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

    扑通!

    心脏的跳动声,不断的在卓耳畔回响,他甚至都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在他和青二和青三战斗的时候,背后偷袭。

    更加没想到的是,以他的肉身强度,竟然丝毫阻碍不了此人的锋锐的手掌。

    现在,卓清晰的感觉到,那只锋锐的手爪,此刻紧紧捏住他后心的心脏,他毫不怀疑,若是他敢乱动的话,这只手爪会彻底撕碎他的心脏。

    “卓!你这小杂种没想到也会有今日吧。”

    阴测测的声音,在卓的耳畔响起,使得卓偏头,目光阴沉的盯着身后,几乎人不人鬼不鬼的丑陋男子,脸却是露出疑惑之色。

    眼前这独臂丑陋男子,他敢肯定以前从未见过,但是这男子好似认识他,而且听其语气还认识他卓。

    “你是谁?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对我出手。”

    卓呼吸急促,心脏被此人捏在掌心,传递而来的痛苦感,使得卓冷汗连连,脸色苍白如雪。

    特别是此人的手爪,竟然那般的锋锐,卓可是将大日涅盘修炼到第四层次的地步了,肉身极为强悍,一般人难以刺穿才对。

    但眼前这诡异的丑陋男子,却是能够轻易的穿透他的肉身,而且卓也发现这丑陋男子的修为也不高,仅仅和青二差不多,应该也是至尊境初期的武者。

    卓疑惑的是,仅仅只是至尊境初期的这男子,是如何突破他的肉身防御的?

    “你现在一定很疑惑吧?明明老夫只是至尊境初期的修为,却能够突破你的肉身防御!明明你不认识我,但我却认识你。”

    卓的心脏掌握在他的手,丑陋男子并不着急杀死卓,他要看着卓恐惧而死。

    “你到底是谁?”卓冷冷地道。

    “哈哈!你居然问我是谁?也对,老夫现在都成这个样子了,你认不出来也难怪。即使吕寒天在我面前,恐怕也认不出我来了吧!”丑陋男子嘿嘿冷笑喃喃自语道。

    丑陋男子的话语,使得卓的疑惑更加的浓郁,此人到底是谁?看其样子,好似也认识吕寒天。

    “知道为何老夫能够轻易刺穿你的肉身么?嘿嘿,你真以为老夫仅仅只是至尊境初期么?当初我修为未降的时候,乃是天尊境,在我的眼里,你的肉身破绽太多,寻找一处薄弱点突破完全可以办到。”

    卓的心脏掌握在他的手,所以这丑陋男子并不是很戒备卓,毕竟只要卓稍微一动,他立马能捏碎卓的心脏。

    “你以前是天尊?”

    神色一惊,怪不得此人修为不高,却能够轻易突破他的肉身,原来此人本是个天尊强者,只是不知怎么回事,修为降低至至尊境初期。

    “还记得百川侯府么?还记得被你和吕寒天所杀的百川侯府的子弟么?百川侯府屹立在幕秦郡近千年,却是被你和吕寒天带着幕秦侯府给覆灭了!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吧?也知道为何我想要杀你了吧?”

    丑陋男子身躯微颤,神色变得有些激动和愤怒,显然是想起了某些不好的事情。

    “许凌天?你是许凌天?”

    丑陋男子此言一出,卓瞳孔紧缩,终于是想起了此人的身份,再加此人仅仅只是独臂,卓敢肯定此人是许凌天,也是百川侯府的先祖。

    当初百川侯府一役,许凌天和吕寒天大战,最终许凌天不敌,被吕寒天断去一臂,鲜血飘洒,最终施展了副作用极大的血遁,方才逃过一劫。

    虽然卓知道许凌天没死,但也没想到这许凌天居然变成今日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甚至当初天尊境的修为,更是跌到了至尊境初期。

    “卓!是不是很后悔?若是当初你和吕寒天不做的那么绝的话,今日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惜的是,这一切都发生了,你后悔又有什么用!所以,你还是给我去死吧!”

    许凌天阴笑一声,探入卓后心的手爪猛地一用力,只听扑通一声,竟是直接将卓的心脏扯了出来,鲜血如同喷泉般自卓体内飚出。

    卓瞳孔猛缩,只觉得心口一空,接着一阵眩晕感袭来,整个人无力的坠落,砸在了空地之。

    “哈哈!小杂种,死得好啊!覆灭我们百川侯府,那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虚空,许凌天手持着还在跳动的心脏,猖狂的大笑,目光满是快意之色。

    嗖嗖!

    青二和青三两人来到许凌天身前,瞧着其手的心脏,以及摔落在地,一动不动的卓,脸色难看地道“你居然杀了卓?”

    许凌天停止了大笑,阴森森的目光,汇聚在青二和青三二人身,冷漠地道“怎么?难道有问题?”

    “你难道不知道,这卓身具高等龙魂!殿主已经吩咐过,必须要生擒活捉,你居然在我二人面前杀了他,你是找死!”

    青三目光阴寒,卓一死,这下他们可交不了差了,不由得指着许凌天破口大骂道。

    砰!

    不过,在青三骂完的瞬间,一只手爪瞬间掠来,快若闪电的自青三的胸口插入,接着这只手爪猛地一扭,青三的心脏竟是在手爪的力量下,彻底的粉碎。

    噗嗤!

    一口鲜血猛地吐出,青三不可置信的瞧着那探入其胸口的手爪,目光死死盯着面前的许凌天,道“你居然……敢……杀我?”

    “你们两个不过是个废物而已,两人联手都拿不下卓,现在我杀了卓,反倒怪我,不杀你杀谁?”许凌天阴森森地道。

    说着,手掌一拍,将青三的元婴也是彻底的湮灭掉了!

    许凌天毕竟当初是天尊境强者,本身境界要凌驾于青二和青三,虽然修为与青二相当,但实力却远远超过两人。

    所以许凌天发动攻击的时候,青二都没有察觉到,等他回过神来后,青三已经被许凌天捏碎心脏而死了!

    “混账东西!你居然敢杀我们青龙殿的人,简直是反了天了。”

    青三的死深深刺激了青二,使得后者大吼一声,提着长矛对着许凌天掠去,丝毫不留手。

    “你们境界太低了。”

    许凌天摇摇头,脚掌一跺,顿时避开了青二的长矛,旋即虚空连连踏出,整个人化作虚无缥缈的残影,瞬间来到了青二的身后。

    噗嗤!

    同样只是一招,许凌天手爪迅速探入青二的后心处,瞬间将其心脏捏碎,元婴被灭,而青二也步了青三的后尘,缓缓软倒在了地。

    静,空地周围瞬间陷入了诡异般的寂静之,所有人都是愣愣的盯着卓、青三和青二三人的尸体,一时之间,忘记了发出声音。

    原本此次乃是卓与青二和青三的战斗的,却是没想到,半路出来了个眼前这个神秘的丑陋男子,不仅偷袭成功击杀卓,连青二和青三两人也是被其瞬杀了。

    感受到周围无数的目光,许凌天眉头微蹙,淡漠地喝道“看什么看?不想死的都给我滚,不然的话,一个不留。”

    此话一出,周围围观的众多武者,纷纷做鸟兽散,这丑陋男子实在太恐怖了,至尊境都死在其手了,更不用说他们了。

    “朱赤!你留下。”

    原本站在不远处的朱赤,也欲要随着周围众人离开的,却忽然被许凌天叫住,身体一僵,连忙谄笑道“许大人,不知道叫住小人到底何事。”

    方才卓与丑陋男子的对话,朱赤自然也都是听得清清楚楚,他知道眼前这人不人鬼不鬼的男子,是已经被灭掉的百川侯府先祖许凌天。

    当初许凌天可是天尊境强者,虽然现在修为降低变成了至尊境初期,但其实力却远远高于至尊境强者,朱赤在这样的强者面前,根本是个蝼蚁。

    “待会儿青眼和青一会前来的,你给老夫做个证,说卓与青二和青三两人大战,最终同归于尽,知道么?”许凌天淡淡地道。

    朱赤闻言,心一疙瘩,不过许凌天的话语他不得不从,他知道若是他敢拒绝的话,面对他的恐怕是许凌天那无情一爪。

    许凌天也很聪明,他知道若是他这么逃走的话,很可能会引起青眼的怀疑,到时候青龙殿很可能会派出强者来捉拿他。

    许凌天若还是天尊境的实力的话,自然不怕青龙殿的通缉,但他现在实力太弱了,仅仅只有至尊境初期,实力虽强,但也只能媲美至尊境后期武者而已。

    现在青龙殿一下子损失三名青龙卫,必然会引起震动,到时候他若是这样走了的话,难免会被青龙殿记挂,还不如大大方方的留在这里,坚决认定卓和青二,青三同归于尽。

    空地周围的人基本都走光了,唯独许凌天和朱赤还默默的站在原地,其许凌天故意将自己的装扮弄得狼狈一些,以显示自己刚刚大战一场。

    嗖嗖!

    不一会儿,雪月区域内,再度掠出两道身影,这两道身影自然是青眼和青一。

    此刻,青眼的双手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了,不过想要使用元力却还远远不够,必须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恢复。

    想起差点要废掉的双臂,青眼对于卓的怨恨也越加的浓郁,恨不得卓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他也知道,有着青木的吩咐,卓不能杀,只能生擒活捉。