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此处所站立的,乃是长河的左方偏僻处,在这个毫不起眼的角落之,卓顿时发现了一道不断旋转的漩涡。

    “这是?”

    瞧着这道漩涡,卓目光微凝,露出一丝疑惑之色,心隐隐感觉一丝疑惑。

    “此乃这长河的核心源泉!这长河之所以生生不息,在你看来,好像永无止境,打都打不散的根本原因,是这核心漩涡的存在。”

    小黑死死盯着漩涡,继续道“这漩涡沟通外界元气,通过源源不断的吸收元气,用以推动这条长河的活性,使得长河的能量永远用不完。”

    卓点点头,小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这核心漩涡便是这条长河的关键所在,只要破开这核心漩涡的话,那么这条汹涌的长河,不攻自破。

    “锋锐之气越来越密集了,你需要尽快将这核心漩涡破开才行!”

    感受着周围汹涌澎湃的无数锋锐之气,小黑目光变得极其凝重,这些锋锐之气的恐怖,超乎了两人的预料之外。

    “我这将其破开!”

    说着,卓脚掌一踏,八只臂膀挥舞着八柄长枪,带着一往无前的恐怖威势,重重的轰在了这核心漩涡之内。

    轰隆!

    惊天动地的爆鸣声顿时响起,在卓接触到核心漩涡的瞬间,他感到一股极为恐怖的反震力,作用在他的八只臂膀之内。

    蹬蹬蹬!

    面色一变,卓不由得倒退数步,目光惊骇的盯着面前的核心漩涡。

    “好坚硬的漩涡啊!”

    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臂膀,卓目光极为凝重,看来这所谓核心漩涡,也不是那么容易破掉的。

    “小子!继续砸,给本老爷狠狠的砸!”

    小黑在卓耳畔不停的叫嚣着,使得卓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这小黑狗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不过对于小黑的判断,卓基本不会有所怀疑的,故而在反弹几步之后,卓再次举起八柄长枪,狠命的对着核心漩涡砸去。

    轰轰轰!

    随着卓不断的轰击,他敏锐的发现,核心漩涡转动的速度,在逐渐变慢。

    而随着漩涡转动速度变慢,周围的锋锐之气的数量,也在逐渐的减少。

    “看来这长河之所散发出的这锋锐之气,与这核心漩涡有着密切的关系!”

    卓目光露出一丝明悟之色,手下却是更加卖力的砸在漩涡之,既然这种胡乱轰击有效果,那么他更加不能懈怠了。

    此刻,广场之,皇甫无道依然静静悬浮在半空之,目光俯视着下方的长河,卓的身影早已被长河笼罩,无法看透。

    但皇甫无道心自信满满,气若悬河乃是尊阶铠技,在皇室之都是极为稀有的铠技,其威力之强可想而知。

    而且气若悬河本身是以柔克刚的类型的铠技,卓的肉身确实很强,不过力量极为刚烈,刚好被气若悬河所克,全部力量只能发挥出一成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卓的力量会损耗的极为微小,到时候力竭而亡,所以皇甫无道认定那卓死定了。

    原本一开始,卓用蛮力破长河的时候,还能发出颇为剧烈的动静,但现在却没有一丝动静,任谁都知道,被困在长河的卓,恐怕凶多吉少了。

    “气若悬河不愧是尊阶铠技,威力居然这般强,这卓恐怕是要危险了!”

    “都已经过去将近半柱香了,这长河更是没有丝毫动静,那卓应该是死在里面了吧!”

    广场周围,响起一道道议论之声,所有人都是摇头叹息,认为卓不太可能在下方的长河幸存下来。

    “青帝陛下,现在应该可以宣布结果了吧?这卓不可能破开气若悬河的,现在必死无疑。”

    皇甫无道傲然而立,目光凝聚在高台的青帝身,声音之充满了自信和傲意。

    青帝点点头,目光随意瞥了眼,广场的长河,气若悬河乃是他传授给皇甫无道的,他很清楚这门铠技的威力。

    卓施展出大日涅盘所展现的四头八臂,所发挥出的实力,却是颇为让青帝惊讶的,不过卓的力量太刚烈了,恰好被气若悬河所克制,根本发挥不出多少的力量。

    所以,青帝也认为,此次胜利的是皇甫无道。

    “结果还未出来呢?毕竟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在长河内的卓,到底是什么情况?若是大皇子将长河收起来,看看里面的情况,才能最终确认结果。”

    吕寒天眉头微蹙,不由得开口出声,虽然气若悬河的威力很恐怖,但他不认为卓会这么输掉。

    “吕寒天!这卓乃是你们幕秦郡的天才,你抱有幻想实属正常,不过青帝陛下地位尊崇,哪里容得了你如此顶撞?”

    青帝还未发话,格兰浩海却是抢先说话,一开口将一顶帽子扣在吕寒天头。

    青帝却是挥挥手,淡淡的道“无妨!既然寒天不太相信这样的结果,无道你大可将长河收起来,让他看个清楚,这样寒天会死心了。”

    对于吕寒天的插嘴,青帝并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他对于皇甫无道有很大的信心,而且卓天赋和潜力都不错,这么死掉也是颇为可惜,所以青帝才这般说。

    此话一出,格兰浩海眉头微皱,内心极为不悦,不过毕竟青帝开口,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希望那卓真的死在了气若悬河之。

    皇甫无道背负双手,目光的傲然之意越加浓郁,在他心,卓绝对是必死无疑,所以并不是很排斥青帝的要求。

    点点头,皇甫无道降落在长河身前,右手一抚,正想将气若悬河收起来的时候,一道咔擦声,顿时响彻开来,使得皇甫无道瞳孔微缩。

    咔擦!

    不断流转的长河,骤然间,四分五裂,在皇甫无道惊愕的目光,化作无数的碎片,接着一道金光灿灿的身影,拔高而起,八只臂膀闪烁着炽烈的金芒,重重轰在了皇甫无道的胸前。

    皇甫无道根本没料到会发生这种状况,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措手不及,慌忙抬手阻挡,却是被卓找到了个破绽。

    噗嗤!

    一道鲜血自半空划过,接着广场众人惊愕的发现,原本傲然而立的皇甫无道,竟然犹如死狗般,极为狼狈的倒飞而出,砸在了不远处的地面。

    轰隆!

    一道人形坑洞产生,灰尘弥漫,皇甫无道咳嗽几声,有些艰难的爬了起来,目光放在卓身,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他的气若悬河,居然被破了,而且现在卓虽然表面看起来颇为狼狈,无数伤口纵横交错,但本身气息却并没有减弱丝毫。

    从卓破开气若悬河到皇甫无道直接被击飞,仅仅只是眨眼间的时间,众人瞧见皇甫无道犹如死狗般,砸在地,分外狼狈。

    咯吱!

    格兰浩海瞳孔紧缩,目光怔怔的瞧着这一幕,这卓居然没死,反而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更加让人惊愕的是,皇甫无道居然被其搞得那般狼狈。

    要说最吃惊的,属格兰百合了,此刻格兰百合美眸紧紧盯在卓身,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现在她总算是看清楚了卓的真正实力了,现在卓表现出的战力,与她战斗的时候,要强大太多了,毕竟连皇甫无道都被压制了。

    “原来,这卓在与我战斗的时候,一直都没有释放出真正的实力!”

    想到这里,格兰百合嘴角的苦涩之意越加的浓郁。

    卓,当初她未曾放在眼,甚至在她心,卓根本不配她的平凡小子,一次次出乎她的预料之外。

    她还记得,在桃花源图之,卓甚至被她追杀的狼狈之极,最终被迫跳崖。

    那时候她虽然感觉到卓有些难缠,但依然不放在她的眼,因为以她的实力,想要杀卓根本轻而易举。

    但接下来的排位战,卓连杀曹岩和冯勇这两名一届青皇榜前十天才,更是在前五之战,击败了皇甫无机。

    那时候的卓,已经引起她的注意,但也并不是太在意,因为她的实力,皇甫无机他们要强许多,所以她并没有将卓当做劲敌。

    直到在金銮殿之内,卓的修为,在青龙之气下,高歌猛进,修为直窜几乎与她相当,那时候,她终于开始意识到,卓与她的差距,在不断的缩短。

    而昨夜的暗杀行动失败,终于让格兰百合恐惧了,不知不觉间,卓居然已经拥有击杀玄尊境初期武者的实力了。

    从那时开始,格兰百合已经开始对卓有些恐惧起来了,不过所幸她破而后立,进入通玄之境,修为同样进入了半步玄尊境。

    原本她以为,拥有镇族之宝咫尺镜,她对卓有着很大取胜的把握,但是她错了,最后她惨败了。

    而现在,卓不仅击败了她格兰百合,甚至对了皇甫无道,将她一直仰望的皇甫无道,弄得这般的狼狈。

    格兰百合哪里会不知道,此时的卓,到底有多恐怖和强大。

    瞧着那广场,四头八臂,身材高大的身影,格兰百合美眸忽然浮现出一丝迷茫之色,仅仅因为一纸婚约,得罪这样的妖孽天才,真的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