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眼说话毫不客气,使得徐娘脸色微僵,目光闪烁,沉默下来不再开口。

    “卓!还想当缩头乌龟么?若是今日还不出来的话,今日我将这醉春阁给拆掉,挖地三尺都会将你弄出来。”

    青眼目光越加的森冷,他都已经在醉春阁之外喊出声了,那卓居然还不出来,心越加的不屑,认为那卓是惧怕他们青龙殿。

    “你们找卓有何事?”

    忽然,一道清越的声音自阁内响起,直接吕南天带着吕逸涛等十多名小辈,朝着这边走来。

    抬头,瞧着空的青眼,吕南天眉头微皱,卓好似并没有招惹过青龙殿,这青眼为何带人前来醉春阁闹事?

    “吕南天,还是快快让卓出来吧,不然你们幕秦郡的人都要给他陪葬!”青眼淡漠地道。

    “好大的口气,在醉春阁居然都如此大放厥词,青眼你未免太嚣张了吧?”站在吕南天身边的吕逸涛,冷哼一声道。

    青眼目光一冷,淡漠的瞥了吕逸涛一眼,道“本座很佩服你的勇气,似你这种蝼蚁般的存在,居然也敢直言与我这样说话?”

    “呵呵!封侯之战你都败在卓手了,你真的觉得你有这种资格说这种话么?”吕逸涛反唇相讥地道。

    “找死!”

    青眼面色难看,低喝一声,身影化作虚影,瞬间朝着下方的吕逸涛掠去,被卓击败乃是他心的痛,这吕逸涛好死不死的戳他的这一痛处,他如何不怒。

    瞧着一言不发动手的青眼,吕逸涛面色微变,在青眼接近吕逸涛的瞬间,吕南天大喝出声,右掌猛地击出,与青眼对了一掌。

    轰隆!

    恐怖的气劲,自两人周围暴掠而出,形成了犹如倒悬的瀑布一般的气流。

    蹬蹬蹬!

    两人一触即分,各自退后数十步,方才勉强止住身形,相互凝视着对方。

    “吕南天,你敢出手阻我?”青眼目光森冷盯着吕南天道。

    吕南天却满嘴冷笑道“真是可笑,你都出手对付我幕秦郡天才了,我身为幕秦郡郡域之主,难道还不能出手了?”

    “哼!既然你出手了,那你得付出相应的代价。青四,杀了这吕南天!”青眼面无表情的对着后方的青龙卫道。

    “是!”

    四大青龙卫分别有各自的代号,分别是青一到青四,其青一实力最强,青四实力最弱。

    虽说青四实力最弱,但也有玄尊境巅峰的修为,远一般玄尊境强大许多,至少吕南天要强大不少。

    嗖!

    说着,青四化作一道青影,瞬间扑向吕南天,恐怖的青色劲气暴掠而出,使得吕南天脸色微变。

    砰砰砰!

    瞬间,两人战在一起,恐怖的力量余波散发开来,促使着两人周围的空间,全部崩裂。

    “这次看谁还能护得了你!”

    青眼阴森的目光锁定吕逸涛,再次掠出,右手一掌击出,青色劲气纷飞,化作一道龙形之爪,狠狠对着吕逸涛轰去。

    “给我挡住!”

    吕逸涛大喝一声,双手印诀一出,无数的元力汇聚,在其身前化作椭圆形的巨大穹顶,挡在他的面前。

    咔擦!

    可惜的是,吕逸涛使出浑身解数所不知的防御,在青眼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在两者一接触彻底的崩裂成无数碎片。

    噗嗤!

    一口鲜血吐出,吕逸涛连连后退,两道倩影掠出,探出玉手抵在吕逸涛背后,这才使得吕逸涛后退的身形,彻底的停止下来。

    “吕兄!你没事吧!”

    这两道倩影自然是落星和清莲,与此同时,幕秦郡其他十多名天才也都是汇聚在吕逸涛身边,目光愤怒的盯着青眼。

    这青眼好生霸道,一言不合直接出手,而且出手还根本不留情,明显是打算将吕逸涛往死里弄啊!

    “怎么?你们一群废物很愤怒么?但是愤怒又有什么用?你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弱者要有弱者的觉悟!”青眼高高在,俯视着下方的吕逸涛等人,不屑地道。

    “在卓面前,你也不过是弱者!对付我们算什么本事?如果卓在这里的话,你还敢在这里这么嚣张么?”吕逸涛身后,一名天才义愤填膺地道。

    噗嗤!

    不过这名天才在说完此话的瞬间,顿时身首分家,一缕鲜血猛地飙射而出。

    青眼缓缓收回手,阴冷地道“恰恰相反,本座最希望那卓现在出现在我面前,因为那小杂种一出现,是他的死期。”

    青眼出手太快了,吕逸涛等人根本没看清,那名天才身首分家,倒地身亡。

    “青眼,你敢杀我幕秦郡的天才?”眼见那名天才,这么无声无息死去,吕逸涛双目赤红的嘶吼道。

    “你们放心好了,待会儿你们的命运也会与那家伙一样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青眼咧嘴一笑,全身袖袍一抖,恐怖的青气自体内涌出,腾腾升,在其空化作了巨大的青龙,正是施展了青龙殿的绝学青龙决。

    “你们也随那人一起去吧?但凡和卓有些关系的,本座是一个都不留,通通杀死!”青眼目光满是残忍笑意。

    在青眼欲要出手的时候,吕逸涛身后的一道身影,目光闪烁,猛地站出来,连声道“青眼大人且慢,小人知道那卓在雪月区域的厢房,我可以带大人去卓的厢房,到时候大人可以一举将其拿下!”

    此人一身血衣,背负一柄血剑,乃是幕秦郡御剑门第一天才朱赤,当初朱赤在卓手吃了不少亏,心早颇为怨恨。

    不过,随着卓的实力越来越恐怖,朱赤与卓的差距也是越来越悬殊,所以心的小心思也渐渐的熄了。

    不过,今日青眼气势汹汹的前来找卓麻烦,朱赤报复卓的心思又是活络了起来,此刻,自然连忙站出身来。

    “朱赤!你……”

    吕逸涛、落星和清莲等人目光惊怒的盯着朱赤,其实在卓从山丘回来后,便是与吕寒天打过招呼,欲要闭关一两天时间,对于卓闭关的消息,他们这些幕秦郡天才自然知道。

    正是因为卓闭关,所以在青眼前来醉春阁叫嚣的时候,卓才并没有出来。

    “哦?你知道那卓所在的厢房?本座在外面直呼卓那小杂种的名字了,那小杂种都没出来,恐怕是惧怕逃跑了吧!知道他厢房又有什么用?”

    青眼目光虚眯,直勾勾盯着朱赤,使得后者寒毛直竖,冷汗簌簌流下,连忙解释道“青眼大人,你有所不知,那卓之所以不出来,主要是他现在正在闭关。”

    闻言,青眼目光闪过一丝喜色,嘿嘿笑道“原来在闭关啊!怪不得到现在都不出来!你为我带路,我倒要看看,卓这小杂种到底在闭什么关?”

    “是!”

    朱赤闻言,脸满是狂喜之色,正欲带着青眼前往雪月区域的时候,吕逸涛等人十多人,顿时将其前路拦住。

    “朱赤!你身为幕秦郡的天才,居然帮着青龙殿的人出卖卓,你还是不是人?”吕逸涛目光森冷的盯着朱赤,冷漠地道。

    朱赤却是摇摇头,道“我虽然是幕秦郡天才,但当初卓带给我的耻辱,我到现在还未忘记,以前我不动手,是因为我实力不如他,现在既然青龙殿的人欲要杀那卓,我怎么会放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呢!”

    “卑鄙无耻的家伙!”落星和清莲两女贝齿紧咬,冷冷地道。

    “随你们怎么说好了,我只要那卓死!”朱赤却是神色冷漠地道。

    青眼脚掌一踏,来到朱赤身边,淡漠的瞧着吕逸涛道“不想死的给我滚!”

    此话一出,顿时间,吕逸涛身后其他天才,目光闪烁,竟是纷纷离开,退到一边,很快,还站在青眼面前的,也只有吕逸涛、落星和清莲三人。

    “你们三人不走,是想要找死么?”青眼目光放在吕逸涛三人身,冷笑道。

    吕逸涛一步踏出,坚定地道“卓乃是我们幕秦郡的希望,我绝不会让你去打扰到他的,若是你有本事,大可以等卓闭关出来,再挑战他。”

    青眼不耐烦地道“我没时间和你废话,既然你们三人执迷不悟的话,那不要怪本座手下无情了。”

    语毕,青眼脚掌一踏,速度飙到了极致,瞬间来到吕逸涛三人身前,手掌一压,背后虚空的青龙虚影,咆哮一声,俯冲而下。

    “落星、清莲,你们二人助我!”

    瞧着那条青色巨龙,吕逸涛目光凝重之极,对着身后大喊一句,双手顿时打出印诀,一股股澎湃的元力倾泻而出,在其身前化作一道不断旋转的元力之盾。

    落星和清莲也是知道情况危急,娇喝一声,探出玉手,抵在吕逸涛背后,一股股雄浑的元力,源源不断的传入吕逸涛体内。

    顿时间,吕逸涛身前不断旋转的元力之盾,暴涨了数倍,几乎有着三丈巨大,看去极为的夸张恐怖。

    轰!

    青龙俯冲而下,猛地轰在元力之盾,两者爆发出极为刺耳的爆鸣声,只听咔擦一声,看去坚不可摧的元力之盾,竟是瞬间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