵持在了那里。

    “卓文!我可是奥术公会第二长老,你敢杀我?”琉璃长老怒喝出声。

    “老狗!方才是谁扬言我死定了,要置我于死地的?现在见不是我对手,居然还敢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你的脑子是被门夹了吧?”

    卓文声音阴寒无比,这琉璃长老还真是可笑,方才还放出狠话要杀卓文,现在反而问出这种问题,任谁都知道,琉璃长老害怕了。

    卓文的话语,使得琉璃长老脸色微沉,冷漠的道:“那你要怎样才能放过老夫?现在你可是奥术公会第十长老,难道你想要以下犯上嘛?”

    “老狗!我有说过我接受第十长老的位置嘛?你想的倒是天真,我就引用你方才的话语吧,今日你死定了!”

    说着,卓文一捏剑诀,顿时间,在大无极剑阵上空,浮现出阴阳无极图案,而大无极剑阵也分裂成阴阳两极。

    “阴阳式!”

    低喝一声,大无极剑阵化作了阴阳剑阵,威力爆涌数十倍。

    咔擦!

    琉璃长老身前的精神之墙,顿时寸寸崩溃,化作了齑粉。

    而后,阴阳剑阵在琉璃长老绝望的眼神下,猛地降落,直接将其彻底贯穿。

    噗嗤!

    无数的血水,自琉璃长老的天灵穴涌出,只见琉璃长老仰天怒吼一声,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嘶嘶嘶!

    瞧着彻底死绝了的琉璃长老,周围众人皆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奥术公会,尊贵的第二长老,居然就这么死在了他们面前,而且还死的这么凄惨。

    “你杀了琉璃老哥?”

    高台上,其余七位长老,纷纷站起来,目光凝聚在卓文身上,脸上满是惊怒之色。

    卓文动作太快了,快到连他们都来不及救援,琉璃长老就死了。

    “怎么?你们想为他报仇?”

    缓缓转过身来,卓文目光放在高台上的七位长老身上,声音平淡而冷漠。

    此言一出,七位长老皆是面色一凛,居然个个不敢吭声。

    琉璃长老乃是他们之中,实力最强的长老,连琉璃长老都死在卓文手里了,他们不用说肯定不是对手。

    现在,为了已死的琉璃长老,而得罪卓文实在不值得。

    瞧着卓文一句话镇住七大长老,广场众人瞧着卓文的目光都是变了,由原来的不在意,变得炽热而崇拜。

    眼前的青年,年岁不过二十,不仅击穿十拳火墙创造记录,而且更是当众断掉炎火大师一臂,做法毫无顾忌。

    更为恐怖的是,连奥术公会第二长老,琉璃长老都死在此子手中,现在更是一句话镇住了七大长老。

    这是何等的威风啊!

    广场中央,那道挺拔峭立的身影,恐怕将会深深留在所有人的脑海中。

    嗖!

    忽然,一道破空声,自白杨镇深处的火焰建筑物内掠出,瞬间抵达广场之上,飘然落在中央。

    此人身着白色长袍,鹤发童颜,须髯皆白,同时手持拂尘,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特别是那双目光,犹如鹰隼般锐利,使得卓文难以直视。

    “琉璃被杀了?”

    白袍老者降落在广场后,目光顿时凝聚在那已经死去的琉璃长老尸体上,不急不缓地道。

    “启禀始源长老,琉璃老哥被那猖狂的小子杀掉的!此子不仅杀了琉璃,连最有天赋的炎火也杀了。”第八长老连忙站出来毕恭毕敬地道。

    其他六位长老,纷纷垂下头,神色极为尊敬,眼前这可是始源长老,乃是奥术公会的创始人,实力深不可测。

    “哦?是这小子杀的?”

    白袍老者忽然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瞧着不远处的卓文,嘴角蠕动地道:“小友。看来我们的福源真的不浅啊,居然再次相见了。”

    此刻,卓文也终于是见到了白袍老者的真面目,瞳孔不由得一缩,惊呼出声地道:“居然是你,没想到你居然是奥术公会的始源长老?”

    卓文和始源长老古怪对话,顿时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惊讶,没想到,神秘莫测的始源长老,居然和这神秘青年认识。

    一时之间,卓文的身份在众人心中越发的神秘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