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剑光所形成的穹顶,瞬间碾压而下,将福老以及其坐下的黑油蟒蛇,彻底的笼罩进去。   .

    闷雷般的声音,自穹顶四周暴掠而出,周围数百丈范围的空间,犹如玻璃般,全部崩裂成无数碎片。

    古老以及另外两名老者,在穹顶剑光之外,目光惊骇的瞧着四周崩裂的空间,连连后退,退出数百丈之外,才稳住身形。

    “好恐怖的精神力,好强大的剑阵!这卓文是五品大圆满的奥术师!”

    瞧着那在穹顶剑光之下,完全坍塌崩溃的数百丈范围空间,不仅古老三人怔住了,周围影影憧憧的围观武者也怔住了。

    虽然在前五之战的时候,卓文展露过五品精神力,但那时候皇甫无机根本不值得卓文使出全力,所以众人一直以为卓文仅仅只是五品小成奥术师而已。

    但现在,卓文使出大无极剑阵第三剑招天崩式后,以及那直通天际,源源不断席卷的精神风暴后,所有人都意识到卓文的精神力不仅仅只有五品小成,而是五品大圆满。

    而且从天崩式所展露的恐怖威力来看,卓文的精神力甚至比一般五品大圆满奥术师还要恐怖。

    “五品大圆满的精神力,这小子……”

    格兰浩海、曹植和冯天三人,也是刚刚反应过来,接着便是瞧见那最强的福老,就被天崩式给压制住了,现在生死未知。

    “此子必须死!即使福老不在,凭借古老三人,依然能够将此子彻底抹杀掉。”

    格兰浩海目光阴沉,在瞧见卓文展露出诸多手段之后,格兰浩海对于卓文的杀意,越加的澎湃了。

    卓文必须死,不然绝对后患无穷,甚至格兰浩海在卓文身上看出了当年卓晓天的影子。

    虽然当初探查卓文识海,并没有查出卓文体内拥有龙魂,但单单这恐怖的精神力天赋,其实已经不弱于当年的卓晓天了。

    这种天才现在已经结下死仇了,那就决不能让他继续活下去,不然的话,等其彻底成长起来的话,他们三家都要承受不可磨灭的灾难。

    “古老!你们三个还在干什么,给我杀了卓文这杂种,不然的话,你们都给我陪葬!”

    瞧着那愣在半空中的古老三人,格兰浩海不由得气急败坏的大喝出声,现在他的心情很差劲。

    原本以为此次派出三十多名九轮皇极境武者,以及六名玄尊境长老,能够十拿九稳的彻底抹杀卓文。

    但眼前的现实,却是狠狠打了格兰浩海的脸,那卓文不仅暴起杀了三十多名九轮皇极境武者。

    甚至化身三头六臂法身,战力飙升到足以媲美玄尊境强者的程度,将古老一招击退。

    不仅如此,卓文更是显露出五品大圆满的恐怖精神力,使出了天崩式这等恐怖的精神秘技,一举将此次实力最强的福老给镇压住了。

    这卓文当真是一次次出乎了格兰浩海的预料之外,现在格兰浩海忽然发现,他大大低估了眼前这名叫卓文的青年。

    “是我大意了,毕竟这是当年的妖孽卓晓天的儿子,虎父无犬子!”

    格兰浩海瞧着那三头六臂的身影,目光中有着一丝懊恼之色,当初查探卓文身上仅仅具有废铠魂后,他便没将卓文放在心上了。

    现在他发现,当初的麻痹大意,对现在却酿成了这么大个祸患。

    “卓文!去死吧,即使你实力卓绝,天赋妖孽又如何?即使福老不在又如何?今日你必死无疑。”

    三道流光瞬间而至,位于首位的古老袖袍一抖,无穷无尽的血色藤蔓,从其血色铠甲之中,蔓延而出,犹如无数藤蔓之海般,将卓文完全包裹住。

    “给我裂!”

    卓文长身而立,三颗头颅六只眼睛,时刻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在古老的血色藤蔓掠来的瞬间,卓文动了。

    轰轰轰!

    六柄长枪,化作六道寒芒,那些欲要靠近卓文的血色藤蔓,瞬间粉碎成无数血沫。

    可惜的是,这无数的血色藤蔓太恐怖了,仿若无穷无尽一般,即使被卓文剿灭,却依然可以不断地再生,源源不断。

    在湮灭和再生的血色藤蔓之下,卓文几乎疲于奔命,只能不断的挥动手中的六柄长枪,去抵抗周围血色藤蔓的攻击。

    “你们二人,一左一右夹攻,万万不能让此子逃脱掉,定要一举击杀掉!”

    瞧着那疲于奔命的卓文,古老嘴角露出阴狠笑意,对着身边的两名老者吩咐一句,右手一摆,数量更为恐怖的血色藤蔓从其血铠之中掠出。

    手持一刀一剑的铠魂的两名老者,点点头,脚掌一踏,化作两道流光,从卓文左右两个方向,夹攻而去。

    两名老者手中的刀和剑毕竟是其本身铠魂所化,其坚韧和威力远比一般的地阶灵宝强大许多,是近乎天阶灵宝的存在。

    嗖嗖!

    “不好!”

    感受到左右两边传来的破空声,卓文耳朵扇动,自然注意到那从两边夹击而来的两名老者,目光阴沉之极。

    现在他为了对付周围的血色藤蔓,几乎疲于奔命,而且精神力也控制着大无极剑阵镇压着剑光之中的福老,现在的他,还真的空不出手来对付这两名老者。

    “死吧!”

    两名老者同时低喝一声,一刀一剑分别从卓文的左右边,对着卓文胸口刺去。

    “想我死!可没那么容易。”

    卓文厉啸一声,六只臂膀同时发力,将身前的无数血色藤蔓挡开,其中左右两支臂膀长枪一挥,横在了两边。

    咣当!

    一刀一剑瞬间而至,轰在了长枪之上,金铁交鸣之声响彻开来,迸发出无数火星。

    强大的力量,使得卓文闷哼一声,虎口一阵发麻,嘴角溢出一丝血痕。

    “给我滚开!”

    卓文大喝一声,全身金芒暴掠而出,体内力量竟是硬生生提升了许多,直接将左右两名老者格挡开来。

    蹬蹬蹬!

    两名老者瞳孔微缩,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涌出,竟是不由自主的连连倒退,退出数十米开外。

    “卓文!你可别忘了,还有我呢!”

    卓文爆发出力量,将那刀剑双老击退的瞬间,正是最为虚弱的时刻,一道阴测测的身影,自前方传来。

    “不好!”

    听得此话,卓文脸色大变,抬起头,果然瞧见那古老身披血铠,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抵达他五米之内。

    只见古老五指紧捏成拳,无数血色藤蔓覆盖在他的右拳之上,在其拳头表面布满了狰狞的血刺。

    “血冲拳!”

    古老猛地一拳击出,恐怖的力量,甚至在拳头的表面呈现出环状气浪,猛地轰在了卓文胸口之处。

    噗嗤!

    一口鲜血骤然吐出,卓文身躯佝偻如虾,瞳孔微凸,接着犹如陨落星辰般,朝着下方坠落。

    轰隆!

    直接在下方地面,砸出了数丈巨大的深坑,而卓文则是在深坑内,挣扎起身,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雨依然在下,偶尔划破虚空的雷霆,带给这漆黑的雨夜,短暂的光明。

    淅沥的大雨之下,卓文挣扎从坑内爬起来,仰视着上空高高在上的高老三人,气喘吁吁,眼皮耷拉。

    连续的战斗,已经使得卓文身心俱疲,但他心中却是憋着一口气,一口极为憋屈的气,正是这口气,使得卓文倔强的不想倒下。

    “咦?承受老夫血冲拳全力一击,居然还能站起来!”

    古老颇为诧异的瞧着下方,挣扎起来,晃晃悠悠的卓文,目光颇为诧异,不过更多的却是戏谑。

    “卓文,以你现在的状态,拿什么和我们战斗!你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就让老夫好好送你一程吧!”

    古老大笑一声,脚掌一踏,整个人犹如大鹏展翅,俯冲而下,右手五指紧捏成拳,竟然再次使出了血冲拳,这一次,他要彻底的解决掉卓文。

    “完了!这卓文完蛋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死定了!”

    雨夜四周,隐藏在暗处围观的众人,瞧着那晃晃悠悠的卓文,以及那俯冲而下势如破竹的古老,所有人都是知道,卓文凶多吉少。

    “我不甘心!”

    卓文大吼一声,六柄长枪横在胸口之前,蓝色的枪意迸发,形成六道枪意领域守护在身前。

    “没用的!现在的你,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你能够发挥出多少的实力呢?迎接你的只有死亡!”

    古老瞬间而至,右拳轰出,化作无数血芒,顿时间,卓文身前的六道枪意领域全部崩溃,化作齑粉。

    噗嗤!

    卓文连连倒退,六柄长枪插在地面,方才勉强稳住身形。

    嗖嗖!

    卓文稳住身形的瞬间,两道身影自虚空掠来,瞬间出现在卓文两边,刀光剑影掠出,闪过两道寒芒,瞬间刺入卓文的腹部两侧。

    刀剑双老,竟是在卓文退后的瞬间,出手偷袭,欲要袭杀卓文。

    虽说卓文修炼大日涅盘,肉身举世无双,但刀剑双老手中的刀剑,乃是自身铠魂具象化的武器,极为锋锐,自然可以刺穿卓文的肉身。

    噗嗤!

    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卓文只觉得全身疼痛难耐,口腔以及鼻腔早已被鲜血淹没,此刻感觉分外的难受。

    被刀剑刺穿的腹部,更是火辣辣的痛。

    扑通!

    卓文单膝跪在地面,意识逐渐模糊,呼吸声犹如老牛拉车一般,极为的沉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