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灯,时也命也!你也知道,为师时日不多,即将坐化了,即使不拿出那舍利子,为师也撑不了多久!能够换取大日涅盘,为师已很满足了。 ”

    枯灯佛陀双手合十,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旋即遍体冒出丝丝金芒,仿佛枯灯佛陀全身镀了一层金一般,极为耀眼。

    “坐化?师傅!”

    瞧着遍体充斥着金芒的枯灯佛陀,无灯和尚跪在地上,目光中充斥着无穷的悲色。

    原本,若是枯灯佛陀不献出舍利子的话,或许还能有一年半载的寿命,但将自身的舍利子交给卓文后,枯灯佛陀自然寿终正寝了。

    “无灯!你的天赋很强,乃是为师平生仅见,你日后成就佛陀是迟早的事情,甚至还有可能成就佛祖之位,达到达摩祖师的境界!”

    “将大日涅盘带回西疆郡,你定能够将我们西疆佛教发扬光大的!还有这卓文施主,与我们佛教有缘,以后善待此人。”

    说完,枯灯佛陀双目微眯,嘴角露出一丝柔和笑意,在耀目的金芒之中,彻底的湮灭成虚无,唯一留下的便是整齐叠好的袈裟以及袈裟上的黑漆漆的灵戒。

    小心翼翼的捧起袈裟,无灯和尚宣了个佛号,坚定地道:“师傅,放心吧!无灯定会不负所望,振兴西疆佛教。”

    说完,无灯和尚披上枯灯佛陀的袈裟,带着漆黑的灵戒,对着枯灯佛陀坐化之地五体叩拜,随即便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皇都……

    黑龙般的夜幕,缓缓堆积,笼罩在整个天空,使得这片空间显得漆黑而死寂,偶尔点缀的繁星,在夜空中闪烁着些许的光芒。

    在这森冷的夜中,无数的黑影蠢蠢欲动,暗潮汹涌,仿佛在酝酿着一场见不得人的阴谋一样。

    皇都一处颇为豪华的阁楼之中,三道身影静静的坐在大厅座位上,不发一言,显得沉默而寂静。

    “两位深夜拜访,不知有何事?”

    终于,阁楼内,坐在首位的威严男子,嘴角含笑,目光盯在下面的两名男子。

    这两名男子一名是身材瘦小的老者,另一名则是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两人实力都很强悍,隐隐透露的气息,仿佛连周围空间都扭曲了一般。

    这两人竟然分别是曹家家主曹植,冯家家主冯天,而坐在两人最前方的威严男子,竟是格兰家家主格兰浩海。

    “格兰家主,听说你们格兰家的格兰百合与那卓文小杂种有婚约?”曹植忽然阴阳怪气地道。

    格兰浩海闻言,瞳孔微缩,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悦,自从桃花源图之战后,卓文撕破脸皮将婚书的事情公之于众,皇都不少人已经知道格兰百合和卓文有婚约在身。

    不过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仅仅只是皇都的那些势力的天才和高层而已,现在见曹植提起,格兰浩海自然不太高兴。

    “曹家主此言何意?”格兰浩海冷冷地道。

    “格兰家主不用太在意,曹某并没有其他意思!而是认为那卓文何德何能,怎么配得上格兰百合小姐呢?”曹植讪讪一笑道。

    “哼!卓文那小杂种确实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此子居然还打算将百合给休了,那小杂种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休掉百合?”

    格兰浩海越想越生气,特别是想到卓文现在的修为已经与格兰百合相当的时候,直接一掌拍在旁边的案几。

    咔擦!

    在巨大力量作用下,案几碎裂成无数木块,四处纷飞。

    冯天和曹植对视一眼,倒是颇为诧异格兰浩海忽然会发脾气,看来格兰浩海也对这卓文极为的不爽。

    “无事不登三宝殿,二位今夜前来应该不是找在下聊天叙旧的吧?”稍微平息了怒火,格兰浩海淡淡地道。

    “格兰家主果然是聪明人!格兰家主应该也恨透了那卓文吧,此子一个卑微子弟,竟是敢在皇都如此嚣张跋扈,根本就不将我们五大家族放在眼中。若是不将此子铲除掉,如何彰显我五大家族的威严。”

    冯天目光凝视着格兰浩海,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其中蕴含着一丝怨毒的杀意。

    闻言,格兰浩海眉头一挑,道:“你们打算暗杀那卓文?”

    “对!此子必须除去,不然会是个后患!格兰家主,想必你也是欲要除此子而后快吧!”冯天继续道。

    “话虽如此,但那卓文身边可是有着吕寒天这家伙存在,你觉得凭我们三个,有可能在吕寒天的手中,顺利杀掉那卓文么?”

    对于暗杀卓文,格兰浩海心中也有些意动,卓文进步速度太快了,此子天赋恐怖比当初的卓晓天还要恐怖。

    而且九日后的封侯之战,格兰浩海对于格兰百合对上卓文也没太大的信心,即使给出咫尺镜,顶多是增加格兰百合的胜率而已,并不会让其百分百稳赢。

    其实,格兰浩海也是想过提前抹杀掉卓文,可惜的是,他极其忌惮那吕寒天,毕竟那可是天尊境巅峰的强者,他实力远远不是对手。

    “嘿嘿!格兰家主难道忘了我们曹家了么?我们曹家可是拥有混元三才阵的联合元阵,我等三人虽然仅仅只是金尊境,但若是有这混元三才阵的联合的话,足以硬抗天尊境强者。”

    “或许我们不是那吕寒天的对手,但阻挡住其一段时间还是能够办到的,而这段时间内,那卓文小杂种将会被我们家族高手彻底的抹杀!只要那卓文一死,那吕寒天是不敢动我们五大家族的。”

    说到这里,曹植目光中满是阴狠之意,自从卓文在擂台上亲手杀了曹岩后,曹植对于卓文的怨恨,深入彻骨,恨不得卓文死无葬身之地。

    “混元三才阵!”

    听得此言,格兰浩海目光爆涌出精芒,嘴角露出一抹弧度。

    曹家的混元三才阵可是赫赫有名,这等阵法可以聚集三名同阶武者,联合起来,将会发挥出远超同阶的实力,完全可以做到越阶战斗。

    他们三大家主都是金尊境强者,有着混元三才阵的聚集,他们足以发挥出天尊境的力量,拦住那吕寒天绰绰有余。

    “此子在金銮殿之中,修为提升到九轮皇极境后期了,再加上其拥有五品精神力,一般的九轮皇极境根本不是此子的对手,最好派出玄尊境的强者去截杀此子。”格兰浩海目光闪烁,开口道。

    “嗯?此子的修为居然达到九轮皇极境后期,怎么会这么快?”冯天和曹植瞳孔齐齐一缩,有些不可置信的异口同声地道。

    “此事千真万确,是百合亲自对我说的,绝不会错!所以想要彻底抹杀此子,唯有派出玄尊境武者。”格兰浩海冷声道。

    闻言,冯天和曹植两人脸色露出一丝犹豫,玄尊境武者即使是他们五大家族,数量也不会很多,而且基本都是中流砥柱般的存在,万万损失不得。

    “我冯家可以拿出两名玄尊境长老!”冯天一咬牙,忽然开口。

    曹植目光闪烁,狠狠地道:“我曹家也能拿出两名玄尊境长老。”

    格兰浩海点点头,道:“我格兰家也能拿出两名玄尊境长老,此次必定要彻底抹杀掉卓文,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格兰家主所说的极是,只是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冯天忽然问道。

    “封侯之战前一晚,我要让卓文这小杂种在那晚血染皇都,直接让他失去参加封侯之战的资格!”格兰浩海残忍笑道。

    冯天和曹植两人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定于封侯之战前一晚吧!现在我们二人先回去准备准备。”

    格兰浩海点点头道:“你们去准备了,还有曹家主的混元三才阵不要忘了!”

    “格兰家主放心好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曹某不会忘得。”

    说完,曹植便是和冯天,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格兰浩海缓缓起身,瞧着消失在夜幕的冯天和曹植两人,嘴角露出一丝阴狠之色,喃喃低语道:“卓文,你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这一切都归咎于你不识抬举。”

    其实当初在得知卓文体内并没有龙魂的时候,格兰浩海根本就不在意,只要拿回婚书的话,那就不会追究卓文。

    可惜的是,卓文却倔强的非要书写休书,使得他们卓家和格兰家的关系瞬间破裂,所以格兰浩海才与卓文定下青皇榜之争的约定。

    原本格兰浩海对格兰百合很有信心,认为那卓文根本就不会是格兰百合的对手,但现在,格兰浩海发现自己错了。

    这卓文体内不具有龙魂,但这恐怖的天赋确实继承了卓晓天,修为竟然一日千里,实力提升地这般恐怖,现在已经隐隐威胁到格兰百合了。

    所以,格兰浩海才出此下策,想要彻底的将卓文从这世上抹除掉。

    正当格兰浩海、曹植和冯天三人密谋的时候,醉春阁,卓文所在的厢房,卓文默默凝视着手中的舍利子。

    “好澎湃的佛力,这股佛力果然对我的大日涅盘有着无穷的好处!不知道吸收了这舍利子的佛力之后,大日涅盘到底能够提升到怎样的境界呢?”

    目光闪烁,卓文体内立马运行大日涅盘功法,顿时间,原本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舍利子,竟是散发出极为耀目的金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