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又是一道水桶般粗的雷霆,在虚空划过,使得漆黑的雨夜,有着刹那的光亮,旋即重新诡异黑暗。

    四周一片死寂,唯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在不断的响彻,但卓文心中的不祥预感,越加的浓郁,仿佛在暗中有人盯着他一般。

    嗖嗖嗖!

    骤然间,密集的破空声,自雨夜天际急促掠来,仿佛乌云般,在这片雨夜更加增添了一丝神秘。

    卓文瞳孔微缩,惊骇的发现,那自雨夜中穿梭的一道道身影,最终的目的,竟是他所在的醉春阁,来势汹汹。

    嗖嗖嗖!

    顿时间,卓文所在的院落,便是被数十人包围,这些人皆是身着黑衣,脸上带着鬼脸面罩。

    “全是九轮皇极境强者?”

    瞧着包围院落的数十名黑衣人,卓文目光微缩,以他的敏锐感知力,如何感应不出这数十名黑衣人身上的气息!

    而且在这数十名黑衣人前方虚空,傲然站着六道气息更为恐怖的身影,这六道身影身穿黑色长袍,身影略微佝偻,应该是年纪颇长的老者。

    这六名老者气息恐怖许多,瞧着这六名老者,卓文目光凝重许多,这六名老者竟全部都是玄尊境强者。

    好大的手笔,竟然派出数十名九轮皇极境以及六名玄尊境强者,就为了围杀他卓文一人。

    “你们是什么人?”

    静静站在雨中,卓文抬头凝视着前方的六名老者,声音森冷而无情。

    “是杀你的人!”

    六名老者最前方,拥有一对三角眼的老者,目光虚眯,阴测测地道。

    闻言,卓文心中一沉,虽然他已经有所猜测,但现在听得此老所说,内心依然有些震撼,为了杀他卓文,居然派出这样的阵容,实在大出了他的预料之外。

    “是谁派你们来的?”卓文冷冷地问道。

    “嘿嘿!将死之人,问这个又有什么用呢?到时候你死了后,就下地府好好问问阎王爷吧!”

    那三角眼老者嘿然冷笑,右手一挥,继续道:“你们上,一举杀了此子!”

    “是!”

    数十名九轮皇极境黑衣人,齐声应是,便是纷纷掠向院落之中的卓文而去,配合极为默契。

    “福老,你说三位家主是不是太谨慎了,杀这么个小鬼,居然派我们六人过来截杀,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一名面色红润的老者对着那三角眼老者道。

    名叫福老的三角眼老者,却是摇摇头道:“这卓文可不简单,此次三位家主之所以派我们六人过来,即使为了能够万无一失的将此子诛杀于此地。”

    那面色红润的老者闻言,眉头微蹙,他还是觉得三大家主派出六名玄尊境强者,截杀一名仅仅只是九轮皇极境后期的武者,有些兴师动众。

    “仅仅数十名九轮皇极境武者联手,就能彻底将此子抹杀掉了!毕竟此子再逆天也不过是九轮皇极境后期的武者而已,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六人出手。”

    另一名身材矮小的老者,忽然开口,目光瞥向下方的卓文,满是不屑之色。

    “最好不要大意,毕竟此次的截杀三位家主可是极其重视的,绝对不容有失。”福老眉头微蹙,冷声道。

    福老此话一出口,其余几名老者皆是不再开口,这福老在他们六人之中实力最强,乃是差一步就可以晋级到玄尊境中期的存在,比他们五人都要强上一些,所以他们基本都是以福老为马首是瞻。

    嗖嗖嗖!

    一道道黑影,犹如夜中魑魅魍魉,瞬间环绕在卓文身体周围,数十名九轮皇极境的武者,顿时将卓文所有去路都是围个水泄不通。

    “杀!”

    “杀!”

    “……”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顿时在周围数十名武者口中呼啸而出,犹如闷雷般凭空炸起,振聋发聩。

    瞧着周围围剿而来的数十名武者,卓文目光虚眯,澎湃的精神力暴涌而出,一道道寒芒自灵戒之中掠出,大无极剑阵顿时以卓文为中心,缓缓运转旋转起来。

    砰砰砰!

    数十名九轮皇极境武者同时出手了,手中的武器,在雨夜之中闪发着极为刺眼的寒芒,摄人心魄。

    只听一道道金铁交鸣的声音,从大无极剑阵外围传来,那数十名武者的武器,在眨眼间,就与大无极剑阵碰撞数十次,每次都飞溅出极为恐怖的火星。

    “此次果然如同家主所说的那样,居然身怀五品精神力,有着那大无极剑阵存在,恐怕想要一时之间拿下这卓文,有些困难!”

    瞧着那被大无极剑阵包围在中心的卓文,福老眉头蹙起,目光中有着一抹惊诧之色。

    他也是惊诧于卓文如此年纪轻轻,精神力居然就能够修炼到五品,这天赋不是一般的恐怖啊,怪不得三大家主要安排这么大阵势对付这卓文呢!

    其他五名老者,在瞧见卓文使出大无极剑阵后,目光或多或少露出惊色,他们心中也清楚了三大家主的用意。

    “何人敢在老子这里闹腾?”

    一道大喝之声,骤然从醉春阁某一处阁楼之中呼啸而出,恐怖的音波,犹如滚滚雷鸣一般,在醉春阁上空不断盘桓徘徊,轰隆作响。

    一道身影犹如鸟儿一般,猛地直掠而出,一股恐怖的气势,顿时从这道身影体内暴掠而出,拥有着压服山岳之势。

    这道身影一出现,六位老者面色大变,全身都是不由得颤栗着。

    “好恐怖的气势,这应该就是幕秦郡的吕寒天,天尊境的至强者!”

    瞧着那直掠而来的吕寒天,福老目光闪烁,身形瑟瑟发抖,他们六人仅仅只是玄尊境而已,在吕寒天这等天尊境的至强者眼中,犹如蝼蚁般微不足道。

    但他们站在院落上空,纹丝不动,只是静静瞧着那直掠而来的吕寒天。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老子眼皮底下截杀卓文,你们都该死!”

    以吕寒天的修为和境界,远远就瞧见了院落之中,被数十名九轮皇极境强者包围的卓文,目光中满是惊怒交加之色。

    轰隆隆!

    就在吕寒天接近院落近百米的瞬间,三道流星般的身影,蓦然从底下飞掠而出,分作三个方位将吕寒天截了下来。

    而且这三道身影配合极为默契,同时在三人上空,出现一道巨大的阵图,那阵图中央的图案,乃是一片白色混沌,恐怖的能量隐隐散开。

    这道阵图散发出三道白色光芒,犹如锁链一般,分别将这三道身影联系在一起,使得三人之力发挥出极为恐怖的力量。

    “曹家的混元三才阵?”

    瞬间被困在阵法之中的吕寒天,一下子就认出了眼前的阵法,目光中满是阴寒之色。

    当吕寒天目光放在这忽然出现的三道身影身上的时候,这股阴寒之色越加的浓郁,几乎犹如实质般强烈。

    “曹植、冯天还有格兰浩海,你们三个老匹夫还真是好样的,居然使出这等卑鄙手段,截杀卓文。”

    盯着混元三才阵外面的三道身影,吕寒天一字一句的念叨着,脸上的冷漠之色,越来越浓郁。

    三人身为皇都郡五大家族之三,居然如此厚颜无耻的派人袭杀卓文这么个后辈,实在是令人所不齿。

    “吕兄所言差矣,冯家冯勇还有曹家曹植两人,皆是被卓文这小杂种所杀,我们此时所做的不过是了解恩怨而已,何来卑鄙之说。毕竟杀人偿命乃是天经地义之事。”

    格兰浩海背负双手,站在混元三才阵外,目光盯着阵内的吕寒天,脸上满是胜券在握的表情。

    “杀人偿命?格兰浩海,你说话能够再无耻点么?无论是曹植还是冯勇,他们可都是想要置卓文于死地,既然想杀卓文,那就应该做好被反杀的准备,死了又怨得了谁。”

    “你们三人身为长辈,居然一起出手对付一名晚辈,你们到底还有没有脸皮存在?”吕寒天冷漠地质问道。

    “哼!我们就是要卓文死,而且还要死的很难看。无论你怎么说,都无法改变那卓文死亡的事实!现在你还是在混元三才阵好好待一会儿吧,看看卓文那小杂种到底是怎么死的。”

    曹植咧嘴一笑,脸上满是残忍和冷漠之色。

    “你们三个找死!真以为这混元三才阵能够阻止得了我吕寒天么?”

    吕寒天目光一沉,袖袍一挥,顿时间,无数的血气自其体内暴涌而出,在身体周围形成无数血色枪影。

    在这一瞬间,吕寒天立刻使出了他最拿手的枪意,而且还是登峰造极的枪意。

    轰轰轰!

    无数血色枪影四溢而出,齐齐轰在了周围的混元三才阵之上,只听轰隆作响,接着看上去坚固异常的混元三才阵,竟是开始剧烈震颤起来。

    格兰浩海、曹植和冯天三人,目露惊骇,连忙大喝道:“我们三人联手主持混元三才阵,不要让吕寒天突破这混元三才阵。”

    他们很清楚吕寒天的恐怖,若是真的让吕寒天逃脱出混元三才阵的话,他们三人根本就不是吕寒天的对手,到时候只有逃命的份儿。

    说着,三人纷纷捏出繁复印诀,顿时间,无数的元力自三人体内暴掠而出,接着那混元三才阵的光芒浓郁了数倍,威力也增加了许多,原本剧烈的震颤也是彻底的静止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