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顿时变得寂静许多,不仅卓怔住了,连广场其他人也都是怔住了。

    青帝的话语很清楚,卓与格兰百合可以解除婚约,至于休书则是休提,也是说青帝是同意格兰浩海的观点。

    很显然,青帝此意明显在偏袒格兰浩海,甚至有些包庇的意思。

    “青帝陛下,你是否没听清楚我的话语,这休书之约乃是当初,那格兰浩海与吕寒天大哥亲自定下的,绝不是子虚乌有的东西。”卓踏步向前,紧紧盯着青帝道。

    “卓所说的很对,当初格兰浩海这老匹夫是在我面前,亲口定下这约定的,我想青帝陛下是个公正公平的人。”吕寒天也是开口道。

    格兰浩海目光闪烁,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道“青帝陛下,这两人可都是幕秦郡之人,而且两人又是以兄弟相称,想要以讹传讹太容易了,我想青帝陛下乃是英明之人,绝不会被这两个小人所蒙蔽了的。”

    格兰浩海此言一出,顿时引起卓和吕寒天两人眉头大皱,在这个节骨眼,格兰浩海居然还如此恬不知耻的抵赖。

    青帝点点头,盯着卓道“格兰浩海所说的不无道理,这约定毕竟是从你们二人口说出来的,可信度并不是很高!若是有其他人可以作证的话,本帝相信你们。”

    闻言,卓和吕寒天顿时哑口无言,当初与格兰浩海定下这等约定,唯有卓家和格兰家人知道。

    格兰家不用说,是不可能承认这件事的,而他们卓家应该是同族之人,说服力根本不够,说起来卓还真找不到还有谁能够为他作证。

    “嘿嘿!青帝陛下,你也看到了,这根本是卓的一派胡言!此子满口胡诌,竟是想要损害我们格兰家的声誉,实在可恨之极。”

    “老朽身为格兰家家主,希望请求陛下,让老朽去,好好教训教训这满嘴胡言的小子!”

    格兰浩海目光冷冷盯着卓,双手却是对着青帝拱手,竟然打算主动请缨去教训卓。

    卓的目光越加的冰冷,格兰浩海为老不尊,先是毁约,将当初的约定抛之脑后,现在更是恬不知耻的主动请缨,想要来教训身为晚辈的卓。

    格兰浩海的无耻程度,几乎让得卓大开眼界了!

    卓很清楚,若是青帝真的允许格兰浩海来教训他的话,恐怕这老匹夫很可能会下死手,到时候他卓凶多吉少。

    毕竟格兰浩海可是金尊境强者,他卓虽然拥有玄尊境的战力,但与金尊境可是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存在。

    两者战斗起来的话,卓无疑是必败,甚至还有可能陷入死局。

    唰唰唰!

    所有人目光都是汇聚在青帝身,他们知道青帝拥有最终决定权。

    在大多数人看来,格兰浩海的这请求已经很过分了,不知道青帝是否会答应格兰浩海的这有些无礼的请求。

    青帝淡淡的瞥了眼格兰浩海,略微沉吟一会儿,道“不必了!金銮殿不允许私斗,这规定本帝已经说过了,不要让我再重申一次。”

    “是!陛下,是老朽疏忽了!”

    格兰浩海毕恭毕敬,脸有着一抹失望之色,若是青帝同意他教训卓的话,他有百分百的把握,将卓彻底的给废掉。

    “青帝陛下,这格兰浩海根本是在胡言乱语,你可要查清楚真相再定夺。”

    吕寒天骤然踏步向前,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青帝淡漠的目光盯在吕寒天身,淡淡的道“难道本帝还需要你来教嘛?”

    吕寒天闻言,不由得一怔,旋即便不再言语,他很清楚青帝乃是九五之尊,所说的话语便是规则,不容置疑。

    吕寒天乃是青帝颇为看重的武者,所以前者几次三番出言反对,青帝并没有发作,若是换做其他人如此顶撞青帝的话,恐怕早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卓没有言语,而是罕见的沉默下来,他很清楚,既然青帝都开口了,无论他如何反对,都是于事无补。

    不过,他卓不会这么算了的,无论是休书的问题,还是昨夜的围剿暗杀,卓心早已将格兰家判了死刑。

    “此局既然是卓胜了,那么此次封侯之战便结束了!格兰百合排名青皇榜第三,封为人侯。”

    忽然,青帝站在高台最方,朗声开口,只见其袖袍一挥,一块金色令牌掠出,落在了格兰百合手,在这令牌表面,镌刻着清秀的人字,代表着人侯的身份。

    瞧着那落入格兰百合手的金色令牌,广场周围不少人,目光皆是浮现出炽热之色。

    天地人三侯,乃是所有王侯之最,凌驾于诸侯之,无论是疆域还是兵力,都一般诸侯要强大太多了。

    单单人侯,手便能够掌握一千皇兵,也是一千名训练有素的皇极境士兵,这是一笔巨大的势力,足以碾压任何城池,即使是超级城池都不可能挡得住这么一支精锐之兵。

    格兰百合玉手一抚,面无表情的将令牌收入手,此次在卓手大败,使得她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情,整个人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此乃人侯牌,手持着人侯牌,你可以去皇城皇极兵营率领一支千人队伍,这千人皇兵以后便是你的专属私兵,全部归你管理。”青帝淡淡地道。

    “多谢青帝陛下!”

    格兰浩海连忙弯腰稽首,脸带着一抹兴奋之色,那可是一千名皇极境的士兵啊,对他们格兰家的势力有着不小的好处。

    “卓胜了格兰百合,排名青皇榜第二,封为地侯;而皇甫无道则是排名青皇榜第一。对于本帝的安排,应该没人反对吧?”

    说着,青帝目光环顾四周,淡漠的声音,缓缓响彻而起,在所有人耳畔清晰的回荡着。

    广场众人皆是点点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虽说卓并没有与皇甫无道真正的对,但他们都是知道,最终的结果无疑是卓会败。

    毕竟皇甫无道的强大,早已经深入人心,再加皇甫无道已经晋级玄尊境,实力以前又要恐怖太多了。

    所以,虽然卓表现的极为惊艳,但众人依然不认为卓拥有与皇甫无道一战之力。

    甚至有些人还猜测,青帝此举是为了卓好,毕竟皇甫无道每次出手,基本都是非死即伤。

    卓天赋和潜力皆是之选,若是与皇甫无道对的话,很可能会出现死伤,这应该不是青帝愿意见到的,所以青帝并不打算安排卓与皇甫无道试。

    毕竟这剩下的唯一两名天才,算是真正的绝世妖孽,损失一名对于皇朝来说都是极大的损害!

    卓确实瞳孔微缩,这青帝也太笃定了吧,难道他一定认为,他卓会输给皇甫无道么,毕竟他们还未试过呢!

    空地,皇甫无道缓缓睁开双眸,淡淡的瞧了卓一眼,低语道“这小子运气倒是不错,青帝陛下居然会做出这种较和谐的决定。”

    说着,皇甫无道缓缓走高台,压根不再注意擂台的卓,而是走向青帝,接受青帝所赐予的天侯令牌。

    此刻,在青帝掌心方,静静悬浮着两枚同样金灿灿的令牌,其一枚写着地字,另一枚则是写着天字,分别代表着天侯和地侯。

    最终,皇甫无道停在了青帝之前,瞧着青帝手的金色令牌,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一拱手道“多谢陛下赏赐。”

    说完,右手探出,欲要将天侯令牌拿在手。

    嗖!

    一道破空声骤然掠来,使得皇甫无道右手一僵,目光冷意闪烁,探出的右手一转,朝着那破空声掠来的方向轰去。

    轰隆!

    一股劲气顿时自皇甫无道周身冉冉而生,在其脚下的地面,更是在巨大力量冲击之下,碎成无数齑粉,而皇甫无道犹如磐石般,岿然不动。

    与此同时,皇甫无道这才注意到,那破空而来的,竟是一柄寒芒闪烁的骨枪,此刻骨枪枪尖抵在他的掌心气劲前,不断旋转着,犹如高速旋转的螺旋桨。

    “嗯?卓?你这是什么意思?”

    右手一抚,皇甫无道很是随意的将骨枪拍飞,抬头,目光放在擂台的卓身,一字一句地道,声音阴冷刺骨。

    “没什么意思?在我看来,你并不一定有资格拿天侯令牌,或许那天侯令牌旁边的地侯令牌较适合你。”

    擂台,卓右手一摆,那被皇甫无道拍飞的骨枪,顿时掠来,被其拿在掌心,目光森冷的盯着皇甫无道。

    两人短暂的交手,自然也是看在了无数人的眼,特别是瞧见,卓居然出手阻止皇甫无道取天侯令牌,不少人目光皆是露出异色。

    青帝目光闪烁,眉头微蹙,他青帝一言既出,是规则,但面前的这卓已经几次三番的反驳于他,使得他对于卓有些一丝恼怒。

    不过青帝毕竟是皇朝主宰者,喜怒不显于色,倒是目光平静的盯在擂台的卓身,淡淡的道“卓,你的意思,想要和无道争夺天侯之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