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擦!

    清脆的声音,骤然响彻,回荡在广场之,接着周围众人瞳孔微缩的发现,皇甫无道身体周围的气旋护身,竟是在卓的八只臂膀的轰炸下,碎裂开来。

    蹬蹬蹬!

    一道闷哼声响起,皇甫无道直接在此次碰撞之,后退数十步,每一步所产生的力量,基本都能够崩碎地面,使之蔓延出密密麻麻的裂痕。

    皇甫无道,竟然在此次碰撞之,彻底的处于下风,被卓撞击的后退数十步。

    广场顿时变得颇为寂静,众人都有些不敢置信的瞧着这一幕!

    虽然卓在施展出四头八臂的时候,他们隐隐感觉到卓的实力暴涨了许多,但也没想到竟然暴涨到这么恐怖的地步。

    施展出九头蛇铠魂的皇甫无道,居然在此次交锋下,处于了彻底的下风。

    “以后不要用你那高高在的态度俯视着我,因为你……并没有这个资格!”

    四颗头颅,八只眼睛,卓齐齐望着前方的皇甫无道,滚滚如雷般的声音,骤然响起,在整个广场之回荡着。

    嗖!

    说着,卓脚掌一踏,化作一道无形的风声,再次朝着皇甫无道掠去,所谓趁他病要他命,毕竟皇甫无道的防御被他所破,卓哪有不乘胜追击的道理。

    皇甫无道脸色阴沉,化作四头八臂的卓,力量超乎他的想象,连他的气旋护身都给破掉了。

    “仅仅破开本座的气旋护身,你觉得实力凌驾于本座之么?太可笑了。”

    皇甫无道冷哼一声,脚掌一踏,更为恐怖的气刃,环绕在他的周身,化作一阵风,也是不甘示弱的朝着卓掠去。

    轰轰轰!

    瞬间,两道身影瞬间撞击在一起,在广场央爆涌出无数的气浪,以及那连绵不断的爆鸣声,仿佛爆竹之声。

    “速度好快,我快捕捉不到两人的身影了!”

    瞧着撞击在一起战斗的两道身影,广场周围众人,个个露出惊骇之色。

    卓和皇甫无道两人的速度太快了,几乎在虚空之,化作两道难以捕捉的残影,唯一能够感受到两人在疯狂战斗的,唯有两者撞击在一起所产生的恐怖爆炸。

    轰!

    两者再次撞击在一起,接着一道环形气浪顿时自两者周围形成,随后一股股气势,犹如倒悬的瀑布一般,猛地倾泻而出。

    恐怖的气势,源源不断,滚滚袭来,竟是在两者脚下,形成了足有数十丈的深坑,两人在深坑之内,紧紧的对视着对方,目光满是不甘示弱。

    “小杂种!本事不小,不过你还是要死!”

    皇甫无道怒吼一声,脚掌一步踏出,更为恐怖的气息掠出,其身躯周围的气刃纷纷爆炸,化作一缕缕锋锐之气。

    密密麻麻的锋锐之气,遍布在两者身体周围数百丈范围,接着清脆的碎裂之声响起,周围数百丈的空间,竟是在这些锋锐之气的作用下,全部崩碎。

    “气若悬河!”

    说着,皇甫无道再次一脚踏出,顿时间,周围的锋锐之气疯狂沸腾起来,最终周围空间彻底崩溃,形成了数百丈的真空区域。

    在真空区域方,无数锋锐之气凝聚,化作了一条庞大悠长的长河。

    这条长河滚滚袭来,其蕴含着恐怖的锋芒,仿佛这长河并不是由轻柔的流水组成,而是无数锋锐的刀刃汇聚而成。

    所有人都不怀疑,若是他们被这条长河席卷进去的话,恐怕得要粉身碎骨,连一点渣都不剩了。

    “好恐怖的长河!这气若悬河乃是皇甫无道的成名铠技,当初使用这招,越阶杀过玄尊境的强者。”

    “这气若悬河可是青帝秘传的铠技,是超越皇阶铠技的存在,恐怕应该是极为恐怖的尊阶铠技。”

    一道道议论声响起,所有人都认出了皇甫无道所使出的这一恐怖的铠技,乃是超越皇阶铠技的存在。

    位于真空地带,卓抬头,凝视着空不断流动的长河,目光凝重之极,他倒是没想到,皇甫无道身怀这般恐怖的铠技。

    “卓,你能够逼得我使用气若悬河,你死也能够自傲了!”

    皇甫无道目光阴寒的凝视着前方的卓,神色略有些不太好看,他乃是皇室大皇子,更是青皇榜第一,而卓之前只不过是名不经传的小人物而已。

    这一场战斗,他皇甫无道应该势如破竹,压倒式的将卓干脆利落解决掉才是。

    但现在,却是两者战斗了这么多回合,而且他连九头蛇都释放出来了都拿不下这卓。

    激斗到现在,卓更是逼得他使出了气若悬河这等尊阶铠技,他的脸面自然好看不到哪儿去。

    “这一招,必然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凝视着前方的卓,皇甫无道面目狰狞,右手猛地一压,悬浮在空的庞大长河,哗啦啦的倾泻而下,犹如灵活的长蛇一般。

    “给我裂!”

    瞧着那直掠而来的长河,卓也不敢怠慢,毕竟这可是尊阶铠技啊,威力皇阶铠技要强悍许多。

    呲!

    八只臂膀齐齐轰出,爆发出极为恐怖的力量,但让得卓惊愕的是,当他力量轰在长河之的时候,长河竟是灵活的分散成无数的小水滴,使得他蓄势待发的攻击,落了个空,无处下手。

    “该死!好诡异的长河。”

    一击落空,卓根本没来得及回身,那气势如虹的长河,哗啦啦的环绕在卓周围,将卓整个人包裹进去。

    铿铿铿!

    无数锋锐之气,猛地自长河之掠出,犹如无数游蛇,表面透着寒光,对着卓周身掠去。

    “嗯?”

    感受着周围的锋锐之气,卓目光微凝,顿时舞动八只臂膀,漫天的枪影掠出,阻挡着周围的无数锋锐之气。

    铿铿铿!

    金铁交鸣的声音骤响,漫天枪影与无数锋锐之气碰撞,擦出了无数的火花,将卓笼罩进去,仿若火人一样,极为灿烂耀眼。

    砰!

    锋锐之气太多了,很快透过枪影的缝隙,对着卓身躯掠去,砸在了卓那金光灿灿的躯体之。

    一道伤口被划开,金灿灿的血液自伤口处,缓缓流出,在此刻显得那般的耀目而刺眼。

    “这锋锐之气居然这么锋利?”

    瞧着那流出金色血液的伤口,卓瞳孔微缩,嘴角微张,这锋锐之气的锋利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大日涅盘达到第四层次后,他卓的肉身强度增强了数倍有余,即使是天阶下品灵宝,想要彻底破开他的肉身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现在,这微不足道的锋锐之气,竟然可以轻易划开他肉身伤口,着实有些恐怖了点。

    “哈哈!卓,被气若悬河困住,你别想出来,而且里面所产生的锋锐之气极为恐怖,即使你的肉身很强,也很难挡得住这股锋锐之气。”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锋锐之气只会越来越多,到时候看你怎么挡得住!”

    皇甫无道脚掌踏空,俯视着下方困在长河的卓,嘴角的笑意越加的浓郁,这气若悬河算是他的绝招了,这卓再逆天,也很难从这长河之逃脱出来。

    长河之,卓目光微凝,若是皇甫无道所说的是真的话,那么他在这长河之,所呆的时间越长,对他会越不利。

    “必须要尽早脱困出去!”

    想到这里,卓手动作不慢,八只臂膀齐齐舞动,同时爆发出恐怖的枪意,一时之间,战意滔天,威力绝伦,竟是压过了周围的锋锐之气。

    不过,让得卓失望的是,周围的长河仿佛是专门克制阳刚力量似的,虽然卓的力量极为刚烈强大,但在这股水流的环绕下,根本无力发泄。

    每次他集全力轰在长河的时候,那长河总会提前分散出无数小水滴,随后迅速重组成长河,使得卓无奈之极。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卓也确实感受到周围的锋锐之气的数量,在不断地增加,而他抵挡起来,也是越来越困难。

    呲呲呲!

    又是几道锋锐之气,透过卓枪影的缝隙,落在卓的身,在他的身躯,化作数道的伤口,金色的血液,顺着卓的躯体表面,缓缓落下来。

    半柱香过去,卓在抵挡周围的这些锋锐之气,渐渐有些力不从心,动作也变得极为僵硬,身的伤口也在不断的增加,血液流出,在其脚下几乎汇成一条小溪流。

    “在这样下去,我真的有可能会被这些锋锐之气耗死的!”

    卓心急如焚,身不少伤口更是火辣辣的疼,这长河实在太克制他的肉身力量了,使得他根本无处发力,只能被动承受长河的攻击。

    “小子,向左踏三步!”

    忽然,脑海响起小黑的声音,使得卓脸露出惊喜之色。

    “小黑,难道你有办法破开这该死的长河?”卓连忙问道。

    “别罗嗦,现在按照本龙爷的话,照做行了,在这里面,每多呆一会儿,你会越加的虚弱,对你可没什么好处。”小黑冷冷地道。

    闻言,卓点点头,照着小黑的话语,向左踏三步。

    “向前一步!”

    “右转五步!”

    “后退三步!”

    “……”

    一道道指挥从小黑的口发出,卓都是没有异议的照做。

    “找到了,是这里!”

    忽然,小黑的声音变得兴奋而惊喜,使得卓心情顿时抖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