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那直掠而来的六柄长枪,格兰百合在失神片刻后,终于是清醒过来,玉手一推,元力在咫尺镜的增幅下,暴涌而出,形成一堵元力之墙。 .

    轰!

    六柄长枪砸在元力之墙上,接着格兰百合瞳孔微缩的发现,元力之墙竟然支撑不了多久,直接碎裂成无数齑粉。

    元力之墙一被破,六柄长枪势如破竹,碾压而下,最终轰在了咫尺镜所化的白色光罩之上。

    咣当!

    金铁交鸣的声音响彻开来,咫尺镜的防御果然恐怖,六柄长枪在六只臂膀的力量之下,居然都无法穿透咫尺镜的防御。

    力量突然暴增的卓文,使得格兰百合脸上露出惊慌之色。

    不过在瞧见即使化作三头六臂的卓文,依然没破掉咫尺镜的防御后,格兰百合这才稍微放心下来,嘴角流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卓文,真没想到,你居然还隐藏了这么恐怖的秘法,不过这根本就没用!即使你化作三头六臂,也不太可能破掉咫尺镜的。”

    目光放在卓文身上,格兰百合嘴角满是讥讽笑意,冷嘲热讽地出声。

    “你认为我破不掉?那我卓文就破给你看!”

    卓文神色冷漠,六柄长枪再次挥舞,顿时爆发出六道枪意领域,卓文瞬间就爆发出六股登堂入室的枪意领域。

    六柄长枪再次轰在白色光罩之上,接着六道枪意领域全部自主爆炸,恐怖的力量蔓延开来,竟然使得白色光罩不断的晃动!

    “什么?这家伙居然能够使出六道枪意?”

    瞧着那六道爆炸的枪意领域,格兰百合瞳孔紧缩成针,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

    而且六道枪意领域所爆发的力量,也使得格兰百合暗暗心惊,原本岿然不动的白色光罩,第一次出现了剧烈的晃动。

    好在白色光罩在剧烈晃动过后,便是重新恢复了平稳,使得格兰百合重重吁了一口气。

    “还未完呢!”

    就在格兰百合以为到此为止的时候,卓文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接着直接卓文六只臂膀猛地挥舞,再次使出了六道枪意领域。

    随后这六道枪意领域,在卓文的控制下联合在一起,凝结出一柄犹如实质般的蓝色晶体长枪。

    这蓝色晶体长枪,乃是登峰造极的意境之力所凝结而成的,威力比六道爆发的枪意领域要恐怖许多。

    轰隆!

    蓝色晶体长枪,犹如离弦之箭,暴掠而出,抵在白色光罩之上,顿时间,更为恐怖的震颤,蔓延整个白色光罩之中。

    格兰百合甚至在这股剧烈震颤之下,不由自主的斜倒在地上,美眸中早已充斥着化不去的惊恐之色。

    怎么会这么恐怖?这卓文的六道枪意的力量怎么会比方才还要强大这么多?

    咔擦!

    清脆的声音响彻而起,接着格兰百合呆滞的发现,自认为固若金汤的白色光罩,竟然在她的目光中,出现一丝丝裂痕,随后这丝裂痕遍及光罩四周,最终彻底崩碎……

    噗嗤!

    一口鲜血飚出,格兰百合犹如凋零的落叶般,倒射而出,美眸之中早已充斥着浓郁的不可思议之色。

    咫尺镜居然真的被破了,而且还被卓文所破!

    咫尺镜一被破,广场上下,顿时变得极为安静,天阶灵宝咫尺镜的防御,居然就这样被卓文破掉了,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

    咯吱!

    原本嘴角露出笑意的格兰浩海,脸色僵住了,目光瞪得滚圆,盯着那倒飞而出的格兰百合,拳头不由自主的攒紧。

    败了,拥有咫尺镜的格兰百合居然也败了,那也就意味着,他格兰浩海就必须要接受卓文的休书了……

    嗖!

    格兰百合直接倒飞出了擂台范围,一道壮硕的身影,直接将格兰百合接住,脚掌虚空一踏,重新返回高台上。

    这道身影自然就是格兰浩海,在格兰百合被击飞的瞬间,他就立马展开身法将格兰百合接住。

    此刻,格兰浩海脸色难看之极,那卓文下手丝毫不留手,不仅破开了咫尺镜的防御,甚至连格兰百合都波及到了。

    此刻,格兰百合面色苍白如雪,嘴角更是流出一缕缕鲜血,看上去极为娇弱无力。

    “卓文!你下手太狠了吧?”

    格兰浩海在平复了格兰百合的伤势后,目光凝聚在擂台上的卓文身上,不由得怒喝出声。

    “狠么?昨夜你气势汹汹的带着众多高手围剿于我,恨不得我卓文死无葬身之地,难道你就不狠嘛?”

    卓文嘴角的嘲弄之色越加的浓郁,格兰浩海此话还真的说得出口。

    他格兰浩海和格兰百合,千方百计,欲要置他卓文于死地,他卓文还没追究此事呢,这格兰浩海倒好,居然先质问起他来了,还真是可笑之极。

    格兰浩海脸色一滞,冷哼一声,不再开口,而是默默的将自身的元力传输给格兰百合,稳定格兰百合的伤势。

    “此局卓文胜!”

    青帝颇为意外的瞧了卓文一眼,特别是卓文展现的三头六臂的秘法,青帝倒是颇感兴趣。

    青帝一宣布,卓文并没有急于走下擂台,而是默默站在擂台上,目光放在格兰浩海和格兰百合身上,好像在等待着格兰浩海给格兰百合疗伤。

    不一会儿,格兰百合苍白的脸色,才稍微红润起来,在格兰浩海的搀扶下,缓缓站起身来,美眸放在擂台上的卓文身上,美眸中充斥着惊惧之色。

    贝齿紧咬下唇,格兰百合也是没想到,卓文成长速度居然这么快,当初在桃花源图内,卓文还被她追杀的狼狈逃窜。

    但现在即使她使用镇族之宝咫尺镜,居然都被卓文破掉了,毫无疑问,她已经远远被卓文超越了,而且以后两人的差距还有可能会越来越大。

    毕竟照着卓文这成长的速度,修为只会比她提升的快,而不会比她慢。

    “格兰家主,现在格兰百合已经败了,我想你应该办正事了吧?”

    格兰百合伤势恢复少许后,格兰浩海便是扶着格兰百合起身,与此同时,卓文冷冽的声音,却是在擂台之上传来。

    “卓文!你这是何意?我听不懂!”

    格兰浩海目光闪烁,脸上却是露出疑惑之色,而站在其身边的格兰百合粉拳紧攒,贝齿紧紧咬着下唇。

    “何意?不懂?格兰家主,还需要我说的更明白些吗?”

    说着,卓文从怀中取出一张白纸,道:“这休书乃是当初在卓家所写,我早早就准备好了,在这休书上盖手印吧!”

    哗!

    此言一出,周围众人掀起一片哗然之声,卓文他居然真的打算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如此众多人的面前,拿出休书,让格兰浩海亲自盖手印。

    “哼!卓文,你与我女儿的婚约我可以同意取消掉,但这休书我是绝对不能接受。”格兰浩海目光阴沉地道。

    “也就是说,你堂堂格兰家主,在如此众多人面前,甚至青帝陛下也在场的情况下,你欲要毁约喽?不愧是五大家主之一,这脸皮功夫比我等凡夫俗子就是要深厚许多。”

    格兰浩海的回答,使得卓文目光骤冷,不由得嘲讽笑道。

    “卓文!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婚约我可以取消,但这休书我格兰家是绝不会接受的。”格兰浩海沉声道。

    “格兰老匹夫,你还要不要脸皮了?明明是你当初定下的约定,现在怎么又反悔了?”

    站在高台另一边的吕寒天,腾地站起身来,目光不善的盯着格兰浩海,当初这约定,还是格兰浩海在他面前信誓旦旦提出来的。

    现在倒好,卓文在擂台上,光明正大的将格兰百合击败,这格兰浩海却是一再推脱,实在太可恨了!

    瞧着忽然暴起的吕寒天,格兰浩海目光微凝,冷淡地道:“吕寒天,这毕竟是我格兰家和卓家的事情,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插手?”

    听得此言,吕寒天顿时火冒三丈,脚掌一踏,就欲要好好教训格兰浩海一顿。

    不过当吕寒天刚出手的瞬间,青帝却是偏头淡淡盯了吕寒天一眼,竟是让得吕寒天浑身一颤,不敢乱动。

    “吕寒天!这里是金銮殿,本座已经说过了,此处不准私斗,难道你将本帝的话,当做耳边风了嘛?”青帝淡淡地道。

    吕寒天目光闪烁,不情不愿地道:“是我冒昧了,希望青帝陛下不要太在意,可是你也看到,格兰浩海这老杂毛没脸没皮,居然公然毁约!”

    听到吕寒天说自己是老杂毛,格兰浩海额头青筋冒起,不过还是压抑住心中的怒火,对着青帝道:“青帝陛下,这可都是那卓文污蔑啊!当初约定明明就是解除婚约而已,哪有休书一说,根本就是这小杂种胡言乱语。”

    闻言,卓文瞳孔微缩,目光中寒意渐浓,这格兰浩海还真是胡言乱语,颠倒是非。

    不过,卓文也是知道,现在的决定权在青帝手中,若是青帝主持的话,那格兰浩海再狡辩都没用,必须要接受他卓文的休书。

    不仅是卓文,周围众人目光也都是放在青帝身上,看看青帝到底是怎样判决的。

    青帝面色平淡,云淡风轻,淡淡瞥了卓文一眼,又是看了格兰浩海一眼,缓缓开口道:“卓文,得饶人处且饶人,退一步海阔天空,与格兰家解除婚约即可,至于休书就免提了!”

    此话一出,卓文瞳孔紧缩成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