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破破破!”

    吕寒天大喝一声,无数的血色枪影,以他为中心四溢开来,随后连续不断的爆炸起来,恐怖的力量遍布整个混元三才阵之中。

    轰隆!

    混元三才阵剧烈震颤,随后爆发出更为恐怖的白芒,旋即便是纹丝不动,犹如磐石。

    “哈哈!吕寒天,虽然你是天尊境强者,实力比我们三人强,不过我们三人在混元三才阵的增幅之下,实力暴涨,足以媲美天尊境强者,你想破开混元三才阵,还没那么容易的。”

    阵法之外,格兰浩海脸上满是快意之色,目光盯着阵法内的吕寒天,嘿然冷笑。

    “格兰老匹夫,若是卓文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阵法之内,吕寒天默默的站立着,不再攻击,曹家的混元三才阵的威力他算是见识过了。

    而且主持这混元三才阵的格兰浩海、曹植和冯天三人可都是金尊境强者,三人能够将混元三才阵的威能发挥出极致,即使是他吕寒天困在这里面,一时半会儿想要逃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格兰浩海面皮一抽,却是冷漠地道:“哼!虽然你的实力很强,或许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你吕寒天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说完,格兰浩海不再理会吕寒天,而是与曹植和冯天两人,默默主持着混元三才阵,他们不敢有丝毫疏忽。

    吕寒天一旦逃脱出去,那么他们此次的暗杀必然会功亏一篑。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不断的从皇都四周掠来,在这雨夜之中,仿若魑魅魍魉般,密密麻麻。

    这些身影基本都是被吕寒天和格兰浩海三人的战斗动静所吸引而来的。

    “那三人不是冯家家主冯天、曹家家主曹植和格兰家主格兰浩海么?他们三人好像在使用混元三才阵。”

    “混元三才阵里面有人,那人好像是幕秦郡的吕寒天,这吕寒天好恐怖啊,居然需要三大家主联手,靠着混元三才阵才能将其压制住。”

    “你们看那边,好多九轮皇极境武者啊,他们好像在围剿一人!”

    虽然大多数人的目光,都是被格兰浩海三人的战斗所吸引,但很快有人目光放在了院落上,那密密麻麻的身影上。

    旋即他们便是惊愕的发现,这些数量足有三十之多的身影,个个气息澎湃,居然全部都是九轮皇极境武者。

    更加让他们吃惊的,还是这三十多人之上,还静静悬浮着六道身影,这六人的气息更为恐怖,有人眼尖,一眼便是认出这六人居然是冯家、格兰家和曹家三大家族的长老。

    “这六人全是玄尊境的家族长老,再加上那三十多名的九轮皇极境,如此大的阵容就为了围剿一人,此人到底是谁?”

    当众人瞧见院落上的强大阵容后,纷纷色变,六名玄尊境强者加上三十多名九轮皇极境武者,这样的阵容足以击杀任何的玄尊境武者了。

    想到这里,所有人的目光,皆是汇聚在那被三十多名九轮皇极境武者围绕在中央的那道身影。

    当他们彻底瞧见这道身影的真面目后,纷纷露出错愕之色,因为这被围剿的人他们不陌生,竟是那异峰突起的新晋前五天才卓文。

    “居然是卓文,看来此次三大家族联手的目的,就是这卓文了!”

    “据说此次排位战,这卓文连杀曹家和冯家两大天才,而且此子与格兰家也有不小的恩怨,难怪这三大家主摆出这么大仗势对付此子!”

    “这卓文天赋很强,实力也不弱,不过在这等阵容之下,恐怕唯有陨落一途了。”

    瞧着围剿卓文的强大阵容,周围不少人纷纷摇头叹息,此次三大家族派出的阵容太恐怖了,若是没有奇迹发生的话,卓文此次必死无疑。

    “格兰家、曹家还有冯家,你们三家未免太无耻了点吧!公然对一名小辈出手,你们还要不要脸面?”

    一道身影从醉春阁掠出,正是幕秦郡郡域之主吕南天,此刻吕南天也是瞧见被围剿的卓文,以及被混元三才阵困住的吕寒天,目光中噙满怒火,便欲要去解救卓文。

    “刘老、陈老,你们二人将那吕南天拦截下来!那吕南天实力不弱,你们二人小心点。”

    福老淡淡的瞥了眼,那不远处迅速掠来,欲要救援卓文的吕南天,淡淡的对着身后的两名老者吩咐道。

    刘老和陈老两人点点头,脚掌一踏,犹如两道流星般,瞬间挡在了吕南天的去路,目光森冷的盯着吕南天道:“吕南天,为了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子,得罪我们三大家族可不值得,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两个老匹夫!卓文乃是我幕秦郡的天才,让我不要多管闲事,还真是可笑之极。”

    吕南天目光阴冷,不再废话,脚掌一跨,便是对着两人直掠而来,恐怖的气势,犹如滔天海啸般,自吕南天体内暴掠而出,弥漫扩散。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我们二人不客气了。”

    刘老和陈老脸色微凝,冷哼一声,同样恐怖的气势掠出,顿时间三人碰撞在一起,在虚空中爆炸出恐怖的劲气,犹如飓风般携裹纷飞。

    吕南天乃是玄尊境中期的武者,实力比刘老和陈老两人要强上一筹,可惜的是,刘老和陈老两人配合的亲密无间,倒是与吕南天斗了个旗鼓相当。

    院落之中,身处在大无极剑阵内的卓文,自然也是瞧见了上空所发生的一切,也瞧见了施展混元三才阵的曹植、冯天和格兰浩海三人。

    “好好好!曹家、冯家还有格兰家,你们可真好,竟然挑选这个时候暗杀我!”

    卓文目光越加的阴寒,曹家和冯家与他有死仇,他们找他卓文报仇,卓文不感到意外。

    但是格兰家却是在两家之中横插一脚,这让卓文心中犹如浇了一盆水般冰冷。

    好歹当年格兰家与卓家也是世交,而且他卓文也未曾杀过格兰家一人,反而是格兰百合在桃花源图一直针对于他卓文,甚至还不惜一切想要杀他卓文。

    说起来,他卓文根本就不欠格兰家任何,甚至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但现在,格兰浩海却是联合曹、冯两家,想要将他彻底的抹除掉,这怎么不让卓文心寒呢?

    “格兰浩海,我父亲的好兄弟?呵呵,还真的讽刺啊!”

    卓文笑了,笑的有些猖狂,甚至癫狂,声音沙哑而阴寒。

    格兰浩海所做的一切一切,已经彻底让卓文出离了愤怒。

    “既然想要杀我卓文,那我卓文就让你们知道,杀我是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的。”

    说着,卓文双手顿时打出印诀,泥丸宫内的精神力倾泻而出,附着在大无极剑阵的表面。

    “大无极剑阵之阴阳式!”

    低喝一声,大无极剑阵上空顿时浮现出阴阳图案,这枚阴阳图案高速旋转,使得大无极剑阵分化阴阳,呈现一黑一白的状态,化作阴阳剑阵。

    噗嗤!

    阴阳剑阵一出,顿时靠着最近的两名武者,顿时被其覆盖,彻底的卷了进去绞杀,哼都不哼一声,便是化作了一团的血沫。

    “杀吧!”

    卓文右手一翻,一柄丈许骨枪出现在掌心,同时在卓文脊背之上,衍生出三对巨大的雷翼,脚掌虚空一跺,化作一道雷霆消失在原地。

    在卓文消失的瞬间,无数寒芒掠过,狠狠的轰在了卓文方才所在的地方,铿铿铿的金铁交鸣之声响彻开来,竟是有三人同时出手对付卓文。

    见一击不中,这三人目光一凝,脸上露出错愕之色,三人相视一眼,正欲要寻找卓文的身影的时候,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在三人耳畔响起来。

    “你们是想找我么?”

    此话一出,三人瞳孔微缩,猛地转头,顿时瞧见卓文背负雷翼,犹如瞬移般出现在他们三人身后。

    一道寒芒掠出,那被卓文握在手中的骨枪,挥出,对着三人脖颈掠出。

    “挡住!”

    三人目光冷冽,皆是抬起手中的武器,欲要挡住卓文的这一枪。

    “挡得住么?”

    卓文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接着骨枪周围爆发出恐怖的枪意,速度飙到了极致,三人都还未反应过来,卓文已经与他们错身而过。

    滴答!

    一缕鲜血,自骨枪枪尖处,潺潺滴下,在地下汇聚成一片血溪。

    扑通!

    那三名武者,缓缓转头,盯着身后那道默默站立的身影,接着他们各自捂着脖颈,便是仰倒在地上,彻底的失去了气息,在他们三人的脖颈处,皆是出现一道恐怖的伤口。

    “杀戮还没结束呢!”

    瞬间击杀三人,卓文目光放在了阴阳剑阵上方的二十多道杀手,嘴角的寒意越加的浓郁。

    脚掌一跺,雷芒划破虚空,卓文犹如虚空中的游蛇,速度极快的从这二十多道身影之间掠过。

    每次与这些武者擦身而过的瞬间,卓文的骨枪快若闪电,从武者的要害之处穿梭而过,带出一片的血花。

    卓文的修为达到了九轮皇极境后期,但实力甚至比九轮皇极境巅峰还要强悍,这些围剿他的武者基本都是九轮皇极境初期,在他的手中,根本犹如屠狗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