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强大的气息,有高手来醉春阁?”

    醉春阁一处颇为豪华的厢房内,盘膝而坐的吕寒天,猛地睁开双眸,目光爆发出森冷的寒芒。  ..

    在他的感应,他发现有好几股恐怖气息,朝着醉春阁这边直掠而来,速度极快,目标明确,显然是冲着醉春阁而来的。

    脚掌一踏,吕寒天消失在厢房之内,瞬间出现在醉春阁千里之外。

    静静悬浮在虚空之,吕寒天极目远眺,顿时瞧见了有六道身影,快若闪电的朝着这边飞掠而来。

    “青龙殿青木?”

    六道身影最前方,一名身穿青衫长袍的年男子,嘴角含笑,朝着这边轻飘飘的掠来,看似闲庭信步,实则一步便是百里之远,几乎达到缩地成寸了。

    嗖嗖嗖!

    青木也是注意到前方的吕寒天,右手一摆,停在了吕寒天前方数十米之处,而其身后的六道身影,见青木停下,也纷纷停住身形,目光放在了前方的吕寒天身。

    “青木!你这是何意?深更半夜,为何出动青龙卫,而且还前来醉春阁?”吕寒天目光不善的问道。

    青木并不在意吕寒天那不善的态度,嘴角扬,淡淡地道“寒天兄怎么这么大火气啊?此次我们前来醉春阁可不是为你而来的。”

    “难道是卓?”吕寒天目光寒芒闪过,试探性地问道。

    “没错!是卓。”青龙很是大方的承认道。

    吕寒天瞳孔一缩,冷漠地道“卓好像并没有得罪你们青龙殿吧?难不成你今日前来的目的,是因为你身后那个废物青眼被卓击败,所以想要为其出气?”

    说着吕寒天右手毫不避讳的指着青眼,言语毫不顾忌的说其废物,使得青眼脸色阴沉下来,目光充斥着怨毒之色。

    吕寒天乃是天尊境强者,青眼并没有胆量反驳,不过心却是将此事全部归在了卓头,此次若是活捉卓的话,他定要将其好好羞辱一番方能解心头只恨。

    青木却是摇摇头,道“这只是小事,本殿主还真不太可能为此如此兴师动众。怪只能怪,那卓身具龙魂,乃是龙家遗脉。”

    说到这里,吕寒天内心一疙瘩,眉头微微蹙起,神色凝重的瞧着青木,他没想到青木居然知道卓身具龙魂的事情了。

    不过,吕寒天到现在还想不通,青木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卓毕竟还从未在别人面前展示过龙魂呢?

    “青木!有些事情可不能胡乱猜测,卓姓卓,不姓龙,可不是龙家遗脉!你现在兴师动众的前来捉拿卓,认为他是龙家遗脉,那必须要拿出证据才行。”吕寒天冷哼的道。

    吕寒天此言一出,一直跟在青龙卫身后的那独臂丑陋男子,忽然大笑出声,道“吕寒天!还真是可笑,到现在你还想要隐瞒卓身龙魂的秘密嘛?”

    “当初在百川侯府的时候,那卓可是在濒死之际,提前释放出恐怖的具象化龙魂,虽然你将大部分的人的嘴都封住了,但你遗漏的一个人!嘿嘿。”

    这独臂丑陋男子此话一出,吕寒天瞳孔微缩,目光死死盯在这男子身,目光由疑惑转变成了震撼之色,低沉道“是你?没想到你居然变成这个样子了,还真是人不人鬼不鬼。”

    “吕寒天,都是你!若不是,我又怎么可能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你虽然封住了幕秦郡其他人的口,但你封不了我的口!哈哈,卓的龙魂我可也是亲眼见过,那小杂种必死无疑,哈哈。”

    这独臂丑陋男子猖狂大笑,仿佛卓死掉他谁都开心。

    “你这是找死!当初我没有斩草除根,看来是我疏忽了,今日你彻底留在这里吧!”

    吕寒天杀气腾腾,脚掌一踏,速度飙到了极致,瞬间朝着那独臂丑陋男子掠去。

    “啊!”

    一道尖啸之声,自丑陋男子口发出,眼见吕寒天掠来,前者连忙后退,瞬间退出数百米之外。

    “在老子面前,你觉得逃得了么?给我死吧!”吕寒天速度飙到极致,瞬间接近着丑陋男子。

    轰!

    一掌轰出,吕寒天眉头微蹙,他只感觉到一股如入泥沼的感觉,接着便是连连后退,退出数十步之外,稳住身形,目光忌惮的盯着丑陋男子身前的青色身影。

    “青木,你敢阻我?这家伙可不是你们青龙殿的人。”

    吕寒天目光忌惮的瞧着青木,神色森冷冰寒,这青木的实力他很清楚,也是天尊境巅峰,只差一步能达到帝权境的存在。

    青龙分殿在青玄皇朝的势力,只在皇室之下,远高于五大家族,可不是空穴来风,除了庞大的势力以外,这青龙殿的殿主,实力可是恐怖之极。

    “呵呵!吕寒天,卓身具龙魂的消息,可是此人提供的!而你有这么着急想要杀他,看来你应该也是知道那卓体内确实存在龙魂喽?”

    “还有此人为我们青龙殿提供这般重要的情报,我青龙殿自然要保护好他,哪容得了你说杀杀?”

    说到这里,青木衣袂飘动,脚掌一跺,一股恐怖的气息自其体内暴掠而出,其身体周围数十丈范围的空间,在这股气息之下,全部崩碎,仿佛要塌下来一般。

    “青眼!带着青龙卫前往醉春阁,先用龙魂探测仪试探一番那卓,若是其体内拥有龙魂的话,生擒活捉回来。”

    “不过若是不具有龙魂的话,直接给我杀了,而且这也证明某些人提供假消息,也一并杀了。”说到这里,青木饶有深意的瞥了眼身后的丑陋男子。

    丑陋男子面色一僵,青木此话他哪里还听不出来其意思,若是卓体内真的不具有龙魂的话,不仅卓要死,他也得跟着陪葬。

    “知道!我们现在出发醉春阁!”

    青眼点点头,目光露出一丝期待之色,现在青龙殿的四大青龙卫可都在他身边,那卓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到时候还不是任由他拿捏。

    嗖嗖嗖!

    说着,青眼带着青龙卫,顿时消失在了原地,朝着醉春阁掠去,那丑陋男子目光闪烁,也是跟在青龙卫身后。

    “我看你们往哪里走?”

    吕寒天怒喝一声,右手一挥,欲要对青眼等人出手,可惜的是,他的攻击基本都被青木阻挡下来,根本伤害不了青眼等人分毫。

    “吕寒天,你的对手是我!我想你还是认真对待一点,不然的话你的下场可不会太好!”

    青木淡淡盯着吕寒天,嘴角的弧度越加的浓郁,甚至布满了嘲弄之意。

    “给老子滚!”

    吕寒天怒喝一声,脚掌一跺,一柄巨大的血枪凝聚而出,脚掌再次一跺,吕寒天带着血枪,犹如离弦之箭般,朝着前方直掠而出,朝着青木掠来。

    “来得好!本殿主早想要找你切磋了,可惜的是,以前一直都没机会,但现在刚好可以好好切磋一番。”

    青木大笑一声,无数青芒自其体内暴掠而出,在虚空幻化出无穷无尽,密密麻麻的青色藤蔓,朝着吕寒天直掠而去。

    砰砰砰!

    恐怖的爆炸响彻开来,血枪和青色藤蔓碰撞在一起,顿时将整片天际都染成了血色和青色。

    蹬蹬蹬!

    爆炸停止,两道身影在虚空之,连连后退,退出数百步之外,目光皆是凝重的凝视着对方。

    “哈哈!再来,不愧是当年连青帝都夸赞的天才,你的岁数本殿主要小很多,但修为却能够与我相当,你吕寒天的天赋连我都不由得佩服。”

    青木哈哈大笑,再次朝着吕寒天掠去,无数青芒掠出,力量方才恐怖太多了。

    吕寒天目光阴沉之极,他不想与青木纠缠一起,此刻他的心一直在担忧着卓的安危。

    可惜的是,青木的实力不他差,想要脱身基本不太可能,所以此刻吕寒天内心算是焦急如焚。

    在吕寒天与青木大战的时候,青眼已经带着四大青龙卫,降临在醉春阁空,默默俯视着下方灯红酒绿的醉春阁。

    “咦?那六人是谁?”

    随着青眼等人的降临,醉春阁的众人,皆是抬头,瞧着青眼等人,目光满是疑惑之色。

    “那是青龙殿绝代双雄之一的青眼,封侯之战的时候,我见过他!”

    醉春阁有不少人都是认出了站在最前方的青眼,皆是议论纷纷起来。

    “居然是青龙殿青眼,不知道今晚他兴师动众前来醉春阁是干嘛?”

    “恐怕是因为卓吧?毕竟封侯之战,卓可是大败这青眼,使之颜面扫地,今晚前来应该是讨回面子吧!”

    也有不少人都是猜测着青眼前来醉春阁的目的,大多数的猜测无非是青眼今晚是找场子的。

    “卓!还不快快给我滚出来。”

    站在醉春阁之,青眼目光森冷,大喝出声,声音在元力增幅之下,犹如滚滚闷雷,扩散开来。

    “哎哟!原来是青龙殿的几位贵客啊,徐娘怠慢了,风花区域还有不少座位,各位不如下来坐坐,喝喝酒,看看姑娘的舞姿!”徐娘媚笑地道。

    “哼!此次我们过来,可不是享受风花雪月的,而是来找卓那小杂种的,现在立刻让他滚出来!”

    青眼不耐烦的摆摆手,目光森冷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