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植脸色越加的难看,眼看着曹岩惨死在他面前,曹植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

    “吕寒天!不要逼我动手。”曹植阴测测地道。

    “哦?你想和我动手?来来来,老子奉陪到底。”

    吕寒天撸起袖口,嘴角满是冷笑,一股犹如山岳般恐怖的气息,从吕寒天体内倾泻而出,整个案条周围的空间,居然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缝。

    感受到吕寒天身上恐怖的气息,曹植瞳孔微缩,目光中露出一丝惊骇,道:“天尊境武者?”

    仅仅这流泻而出的气息,竟然就能够让得周围空间崩裂,这根本就不是一般四尊境武者能够做到的。

    曹植脸色难看,吕寒天的实力超乎他的预料,虽说他乃是曹家家主,也是四尊境强者,但仅仅达到四尊境第三个层次,金尊境而已,距离天尊境还有一步之遥。

    “来来来!老子就在这里,我们两个来玩玩。”

    吕寒天此时的模样,与地痞无赖无异,撸起袖口,挑衅的对着曹植招手,这一幕看得案条上其他大能狂翻白眼,这吕寒天太奇葩了点吧!

    堂堂天尊境强者,怎么没有一点天尊强者的风度?

    “好了!你们二人不必闹了,都回来吧!”案条中央,青帝终于开口了。

    虽然声音很轻,但在众人耳畔,犹如五雷轰顶般,震撼而刺耳,使得众人脑海嗡嗡作响。

    青帝一开口,吕寒天和曹植两人,顿时不敢再闹了,皆是回到了案条中各自的位置上。

    曹植目光阴冷到极点,盯着擂台上的卓文身影,面目狰狞。

    曹岩乃是他的曾孙,也是曹家众多子弟中,天赋最强的一人,若是曹岩不陨落的话,达到四尊境是必然的,甚至能够超越他这个长辈。

    但现在,曹岩被卓文杀了,曹植所有的希望都已经破灭,他恨透了卓文,恨不得将卓文千刀万剐。

    从曹岩主动出手袭击卓文,到被卓文灭杀,仅仅只是眨眼之间,连悬浮在上空的冯勇,都是没料到,曹岩居然就这样死了,死的尸骨无存。

    “卓文!你杀了曹岩?”冯勇依然有些不敢置信,不由得问出声道。

    “我不仅要杀曹岩,还有你冯勇也是我必杀名单!”

    脚掌一踏,卓文双目充斥着密密麻麻的血丝,吸血的副作用已经显现出来了,曹岩死后的怨气传入卓文体内,化作了无穷无尽的煞气。

    一股股血红色恐怖的煞气,从卓文周身无数毛孔之内涌出,犹如血色气泡般,环绕在卓文的周身,这一刻,卓文仿若一只洪荒猛兽一般。

    “好恐怖的煞气!”

    擂台边缘,银龙将军目光虚眯,脸上流露出一丝惊愕之色,卓文体内涌出的这股煞气,甚至比他这个边境将军还要恐怖,这不得不让银龙将军感到不可思议。

    轰!

    卓文猛地一拍青棺,丈许大的青棺,猛地轰在地上,挡在了卓文身前。

    咯吱!

    瞬间,卓文将镇魔青棺打开三分之一,恐怖的威压倾泻而出,擂台中无数碎石,在这股威压下,犹如失重般上浮,密密麻麻。

    “冯勇!给我滚下来受死!”

    ……

    “冯勇!给我滚下来受死!”

    ……

    卓文大喝出声,声音如雷,凭空炸起,无数回音在整个擂台上空响彻开来,使得周围不少人,都感到一股视死如归的豪情和激昂。

    冯勇目光虚眯,盯着下方的卓文,依然有些惊疑不定,这卓文现在越看越古怪。

    明明此子被他击落在地,应该伤上加伤才是,怎么脸色看上去比之前还好的样子。

    冯勇哪里知道,卓文身怀血魔传授的吸血,可以瞬间吸收生灵精血,迅速补充自身,加快伤势恢复。

    现在卓文的伤势比一开始要好多了,体内的伤势也彻底被压制住了,卓文自然要找冯勇报一箭之仇。

    “哼!虚张声势。”

    冯勇冷哼一声,心中打定卓文在虚张声势,脚掌一踏,整个人犹如陨石般,朝着下方坠落,速度飙射到了极点。

    “蛟龙戟!”

    低喝一声,冯勇瞬间抵达卓文上空,右手一抖,大戟之内涌出无数墨黑色能量,竟是在冯勇背后,凝聚出数百丈巨大的蛟龙。

    嗷呜!

    庞大的蛟龙,随着冯勇大戟的落下,瞬间将卓文那略显渺小的身影,彻底的覆盖住了。

    “哼!进则亢龙有悔,退则蒺藜生庭!亢龙式,给我破!”

    步伐连动,卓文双手一捏龙鳞霸骨枪,枪身由上而下倾斜,右脚靠前脚尖点起,强悍无匹的气息暴掠而出,仿佛这一刻,卓文与龙鳞霸骨枪融为一体般。

    闷雷般的声音,自卓文背后虚空响彻,一颗恐怖的巨大龙首,从虚空之上降临,横在了卓文的身前。

    轰隆!

    龙首与蛟龙瞬间撕咬在一起,恐怖的力量,使得周围空间,隐隐震颤崩溃,竟是散发出咔擦的玻璃碎裂之声。

    嗷呜!

    可惜的是,蛟龙的力量终究比龙首要强大许多,竟是直接将龙首崩溃,势如破竹,继续朝着卓文俯冲而来。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伏龙式,给我出。”

    卓文枪势不变,骨枪猛地一甩而出,立刻施展出了龙鳞霸骨枪中的第二招式伏龙式,顿时间,滔天龙吟掀起。

    一只数百丈巨大的盘龙,盘踞在卓文身体周围,形成了密不透风的防御。

    下一秒,蛟龙如期而至,盘龙与蛟龙撞击在一起,龙吟蛟啸源源不断响起,最终两道声音崩碎在恐怖的爆炸之声中。

    叮!

    盘龙和蛟龙湮灭的同时,冯勇瞬间而至,手中大戟一甩,掀起无数飓风,对着卓文面门轰去。

    卓文冷然大笑,骨枪一横,只听叮咚一声,直接挡住了大戟的攻击。

    “你的伤势?”

    感受到骨枪中所传递而来的强大力道,冯勇眉头微蹙,他竟是感觉到,卓文的伤势,比之前要好上许多。

    卓文嘴角的弧度越加的扩大,右手握着骨枪,左手再次拍在青棺之上。

    咯吱!

    青棺棺盖缝隙又是扩大了几分,被卓文掀开了二分之一,一股比方才更为恐怖的威压,倾泻而出。

    一双血瞳猛地从青棺内浮现,一股诡异的气息缓缓的弥漫开来。

    横在卓文面前的冯勇,也是注意到,忽然自青棺内浮现的血瞳,目光瞧去,浑身一颤,竟是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目光露出一丝迷离。

    高台之上,格兰百合在瞧见青棺内的那双血瞳的时候,美眸露出一丝心有余悸之感。

    当初她在追杀卓文的时候,便是将卓文逼出了这双血瞳。

    这双血瞳很危险,即使是格兰百合,当初差点就陷入了血瞳之中的无穷无尽的幻境之中,若不是她意志坚定,实力强大的话,或许有可能被卓文反杀掉。

    在冯勇陷入血瞳环境的瞬间,卓文枪势一变,瞬间朝着冯勇眉心刺去,这一击若中,冯勇必死无疑。

    当枪尖即将抵达冯勇眉心的瞬间,冯勇竟是目光恢复了清明,瞧见了近在咫尺的枪尖。

    冯勇怒喝一声,脚掌一踏,连连后退,可惜的是,骨枪犹如跗骨之蛆般,紧紧跟着冯勇,距离越来越近。

    目光狠光一闪,冯勇当机立断,竟是直接将左手挡在眉心之前。

    噗嗤!

    一根断臂掠出,鲜血挥洒,冯勇的左臂瞬间被断,有着左臂拖延时间,冯勇身体一错,顿时躲过了卓文的致命一击。

    “反应倒是挺快的!可惜的是,这下一招,你就接不住了。”

    冯勇被断一臂,实力大损,现在已经不是卓文的对手了,所以卓文自信这一招,绝对能取冯勇性命。

    嗡!

    无形的枪意逸散开来,卓文身形如枪,瞬间飙射而出,朝着那连连后退的冯勇掠去。

    此刻,后退的冯勇面目狰狞,断臂之痛可不是那么容易忍受的,即使他冯勇实力强大,依然痛的呲牙咧嘴。

    嗖!

    卓文再次掠来,骨枪猛地掠出,一往无前,使得冯勇脸色大变,右手大戟击出,欲要彻底挡住卓文的这一击。

    砰!

    可惜的是,在加持了枪意的骨枪之下,在加上冯勇因为断臂实力大减,冯勇的这一击脆弱不堪,大戟直接被崩裂。

    噗嗤!

    骨枪再次掠出,冯勇的右臂竟是齐肩而断,鲜血犹如水龙头般,喷涌而出。

    “啊!卓文,你这小杂种。”

    双臂被断,冯勇面若死灰,这已经相当于废人了,即使他修为再高,没有双臂,他在武道之路上,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作为了。

    嗖!

    断掉冯勇右臂,卓文右手骨枪再次掠出,朝着冯勇眉心掠出,这一击,他打算直接灭杀冯勇。

    “我认输!我弃权!卓文你给我住手。”

    瞧着那再次掠来的骨枪,原本面若死灰的冯勇,脸上充斥着惊恐之色。

    “认输?弃权?现在晚了,你还是去死比较好。”

    早在冯勇无耻偷袭他的瞬间,卓文就已经将冯勇判了死刑,这冯勇卓文必杀之。

    “住手!冯勇已经认输,你居然还敢下死手,今日本将军就废了你这个藐视王法的杂碎!”

    在卓文出手的瞬间,一道大喝之声,骤然从擂台边缘响起。

    只见,原本不动声色的银龙将军,忽然朝着卓文掠来,无边的煞气环绕在周身,对着卓文便是一掌,竟是使出了全力,想要将卓文灭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