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台,青帝目光微凝,皇甫无道被卓击退的结果,同样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蹬蹬蹬!

    卓缓缓踏步而来,目光森冷的凝视着皇甫无道,淡漠地道“你真的认为,此次胜利者是你么?”

    皇甫无道缓缓爬起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目光阴沉到了极点,阴冷的盯着卓道“在本座收起气若悬河的瞬间偷袭,你觉得很光荣?似你这般卑鄙无耻的家伙,哪里配成为胜者?”

    此话一出,周围不少人目露疑惑之色,皇甫无道所说的倒是没错,当时正是皇甫无道在收起长河的瞬间,那卓破开长河,从而使得皇甫无道措手不及。

    “你的意思是,你本打算将我放出去,而我趁机偷袭于你,所以才让我得手的么?”目光虚眯,卓淡淡地道。

    “哼!你还有脸说此事?若不是本座主动放你出来,你觉得以你的实力,能够破开气若悬河!本座将你放出来了,你反而偷袭本座,我只想说,你这样厚颜无耻,我还是第一次见。”

    皇甫无道站起身来,依然是一副傲然之色,对于方才他被卓狼狈击退,全部归咎于他放卓出来,但卓却恩将仇报将他击退。

    “原来如此,这卓好卑鄙啊!趁着大皇子陛下解开长河的瞬间,出手偷袭,太卑鄙无耻了。”

    “对!这卓实力虽然很强,但想要破开气若悬河也不太可能,肯定是大皇子解开气若悬河,而卓却在这个时刻暴起偷袭,实在可耻!”

    “这卓品行实在不行,此子根本没资格成天侯,竟然暗算大皇子陛下,太过于厚颜无耻了。”

    一道道议论声,骤然在广场周围响彻开来,众人瞧着卓的目光,皆是透露着不屑和鄙夷之色,显然对于方才卓的偷袭之说,极为不齿。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卓目光微凝,冷冷地盯着皇甫无道。

    这皇甫无道颠倒是非的能力还真是够纯熟的,气若悬河乃是他卓所破,毕竟核心漩涡被小黑找出来,破掉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皇甫无道何时有任何动作解开过气若悬河,当时他破开气若悬河的时候,皇甫无道根本还没动手收起长河,所以才被卓钻了个空。

    现在倒好,在皇甫无道的嘴,竟是他好意收起长河,而卓则是暴起偷袭。

    “青帝陛下!这卓实在太卑鄙无耻了,大皇子陛下好心收起气若悬河,欲要放过此子一马,但此子却是趁着这个机会偷袭大皇子,致使大皇子受伤,实在太可恨了。”

    格兰浩海连忙拿着这个空子,开始肆意抹黑卓“这种毫无品性的人,根本没资格成为天侯,甚至连地侯给他都是个祸害!陛下,你应该直接取消此子封侯的资格。”

    此刻,皇甫无道目光闪烁,虽然他颠倒是非,但内心却很清楚,气若悬河并不是他动手收起的,而是被卓破去的。

    但他不能这么说,因为方才卓的那一击,重重的轰在他的胸口之,恐怖的力量,已经让他受了颇为恐怖的伤势。

    虽然他还有着一战之力,但他卓要虚弱多了,而且卓的实力完全不弱于他,若是再战下去的话,他很可能会因为这股伤势的原因,败在卓手。

    他乃是皇室大皇子,更是届青皇榜第一名,他决不允许自己失败,而且还是败在眼前这个之前毫无名气的卓手。

    因为一旦败了,他大皇子的威名将会受到极大的损失,他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换言之,皇甫无道其实有些畏惧了,卓越战越勇已经让他开始忌惮甚至恐惧了,特别是卓连他的气若悬河都给破了,现在他身又有伤势,他对现在的卓,没有什么自信。

    “气若悬河乃是我卓亲手破去的,并不是皇甫无道主动扯去的!”

    卓悄然而立,目光变得越加冷漠,清朗的声音,在广场缓缓响起。

    “卓!大胆,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在青帝陛下面前,胡言乱语!大皇子陛下已经说过了,气若悬河是他主动收起来的,你以为以你的实力,能够破得了气若悬河?”

    格兰浩海猛地大喝一声,目光森冷的盯着卓,仿佛卓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

    “青帝陛下都还没发话,你一个狗奴才发什么话?还是说,你的话语权青帝还要大不成?”

    对于格兰浩海的针对,卓没有丝毫意外,这老匹夫千方百计想要置他于死地,现在机会这么好,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呢?

    “胡说八道,谁说老夫的话语权青帝陛下还要大,你这小杂种胡言乱语,血口喷人,真是可恨之极。”

    格兰浩海面色微变,连忙开口,为自己开脱,心对于卓的怨恨,更加的浓郁。

    “青帝陛下,这卓卑鄙无耻,这样个卑鄙无耻之辈,参加这封侯之战实在不妥,直接将其淘汰出局吧!”皇甫无道此刻也是发话了。

    “怎么?你大皇子这么着急让我卓淘汰,难道说是你怕了我?不敢与我一战了?”转过头,卓忽然意味深长地道。

    此话一出,皇甫无道脸色一滞,冷漠地道“哼!真是可笑,本座会怕你?只是本座看不惯你的无耻行为,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站在擂台,与我斗?”

    卓却是嗤笑一声,他已经知道,皇甫无道怕了,怕与他战斗会输。

    事实也正如卓所想的,此刻,皇甫无道的伤势卓要严重许多,若是继续战下去的话,皇甫无道的伤势无疑会不断恶化,实力将会急剧下滑,到时候输的几率会很大。

    归根结底,皇甫无道真的怕了!

    “呵呵!你说我卑鄙无耻,无非是因为方才我在你措手不及的时候,攻击了你,致使你身出现了较为严重的伤势。”

    “所以,你怕了,你怕会因为这伤势,而败在我手,到时候你大皇子的威名将会大大受损。你说我说的是不是?”

    一步踏出,卓的声音滚滚掠出,犹如洪钟大吕般,在整个广场之响彻开来。

    此话一出,广场不少人也都是目光诧异的盯着皇甫无道,的确,方才皇甫无道的态度确实有些古怪。

    堂堂大皇子,皇甫无道竟然因为卓的偷袭而认为卓没有成为天侯的资格,也是说,卓因为这个理由淘汰掉的话,皇甫无道便可以直接取得天侯令牌了。

    感受到周围无数道古怪的目光,皇甫无道目光阴沉,内心有些慌乱,但还是冷哼道“一派胡言!我堂堂大皇子又怎么会怕了你?在我眼,你不过是卑微的贱民而已。”

    “呵呵!我卓见过脸皮厚的,但还从未见过大皇子殿下你这么厚脸皮的,今日是第一次见识了!”

    说着,卓一步踏出,继续道“既然不怕,你又不将我放在眼,那继续战啊!我相信像大皇子这么个胸怀宽广的人,应该不介意在下方才的偷袭的吧?”

    “当然,大皇子殿下威名远扬,实力霸绝天下,即使身有伤势,对付我这么个小人物,应该也是绰绰有余的才是。”

    此话一出,皇甫无道瞳孔微缩,死死盯着卓,他哪里不知道,卓的意思,后者是执意要与他战。

    “嗤!”

    卓嗤笑一声,讥讽地道“既然大皇子殿下身有伤势,我卓也不趁人之危!此战我们延后,三日后,还是这广场之,我卓邀战于你!”

    “三日后,胜者领取天侯令牌,成青皇榜第一之位!我想这样的建议,大皇子应该还是能够接受的吧?”

    说到这里,卓嘴角的讥讽之色越加的浓郁,傻子都能够看出来,卓此话的嘲弄之意有多么浓郁。

    皇甫无道面色难看,竟是罕见的沉默下来,卓提出的这句话,他皇甫无道无论答不答应,对他都没什么好处。

    他答应的话,那证实了卓的说法,他确实是因为伤势而怕输给卓;若是不答应的话,恐怕会直接对卓,情况对他同样极为不利。

    一时之间,皇甫无道有些进退两难,踌躇不决。

    “好了!那依卓的主意吧!无道因为卓你的偷袭,伤势颇为严重,所以此战不公平!所以延后到三日后,你们二人再次对决,谁胜天侯令牌归谁?”

    青帝终于是开口了,不过所说的话语,却是让得卓目光虚眯起来。

    很明显,青帝此话在偏袒皇甫无道,以青帝帝权境的修为,如何看不出来,气若悬河根本不是皇甫无道主动撤销的,而是他卓主动破开的。

    虽然青帝知道此事真相,但他并没有说破,而是在卓提出这个延后斗的主意后,才最终开口,难道不是偏袒么?

    卓嘴角讥讽之意越加浓郁,不过他并没有提出异议,目光淡淡的盯着皇甫无道,道“三日之后,再战吧!到时候你可不要像今日这样,又找个理由想要糊弄过去。”

    说着,卓脚掌一踏,直接离开了广场,此地已经没必要待下去了,青帝的偏袒行为让得卓极为失望,他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