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中央,卓文静静站立着,曹岩则是被提小鸡般提离地面,面色憋红,目光中充斥着憋屈之色。

    青皇榜第十,七轮皇极境后期的曹岩,对于很多人来说,那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存在。

    但现在,却是被卓文,以这种屈辱的方式,提在手里,毫无反抗之力。

    静,整个广场周围,都是陷入了难掩的死寂之中,众人目光盯在擂台中,那道傲然而立,提着曹岩的身影,目光中的震撼之色,犹如山崩海啸般扩散蔓延开来。

    “曹家第一天才曹岩,就这样被卓文提在手里?”

    广场中一人,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目光中早已充斥着惊骇之色,而周围其他人,神色比此人也好不到哪儿去。

    原本斜靠在石柱上的冯勇,此刻腾地站起来,瞳孔微缩,紧紧盯在卓文身上,一字一句低语道:“这卓文也达到了七轮皇极境巅峰?”

    此刻,卓文体内暴掠而出的气息,犹如滔天海啸般,在整个擂台之中滚滚扩散开来,其脚下的巨大青石擂台,竟是开始嗡嗡颤抖起来,有些支撑不住的迹象。

    这股气息,丝毫不弱于他冯勇,这卓文也突破到了七轮皇极境巅峰。

    “怎么会这么快?此子三个月前也才七轮皇极境初期,这才三个月,此子居然达到七轮皇极境巅峰了。”冯勇嘴唇蠕动几下,终于有些干涩的吐出这句话。

    若是卓文还是七轮皇极境初期的话,他对上卓文有着百分百的胜率,但现在卓文进步太快了,修为竟然已经与他相若,再加上那恐怖的枪意。

    冯勇知道,拥有枪意且修为不弱的卓文,对他来说,已经变得极为难缠了,现在冯勇甚至有着一丝犹豫,他对上卓文的胜负,已经成为未知了。

    高台上,皇甫无机和格兰百合两人瞳孔同时微缩,卓文忽然爆发出七轮皇极境巅峰的实力,也是超乎了两人的预料。

    “曹岩败了!”

    郭胜双手抱胸,目光斜睨着后方,脸色不大好看的皇甫无机和格兰百合,颇为嘲弄地说道。

    慕容战有些阴柔的脸上,此刻,罕见露出一丝若有所思之色,瞧着卓文的目光,带着一丝奇异之色。

    皇甫无道依然目不斜视,双目微眯,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打动他,使他睁眼注意。

    在高台后方,依然摆放着一道狭长的案条,上面摆放着美酒佳酿,金銮殿之内,不断有着年轻貌美的侍女,端着托盘,将一些美味佳肴呈上来。

    中央位置,青帝默默端坐着,其余大能也都是坐在案条其他位置,其中八大郡域的郡域之主坐在案条左边,皇都郡五大家族家主以及青龙分殿殿主坐在右边,瞧去将近有二十人。

    案条上的众位大能,几乎都是四尊境的强者,代表着整个青玄皇朝最为德高望重的巅峰强者。

    曹岩的落败,自然被这些大能看在眼中,坐在右边其中一个位置上,一名身材矮小的老者,锐利的目光逐渐阴沉下来,脸色难看。

    这矮小的老者,就是现任曹家家主曹植,实力极为恐怖,也是个四尊境强者。

    “曹植!看来你们家曹岩修炼不到家啊,居然败在外郡天才手中。”

    坐在曹植身边,乃是一名身穿华服,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此刻这中年男子颇为嘲弄地道。

    “冯天!你也别得意的太早,你们家的冯勇想要胜过这卓文,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据说你们冯家一名天才叫冯翔,就是被这卓文杀死的吧?”

    “身为冯家家主,自家天才被杀,而凶手现在去逍遥法外,你这冯家家主也不怎么样啊?”

    曹植却是不甘示弱,冷嘲热讽,使得冯天面色逐渐阴沉下来。

    “此事你就不必关心了,我们冯家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杀的,本座绝不会让此子活着出皇都的,只是现在时机还未成熟而已。”冯天淡漠地道。

    擂台之中,卓文右手提着曹岩,目光冰冷无情,淡漠地道:“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向我道歉,我便放过你。”

    曹岩目光惊怒交加,他惊的是卓文实力竟然这么强,怒的是此子居然以这种放肆将他提离地面,甚至还让他跪下来向他道歉,如此屈辱的方式,他如何办得到?

    “卓文!我可是曹家嫡子,你敢对我怎么样?”

    曹岩依然不相信,卓文敢杀他,毕竟他背后站着的可是曹家这么个庞然大物,若是卓文杀了他,那么最终的结果只会是不死不休。

    “还在显摆你背后的家世嘛?在我看来,你除了能够用家世来压人以外,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废物一个,我管你曹家怎样?你现在选择只有两个,要么跪下来道歉,要么就死。”

    说着,卓文右手的力道加剧了几分,曹岩不由得翻起死鱼眼,不断的咳嗽,其原本傲然的目光,此刻已经被惊恐所取代。

    这卓文是真的打算杀他,而不是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小杂种!放了曹岩,这一场你赢了。”

    曹岩的异状,坐在案条上的曹植自然看的清清楚楚,特别是瞧见卓文不但不放曹岩,反而加重力道,使得曹植惊怒交加。

    这卓文好不识抬举,难道还想杀了曹岩不成?

    “曹家家主,你未免管的太宽了吧?这擂台之战,你们这些长辈可不能随意插手的。”提着曹岩,卓文偏头瞧向高台上的曹植,冷淡地道。

    “你……”

    曹植脸色微变,这卓文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敢这么和他说话,曹植肺都气炸了。

    嗖!

    就在卓文与曹植对话的瞬间,一道破空声,骤然自擂台之上掠出,直接对着卓文飞掠而去。

    “嗯?”

    卓文目光微缩,心头升起一丝不祥之感,那破空之声速度太快,卓文只来得及施展大日涅盘,肉身变得金光灿灿,仿若铁石般坚硬。

    轰!

    刚刚施展大日涅盘,那破空声已经在卓文耳畔呼呼作响,强烈的罡风,已经将卓文整个人笼罩了进去。

    叮!

    一道金铁交鸣之声,猛地响彻而起,那道破空声瞬间轰在卓文的胸口之处,恐怖的力量,几乎使得卓文连连后退,一退再退,手中提着的曹岩也被松开,自顾不暇。

    轰!

    最后一脚猛地踏在擂台边缘,那边缘的地面崩裂出一道道裂痕,卓文最终停住了身形。

    与此同时,卓文也最终瞧见,轰在他胸口处的,竟是一柄光彩四射的巨大方天画戟,一股股恐怖的威压自方天画戟之中流泻开来。

    哇!

    一口鲜血猛地吐了出来,卓文单膝跪在地上,目光阴冷的盯着前方一道身影,低声冷声道:“冯勇,你可真够卑鄙无耻的。”

    这光彩四射的方天画戟正是冯勇飙射而出的,冯勇趁着卓文与曹植对话的间隙,主动发起的偷袭,卓文根本就始料未及,竟是被其钻了空。

    擂台之下,冯勇目光虚眯,神色略有些吃惊,他飙射出的方天画戟可是地阶极品灵宝,居然无法捅穿卓文的身躯,可见卓文的肉身非同寻常的坚固。

    嗖!

    冯勇猛地掠向擂台之上,淡淡地道:“小组赛可没规定,出手一定是在擂台之上比斗的人,我出手根本是合情合理的,难道你有什么意见不成?”

    冯勇此言一出,广场周围其余人都是议论纷纷,瞧着冯勇的目光,皆是带着一丝鄙夷之色,不过却没人出来说话。

    不说冯勇背后冯家的强大,单单冯勇所说的也不无道理,这小组赛确实没有规矩,一切都是主持擂台战的将军说了算。

    这从格兰百合、郭胜等人选择以一敌九获得青皇榜前十名额差不多,规矩是灵活变通的。

    但卓文与曹岩之间的战斗还未结束,而且当时卓文正在与曹植对话,处于放松戒备的状态,这冯勇忽然出手,确实有些于理不合。

    “他这算违规了吧?”

    卓文目光阴沉,这冯勇的无耻,他算是见识到了,转头盯着那站在擂台边缘,一言不发的银龙将军。

    “冯勇说的很对,此次小组赛并没有规定,擂台之下的参赛者不可以出手,是你自己大意了而已,怪不得别人。”

    银龙将军声音淡漠,竟是公然支持冯勇的鬼话。

    闻言,卓文面色顿时阴沉了几分,这银龙将军此话竟是支持冯勇方才的偷袭行为,这让卓文内心有些冰冷。

    冯勇嘴角弧度越加的浓郁,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却清楚,银龙将军乃是他们冯家之人,所以银龙将军是刻意来八号擂台主持,为的就是让冯勇晋级青皇榜前十后顾无忧。

    咯吱!

    案条之上,吕寒天猛地捏碎手中酒杯,目光变得森寒无比,淡淡地道:“青帝陛下,这银龙将军徇私枉法,那冯勇更是公然偷袭,难道你不管一管嘛?”

    青帝神色自始至终都是平静淡然,瞧着脸色不太好的吕寒天,开口道:“此次擂台战没有丝毫规定,也没有丝毫束缚,一切都看参赛者的发挥。”

    “所谓的徇私枉法,所谓的偷袭,对本帝来说都一样!只要你能站到最后,才是优胜者,无论用什么手段!本帝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你与我说这些无用!”

    “若是你担心这卓文的话,可以让他就此弃权。”

    说到这里,青帝不再言语,而是缓缓斟酌饮酒,嘴角含笑。

    吕寒天眉头越皱越深,在排位赛开始之前,青帝确实说过,可以用任何手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